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我在明朝种土豆(四明铁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明朝种土豆

作者:四明铁匠

简介:穿越到明朝崇祯末年,靠种土豆起家,然后又是卖奶茶又是卖咸鱼,攒下万贯家财。面对即将到来的王朝更替,到底是奋起抗争还是剃发顺从……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在明朝种土豆

《我在明朝种土豆》第1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免费阅读

崇祯十五年九月十九日。

距离大明朝完蛋的日子还剩下十八个月。

秋收刚过,江南大地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起码对宁波府的士绅地主们来说是这样的。

只是,这时的他们都还不知道,这天下,将要亡了。

当然凡事也总有例外,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因为一场意外来到了这个世界。

只有他知道,未来几年内在这片土地上将要发生的一切。

王梓昊“寄生”在这个叫顾无疾的明朝人身上已经快有二十个年头了。

自打这个身体从娘胎里钻出来的那一刻起,他的灵魂就在那了。

只是这二十年来,他始终都没能掌控这副身体。

严格来说,也不是一点都没掌控过。

起码在童年时仅有的两次高烧中,他曾短暂拥有过身体的控制权,并尝试着同周围人进行沟通。

另外还有在偶尔深眠的梦中,他也能通过这身体说出几句含糊不清的话来。

但是,这些都于事无补。

在别人看来,都不过是梦中的胡话和高烧烧晕了脑子的疯话而已。

他就这样像一个拥有第一视角的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个身体从一个呱呱落地的婴儿逐渐成长为一个七尺男儿,沉浸式地体验着一个普通明朝人的成长过程。

不过这样的旁观者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比如,就在这会儿,这个名叫顾无疾的年轻人正夹着一筷子臭冬瓜往自己嘴里送。

这么多年了,对于这一“臭”名远扬的宁波名菜,王梓昊一直都接受不了。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极度希望这小子再高烧一次,好让他把厨房里的那几坛子腌冬瓜全都狠狠砸掉。

也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个名叫无疾的身体还真是倍儿棒,成年后就没生过什么病,更别说发烧了。

王梓昊只好努力地把自己的注意力从他嘴里挪开。

这时在院子里一起吃饭的还有另外五个人:一位瞎眼老太太,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一对和顾无疾差不多年龄的兄妹。

坐在上位的瞎眼老太太是顾无疾祖父的妾室,一双苍白浑浊的眼睛看起来令人生惧。

不过这位为人严厉的老太太对顾无疾却是极好,甚至说是有点溺爱了。

而那对中年夫妇正是顾无疾的父亲顾守仁和母亲王氏。

自己寄生的这小子是他们的独子。

至于另外那对兄妹,他们同顾家并无血缘关系,是多年前被人送来收养的。

顾家吃食还是比较富余的,但是家里人丁衰落,劳力欠缺,收养他们兄妹一方面补充了劳力,另一方面也有把那小妹当做顾无疾童养媳的考虑。

哥哥史开平比顾无疾小一岁,生的黝黑壮实,正捧着碗,大口地扒着饭。

妹妹史小竹比顾无疾小四岁,小小的脸蛋还未长开,不过五官倒挺周正细巧,这会儿正夹起一筷子咸菜在一边安安静静地下饭吃。

顾守仁向来要求家人吃饭时不得随意说话,安静的院子里只有一点碗筷碰撞之声。

就在这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份宁静,也打破了这一家子安稳而又平凡的生活。

……

史小竹正准备起身去开门,甲首姜若就自己推开虚掩的大门走了进来。

“都在呐,那正好,县里的,解户佥派下来了。”

甲首略有点气喘,稍稍缓了一缓继续说道:“明天,守仁老弟,去趟县衙户房,签个到。”

顾守仁愣了一楞,问到:“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去年我们已经应过役了,怎么今年又轮到我们?”

那甲首愁眉苦脸道 :“这我也不清楚,照理是不该轮到咱们甲的,但我看过县里下来的牌子,上面写的确实是咱们。”

顾守仁急道:“去年缴纳的代役银已经把我家底掏空了,今年哪还交得出银子!”

甲首也不多解释,边往外走边摆手道:“明天你自去去县里问问吧,我还要去通知别家,告辞,告辞……”

顾家几人望着甲首离去的背影,都是皱起了眉头。

这解户就是解送粮食的徭役。

每到缴粮纳税的时候,各村各乡缴纳的粮食要统一运到官府指定的仓库去,工作量是很大的。

而官府自己并没有专门的人手去干这个事情,那么就把这差事当做徭役征用老百姓来白打工了。

当年张居正在位时推行一条鞭法,这解粮的徭役也可折算成银,交钱就能代役,由官府另外雇人解粮。

顾家去年就是交了代役银免的役。

不过,张居正死后一条鞭法虽然已经被废除,可地方的贪官污吏们却开始以此大做文章。

一边继续收人代役银,另一边再佥派另一批百姓去应役,然后把代役银收入私囊……种种乱象折腾得底层百姓苦不堪言。

见甲首已经离开,史开平站起来气愤地道:“他娘的,什么狗官府!去年是我们,今年还是我们?咱家满打满算三个劳力,能运多少石粮食?”

这史开平小时候被人送来时已经懂事,之前经历了不少的苦难,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更是喜欢骂官府骂朝廷,年纪轻轻就一副要造反的架势。

王氏赶忙竖起手指放到嘴前对着史开平嘘道:“别瞎说,被人听到告到县里去就糟了。”

顾守仁望了望儿子和养子,然后叹了口气,“唉,家里剩下的钱是不够今年的代役银了,这回……这回真要我们爷叁儿去出苦力了!”

史小竹眨巴着她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心疼地看着两个哥哥,“这次不知要解多少石粮?还有不知要解到哪个粮仓去?要是能少一点,路近一点就好了。”

“我看定是有小人在背后捣鬼!”瞎眼姨娘开口道,“守仁,你明天一早带上无疾和开平去县里问问,带上些银两,不要舍不得,该花的地方还是要花,说不定能摆平那些小鬼。”

顾守仁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史开平仍是一脸不忿的表情,倒是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出声的顾无疾听到明天能去县城时,心里竟还有点高兴,完全没把他们家现在所面临的这个状况当回事。

王梓昊寄生在顾无疾身上这么多年,早已把这小子看扁了。

可能是一脉单传的原因,再加上顾家家境和附近的人家相比还算不错,顾无疾从小就养成了一种……

一种地主家傻儿子的秉性。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