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大唐德宗皇帝(季立东文化纵横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德宗皇帝

作者:季立东文化纵横谈

简介:本文主要写唐德宗登基到他去世一段的历史故事,反应了唐代是如何从盛世最终转到衰落的。以正史资料为主,从传统史料中去搜寻被我们忽略的历史细节和逻辑。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大唐德宗皇帝

《大唐德宗皇帝》第1章 代宗生病免费阅读

唐代宗大历十四年,公元七七九年,五月初癸卯日凌晨,不到五更天,夜色才退,天色朦胧,微风轻拂,大明宫丹凤门城楼上的晨鸣鼓敲响。随着是西内太极宫太极门城楼晨鸣鼓敲响。之后次第长安城中各坊的晨鸣鼓敲响。这预示着长安,天下万国之都醒来了。

此时各街坊中走出上朝的大臣们,打着一众灯笼骑在马上,仿佛一条长龙,鱼贯汇集到大明宫前,等着上朝。

守门的金吾卫接到内廷来的手里拿着开门鱼符的金吾卫,双方一合分成两个部分的鱼符,完好无误,而后打开丹凤门。接着是东边的望仙门,再次西边的建福门。这就是王维《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诗中说的“九天阊阖开宫殿”,也是白居易诗中说的“山顶千门次第开”。文官自望仙门入宫,武将自建福门入宫。丹凤门自建成之日起,就成为唐朝皇帝出入宫城的主要通道,在大明宫诸门中规格最高。丹凤门上有高大的门楼,是唐朝皇帝举行大典、宣布大赦和改元等外朝大典的重要场所。臣子自然不能走。之后继续骑马过含元殿广场的龙首渠上的玉桥,在光范门和昭训门外下马,等候验身进宫。马匹则由领着的仆人带到自兴安门和延政门进入的夹城中指定的马厩。这两处夹城驻有禁军,自然有专门照料马匹的马厩。

守门的金吾卫一边唱名,一边另有人验身,以防夹带违禁之物。之后,才放行,各自去各自的办公场所等候天子御极宣政殿或者是紫宸殿。

自唐高宗之后,大明宫就成为帝国权利的中枢,而这中枢的中枢其实是中书省。唐代宰相的办公地。唐皇的大政都要经过这里,而后颁布天下,予以施行。

这天第一位到中书省的照例是宰相常衮。他的职务的全程是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太清、太微宫使,崇文、弘文馆大学士。元载被诛后,他与杨绾一同辅政,为代宗左膀右臂,没多久,杨绾病逝,他事实成为独揽超纲的一人之下的人物了。

常衮(729-783年),字夷甫,河内郡温县(今河南温县)人。唐代宗、德宗两朝宰相,关中三原县县丞常无为之子。

天宝十四年(755),状元登第,授起居郎。永泰元年(765年),授中书舍人。广德元年(763年),授右补阙,充翰林学士,迁考功员外郎。大历九年(774年),升礼部侍郎。连续三年,主持科考。处事谨慎、墨守陈规。大历十二年(777年),正式拜相,独揽朝政,册封河内郡公。今年常衮五十一岁,中等个子,身板笔直,袍衫紫色,束金玉带,十三銙,这是装于腰带上的悬挂鞢躞带的带具,可以挂东西,比如小香包、钱袋、宫绦,一般男士穿汉服用,兼装饰作用。长条脸,面色微黄,有些消瘦,颧骨突出。额下几缕胡须,被晨风一吹,有些凌乱,眼睛不大,左眼略小,右眉毛偏高,但是目光所及之处,自有压人之气。他这眉眼,被民间相师们早就誉为要独禀朝纲之相了。

时间不大,就听到脚步踢踏之声,接着是老年咳嗽的声音,常衮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老对手中书侍郎崔祐甫来了。

崔佑甫(721~780年),字贻孙,本是大唐顶级士族博陵崔氏第二房一族人,后崔氏一族的一支迁徙到长安,随成为京兆长安人。其父是太子宾客孝公崔沔。崔沔,进士出身,授陆浑主簿,入为左补阙。唐睿宗即位,迁虞部郎中、检校御史中丞,敢于弹劾权贵,迁著作郎、太子左庶子。中书令张说执政,授中书侍郎,合作不洽,出任魏州刺史。入为检校吏部侍郎,分掌人才铨选。这就是今天说的掌管人事大权。转左散骑常侍、集贤殿修撰,负责刊定户籍和制定礼乐,迁秘书监、太子宾客。开元二十七年(739年),去世,享年六十七岁,追赠礼部尚书,谥号为孝。嗣子崔佑甫拜相后,追赠左仆射,著有《陋室铭》《落星石赋》。

崔祐甫本人,生于开元九年,天宝年间进士及第,补寿安县尉。安禄山陷洛阳,城中大乱,官民奔命,崔祐甫独自冒着生命危险于乱军之中潜入自家私庙,背着历代祖先的木主离开。后历起居舍人、司勋吏部员外郎,累拜御史中丞、永平军行军司马,之后担任知永平军京师留后。肃宗时任起居舍人,累迁中书舍人。到了大历十四年,老头五十九了。老头个子略高于常衮,可是上了年纪有些驼背,走起路来,黑色幞头总是一颤一颤的往前撅起。袍服相似,只是他的胸前是一只白鹤,而常衮的是一只青鸾。三角眼,须发皆白。眼睛总是有水,湿啦吧唧。看人也就总眯缝着眼睛。走到快到常衮近前,这才停住,忙将身子微微往前一欠身,随口道:“给常大人见礼。”

常衮这才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回道:“崔大人有礼。”不再多说一句。早有书办上来给二人温了一小盏羊奶酪让人喝下。来得太早,都没有吃早饭呢。这会子宫里的早饭也没有到点。只能先喝口热的垫垫肚子。而后一抹嘴,二人分别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打盹,等着去紫宸殿的时辰。刚有点声响的政事堂,又安静了下来。

这中书省按说还有两位,一位是中书令郭子仪,一位是检校司空平章事,来自幽州的藩镇朱泚,但是这二人只是名义上的宰臣,纯粹是橡皮图章,诏命下来,二人只管签名,并不担负实际责任。至于朝政的各种私密商讨,则完全不参与。

也就在崔祐甫老头刚刚合上眼,就听到外面一阵急匆匆的小碎步的声音。两个人都知道,有内廷的宦官来了。还未上朝,就来宦官,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两个人和身边的几个书办小吏不由得站起身来。

只见一个白胖高大的宦官没等人通报,就一推门闯了进来,脱口说道:“两位相爷,圣人病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