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凡女封神(执笔空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凡女封神

作者:执笔空然

简介:在亘古穹顶之下,面临灭族的玄慧族是如何获得新生,是谁掌握了千亿苍穹的生死?一介卑微的凡人挣扎在命运齿轮里,为了求得一线生机她与玄慧族之间存在何种联系?神皇之争谁是胜利者?石草不知道何为修真,她又是如何踏破苍穹的,在这亘古穹顶下她是什么存在?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凡女封神

《凡女封神》1章 千石林采药免费阅读

在虚无的漫天光芒中,一个看不清面容,但满身狼狈的女人紧紧凝视着万古不变的苍穹,喃喃着缥缈莫测的声音“终有一日玄慧族将重新崛起,最亲密的掠夺者,你做好准备了吗?吾很期待我们的再次重逢。”

…………

石草突然一阵惊醒,睁开眼睛久久不能回神,在梦中的女人是谁,那绝望又疯狂的感觉为何一直萦绕在心田?她怎会做这样的梦?那个女人到底在看什么?

高昂嘹亮的鸡叫声响彻了整个宁静的村庄,也在提醒石草五更天了,透过黑暗的屋子看向纸窗外的天幕,点点星光朦胧的洒向破旧的院落,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石草忍着身上莫名奇妙传来的疼痛,从破旧的板床上翻起身子,用小手在光线不清的床头上胡乱摸索起昨晚放在这边的短襟,没乱摸几下,手下就传来了粗糙勒手的知觉,她小心的拿起手下的短襟用力穿在身上。

下了床后,蹑手蹑脚往隔壁一间房子走去,她在房子前停下脚步,透过朦胧的星光从破旧的纸窗缝里看了一眼躺在木床上安睡的女人。

沉默了片刻后,悄悄离开这间房子,来到院中背起凹凸不平的背篓。

背篓背在身上,让石草穿着的短襟更加贴进她的皮肤,浑身难受,但石草不敢用力去扯身上的短襟,这件短襟不仅被洗的很脆弱了。

而且那短襟上凹凸不平的补丁还是她不辞辛苦乞讨来的粗麻,和着臭水沟的箩桑叶一点点拼凑起来的。

没有人愿意将针线借给石草,她听了林神婆的话,用生长在臭水沟的箩桑叶让柴火不停的熬煮,再加上红紫草搅拌均匀。

熬煮至糊状后敷在短襟上,她的短襟很丑,但是来的不容易,总好过衣不蔽体的感受。

短襟上的箩桑叶叶子是椭圆形的,叶面上有钩刺,刺上含有毒素,人若不小心碰到会出现全身水肿,不到一刻钟就会昏迷。

不过这种叶子的毒素不致命,在昏迷的半个时辰内不要随意移动就好了,这种叶子石草听林神婆说,只有家里最穷的人家才会用来缝补衣服和黏鞋底。

因为熬煮过后,虽然说去掉了毒素,但是会散发出一种臭鸡蛋的味道,并且用这个敷衣服的地方干了后衣服会凹凸不平,穿在石草身上有些硬,不停的摩挲她的皮肤。

用箩桑叶敷过的地方很明显,看石草衣服上颜色发黑,就像霉变坏掉的食物一般,村子里的小孩子都不愿意和石草一起玩,哪怕一起上山也很嫌弃她,总喊石草是丑丫头。

在微亮的天空里,石草背着自己的竹篓疾步向后山的方向走去,已经有上田地里干农活的庄稼人在路上行走。

看到石草背着差不多和她一样高的篓子,王婆家的媳妇问道:“草丫头,天这般早,你要上哪里去?”

听到村里的人问,石草乖巧回道:“王婶子,我要到千石林去寻找草药。”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居然赶去千石林。”王婶子和一路的农妇听到石草要去千石林,赶紧阻止道:“草丫头,你不要命啦,千石林也敢去。”

王婶子看着眼前不及她大腿的丫头,心里一阵怜惜,想着这草丫头一家是真的可怜。

石草看着担心自己的农妇,乖巧道:“林婆婆说千石林有味药草能治我娘的病。”

听了石草的回话,王娘子轻叹了口气“草丫头,林神婆历来不和村子的人打交道,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能让你这么小的孩子到千石林去,那不是送命嘛。”

旁边一个矮壮的农妇也帮腔道:“草丫头,你王婶子说得对,为了那药草太危险了,你娘的病已经这么久了,等你再长大一点去好吗?”

石草乖巧平凡的脸上闪过倔强的神色“王婶子,刘婶子,你们不要劝了,丫头拼命也要去。”

看着前面不远处就是分道的岔路,石草向两个农妇道别,也不管农妇们在她身后急喊的声音,埋头向小树林冲进去。

王婶子两人见喊不会来石草的身影,对林神婆不禁有些埋怨,哄骗这么小的孩子到千石林去,矮壮的农妇叹声道:“走吧,天色也不早了,地里的庄稼还等着我们呢。”

“刘嫂子,你说我能不担心吗?那丫头平常看着乖巧听话,也不知道林神婆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这样去爬千石林。

听进过千石林后回来的人说,那千石林到处都是高大的石头,稍微不注意就会迷路,而且那里面野兽毒蛇很多,只要进了千石林的人,就没有活着走出来几个。”

刘氏看了一眼千石林的方向,说道:“王婶子,我们该劝的也已经劝了,那草丫头执意要去千石林,我等也拦不住。

石娘子现在的样子,若草丫头真的能带回治好她病的药,也是一件幸事。”

王氏想着石氏一家没出事前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感慨惋惜。草丫头家以前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家有余粮,不缺吃穿,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在四年前,石草有一个比她年长十四岁的哥哥,马上要到议亲的年龄,当时朝廷突然征兵,要他们到边境去打仗。

当时王氏和石氏一起做农活时还在商量交些银子了事,因为往年只有服徭役,也规定只要上交足够的银子,是可以代替徭役税的。

可是最近几年连连征兵役,没人敢收银子,家里只要有男人的,年满十三者,必须出一个壮劳力。

王氏家里是小叔子去服了兵役,而草丫头家听石氏说道:准备由草丫头家的阿爹去服兵役的,可是祸不单行,恰在这时草丫头家父亲石壮出了事情。

王氏家的土地和草丫头的土地挨着不远,当时王氏和石氏正聊着兵役的事情,阳光快到正午时。

很远就听见张根在喊“石嫂子,石嫂子,快去林神婆家去看你家男人,大壮哥出事了。”王氏在不远处看着张根浑身沾满血迹,气喘吁吁的边往石氏这边跑,边急喊。

而石氏一听赶紧将手里的锄头往地里一扔,急着向年轻男人跑去,边跑边尖声慌张的喊道:“根子,我家大壮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呀?怎么会送到林神婆那里去呀?”

张根急忙解释道:“石嫂子,我们在山上砍柴禾时,碰见了一只落单的豺狼,那个豺狼离大壮哥太近,哥没反应过来,就被豺狼咬断了半条腿。

等我们赶到将大壮哥救下时,大壮哥身上已经有多处重伤,我们赶紧下山将大壮哥送往林神婆那边医治。”

还没等张根将话语全部讲完,石氏不要命的往林神婆家跑去,王氏一阵恍惚,回神向庄稼地走去……

石草告别王氏和刘氏后,穿进小树林,千石林离村子有不到一个时辰的路途,小树林平常来的人多,也有小路可走。

这边没有什么厉害的猛兽,石草走着很放心,穿过小树林就是名震一方的灭匪林,听村里耆老言谈:

说村里最怪异的林婆婆不是他们村子的人,是他们村一个猎户上山看见她昏迷在山林间,美丽漂亮,但猎户还是犹豫很久后才将她救了回来。

据说救她回来时,林婆婆身上很多伤,村民都以为救不活了,但没隔多久她身上的伤居然无缘无故就好了。

村子的人见了这事都有些忌讳猎户这边,他们认为林婆婆婆很怪异,族里人要赶走她,但猎户拼命求情,村长想着这女子也没做危害村子的事情,就将她留了下来。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