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逆天女战神:我在未来做大佬(陈文说海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女战神:我在未来做大佬

作者:陈文说海南

简介:前特战女兵被冰冻数百年之后,苏醒在终极核战后人类文明倒退、生化人和机器人对旧人类的生存造成致命威胁的未来时代。一穷二白不要紧,卖美食做生意,带着小徒弟们开辟商业帝国。因为身有完美基因,还被全大陆最难缠的帅气少将给盯上了。被生化人全界追杀没关系,打不死的小强女主不认输,突破精神力成为大陆的最强者,带领旧人类军队反杀,成为重建人类世界新秩序的女战神!什么!高岭之花看上我,可我只想大搞基建怎么破?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逆天女战神:我在未来做大佬

《逆天女战神:我在未来做大佬》第1章 救了一个未来人免费阅读

引子:苏醒

霁光在呜呜呜的电子警报声中醒来,休眠舱外闪耀的光亮将她从初醒的刹那迷茫中拉了回来。经过多年专业训练的身体做出了快速的反应,还有些僵硬的手指本能地按下一侧的开关,在舱盖打开的瞬间迅速地从狭小的内舱中翻滚而出,跃向身边最近的墙壁角落隐藏观察。

“警报,能量收集系统损坏,能源即将耗尽,一小时后飞船将关闭所有功能,请所有人员迅速撤离!”机械的电子女声伴随着闪烁的警报灯一遍遍地响起。霁光却发现除了自己,四周无人反应。喧闹刺耳的声音背后,似乎隐藏着令人惊惧的死寂。

她起身快速地奔向一侧的装备柜,换装配枪,先将自己武装起来,然后查看了四周的数十个休眠舱,发现其中都是空空如也。无暇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偌大一个基地只剩下自己一人?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不停地催促她离开这里。她一边跑向链接逃生舱的通道,一边点击手腕上的微型光脑环,如愿地听到一声滴答的启动音之后,一个温和声音响起:“你好,火种008号,欢迎接入,我是系统主脑女娲,现在是地球纪年2868年,你需要得到什么帮助?”

“其它的人呢?基地里还有人吗?”

“除了你,基地内现在已经没有生命体迹象的存在。”“”

“那逃生舱和弹射系统还可以使用吗?”

“是的,已经有九个逃生舱被弹射使用,你还可以选择使用的逃生舱有一个。基地的太阳能收集系统遭到不明原因破坏,能源已经无法支持基地维生系统,请你迅速撤离。”

地球纪年2868,距离她作为地球火种计划成员被冷冻保存的日子已经过去了500多年,虽然当时地球人均年龄已经达到120岁,她仿佛只是睡了一觉醒来,这数字依旧漫长得令人心悸。但这时间带来的冲击犹不如被其它人都已离开的消息震撼强烈!

急速的狂奔让霁光的呼吸急促:“他们是什么时间离开的?我睡着时发生了什么?他们有给我留下消息吗?”

一股电磁乱流的声音响过之后,女娲播放了一段杂乱的语音:“我是李克森,地球火种计划的亚洲基地队长,现在是2868年1月2日,基地受到不明外星力量侵袭,防卫力量已经全部牺牲,我将复苏其余人员战斗自救并保留一人做最后的火种。霁光,如果醒来你见不到其他人,那你也许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请你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

在逃生舱被抛射出去的强大惯性中,强压与窒闷的感觉交替叠加,霁光竭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和情绪,在失控的感觉中渐渐恍惚。不知是多久之后,舱体终于狠狠地掼击到了地面之上,尚未从乍然苏醒后的虚弱中恢复过来的她也随之陷入了昏迷……

一:救了一个未来人

白雪皑皑的群山之中,寒风刮起一阵阵的呼啸怪声。大雪封了山,本来就荒僻的山林里更见不到人烟,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山上的野兽一夕之间仿佛全失踪了,估计不是被冻死就是猫在洞里冬眠不出。自从秋末打猎时小艾克的爷爷不小心摔断了腿,不能再进山狩猎只能吃老本。布下的陷阱已经有一个多月一无所获了,家里已快要揭不开锅,每天只敢喝两顿的稀饭里米粒几乎都能数清,但是两个老人还是坚持尽量捞着干点的给小艾克吃。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饿不能饿孩子。

“吃吧吃吧,你身体好了以后才能长成壮硕的猎者,对付得了山里的那些凶兽,替你死在熊怪手里阿爸阿妈报仇啊!”

小艾克顺从地接过饭,找机会又偷偷倒点回去到锅里添给老人,自己转头多灌一碗温水顶饱。可即使是小心翼翼地忍饥挨饿着,日子也难过得平静,奶奶年纪大了,身体日渐衰弱,这两天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发起了烧,爷爷用存着的草药熬了几服喂下去也没见好。

小艾克早上起来揭开盖子查看了只剩下小半缸的米,还有院外棚里只剩一点 的木头垛子,闷着声搬了一捆柴回屋里放到火炉前,穿上了外出的皮袄和皮帽,拿上砍刀和弓箭:“爷爷,我上山看看陷阱去,你在家看着奶奶吧,我自己行的!好几天了,万一有收获,可以给奶奶煮点肉汤喝!”

艾克爷爷正在给昏睡中的老妻换额头降温的布块,见着小艾克眼里坚定的神色,垂首看着老妻烧得透着诡异暗红的脸,没有再出言阻止,嘱咐他多加小心,天黑前一定要下山。

小艾克应了一声,出门牵上家里唯一的一条老猎狗就上山了。望见孙子那尚显稚嫩但却挺得笔直的身影闪出去时还不忘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怕惊扰了生病的奶奶,艾克爷爷忍不住用力地捶了捶自己至今无力泛酸的伤腿,对着没有知觉的妻子叹了口气:“孩子是好孩子,都是我们两个老的拖累了他啊!”

上山时还心存一丝希望的小艾克在陷阱里得到了比天气更要寒冷的结果,不但里面空空如也,连放在陷阱上做诱饵的肉干也都不见了踪影,在生存条件极其严峻的嘎达山脉里,野兽也逐渐进化得比猎人也不遑多让的狡猾。这些年山里的猎物是越来越难打,还时不时发生猎人失踪和被猛兽猎杀吃得只剩下残骨的事件。活着,真的是越来越艰难了呢!

失望的小艾克不愿空手而归,设了几个不用诱饵的绳套打算明天再来撞运气之后,又砍了一些耐烧的枯树干绑起来,眼瞅着太阳开始斜着坠下,便召唤回一直抽着鼻子在四处嗅寻着指望从哪里揪出只猎物来的老狗:“卡拉,走,回家!”

小艾克背着一大捆比他身体还高的枯枝吃力地踏着过膝积雪朝着山下走去。在走下一个斜坡时脚下被一个突出的东西绊了一下,惊叫了一声朝前倒去。还没等他爬起来,跟在身后不不远处的卡拉突然汪汪的狂叫起来,纵身朝着突然从树林中闪现出来的巨大黑影扑咬过去。

庞大的白影一掌拍飞了动作已经不再敏捷的老猎狗,带着腥臊血气的利齿咬住了压在小艾克身上的枯枝捆一甩,他便连人带柴呈天女散花的姿态飞了出去,落到旁边的一个雪堆子里,摔了个七荤八素!

小艾克心里一个激灵,糟了,估计是遇上了爷爷经常说的雪鬼。这东西据说是山神的坐骑,通了灵智,善于埋伏在雪中掩盖身上的气息,躲过猎犬的闻嗅,神出鬼没,秉性凶猛,不少经验丰富的老猎手丧命在它的手上。

猎弓被摔飞了,他从腰间抽出砍刀,忍着痛站起来,躬身做着防御的姿势,与眼前的凶兽对峙。

站在面前的雪鬼一身丰厚银白色长毛,形似山熊,却长着双铜铃似的圆眼,獠牙雪亮,轻蔑地看着只比它腰间稍高一些的小小人类,立身做势扑来。小杜克毕竟还是个孩子,心里又惊又怕,但是一想还等在家里的两个老人,咬着牙一边闪身避让喊着卡拉来助阵,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劈出几刀。

雪鬼被再次扑过来一口咬住自己脚踝的卡拉分了一下神,爪上被劈中一刀,发出一声震动山林的怒吼之后,俯身一掌击向紧咬自己的猎狗,卡拉哀哀惨叫了数声,昏死在了雪地里。

小艾克扭身就跑,老猎人都说这雪鬼鬼精鬼滑,不能像对付熊瞎子那样装死蒙它,逮住机会能跑多远跑多远,跑不掉就是被吃掉的命了。斜坡往下不远处有处断崖,要是跑不过他就打算跳崖,如果能被树挂住或者抓住根山藤啥的,就算受伤也还能博个活命的机会!

长期营养不良缺乏力量的躯体并没有能让他跑出多远,顷刻之间他就已经被扑倒在地,雪鬼锋利的爪子在他的左腿上撕出一道淌血的伤口,携带着煞气的利齿同步而至,腥臭口涎滴落在少年的脖子上。腿上的伤处剧痛不已,死亡的阴影迎头罩下,小艾克紧紧闭上了眼睛,绝望得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他心里开始最后的祈祷,祈愿自己死后爷爷奶奶能早点从失去自己这个唯一可以依靠的孙子的悲痛中走出来。一家人最后到天堂再与早逝父母亲团圆相聚!

突然间雪鬼猛然将他甩开到一旁,嗷嗷的惨叫震天,惊起了林中的一片飞鸟—凭空里一枝粗陋却坚硬的木箭挟着劲风飞来射中了它的眼睛!小艾克被扔到几米开外,就势拖着自己的伤腿,连滚带爬到一棵大树底下的空洞里蜷缩着躲藏了起来。

雪鬼用爪子捂住了流血的右眼,它毕竟是威震山林的猛兽,莫名受伤之后反而更加激发了凶性,闷吼着扭头四顾,剩下的独眼滴溜溜地寻找着射伤自己的人!

躲在树洞里的小艾克心跳如雷,喘息着探出头去偷偷观察外面的情况。只见满面污血的雪鬼突然嘶吼一声,朝一棵盖满积雪的大树冲过去,用庞大的躯体不断冲撞身树身。那棵树虽然也算粗壮,但是也抵挡不住雪鬼数以吨计体重持续狂暴的冲撞,没多会在纷飞落下的雪坨和雪末中咔嚓一声拦腰折断倒下!

雪鬼抽动着拳头大的鼻孔,朝着一处不停颤动的枝叶张嘴扑去便咬,却落了个空。另一侧却见一个白色的影子腾跳了几个起落,朝着另一侧飞跑开去。速度之快,令人愕然。雪鬼中了敌手声东击西之计,更加愤怒,随后紧跟不放,一追一赶转眼就到了数百米之外一片较为空旷的斜坡空旷处。

霁光见终于把白毛怪物引到了安全的距离,不用担心打斗误伤受伤的少年便放缓了脚步,抽出了自己的光剑打开,迅疾回身,轻叱一声跃起朝它劈刺而去!雪鬼身形庞大,动作却颇为灵活,利爪带风扇向霁光,幸好她闪避得当,将将被那锋利的爪尖划破了肩头的兽皮衣,撕出一个不小的口子。她的光剑也堪堪扫过雪鬼的腰侧,烧掉了一大片皮肉,疼得它大声嘶叫,暴怒地继续挥掌袭击!

霁光闪身躲避,黑眸紧缩,这家伙看起来战力极强,不能掉以轻心,必须速战速决!她静气凝神,将自己全部的精神力挥发出来,布于光剑之上,全力使出一招“大雪纳寒”。

空气中似有一瞬冰寒的暴涨,耀目白光如雪幕纷纷,织成密集的光网罩住了发疯一般向她杀来的凶兽,血光大盛。

从远处隔空观战的小艾克虽然还没搞明白是什么状况,但是也能看出来这个突然出现和雪鬼打斗起来的东西是在帮自己。它和雪鬼一样都是浑身雪白,几乎和雪地混为一色,如果不是剧烈的厮打中发出的声音和飞溅的雪沫,很难从一片雪白的背景里分辨出来。看体态和动作,有些像个大白猿又像个……人!可是,人能有这么变态的速度和能力吗?

距离远,小艾克对这场厮杀的过程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对结果一点都不看好——雪鬼在山林里是武力值巅峰无人可以战胜的存在,万一大白猿被凶残雪鬼打败,以雪鬼睚眦必报又凶残贪婪的个性,它也一定会扭头回来把自己也给找出来杀死,然后扛回巢穴做存粮!其实内心的恐惧让他非常想马上逃走,但是拖着血流不止的伤腿逃生,结果不是冻死就是被循着血气而来的野兽杀死,无论如何都是两难的选择!

经过一番惨烈的激战之后,霁光以精准的穿心一剑结束了战斗——雪鬼被光剑从胸口刺了个对穿,不甘地发出死亡嚎叫,庞大的兽躯晃动了几下之后,曾经不可一世的山林枭雄,就这样轰然一声倒地死去!

她又在那丑陋兽头上补了一剑,将它劈成两半,确认已经死得透透的再转身向着山上走去。顺着雪地上的血迹与足迹,找到了跪在一棵大树下抱着奄奄一息的猎狗啜泣的少年。脚步声惊动了沉浸在哀伤中的小艾克,他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猎狗向大树后面躲去,冻僵的双腿不却不听使唤,还剧烈地疼痛起来!

霁光从他惊惧地抬起的目光中看到了无助和害怕。来到这个陌世里无边的雪野山林几个月了,这是第一次看到人类的踪迹。霁光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几百年后的未来人类,启动光脑进行识别。数秒之后,脑海里接收到了扫描结果。

“人类,基因编码为华夏173-4A型,骨龄地球年15岁3个月,儿童期,深度营养不良。右腿部位撕裂伤,失血度中等,体温低于正常值6度,有失温昏厥的危险……”

眼前有着黑色眼睛与黄色皮肤的孩子,和自己一样拥有华夏一族的血脉。霁光冷冽的目光里多了一些温和的意味。扯下了自己防寒的兽皮头套,用地球通用语安慰他:“别怕,我已经杀死了那只野兽!现在安全了。”

少年显然听懂了她的话,紧绷拱起的肩脊松弛下来,不再呈现敌对与防御的姿态。霁光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几百年前使用的地球通用语言系统还是成功的普及和沿用下来,她不用去比手划脚鸡跟鸭讲了。

因为失血的虚弱,少年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劫后余生的激动战栗:“谢谢你救了我,多亏有你,要不今天我就变成雪鬼的食物了。你太厉害了,竟然杀死了雪鬼!你也是猎人吗?”

霁光停顿了一下:“嗯……算是吧,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在这里迷了路。”

“哦,那我可以带你出去,这里的路我很熟悉,我和爷爷奶奶就住在山脚下的嘎达河边上!”

霁光边跟少年聊着天摸底,边帮助他把腿上的伤口清理干净,挑了一些自己自制的消炎药粉敷上包扎好。

看着霁光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少年对她多了些莫名的信任,毫无防备的把自己家里和周边的情况都告诉给了她。

从他的描述的生活状况看来,数百年后的地球文明似乎发生了严重的倒退,人类的数量急剧减少,生存能力减弱,自然环境更加恶劣了,资源也变得匮乏。

自从苏醒之后,发生了太多没有预料到的事情,霁光的心情有刹那的灰暗,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冰冷的寒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用他的刀砍了一些松枝,快速地扎了个简易的小雪橇,让少年和猎狗坐在上面,拖着他们下山。路过雪鬼的兽尸时,霁光应小艾克的要求,切下了两大块估摸能有两百余斤的腿肉带上。增加的这些重份量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拖着雪橇的步伐依旧又稳又快,连气都不带喘。路上还遇见了一群四只想要袭击他们的雪狼,被霁光全部击杀,然后也扔到雪橇上一并带走。

得了救命的食物,少年兴奋得满脸发红,切开狼尸脖颈处的血管,狠狠地吸了个饱,然后用手接了一些让已经从昏迷中恢复过来的猎狗卡拉舔食。在这冰天雪地里,还带着暖意的雪狼血是难得的大补之物,食用完毕之后一人一狗的精神状态都明显转好起来。

小杜克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心中的英雄背影,心里一直想着要怎样才能感谢这位救命的恩人。翻来覆去地盘算了一番之后,发现就算是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送上也报答不了。少年暗暗地下定了决心,以后恩人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从此他的命就是她的了!

——

作者有话说:

再次开坑了。欢迎路过的朋友们互动下给人来疯作者打个鸡血呀!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