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恃宠王妃要和离(陆暖雁顾千珹顾晟泽傅婕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恃宠王妃要和离

作者:马蹄小果

简介:八年前,他说:“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配喜欢本王。”对他来说,她只是随便的一只阿猫?阿狗?八年后,他却说:“王妃,可不止是一只护食的小狼狗,更是一只刁滑的小狸猫。”哼!她不护食早饿死了!哈?刁滑?她乖巧得很!某人捂着泛血的嘴角,瞪眼大骂:“你是小狗吗?还咬人!”暖雁一脸得意:“就咬你,谁让你耍流氓!”某人咬牙切齿,字字重音:“陆暖雁,你是不是忘了,本王是你夫君!”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恃宠王妃要和离

《恃宠王妃要和离》第一章 故意找茬儿免费阅读

南纪国晋阳城,威远将军府一所偏僻的小院内。

天刚擦亮,一个面容清秀的小丫鬟便轻轻掀开有些破旧的纱帐,低声唤道:“小姐,您醒醒,天快亮了,您预备着起身了。”

床上的人扯了扯薄被,蒙上头,含糊的应了声:“嗯?”

“小姐,刚刚大夫人派人又送来两卷缎绢,让您今日务必都绣成帕子,您要快些起来才行。”从霜俯下身,轻声催促道。

陆暖雁闭眼,拧着眉,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不耐烦道:“知道了。”

从霜却也不怕,掀起被角,道:“您可别再睡了,药粥已经厨房端过来放桌子上了,您起身后尽快喝了,凉了会变苦的。”

陆暖雁拖着懒音,撒娇的道:“好从霜,你再让我睡会儿嘛。”

从霜妥协道:“那您可别睡过了头,刚刚玉竹院那边传话,让奴婢过去,就不能服侍您梳洗了。”

“什么!又让你去干活啊?”暖雁一下清醒,从床上蹦了起来,愤愤道:“你别去,就说我的意思,她也不能把我怎样!”她这婶娘,自己院里头有成群的丫鬟不用,三天两头的来指派她的侍女。

“奴婢若不去,大夫人又会想法子惩罚您了,您放心,奴婢会小心的,断不会让她们抓到把柄的。”见暖雁那么维护自己,从霜心里暖暖的。

暖雁无奈地叹着气,叮嘱道:“那你自己要注意些,别被人欺负了。”

从霜点点头:“嗯,您记得喝药粥呀,可别再悄悄喂给院里的小猫了,它没病都快喝出病来了。”

暖雁佯装生气道:“怎么?倒是你给我吩咐起事情来了?”

“您可是将军府可敬可爱的大小姐,奴婢哪敢吩咐您呀。”从霜也开玩笑的回道。

从霜一走,暖雁翻身下床,披了件粉霞描花披风,端着桌上的药粥出了房门,蹲在院子里看着奄奄一息的小猫,喃喃道:“还真是不能再给你喝了,要不然就得毒死了。”转身,把粥冲进了泔水里。

她之前见这流浪猫可怜,便赏它一口吃食。后来,不是何时起,发觉婶娘周氏给她送来的药膳,她越吃越觉得无力,身上的寒症有增无减,于是偷偷把药粥倒给它喝了,没想着现在它走路都打颤。

到了晌午还没见从霜回来,暖雁猜想定是那对母女又责难她了,便丢下手中的女红,出了葵林居。

还没进入玉竹院,暖雁就听见里面有响动,预感不好,便快跑了两步,果然看到陆明嫣又在命人打从霜。

“啪”又一个巴掌落到脸上,“二小姐饶命,这衣服真不是奴婢弄坏的。”从霜跪在地上,哭着哀求。

一位长相水灵秀气,举止却大相径庭的十二三岁的女子,拍着桌子骂道:“还敢狡辩!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把纱裙弄坏不成?给我打!”

“住手,你凭什么打从霜?”暖雁冲进来护住从霜。

陆明嫣一看是暖雁,更是娇狂:“凭什么?我一个堂堂的小姐,管教一个下人,还需要理由吗?”自小就被她母亲周氏娇纵惯了,做事不分对错,全凭个人喜好。

“从霜是我的丫鬟,要管教也是我来管教,用不着你。”暖雁知道这么顶回去,最后受罚的肯定是自己,可她就是不会逆来顺受。

明嫣挑衅地扫了一眼:“从霜洗坏了我的衣裳,大姐姐是打算怎么管教呢?”

暖雁一眼看穿她的伎俩,克制心里窜出来的怒气,压着声音道:“不就是件衣裳吗?穿久了自然会烂,再做一件就是了。”无非是想找个借口打骂从霜,向她示威罢了。

跪着的从霜扯了扯暖雁的衣袖,冲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管。

“哼,大姐姐倒是说得轻巧。若只是不小心弄坏的,我也没必要跟她计较,可这裂口,分明就是用剪子剪的,她就是存心弄坏的!”明嫣拾起桌上的缕金挑线纱裙,甩到了暖雁身上。

暖雁捡起被划了几个大口子的纱裙,仔细查看了一下,不禁皱起眉头,衣料的裂口确实平整,确实不像是被勾破的。

“不是奴婢弄坏的,更不会故意拿剪子去剪的,小姐,您要相信奴婢啊。”从霜对暖雁哭喊道。

暖雁低头给了从霜一个肯定的眼神,她相信从霜的为人,纵使有再多委屈,她也是咬着牙往肚子里吞,断然不会故意如此。坚定道:“即使是用剪子剪的,那也不能说明从霜所为,你们有谁看见了?指不定是谁栽赃陷害。”

“干坏事的还能让人瞧见了?”明嫣轻嗤一声,扯着嗓子喊:“一早上就只有她碰过这纱裙,从我屋里拿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拿回来的时候就烂成这样,不是她还有谁!”

“栽赃陷害也不会光明正大的呀!”暖雁也提高音量说道,这种冤枉人的事又不是第一次。

明嫣涨红了脸,喊道:“难道我还赖她不成!”

“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一位身穿牡丹花袄裙,珠围翠绕的中年妇女,从里屋走出来,此人正是将军府次子陆承业的继室周舜玉。周氏缓缓走到桌边坐下,正眼都没看暖雁。

明嫣立马上去撒娇:“母亲,您看,上个月您刚给我做的新衣裳,没穿两次,就被大姐姐的这个丫鬟洗坏了。”

“那你倒是让你自己的丫鬟洗啊,使唤从霜干嘛。”暖雁没憋住气,怼了回去。

周氏挑眉看了一眼暖雁,轻柔柔地说“暖儿啊,你是不知道,你叔父在朝当值有多辛苦,家里的吃穿用度都得省着,可经不起这么糟蹋的。”周氏慢悠悠地端起桌上的莲花茶盏,继续道:“再说了,谁手下的丫鬟不是丫鬟啊,让从霜帮忙做些事,你就不愿意啦?”

暖雁心中冷笑,叔父一个太常寺寺丞的奉银那够你们这一房开销的,不都是靠着祖父的眷顾吗?还好意思说!

明嫣见暖雁消了气势,趁机加油添醋,道:“昨天我让小荷去厨房拿点心,结果竟少了一盒桂花糕,想必是从霜又偷偷拿给大姐姐吃了。”

“陆明嫣,你说话要讲真凭实据,你敢让厨房的宋妈妈出来对峙吗?少冤枉人!”暖雁气得咬牙,又平白无故往她身上泼脏水。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