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农家小神医(江风林轻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农家小神医

作者:九言一鼎

简介:心地善良的农家小子江风,穷途末路之际,巧遇仙子,受赠异能,从此妙瞳赏花,铁指灭敌,九天心经医百病,神农宝皿种良田……千亿富翁要招他作赘婿,江风笑了:待我富甲天下作豪门,迎娶你女儿!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农家小神医

《农家小神医》第1章 放心不下的小冤家免费阅读

早春的风,冷嗖嗖地吹过江左村,卷起枯叶和白色的塑料袋,在空中时起时落。

村医务室的门敞开着,门前静悄悄空无一人,只有一条土狗,走来走去,像是有什么心事。

江风把头趴在诊桌上,泪水直流,一个声音反复在耳边回响:

“你父亲病危,最多能活半个月!”

“这款进口特效药,五千元一副,你们赶紧回家筹款,再晚就来不及了。”

筹款!

到哪里筹款?

家里欠了太多外债,能借钱的亲朋都借过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

“咦?江老村医不在?你是江小村医吧?”

江风抬起头,向门口看去,不禁一愣:

眼前,站着一个少妇。

长得很美,小细腰,大长腿,穿一件艳红的羊绒衫,胸前紧绷绷地,波峰表现相当突出,脸上、脖子上的肌肤白润得像是羊脂玉……看上去不像村里的邋遢媳妇。

估计是谁家外地的亲戚吧?

“是的。”江风有点慌,掩饰地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我爸有病,我代替他一下。”

这个医务室是江风父亲开的,以前,江风上大学回家探亲时,往往帮着父亲坐诊,所以,村民们亲切地称他为江小村医。

少妇回过身,把门关上,嫣然一笑,“大冷的天,怎么不关门?”

说着,在诊桌对面坐下来。

“你是看病还是买药?”江风问道。

少妇没说话,媚眼如丝,看了江风一会,突然做出一个惊人动作!

只见她解开衣扣,撩起衣襟,一下子亮出扁平小腹,微微害羞地道:“小村医,我这里有个硬块,你给检查一下——”

江风犹豫了一下,心中直跳:

看妇科?

自己医科大学毕业半年了,一直在医院当护理工,从未给人看过妇科!

面对眼前美少妇掀开衣服的惊艳情形,江风无法在心态上进入医生的角色,确实有点不适应。

“你……这个,还是去滨城市大医院做个CT吧,如果确认是肿瘤,得抓紧治疗。”

少妇不高兴了,娇容一沉,嗔道:

“你给检查一下不行吗?人家又不是不给你检查费!”

说着,把手伸进衣兜,掏出一叠钱,“啪”地一声扔过来,“拿着,这是五千块钱!”

江风一愣:

哪里来的女金主?

出手就是五千?

五千,恰恰是那个数……爸爸买药的数!

它就诱人地摆在眼前。

有了它,爸爸就得救了!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再穷也不能乱收费呀!国家不准乱收费,乱收费跟敲诈勒索、抢劫有什么区别?

便双手把钱推回去,郑重地道:“我可以给你看看,但村医务室检查向来不收费。”

然后,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弯腰查看。

少妇一手提衣襟向上,一手捏腰带向下,又是一扯,将可见区域扩大一倍,嗔道:

“你不动手,光是眼巴巴地看人家干什么?到底是检查还是不检查?”

“在哪里?”江风无奈地问。

“这里……”她用手指指点着下腹部。

江风只好尖起右手食指,在那里轻轻地一摁!

像是摁在棉花上,又像是摁在奶酪上,手指上蒙受的只有无敌手感,还没有摁到什么肿块,少妇却大声尖叫起来:

“哎哟!疼死了!”

江风一惊,急忙把手缩回来。

不料,手却被少妇紧紧抓住!

她的力气非常大,一下子就把江风的手扯到嘴边,狠狠地咬了一下!

“啊!”江风也尖叫起来,食指尖上传来一阵剧痛,好像剁掉了手指,疼得心脏都快要被拽出了心室!

江风眼前的景物开始旋转起来,什么都看不清了。

迷迷糊糊之中,耳中只听少妇笑道:

“……小冤家,弹指千年,你仍旧令我放心不下!我赠你一只金手指,期盼你重操旧业,行医济世!”

声音消失了。

江风感到疼痛减轻许多。

急忙睁开眼睛时,发现少妇不见了。

咦?哪去了?

江风四下里看一圈,没有。

诊桌上的五千块钱也不见了,只剩几片枯叶摆在原处。

再看看房门,依然是紧紧地闩着。

人呢?

穿墙跑掉了?

江风几乎怀疑自己刚才是幻觉。

像幻觉,却又不像:这右手食指被咬的地方,还在疼痛呢。

抬起手指察看,只见指肚上有深深的两只牙印,而指甲已经变成了淡淡的金色。

怎么回事?

难道是遇到仙女了?

还是遇到妖精了?

最好不是见鬼了!

困惑了一会,走过去,把门重新打开。

门刚打开,便看见街对面大门里跑出一个中年妇女。

江风当然认识,本家远房二婶!

二婶一边跑,一边呐喊:

“小风,小风不好了,你快来看看,我儿媳妇不行了!”

江风急忙跑出去,跟二婶进了院门。

只见天井里躺着一个年轻女子!

啊?

她,她竟然是……大长腿、小细腰,穿一件艳红的羊绒衬……

江风惊诧万分,心跳如狂,喘不上气来。

快步走近,仔细一看:

眼前玉人横卧,娇容依然,不正是刚才在医务室见到的那位少妇吗?

只见她双目紧闭,口吐白沫,脸色煞白,处于昏厥状态!

江风想起妈妈在电话里跟他赞叹过,说二婶家强生哥一年前,从外地娶了个漂亮媳妇……

眼下一看,这小媳妇漂亮,确实漂亮,漂亮得能惊动中……惊动东西南北中那种。

“刚才,她好好的在院子里喂鸡,突然就倒下不行了……”二婶道。

江风暗暗吃惊。

“她死没?”二婶跺脚催问,急得抓耳挠腮,“可不要半死不活呀……”

江风并没注意到二婶话里的极端下贱,赶紧伸手抓住那只玉腕,把了把脉。

脉象极差,阴阳混乱,经纬颠倒,还夹杂着一阵阵病气!

莫非是自己那一指头,点乱了她的神魂?

江风想了一下,灵机一动,道:

“二婶,你去弄一碗水,要不凉不热的!”

二婶答应一声,赶紧进了堂屋。

江风趁机掀开少妇衣襟。

果然看见,一片雪色之中,扁平的小腹之上,印着一个红红的指印!

没错,应该就是这个指印在作怪!

是我作的孽!

江风一阵惭愧,心想,怎么办?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应该试试能不能把她点好!

想到这,伸出右手食指,在指印上轻轻地一摁!

手感依旧逆天,抬手之时,指印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江风顺势再向四周摁了几下,终于发现,脐下腹内果然有一个桔子大小的硬块!

肿瘤!

江风还没来得及替佳人惋惜,堂屋的门已经响了。

江风手快,紧急恢复了现场,然后装作什么都未曾做过,接过水,装模作样地洒在少妇身体四周地上,然后和二婶一起,把她抬回屋里,道: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二婶把江风送到大门口时,小声地道,“小风,这事太邪了……”

江风一笑,安慰道:“可能是遭了黄皮子蛊惑,一会我给嫂子开个镇邪宁神的方子,吃了就好。”

二婶一听说要花钱抓药,急忙摇头:“咱农村人皮实,挺一挺就过去了,不用开药。”

江风看着二婶那张脸,感到一阵超级恶心,一阵透骨寒意。

想了一会,特别想把那个肿块的事告诉二婶,又怕二婶怀疑他偷摸了嫂子的肚子,只好作罢,想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嫂子本人。

默默地回到医务室,仍旧枯坐在诊桌前发呆。

想到爸爸的病,想到强生嫂肚子里那个肿块,心中一阵阵郁闷:

俗话说,一场大病毁一家……可惜自己,学医却不能医尽天下疾苦,唯有空叹息……

古贤人有两大人生理想:不为良相,即为良医。

自己要是能成为一个医治百病的农家神医,替乡亲、替天下看不起病的百姓解除痛苦,那有多么好!

……特别是强生嫂,那么美丽动人的生命,简直就是造物的杰作,真不该被病魔吞噬掉,我要是能替她消除那块肿瘤,那有多么好!

……那有多么好……

江风幻想着,在幻想中,不知不觉地笑了……

“嘀嘀嘀……”

这时,手机响了,打破了江风想一直呆在里面的那个梦境!

一愣神,回到现实中。

抹开屏幕一看,是柳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