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霸婿无双(渣渣你雕叔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霸婿无双

作者:渣渣你雕叔

简介:(战神+赘婿+奶爸+神医)醒掌杀人剑,醉枕美人膝!大丈夫当如是!六年前,惨遭妻子背叛,沦为苏家弃婿的萧天拓孤身入北境。六年后,他踏足巅峰,以无双之姿,王者归来!他看着那个曾经背弃他,而今容貌尽毁的女人,眼神温柔:你给我一个女儿,我送你一座天下!(兄弟们,这是一本细节不一样的赘婿战神奶爸文!)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霸婿无双

《霸婿无双》第1章 求你放过我免费阅读

明海市,星河广场!

“六年了,还是回来了。”

萧天拓看着手机上那张照片,唇角微翘,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照片上,大雨滂沱,凄风萧瑟,一个身形单薄的长发女人,牵着一个五六岁左右,瘦瘦小小的女孩,跪在一座庄园面前。

他看着那个脸蛋被口罩遮住,看不清面容的女人,思绪一下被拉回到六年前。

她叫苏棠。

彼时,他为了她,背弃山门,放下骄傲,入赘苏家,成了一个卑微低贱,人所不耻的上门女婿。

可承受那么多的白眼,他依然不曾后悔过,他知道至少苏棠是爱他的。

然而,一朝梦碎。

爱情在残忍的现实面前,终归是不堪一击。

当东州白家继承人白行健带着所谓钞能力出现在苏棠的生活中时,她决绝的选择了背叛。

他永远都忘不掉,他的妻子苏棠靠在白行健的怀里,语笑嫣然的情景。

而后,她冷冰冰地对他说:“萧天拓,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们结束了,体面一点,请你离开苏家!”

她毁了他对爱情对婚姻的所有憧憬。

短短一年的赘婿生涯,至此终结,被扫地出门,已然成为苏家弃婿的他,重回山门,远赴域外北境,消失无踪。

六年来,他以逐鹿山少主的身份,统御四十万昆仑虎贲猛士,纵横域外,抗击外侮,横推三千里,历经近千战,一次次向死而生,几乎浴血成魔。

最终,重铸荣耀!

现在的他,是威压域外的北境之王;是四十万昆仑虎贲猛士和八百万域外铁民的天下共主;是以一己之力撑起大夏北境战场的大夏壁垒;更是战力逆天,横绝当世的天罡武圣!

呵!

六年了,苏棠,你说我该怎样报答你?

他嗤笑一声,抬起头,视线漫过来来往往的行人,最终在一名坐在雕塑下,身前支着画板的女人身上定格。

视线定格的一瞬间,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复杂,愤怒,怨恨,阴鸷,直至复归平静。

那是一名长发披肩的女人,穿着一件白色针织线衫,过膝的驼色棉麻裙,脚下是一双简单的平底小白鞋。

她安静地坐在那里,瓜子脸上戴着一个遮掩了大半面容的黑色口罩,只露着光洁饱满的额头,和一双澄澈灵动,却又透着淡淡忧伤的眼眸。

素雅如竹,人淡如菊。

他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三分钟后,才迈开脚步朝她走去,然后沉默着坐下。

“要画……”

苏棠抬起头看着萧天拓,声音刚出口便猛地断掉。

她没办法掩饰她的震惊,一双眼眸瞬间蒙上了一层泪光。

“萧……萧天拓?!”

“是我。”萧天拓唇角微翘,挑着一抹冰冷阴沉的笑意,“一百块一幅,倒也不贵,画一幅。”

苏棠手足无措,慌忙起身:“不……不,我……”

萧天拓戏谑冷笑:“怎么?你还挑客?”

苏棠不敢与他对视,低着头去拿画板,小声解释:“不是,有点急事,今天收工了。”

“坐下!”

萧天拓指指折叠椅,声音不大,却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

苏棠呆了呆,她鼓起勇气看着这个六年未见,曾经深深爱过,最终却又被她无情抛弃的男人,眼泪终于忍不住,一滴滴滑落下来,沁进黑色口罩。

“不想画便不画!”萧天拓忽然笑了笑,“坐下谈谈。”

苏棠努力摈弃心头纷乱的情绪,迫使自己平静,轻声道:“好。”

萧天拓阴郁的眼神肆无忌惮地将苏棠上下审视一番,嘲弄道:“坦白说,我挺意外的,六年不见,堂堂明海苏家的大小姐,要嫁给白氏财团继承人的天潢贵女,居然会沦落到当街卖画的境地。”

说着,萧天拓手指点点自己的脸颊:“难道是因为你毁了容?”

苏棠闻听着萧天拓直白冷酷的讽刺,心如刀绞,她倔强地仰起脸:“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

“没错,与我无关。”萧天拓释然一笑,“那就谈点与我有关的。”

他拿出手机,点开那张照片。

苏棠骇然色变,身体无法控制地微颤起来。

萧天拓直视着她,眼神咄咄逼人:“告诉我,苏灵犀是不是我的女儿?”

苏棠方寸大乱,使劲摇头:“你怎么知道她叫苏灵犀?不是!不是!灵犀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那个……我有事,先走了,再见。”

萧天拓心下一沉,收回手机,似笑非笑地说道:“让你走了吗?坐下!苏灵犀何年何月何日出生,是你告诉我,还是我自己查!”

苏棠如遭重击,浑身一僵,抽泣道:“灵犀是我的女儿,她是我生的,是我养的。天……萧天拓,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不能把灵犀从我身边夺走。我求求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

萧天拓恍若未闻,心中五味杂陈,只是喃喃自语:“她真的是我的女儿!”

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他渴望能够有个孩子,却又抗拒那个孩子是他和苏棠的孩子。

因为他没办法给苏灵犀一个完整的家,没办法让苏灵犀像别的孩子一样享受父疼母爱。

如果不是赫连金刚给了他这张照片,别说是来见这个女人,便是连明海这座承载着他与苏棠爱恨情仇的城市,他也绝不会踏入一步。

没有谁知道,倘若可以选择,穷其一生,他都不愿再跟这个女人有一丝一毫的瓜葛牵扯。

不等他回神,苏棠的手机忽然嗡鸣振动起来。

苏棠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接听。

“苏女士吗?你赶紧来幼儿园,你家苏灵犀闯大祸了!”

苏棠一惊,赶忙追问:“灵犀怎么了?”

“她把熊雄打了,总之,你赶紧过来,熊总马上就到,我得去接待。”

萧天拓微微皱眉,瞥一眼脸色倏忽煞白的苏棠,站起身拎起画板和折叠椅。

“走吧,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能解决。”

“苏棠,搞清楚,我不是跟你商量!跟我走!”

萧天拓说完就朝广场的停车场走去,苏棠犹豫了一下,只好跟上。

两人上了一台奔驰梅赛德斯,萧天拓漠然道:“哪家幼儿园?”

苏棠怯怯地回应:“慈安区,天使幼儿园。”

不等萧天拓下令,坐在驾驶位上的赫连金刚立刻定位启动,向幼儿园驶去。

二十分钟后,梅赛德斯在幼儿园门前停下。

办公室内,一名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搂着一个被打成了熊猫眼,脸颊上兀自残留着血迹的男孩,坐在沙发上,双目喷火似的死死盯着面墙而立的小女孩。

在一旁不停道歉赔小心的陈院长一见苏棠到了,急忙站起来,对中年男人说道:“熊总,苏灵犀的妈妈到了。来,苏女士,你快看看你家苏灵犀把熊雄打成什么样了?一个五岁的孩子,下手怎么这么狠毒,真不知道你平时怎么教育的!”

苏棠满脸歉意:“对不起!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给您添麻烦了。”

“你该说对不起的是熊总,不是我!”陈院长语气不善。

萧天拓没在意他们说什么,按捺着心头的激动,眼神温柔地看着俨然是被罚面壁思过的苏灵犀。

柔柔小小的个子,耷拉着小脑袋,小肩膀一抽一抽的似乎是在抽泣,可两只小拳头却不服气似的紧攥着。

“灵犀……”

萧天拓走到她的身后,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揉她的头,他的声音很小很柔,仿佛生怕吓到她,可声音依然难以控制地发颤。

“别动我的头!”

苏灵犀愤怒地转过身,扬起挂着泪痕的小脸,怒气冲冲地瞪向萧天拓。

她刚要发怒,那张肿了半张脸,却依然漂亮的不像话的小脸蛋倏然一呆,而后,惊诧不已地问道:“萧天拓?”

萧天拓顿时目瞪口呆:“哦?你怎么知道我叫萧天拓?”

“妈妈告诉我的,她画……”

苏棠慌忙打断:“灵犀,住嘴!过来,给熊雄道歉!”

苏灵犀一甩小脸:“我不道歉!我凭什么道歉!是熊雄嘴巴臭,他先骂我的,也是他先打我的。熊雄你说,我有没有撒谎?打不过我就找老师找家长,不知羞!”

不等苏棠斥责,熊总先怒了,指着苏灵犀骂道:“你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片子,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还敢嘴硬,我看还是抽你抽的轻了!苏女士是吧,你说吧,这事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萧天拓转过身,微笑着看向名为熊百川的熊总。

——

作者有话说:

本雕保证本书女主没把脑子忘家里,兄弟们,欢迎入坑,让我们一起欢快滴沙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