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五岁萌娃凶萌养家(旺仔打呼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五岁萌娃凶萌养家

作者:旺仔打呼噜

简介:京中最新八卦:甘霖侯府十一岁外甥接五岁姨母入府奉养。众人叹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奇葩。同时人人都叹小姨母命太苦。小姨母也感叹自己确实命苦,爹不疼没娘爱,妥妥小可怜一个。看看身边一群不懂庶务,同病相怜的外甥们,小姨母撸起袖子,得嘞,这家啊还是她来养吧。又当姨母又当娘,小姨母呀愁断肠。穿越不规范,脸上泪两行。万幸技能在手,且外甥个个争气又孝顺,卫小姨母混着混着就混成了人人艳羡的人物。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五岁萌娃凶萌养家

《五岁萌娃凶萌养家》第1章 闯入免费阅读

风景如画的小山村中,身着原始布衣的男女老少一直来回走动,不管是他们的动作还是表情,都遵循着固定的行动轨迹。

明明没有风,却时不时呈现出有风吹拂而过的景象。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和谐,却又十分诡异。

忽然,村子里的空地上凭空出现一个穿着轻甲的年轻人,他走到村中唯一一个衣饰美丽的年轻女人面前站定。

女人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美丽,无论是相貌还是穿着,都和这个朴素的村子格格不入。

女人微笑着道,“年轻的冒险者,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陈晓旭看着眼前美丽的女人,眼神温柔又有些遗憾不舍,然后地叹了一口气。

“我已经大学毕业,马上要参加工作了,以后不会再来了,也来不了了。”

“这个游戏太过老旧,即便是卖情怀也行不通了,听说游戏公司将要停掉这个游戏。”

陈晓旭目光微黯,到时……她……

女人听若惘闻,只是微笑地看着他,再次问出与之前一模一样的话。

陈晓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轻声说了句再见,然后就如同幻影一样原地消失,徒留人走茶凉后的凄凉。

这时,女人脸上的微笑才有了细微的变化,一直没有任何情绪的眼中快速地划过若有所思。

从陈晓旭消失后,村里就也没有出现过新的冒险者。

这里没有日夜交替,没有疲惫和痛苦,当然,也没有自由。

女人就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站着,仿若一尊只会微笑不会动的雕塑,一天又一天,不知疲倦。

直到一个月后,天空没有预兆的开始破碎。

原本湛蓝如海的天空,此时就像一堵正在倒塌道的积木墙,渐渐地天空之下的万物也开始破碎消失,最终变成漆黑一片。

这样的场景看起来怪异又危险。

村里的人似乎毫无所觉,仍旧按照特定的规律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美丽的女人却是例外。

她那无波的眼里露出了惊喜。

破碎蔓延得非常快,很快就波及到了村子,村子外围的村民也开始破碎消失。

她看向毫无所动的同村人,在村子归于黑暗那一瞬间,一直没动的女人突然动了,她没有如其他村民一样消失,反而化作一道琉璃光束冲向破碎的天空,扎进了深沉的黑暗之中。

雲国京城

忠勇伯夫人病逝,当日就通报了各府。

堂堂忠勇伯正房嫡妻病逝,前来吊唁的人却极少。

早先还有那么几个,之后就渐渐没人再上门。

到了晚上,原本守在灵堂内外的下人全都不见了,只余一个身形娇小的小姑娘跪在灵堂内,细细的抽泣声在灵堂内不断响起。

夜色越发深沉,小女孩终于撑不住倒在地上,若有人在此,就会发现她此时的呼吸压抑而急促。

随着时间的流逝,急促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弱。

没有人发现这一幕,因为从始至终都没人来看一眼。

丑时,一个满身风尘仆仆的少年来到忠勇伯府门前,焦急地拍着忠勇伯府的大门。

门房满脸不耐地打开门,刚要出口的呵斥立刻咽了回去,脸上的不耐也收了起来。

“此时已经夜深,吊唁可以明日再来,表孙少爷请回。”

门房的语气还算客气,可态度却暗藏着强硬。

少年脸色难看,这是打定主意不让他进门了?

越不让进,他就越要进!

少年懒得跟他多言,看准机会从一旁钻进去,并且飞速地往后院跑。

门房见此,连忙去拦人。

两人追赶间惊动了府中守夜的下人,追赶的队伍陆续壮大。

少年速度很快,大伙儿都没能追上人。

门房气急败坏,今天这事只怕要遭,过后还不知燕夫人要怎么罚他,燕夫人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这么一想,门房追赶的速度又快了一些,却见少年突然转了个方向,那里正是灵堂所在。

“表孙少爷,快停下,即便你母亲是伯府小姐,也不能擅闯伯府!”

林长洲充耳不闻,闷着头一路疾跑,最终跑进了灵堂。

跑动的风不但带动了灵堂内的白番,还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呼啸声,让了昏暗的灵堂看起来越发阴森。

追上来的众人头皮发麻,忍不住停了脚步。

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进去。

夫人的病是急症,连百草堂妙手回春的葛大夫也束手无策,听说夫人死前十分痛苦,死状极其可怖,替夫人梳洗的丫鬟婆子皆被吓得晕死过去。

夫人之所以能入棺,还是伯爷请了见惯各种死人的义庄老郑头接的手。

这般死去的人,谁知会不会变成厉鬼。

众人越想越害怕,控制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快去禀告伯爷。”

“可是……伯爷和燕夫人早早歇下了。”

有个小厮小声道,“表孙少爷就是来看看,应该没事吧。”

门房暗恨,怎么可能没事,燕夫人的大丫头早交代了,入夜之后,无论谁都不给进府。

林长洲哪儿顾得上其他人如何,他此时早被灵堂内的清冷惹怒了。

再看那抹趴在地上无声无息的小身影,他更是惊怒不已,连忙上前将人扶起来,却发现小姑娘身上冰凉,凉得让他心慌。

“姨母,姨母!”

他竟将这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唤做姨母!

林长洲楼着小姑娘一阵急呼,却没得到半点反应,他心里划过不妙,颤抖着手指探向小姑娘的鼻尖。

没呼吸!

林长洲脸色煞白。

姨母没了,他有负外祖母所托!

林长洲不敢相信,也抱着两分侥幸,再次将手探向小姑娘的鼻下。

就在这时,一道惊雷响起,闪电划过夜空,有一瞬让世间亮如白昼,照亮了一众下人脸上惊吓过度的表情,也照亮了昏暗的灵堂。

狂风呼啸着刮入灵堂,卷得白番剧烈摇曳、猎猎作响。

林长洲陡然睁大了那双凤眼,随后露出浓浓的惊喜之色,手指颤抖着探了又探。

有呼吸!真的有呼吸!

姨母没死!

姨母真的没死!

少年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何叫大悲大喜,何叫喜极而泣,这就是。

“姨母,你放心,外祖母早有嘱托,我会带你离开这个豺狼之地。”

林长洲一把将小姑娘抱起来,少年单薄的背影在此刻多了几分坚毅。

“外祖母,待孙儿先安置好姨母,明日再来看您。”,他面对棺椁恭敬地拜了拜,随后抱着人急匆匆往外走。

下人们见状连忙拦住他。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求支持~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