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双城夫妻:孩子谁来管(笔尖成殇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双城夫妻:孩子谁来管

作者:笔尖成殇

简介:北漂夫妻关欣婕与陈瀚文,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令他们仓皇搬到河北的新房里,就此开启白天在北京工作,晚上返回环京区域睡觉的“双城生活”。没有老人的帮忙,长时间长距离的通勤,让他们无暇照顾女儿,不得不借助外援……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双城夫妻:孩子谁来管

《双城夫妻:孩子谁来管》第1章 楔子免费阅读

《2018年中国城市通勤研究报告》显示,中国80%的年轻人,都在过着每天通勤的日子,所有城市中北京的通勤路程最长,而廊坊市北三县则是北京主要的跨城通勤来源地,随着城市化和交通工具的发展,居住地和工作地分离的现象愈加显著,“职住分离”成为普遍现象,白天到北京工作,晚上返回环京区域睡觉,环京北漂的“双城记”每天都在悄然上演着……

关欣婕没想到陈瀚文听到她提出结婚的条件是必须在北京买一套房后,吓得落荒而逃,一连两天不见人影,电话也关机不接,愤懑之下找到闺蜜薛雯雯诉说自己的委屈。陈瀚文是薛雯雯的姑姑所在院校的博士后,她姑姑是该校的副校长,当初是薛雯雯带她参加她姑姑学校的一个学术活动,引荐她结识了当时正做博士后的陈瀚文。

他中等个,五官清俊,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周身散发着浓厚的书卷气,看得出长年跟书本打交道,整个人略显呆气,不过对于自小就仰慕学霸的伪文艺女青年关欣婕来说正对胃口,憨萌可靠。

虽然他比她整整大五岁,但他是参加工作五年以后再考得经济学博士,又进了博士后站,做了两年在职博士后,社会阅历并不比她少,在工作和生活上都能给到她恰如其分的建议,两人交往半年后顺理成章地同居到一起,转眼过了两年的磨合期,他也顺利落下户口,进入一家民营企业做科研工作,眼见他的工作稳定下来,又拿到极具含金量的北京户口,两人的婚事随之提上正式议程。

“我没说让他家出全款,给我们付个首付,按揭一套小一居就成,你说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那他怎么说?”

“他直接跑了,两天没回家了,我要不要去他单位堵他?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关欣婕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薛雯雯唯有不停地安慰她。

“陈师兄对你的好,我作为旁观者是看在眼里的,你先别着急,等等看,说不定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真没想到他会那么大反应,谈婚论嫁哪有不涉及房子的,哪怕买一套五环外的小一居也行呀,过几年攒够钱换个大点的,我身边好多朋友都是这么过来的。”

她的同事就是前几年在东三环按揭了一套50平米的开间,这两年随着北京房价水涨船高,人家火速卖了那套开间,在五环外换了一套120平米的三居室。

她天天关注那些房产大V,近期东六环有一个新项目开盘,50平米的小开间首付三成加上契税整体核算下来也就七十多万,按专家的说法,户型好商业配套齐全性价比高,稍显不足的就是紧邻火葬场,交通略有不便,可人家毕竟是新房,他们现在租住的东三环老破旧小区的一居室,里外都破烂不堪,家具家电也都是二十年前的老物件,哪哪儿都看着不顺眼,更不可能住得舒心了。这里的房价却占着位置的优势贵的离谱,凭她目前的收入水平,不吃不喝也得二三十年才能攒够首付。可自己买不起,结了婚有了男方的加持就不一样了,那是两家财力的变现。

只不过她是单亲家庭,父亲在她刚升上初中那年就患病过世,母亲坛爱萍一个人将她供到大学已属不易,没法给她提供更多的经济支持,倒是没少鞭策她趁着谈婚论嫁之际,让男方尽快把房子定下来。她也确实见识过太多由于婚房问题谈不拢一拍两散的“怨侣”。

当然她在感情方面并非一张白纸,此前跟一个本地的“拆二代”谈过恋爱,男方吃着家里的红利,工作吊儿郎当,动不动就玩裸辞,老跟她抱怨领导太事儿,外形肖似“孙红雷”的大老爷们牢骚满腹,让她觉得这段恋爱索然无味,而他的母亲一听说她是外地人,便明确表态两人交往可以结婚免谈,言外之意她别想贪图他们家的房产,她倒是毫不恋战,识趣地知难而退,及时止损,彼此不对等的关系终难持久,何必把大好时光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她颇有自知,自己中上之姿,毕业于二流院校,六亲不靠的小北漂,在婚恋市场毫无优势可言,能找到陈瀚文这样有北京户口的高学历人才,已经是现阶段能与她匹配的最优选择,所以他的临阵脱逃着实令她慌乱无措,心神不安。

在薛雯雯那里发泄完自己的不满和怨气后,照旧乖乖回到租住处,意外看到胡子拉碴,一脸憔悴的陈瀚文坐在床边,显然是在等她。

她冷冷地瞪视着他,问道:“你还知道回来?说说吧,你什么意思?”

陈瀚文言辞恳切:“欣婕,我家的情况之前跟你说过,前两年我父母相继过世,上面还有三个姐姐,爸妈临终前把仅有的一点家底都给了我,总共二十万的存款,叮嘱我以后不要再给几个姐姐添麻烦。我这两天想了很多,我是真心想娶你的,可我现阶段确实没有在北京买房的能力,你要是不能接受,我也不会耽误你,我会尊重你的意愿……”

关欣婕暗忖,你倒是会踢皮球,明摆着要分要结直接推给她来抉择了。她蹙眉问:“你就不能管你三个姐姐借一下?等咱们有钱了,连本带利还给她们不成吗?”

“爸妈把所有家产都留给了我,三个姐姐都没意见,我不能因为自己结婚买房再给她们添麻烦,我们家就这个条件,你看……能不能为我退让一步?”

她有种被架在火炉上炙烤的感觉,那个“分”开头的词语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两年间相处的点滴在眼前一一晃过:他刚进新单位入职就把工资卡交给她;每次她加班都会去她公司陪她一起回来;生病时陪着她去医院,跑上跑下地挂号取药,不让她操一点心;看到她嗓子干哑不舒服立马买来加湿器;双十一囤的化妆品太多没地放,干脆买回一个梳妆台。这间四十平米租来的老房子里,狭小拥挤,但处处都有他们的温馨回忆。

果然,那句话没说错,女人容易被细节打动。他看上去呆头呆脑,涉及到她的事情却能第一时间体察入微,点滴入心。她清醒地意识到跟他在一起的这两年,他给足了她最需要的安全感,若是就此放手,也许再也碰不到跟她如此契合的男人。思虑再三,她选择了做出妥协。

没想到一听完她的答复,他就直挺挺地倒在床上,她上前一瞧,他面红耳赤身上滚烫,这场高烧来势汹汹,连着两天下不了床。看来他这段时间并不好过,据他后来所说当时一方面害怕失去她,一方面又不想给姐姐们增加负担,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绷的高压状态,以至于最后实在支撑不住病倒在床。

两人的婚礼如期举行,虽然没能在北京买房,但并没有动摇她买房的决心。陈瀚文是河北人,他们索性将目光放到环京的楼市,从燕郊、大厂、香河、固安看了一圈新旧楼盘,选定了香河一家新开的楼盘,140平米的大三居,首付只要三十万,拼凑完婚礼的份子钱又跟母亲借了五万总算把钱凑齐,赶在环京楼市大热前搞定“房事”,后来几年每每回想起自己当年的英明决策,她都无比庆幸,哪怕从未想过搬去住,有一套房子在手心里好歹踏实点儿。在她的带动下,薛雯雯也跟风在同小区买了一套大三居,跟她毗邻而居。

隔年,女儿陈晓羽出生,他们在同一个老破旧小区,由四十平米的一居室换到了五十平米的两居室,伴随着孩子的相应物品的增添,家里空间照旧局促逼仄,老式的板楼没有电梯,他们租住的房子在五楼,每次都要抱着孩子又扛着笨重的婴儿车上下楼,唯一的优势就是此处离单位近,骑自行车只需十五分钟,中午还能赶回家给孩子喂奶。

关欣婕的姥爷年事已高杂病缠身,已经退休的母亲坛爱萍成了照顾他的主力,没法来京帮她看孩子,她只能通过家政公司雇了一个住家阿姨,白天由阿姨照顾孩子,晚上他们自己带娃,不过请的阿姨没有长性,总是借口家里有事往往干不到半年就甩手走人。

他们这个小家庭着实经历了一长段兵荒马乱的生活,直到2017年11月北京大兴区的一场熊熊大火,有如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促使他们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场火灾造成19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发生地点在六环的城郊,一片集中式公寓,说白了就是自建的群租房,属于违规建筑。事故发生后,政府开始在全市大力整治这种“公寓”,大量不合规的租户被赶出自己的房子,一大批租房客面临找房难的问题,而房产中介更是藉此机会兴风作浪哄抬房租,关欣婕他们家住的老房子租赁合同18年3月到期,原本4500元的房租涨到6000元,算上阿姨5500元的工资,3000多元的房贷,还有每个月奶粉、纸尿裤等额外支出,陈晓羽这个小“吞金兽”附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压力,压得他们喘不过气,而多出来的1500元房租成了压垮关欣婕的最后一根稻草。

合同到期前的一个月,在中介业务员屡次上门蛮横地表示要么接受他们涨价条件续约,要么尽快搬家腾地后,他们痛定思痛,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搬家!

——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