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大唐:摊牌了,我只想混吃等死李安,李世民,李安,李世民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大唐:摊牌了,我只想混吃等死

小说:

作者:摇风m

简介:李安之穿越到大唐贞观年间,还绑定了一个混吃等死系统,作为穿越者,他有着远超这个时代的思想和谋略,然而系统却要他混吃等死,做个废物?

角色:李安,李世民

大唐:摊牌了,我只想混吃等死

《大唐:摊牌了,我只想混吃等死》第1章 我的系统不太一样?免费阅读

贞观三年,正月初五,小雪。

年关刚过,天依然寒,一场小雪悄无声息笼了整座长安城。

甘露殿内,随着杜如晦的声音落定。

突地又响起一道又惊又喜的声音。

“真的是谌儿?”

只见当今圣上李世民登地站起,快步走到杜如晦面前,神色激动,仪态尽失。

杜如晦稍稍错愕,随即回过神来,语气坚定。

“千真万确。”

“且不说那少年与陛下娘娘有几分神似,就说那枚玉佩是臣当年亲督铸造的。”

“绝无认错的可能。”

听到肯定的答复,李世民心中既欢喜又愧疚。

身为一代枭雄,结果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第一个儿子。

让他在乱战中遗失。

所以对于观音婢和李谌,他心里有着无比巨大的愧疚。

李世民尽量平复了一下情绪,语气中仍有无法压抑的激动。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

“谌儿现在在何处?快带我去见他。”

······

西市,永安渠,一艘渡船泊于码头。

说是渡船,其实内里暗藏乾坤。

船篷内,有两方木桌,最多也就容四人而坐。

“渡酒肆”,长安城西市赫赫有名的小酒馆,前来吃酒的客人可谓络绎不绝。

这渡酒肆的酒确实好。

缠梦酿,这酒够浓,够烈。

只是渡酒肆有个古怪的规矩,每日只接待四桌客人。

白衣少年立足船首,看着飘落的雪,怔怔出神。

“两个月了,这大唐是有些不同。”

没来由的叹了口气,李安之不禁苦笑,“团圆难,难团圆啊。”

他本是二十一世纪的精致的猪猪青年,谁知一场车祸后,穿越至此。

留给他的只有一艘大点的渡船,一处宅子,还有个陷入沉睡的系统。

若只是如此李安之心里倒也能接受,前世他钻研唐朝历史,凭借记忆应能在这儿混得风生水起。

可谁知道,这唐朝跟他所认知的不太一样。

就比如说宵禁这一制度,在这里是断然没有的。

如此一来,怎能不想家。

“这年关下,不知公子何出此言啊?”

就在李安之唏嘘不已之时,他的渡酒肆前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今日的两位客人,其中一位是常客了,当朝吏部尚书杜如晦。

而另外一位身着锦绣华服,壮冠虬髯,器宇不凡。

“见过杜大人。”李安之抖了抖身上雪花,上前见礼。

“在朝为官,落地为民,小李公子无须多礼。”杜如晦悄然侧身,躲过了躬身。

此时既然已经知晓李安之的真实身份,这礼,自然不敢坦然受之。

“这位是我儿时好友老李,是一商人,最近生意不好做,我与他吃酒散心。”

李安之又行一礼,李世民受之。

杜如晦道:“小李公子,不知今日渡酒肆吃酒还有名额嘛?”

李安之坦然笑道:“今日渡酒肆已满四桌,不过大人与我有恩,小子岂敢有不欢迎之礼?”

“只是规矩是不能坏的。”

“我这儿正准备晚饭,若是两位大人不嫌弃,与小子我一同吃饭如何?”

杜如晦大笑,“那我们两人这可要吃白食了。”

李安之此时也被逗笑,“前些日子大人帮我渡酒肆赶走那几个无赖,小子还没来得及感谢,这顿酒权当谢礼。”

随后,李安之急忙招呼杜如晦和李世民进船就座。

在这档子期间,李世民一直在暗中打量、观察这个孩子。

只见这孩子衣冠胜雪,剑眉星眸,神采奕奕,温文尔雅。

眉眼间,真个与观音婢有几分相似,当真是翩然公子,白衣雅少年。

只见面第一眼,李世民就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孩子。

晚饭早已备好,李安之又拿出一坛酒。

“方才在船首,公子说团圆难,难团圆,如今正是新年里,不知公子何出此言?”

李世民按捺不住,刚入座便问李安之。

这位中年人,能与宰相同行,想来即便是商贾,自身地位恐怕也不低。

李安之眼神茫然,轻叹了口气,解释道:“我自记事以来便无父无母,两个月前,相依为命的仆人也因病死去。”

“这世间再无我亲人,若想团圆,恐怕只能去地下相认了。”

“只是从未见过爹娘,不知到了地下,能否认得爹娘。”

说罢,李安之微微摇头,带着些许自嘲,“团圆,难啊。”

虽然心里早有估计,但听到李安之这话。

李世民心中泛酸,有些心痛。

这孩子,十六年来就这么过来了。

从小便没有爹娘陪伴,该是多么的孤单。

眼看着皇上心酸,杜如晦赶忙岔开话题。

“小李公子,快把这酒开了,我刚在路上就想你这儿的缠梦酿了。”

李安之也没多说这些伤感的事。

他本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恰逢雪天,恰逢独身一人,才有感而发。

他笑呵呵地拍拍酒坛,“今天两位大人可有口福了,我这刚酿的酒,给你们尝尝。”

说着,李安之便把酒坛的红布掀开。

瞬时间,一股独有的酒香四溢。

大唐尚武,文臣武将嗜爱酒,尤其是当今陛下,当年带兵打仗少不了饮酒,更是嗜酒如命。

对于李世民而言,在大唐,还有什么好酒是他李世民没喝过?

不存在!

所以在路上杜如晦夸口称赞渡酒肆的酒时,他也没当回事。

但这一开封,让李世民眼前一亮。

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眨眼功夫。

李世民脸色涨红,仿佛喘不过气。

想要龇牙咧嘴,又顾忌颜面。

眉头紧锁。

唐朝的酒皆为烧酒,度数极低,就连三勒浆也不过跟现代啤酒差不多。

而就算是李安之特意酿的低度数的果酒,也比三勒浆高出不少。

戎马沙场半生。

李世民这一口酒下肚,一路下去就如吞火,如滚火般疼。

可这火走了之后,方才雪寒驱散而尽,口中又有淡淡的余香。

“好!好劲的酒!”

一时间,李世民有些上头,舌头有些捋不直了。

杜如晦是常客,早就领会过这酒的霸道。

低敛着头憋笑。

见他这样,李世民又好气又无可奈何。

此次前来早已说好不可暴露身份。

李安之了然一人那么多年,突然蹦出一个爹,还是当今圣上。

换做是谁,恐怕一时间都难以接受。

况且,如今储君已立,贸然相认,以太子的性子,此事便麻烦了。

杜如晦轻笑,一边感叹一边拿起酒碗看向李世民,“渡酒肆的酒可不是你这么个喝法。”

“这等烈酒,一定得慢慢喝,慢慢品尝才行。”

“头回喝这酒,更得小心。”

“也就是我多来了几次,练出来了。”

说着,杜如晦便把酒碗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嘶~”

火辣辣的。

一碗酒下肚,足有三两。

杜如晦眉头直跳,刚想呲牙,又想到刚才的大话,只能憋着。

眼瞅着桌上的茶壶,便要去取。

谁知有人抢先一步,一把拎过茶壶。

李世民眼底精芒一闪而过,也不倒茶,反而煞有其事地啧啧称赞:“杜大人,好酒量啊,不愧是渡酒肆的常客。”

“你看看,这一碗酒下去,脸色如常,酒仙风范!”

杜如晦口干舌燥,肚子似是灼烧。

唇齿紧闭,狂咽口水。

片刻后,杜如晦才喘过气,暴喝道:“驴踢的,好酒!”

李安之看着斗气的两人,笑了笑,不敢开口。

玩笑可以开,阴阳怪气可以有,但那绝不是他一个商贾之子能说的话。

这两人的身份地位与他是云泥之别,商贾是贱业,随便来个小吏都能欺负一下。

就算是杜大人说过‘在朝为官,落地为民’,可当官的说的话,有几句能信的?

更别说自个儿的系统还在那儿睡着呢!

想到这儿,李安之暗暗腹诽不靠谱的系统。

“叮···”

就在李安之对系统咬牙切齿时,不堪唠叨的系统声音突然而至。

【恭喜宿主触发苏醒条件,‘混吃等死’系统已苏醒】

【由于宿主辱骂系统,故新手福利减半,奖励:新手大礼包X0.5】

【本系统将根据宿主混吃等死等级发放积分与奖励】

【积分可在系统商城兑换相应的属性或是物品】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跪求各位看官老爷加入书架,给个好评,摇风会更努力把故事写好的。听说,加入书架和好评更配哦~

>>>点此阅读《大唐:摊牌了,我只想混吃等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