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沈砚笛,孙世昕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隐婚老公,太要命在哪看

小说:隐婚老公,太要命

小说:

作者:挽榴

简介:【替嫁+病娇+先婚后爱】
一场意外,沈砚笛替姐出嫁,成为权势倾天的亿万总裁陈湛的冲喜小新娘。
新婚当晚,她怯怯地问:“听说,你为人霸道跋扈,有暴虐和受虐的倾向,是个偏执大魔王……”
男人一步压近,哑声耳语:“你说什么?”
沈砚笛腿软:“老,老公……”

角色:沈砚笛,孙世昕

隐婚老公,太要命

《隐婚老公,太要命》第2章 在饭店,被男人咬了免费阅读

男人一手敲着自己的脑袋,一手死死地抓着她的胳膊,神情非常痛苦,但却极力压抑着说:“不要喊人……不能让,让他们看见我这个样子,啊!”

他撕心裂肺般低吼一声,然后抱着头像没头苍蝇一样跌跌撞撞地乱撞,差点把餐桌椅都碰倒了。而他自己也受撞力摔倒在地,又爬起来,像恐惧什么的躲藏逃避一般,蜷缩到墙角处。

沈砚笛惊怔地看着这一幕,有些懵逼。

这人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而且,他刚才抱过来的时候,她似乎也并没有闻到他身上有酒气。

还有,刚刚他撞门进来的时候,就一直抱着头,样子浑浑噩噩的,似乎就很痛苦。

“……走开!走开!”

那男人蜷缩在墙角发抖,口中还在驱赶着什么。

沈砚笛望着他这样,难道他是犯什么病了?

她是学医的,虽然主攻医药学,但多少也看出眼下这人这情状,不太像一个正常人。

她试着走过去:“喂,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打120?”

话音未落,外面走廊上又传来声音:“看见陈总了吗?没看见?快去找啊!”

“是!”

一阵脚步响,有人往这里跑来了。

沈砚笛赶紧三两步走到门口,迅捷而又悄无声息地把门关上。

刚刚这男人抓住她,一直说不要让人看到他这个样子,想来是他有什么隐疾不想让人知道。

她忽然又想到,她刚来时听到的包厢里那两个狗仔的对话。陈总?难道这位就是他们口中“包养”王锦儿的富商?

这些狗仔可真讨厌,就喜欢乱掘人家的隐私。也许,他只是和王锦儿谈某项合作呢?

“……滚开!”

男人闷哼一声,抱头倒在了地上。

沈砚笛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蹲下来扶他:“喂,你怎么了……啊!”

她刚关心了一句,男人又一把抱住了她。

她又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就来推他。可是,男人非常有力,手臂又很长,竟将她的小身子给抱牢了。

又抱?!抱上瘾了?!

沈砚笛不胜其烦,就要挣脱。

男人抱紧了,喃喃:“姐姐,我怕……它又来了。它咬我……”

沈砚笛听到男人这样的呓语,没有再挣扎。

算了,他是犯病了,好像在怕着什么。那就让他抱一下吧。

但是,莫名的感觉有丝不太对劲。

沈砚笛低头一看,奶奶的,这男人居然在咬她的小胳膊。

现在是大夏天,她穿着短袖,他咬,那是真真切切的牙口到肉啊。

天呐,好痛啊!

沈砚笛痛得想大声呼救。可是,就在这时,她又听到了那该死的孙世昕的讲话声。

“服务员说砚笛已经到了,怎么没有看见她的人?难道她还是不想见我,躲起来了?”

“孙总,你别着急,我想沈小姐可能去洗手间了,一会就会过来。要不,你先在包厢里等着,我再出去看看。”

“嗯,也好。”

隔壁有挪椅子的声响,想是孙世昕坐下来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现在痛得想嗷嗷大叫都不能够了。

而这男人,还在咬她,还在使劲地咬她。

狗男人,你就不能咬轻一点吗?!好痛啊!

沈砚笛痛得浑身直冒汗,眼泪哗哗地往下滴。

但,她就是不能吭一声。

她真的真的好想一拳头把这个男人捶死!

嘶——

痛啊!!!

大约过了一个世纪之久,那锥心刺骨的疼痛终于减轻了下来。

她泪眼婆娑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惨状,忍不住心恨道:狗男人,你牙也忒锋利了。呜呜……

男人似乎恢复了些意识,虽然他的人犹在喘粗气,但看过来的眼神,明显清明了些。

沈砚笛就把被咬出两排乌紫牙印的胳膊举到他的眼前,吸着鼻子,委屈的,无声地张口哭诉:“你咬我!看……”

还没等男人做何反应,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惊地抖了一个机灵。坏了,孙世昕一定听到,然后拉开移门过来看。

她不能让孙世昕知道她就在隔壁,不然他会怀疑她听到了他和季磊方才的谈话。这样的话,他会有所防备,就会想着立刻动手,把她掳走。

沈砚笛急忙想了一下,就对着眼前咬她的男人,咬着牙压低声音警告:“不想被人看见你现在的样子,就给我老实待着!”

说完,她站起身,往外跑去。

“孙世昕!”

她站在走廊上大声地喊道。

不一会,孙世昕从那边的门跑了出来。

看到沈砚笛的那一刻,孙世昕就怀疑,她不想见他。她想跑。不然,她为什么就待在隔壁不出来。直到他打通了她的电话,她才不得不现身。

看来,他真的得将她带到澜庄镇去,她才肯定下心来,听他慢慢跟她解释。

“……孙世昕,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砚笛委屈地哭诉起来,一面向他跑过去。

到了他跟前,她抬手就捶打他的胸口,继续控诉:“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孙世昕没有想到她是这个反应,懵了一下。

随即,他就反应过来,认为沈砚笛一定是在跟他控诉那件事。

他顿时感到很愧疚,心疼的一把把她揽入怀中:“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来跟你道歉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沈砚笛听他这么一说,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刚才看到他的那一刹那,他那愣怔的眼神,直觉告诉她,危险得很。

还好,她反应够快,先发制人,不然这家伙肯定要干傻事。

她抹了抹被咬出来的眼泪,嘤声说:“你今天约我过来,就是要对我说这些?”

“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我们进去说。”

沈砚笛没奈何,只得跟着孙世昕进了包厢,坐下来。

孙世昕将椅子挪近了些,握住沈砚笛的手,非常真诚地说:“砚笛,你相信我,我没有和丽婷做那样的事。我们,我们只是睡在一起。我并没有碰她。你要相信我。”

上周末,沈家和孙家邀约着一同到澜庄镇度假村度假散心。

没想到,去到那儿的第二天早上,就看到孙世昕和沈丽婷赤身裸体地睡在了一张床上。

说是没碰她,沈砚笛真心没办法相信。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摇了摇头。

>>>点此阅读《隐婚老公,太要命》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