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夏立言,高天翔小说《危险套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危险套路

小说:

作者:如来似往

简介:儒雅的商界才子几经波折空降“水很深”的企业担任高管,遭遇重重危险套路。商场竞争激烈,职场人性复杂,正能量交锋负能量,善与恶、美与丑,道德与良心……从社会的一个角落现尽人世百态。

角色:夏立言,高天翔

危险套路

《危险套路》第3章 抓住七寸,大区董事长怕再下岗免费阅读

按宏大的习惯,上级领导下巡,被巡视城市公司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全程陪同,宏大酒风彪悍,讲究桌面上的氛围,因而,悉数出席责无旁贷。

这次,海都宏大从上到下各怀心思,身为东南大区董事长夏立言也没表现出一贯的高昂情绪。席上,推杯换盏的热闹场面没了,间或有个别向夏董事长敬酒,夏立言也仅意思意思地小抿一口,主要的话题是聊聊家常,问问外派家属工作、生活情况。

再无好聊之后又转到工作上了。

夏立言搁下筷子郑重地道:“你们八个总助以上高管,有六个是从‘家里’(总部)派来的,董事局主席称你们是‘六扇门’的堂主,可不辜负了他老人家的厚望。你们个个都是‘堂主’,但,不都是掌门人,还有‘班长’在。不能各自为阵,要拧成一股绳,把企业做大,把海都宏大公司发展成海都宏大集团。我们在海都投资这么多领域,人才缺得紧,只有把企业做大做强了,将来,你们哪一个不是总经理、一把手?!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班子成员之间能力有高低,这个我承认,但首先还是要拿出情怀来,拿出态度来,做大了再‘分封’。不要天下未定就开始内耗了,这个想独立,那个想占个山头,让我这个董事长怎么当?!这现象不仅是苗头有了,我看,有的同志连班子都设计好了。”

话毕,大家一时无语,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杜建业打破沉闷:“董事长,我们海都的班子总体上是团结的,作为班长,我个人也没有大权独揽,各个系统的分管副总都是业务上的尖子,提拔与任用都是经过您批准的。公司要发展,要引进更多的优秀人才,我本人也没意见,我也不是保守派。我想说的是,外来人才未必能适应我们的企业文化,引进来了打几套拳、舞几套棒走人了,伤的还是企业,我们有过教训。我坚持,还是从公司内部不拘一格地培养和选拔人才。”

夏立言说的那些,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谁都明白,话头指向的是高天翔。

高天翔听出了杜建业的话里话外音,心想,如果被董事长表态同意,恐怕连“翻坟”的机会都没有了。

抢在夏立言的话头前,高天翔倏地站起身,提起酒杯:“董事长,我以前在管理上有过错,集团把我从总经理的位置上扒了下来,我服这口气,而且,也一直在兢兢业业工作,和班子成员一道努力把海都宏大经营好,以报答主席、董事长的厚爱。在寻求破局和跨越式发展的想法上,我可能走得有点急,但我想这也是形势所迫,一是宏大在海都这五年,房地产业务占了几大投资板块总体利润的80%以上。以前,我们来得早,从摸着石头过河的粗放式经营做起,没有竞争对手,后来,您也看到了,房地产大牌企业都进来了,我们在海都的地位从第一跌到第三,而且,这个第三,还是我们自己嘴上说的,在业界,其实根本不认同我们是前三强。我们虽然拿了‘092地块’,但从品牌到产品到去年的销售额,都已经跌出前五了,形势非常紧迫,不突破不行……”

高天翔敬酒发言一口气足足讲了一分多钟,夏立言也一直举着杯,有些尴尬:“小高,先别急,别急,你也是在主席身边工作过的人,应该历练出了沉稳劲儿。来,先把敬我的这杯酒喝完再讲二。”席上人员齐笑。

高天翔一干而尽,夏立言也喝了个底朝天,坐下,似有不耐烦之意。

一杯53度烈酒下肚,高天翔似乎底气更足了:“按董事长的指示,我再说二。二嘛,二就在眼前……”大家哄堂大笑。

夏立言调笑道:“我可没说你‘二’哦。”笑着自己又喝了一杯。

高天翔没笑,仍然严肃地站着:“第二就是,大家都等着下岗吧。”

话音一落,每个人脸上的笑意马上收敛并转为阴沉。

夏立言也一样。这句话戳着了他的痛处。

夏的准确头衔是宏大投资控股集团副总裁兼东南大区董事长,而他此前的职务是宏大控股集团董事、副总裁兼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董事长,因为决策性失误,造成上市公司损失3亿多元,对品牌价值的损伤更深,用董事局孟主席的话说,就是再努力十年也挣不来对品牌的伤害。平调到东南大区任董事长,实则是董事局主席对他的宽大处理,但董事、副总裁这个职务很少提了。这是夏立言职场30多年的一大败笔、一块心病。如果再次“下岗”,恐怕连老命都经不起那样的打击。

夏立言抬手示意:“你接着说。”

高天翔道:“就现在的现状,还按部就班下去,今年的任务肯定完成不了。董事长您也知道,海都宏大占东南大区利润构成的七成多,海都宏大完不成任务,东南大区毫无疑问不可能完成任务。开年到现在不到一个月,集团就明确下文加强考核,完不成任务,领导班子成员全部下岗,收缩所在区域的投资。白纸黑字,对不对?!”

杜建业语气上尽量平和,但言语针对相锋:“我同意高总提出的突破和创新,提高产品竞争优势。新的方案我们都看过了,我也同意按这思路来,有了产品创新,完成任务是有信心的。”

夏立言问:“有什么保障手段吗?”

杜建业无语以对。

高天翔道:“关键在机制,在机制规范下的执行不走偏差。”

杜建业见高天翔又要绕到进人的事上,有些不高兴地厉声相问:“加个人就能保障吗?”

高天翔没作正面回应,道:“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没有做产品的理念,也没有做一流产品的运作实践,没人敢去也没人愿去大胆地把关,没人敢对项目负实责。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每个班子成员对每个业务系统都能发表意见,完了之后汇总下、折中下再执行,到最后都完全走样了。我们把人家的思路、方案拿过来,在座的谁敢保证今后执行中不走样?!”

杜建业厉声相向:“高总就能保证这个人来了就如你所我们所愿,万一造成人事关系的更加复杂化呢?”

夏立言问起:“提这个方案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高天翔答道:“帮我们做出这个思路的是剧总剧安,一直主导房地产全程开发,是个学者型的青年才俊,有理想有能力,实干。我通过业界对他作过充分了解。”

夏立言点了点头。

高天翔接着说:“我的想法是,从今年开始,公司实行授权式管理,给各个领导班子成员的分管系统进行充分的授权,谁出事谁担责,涉及到公司整体层面的,集体决策。”

夏立言再次点了点头,脑袋里回想了高天翔点穴式的几个关键词:下岗,海都任务vs东南大区任务,再权衡了下:进新人,失控可能,学者型。于是抬起头对大家说:“我原则上同意高总的建议。”

高天翔没想到能峰回路转,脑筋一急转弯,来了个先抑后扬:“其实,到目前为止还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剧总能不能来,还是个大问号。”

说了这么多,还是个不定因素,夏立言纳闷了:“怎么?”

“我们宏大的薪酬体系根本达不到剧总的基本要求。”

“我们和经济发达大城市比是有差距,剧总要求多少?”

“现在拿的是我们薪酬标准的两倍以上。”

“哦,不算多。这个好办,基本工资按最高档定,除了各种补助补贴外,再以提成、奖励等形式补足,你们懂操作的。关键是要人合适!有机会请他来见下我。”

高天翔心中暗喜:“夏董,剧总正在海都帮一个朋友顾问项目,应该还没离开。”

“好啊,赶紧,看看剧总能不能来下,我回去之前能见下最好了。” 夏立言催促道。

“我马上打电话问下。” 高天翔说完离席到门外拔电话。

>>>点此阅读《危险套路》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