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左牧,薛瑶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丑妻驾到:残王,靠边站最新章节

小说:丑妻驾到:残王,靠边站

小说:

作者:蒜蓉蛋

简介:一朝穿越,薛瑶成了侯门千金,落魄的那种。
一场大火夺去了安顺侯府百余口人性命,死里逃生的薛瑶被毁了容,于是皇上悯其身世,赐婚镇国大将军。
镇国大将军威名远扬,只是都是曾经,现下他就是个瘸子。
丑女配瘸子,岂不是良配?

角色:左牧,薛瑶

丑妻驾到:残王,靠边站

《丑妻驾到:残王,靠边站》第003章 发现异能免费阅读

事态发生的过于紧急,薛瑶并没有看清替她解围的人,不过她很快就理清其中利害关系。

纵然她穿越过来后承袭了这具身体部分的经历,但直至如今都觉得安顺侯府被灭门的事于她而言更像是做了一场梦。

可当下她明明白白清楚,若是被灭门歹人知晓安顺侯府还留她一个活口,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一时间,薛瑶觉得危机四伏。

她一身狼狈地往街上跑,旁人对她皆是评头论足,可她无处可逃。

惊慌失措时,一条披风将她整个人罩了起来,随之有人将她拦腰紧紧抱住,“夫人,不过是让你想让别闷在家里,怎么搞得如此狼狈?”

听到左牧的声音,薛瑶先松了一口气,“我,我……”

一时间不知什么情绪涌上心头,薛瑶先哭了起来,等到左牧掀开披风时,她早已经哭得不成样子,尽管她想让自己镇静,可情绪到位后根本无法控制。

“好了,”左牧懒懒散散地说道,“我们回去吧。”

关于其他,左牧一句话也没问,即便后来薛瑶已经平复了心情,左牧也只字不提。

薛瑶觉得对方要么是直的要命,要么是城府很深,但无论是哪一种,她都必须小心提防。

“谢谢。”到府上后,薛瑶将披风折好递给对方。

左牧并没有接,“你我夫妇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实在不必跟我说谢谢。”

因为左牧不接她递的披风,薛瑶不得不小心抱着跟在身后。

前头的人好像一直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薛瑶没有认真再听,只偶尔见缝插针地“嗯”一句算是回应。

“我教你点防身的。”

左牧突然停了下来,薛瑶没有防备就整个人撞了上去,她揉了揉脑门,“你说什么?”

“我让李管家教你点防身的,”左牧似乎在有意无意地提起他那条有点问题的左腿,“若不是这样,我应该会亲自教导你,将军夫人,总不能什么都不会。”

此刻薛瑶确认左牧不是直男,他这是城府深,她大方得体地又将披风送了上来,“多谢将军送我回房。”

左牧依旧没有接过手,轻声“嗯”了一声,“我的东西也都搬过来了,这不仅仅是你的卧房,还是我的。”

薛瑶脑袋“嗡”地一声炸开了,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什么她的卧房往后也是他的,这是几个意思?

左牧已经走进卧房,“你身上都湿了,让李管家给你提点热水。”

但即便如此,左牧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全程看着薛瑶盯着热水发呆,“不洗吗?”

“将军不回避吗?”

左牧耸了耸肩,“你我的关系,不必了吧?”

但见薛瑶依旧没有动的意思,左牧又说道:“你介意吗?”

“介意。”薛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左牧这才起身,他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腿,“那我在外头等你,今日我为你准备了花灯,算是大婚之夜我喝醉的弥补。”

左牧突然对自己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其他隐情?

薛雪想不明白,于是将自己整个人沉在了热水之中,静谧的水空间将她思绪全部抽离,难得的清净。

只是这清净只是片刻,她听见了“吱”地一声,耳膜好像被什么给刺破了,她扑腾的手,挣扎着要从木桶里爬出来。

她不会淹死在自己洗澡桶里吧?

千钧一发之际,一双大手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她迷迷糊糊之中被呛了几口水。

今日真的跟水这个词结了不少缘分。

【好害羞哦。】

薛瑶喘过气来,“你说什么?”

还未等到左牧回答,薛雪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立刻双手交叉护在胸前,“你进来做什么!”

左牧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过屏风上的衣衫盖在了薛瑶身上,“那你喊什么?”

薛瑶又听到那个声音了。

【啊啊,好害羞。】

薛瑶很确认那个声音并不是从左牧的嘴里发出来的,因为她从一开始很介意,所以就紧紧盯着对方的嘴唇,然而对方并没有动过。

或许是误解了薛瑶盯嘴唇的动机,左牧俯身在她的唇瓣上轻轻啄了一下。

【他们亲了,他们亲了。】

薛瑶看到了窗外有影子掠过,于是直接将人推开后,一边套着衣衫一边往外跑。

此刻外面并没有风,但窗前栽着一棵桃树的树枝轻轻晃动着。

无论是从哪个方面看,都透露着诡异。

【她为什么盯着我看?】

【好像是将军府上新夫人。】

薛瑶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她走到了桃树的面前,一只手放在了树干上。

树干突然抖了抖,又听见那个声音说道:

【不会吧,她听到了?】

一旁摘的月季花晃着脑袋,【不会吧。】

“夫人可是发现了什么?”左牧的腿脚不便,追出来花了一些时间。

薛瑶回过头看着左牧,她要如何解释自己突然就听到这些草木开口了,怕是说出口后,左牧会以为她疯魔了,她讪讪地将手缩了回来,“没什么,不过是树影,还以为是刺客。”

【呼,果然是听不到的啊。】

薛瑶的眼睛笑成了一个弯弯的小月牙,左牧则一脸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将军府内我布置了不少暗卫,夫人还是放心吧,我的腿虽说不中用,但暗卫都是我从军队里抽出来的,绝对保证得了夫人的安全。”

未等薛雪回应,左牧的手已经放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他故意做出亲密的模样,“府中刺客虽说没有,但恐耳目还是有一些的,如今市井传闻你我夫妻二人不合,然你我乃皇上赐婚,怕有心之人栽赃,届时可是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

薛瑶恍然大悟,二人成亲已经有了几日,左牧突然将两人卧房归为一处,必然是因为外头风言风语。

“在查清耳目之前,你我还是亲密些好。”左牧此刻才恢复了正常说话的音量,“夫人,夫君的脚踝有些疼,一会你可帮我揉一揉。”

即便是知晓不过演戏,薛瑶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嗯,全听将军指示。”

>>>点此阅读《丑妻驾到:残王,靠边站》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