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主角叫余辉安静的小说《悲伤逆流成河的季节》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悲伤逆流成河的季节

作者:余辉、安静

主角:余辉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当往日的苦难离我们远去时,当亲情的温暖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漫过我的心头时,当我在安逸舒适的环境里追求自己的幸福梦想时,我不敢倦怠任何一个日子,我知道我的亲人一直在背后注视着我。

悲伤逆流成河的季节

《悲伤逆流成河的季节》免费试读

第4章

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军训。

正直酷夏,天上的太阳像个巨大的火球,“嗤嗤嗤”地吐着万丈火舌将地上的同学们无情地烧烤,教官大声叫大家坚持:“再站半个小时就可以戴帽子了!”

“同志们辛苦了!”一大帽子走了过来,挨个对着站军姿的方队说了以上相同的一句话,我们按照教官的吩咐,一一以“为人民服务”回应。

“在这里干站着怎么去为人民服务?”强子眨眨眼,抖掉眉毛上的汗珠,身体不敢做半点动弹。军训第一天,强子不服教官管教,然后就成了现在这副好孩子样。

我们都问强子那天他被教官带到了哪里去。强子不说,只是回答:“要想知道,自己去看!”

强子跟着教官去的地方从此成了一个谜,但我们知道那决不是什么好地方,因为回来后强子变好了。

后来文竹总结出一个相反的经验,人到了好的地方会变坏。

站完军姿,教官作为男人信守承诺,发给每人一顶小红帽,男生们没有带,女生门带上去几分钟后都一一摘了下来。

“如果换成绿的我就戴。”强子望着顶上茂盛的树叶,“为什么就不做成绿色的呢?”

“好主意!”马天翔翘起大拇指,“我们何不去给教官建议建议?”

“谁去?”文竹问。我推了强子一把:“你去!”

“为什么是我?”

“因为创意是你想出来的,你就应该享受劳动成果!”文竹说完,我和马天翔点头表示他说得很有道理。

强子便信了。

强子回来,头上戴着小红帽,我们都嫌他不怕热,然后异口同声问他教官咋说。

“教官没说。”强子说。

晚上洗澡时强子才把头上的帽子取下来,我们惊讶地看到他的头顶凹凸不平如连绵起伏的丘陵。

尽管我们一再要求,强子最终还是没有说明那些包的来由。

军训最后一晚,拉歌比赛,众人坐在操场上围了一个好大的圈。

教官叫了一个士兵上去开场,歌词如下:“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强子盯了那个士兵半天,摇头:“有鼻子有眼,没啥不一样。”

“不一样!”马天翔低声道,“听说现在不读书的人就去当兵,所以有些当兵的素质很低。”

“谁说的?”强子有了些激动,“我们那里当兵可难着,要是谁家出了个当兵的,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就像考上了大学一般。”

“哦?咋说?”文竹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你们不知道……”强子左右顾盼,确保安全,“在我们那里,当兵就要给钱,给大钱,三五千只是开场,重头戏还在后面,当然有关系就不一样,有关系至少得给三五万。”

“为什么有关系还要多给呢?”我疑惑。

强子笑:“你傻呀?熟人你好意思少给人家?”

“我晓得!”马天翔恍然大悟,“这就叫那个什么……火葬场开后门——专烧熟人!”

“多少就是这个意思。”强子肯定地点了点头。

“没意思。”文竹嫌这样干坐着无聊得慌,于是建议几人找点乐子。然后我们问他去哪。文竹说他也没想好。

夜里操场上的小草有些不为人知的冰凉,我躺在上面就像是在初春的河面上仰泳,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分明,忽然耳里传来阵阵歌声:“一闪一闪亮晶晶,我是天上的小星星……”

那晚同学们唱了很多歌,就属那首《小星星》最火。

最后文竹对残酷的军训生涯做了一个总结:所谓的军训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和一群披着狼皮的羊在光天化日下你来我往,装得还真像他妈的那回事儿!

军训过后便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先是班主任安排座位,强子对此甚是不满:“明明已经分配好了,为啥又要重新来过?”

班主任在台上说男生和男生不能坐到一起,因为那样影响学习。

最后全班男女同学插花安置。

露就是这样成了我的同桌。

“别搞出什么事儿来!”马天翔用手上的筷子敲了敲我面前的碗。

我问什么事儿。

“爱情呗!”文竹阴阴地笑了,像是在脸上开了一朵黑色的毒牡丹。

“怎么说?”强子还未将入口的土豆丝全部收入嘴里,含在两边就像长了两颗吸血僵尸的獠牙。

“小说!”马天翔一本正经道,“我看过多少小说!里面很多情节都是这样,一个女生开学挨着一个男生坐,然后两人日久生情,最后各种悲喜剧!”

“真的?”我心里扑通一跳,不知是对悲剧的惶恐,还是对喜剧的心动。

食堂里的人烟渐渐稀少,就像一出茶去楼空的话剧,让我们分不清谁是谁的主演,谁是谁的观众。

饭毕,众人起身,文竹摸着自家肚子不满道:“没有吃饱,你们呢?”

我们都说还可以,至少不饿了。

天上一轮太阳躲在白白厚厚的云朵后面羞红了脸。食堂旁的洋槐花开在五月春里清媚的天。

“那咋整呀?”强子一拳打在灰色的洋槐树干上,抖掉几片绿色的树叶,失足掉在暖暖的空气里优哉游哉地飘。

“开学第一天,纪律不完善。”文竹暗笑,“所谓不知者不罪,不罪者无谓!”

然后四人举起右手对天发誓,如果班主任在办公室里问起,就一致说不知道今天下午有课。

文竹掏钱买了所有的东西,我问他哪来那么多钱,文竹说别管,反正吃就是。我大概地看了看,地上的吃喝加起来至少也是个三位数,这让我对面前的文竹倍感亲切。

如果一个人给了你好处,你就会发现你很好与他相处。

“那是啥?”文竹伸出右手指着不远处江面上的一只什么鸟好奇地问道,我说是只鸟,文竹瞥了我一眼:“我晓得,我就是想问那是一只什么鸟!”

“会飞的鸟。”马天翔补充道。

“野鸭子,我们那里多得很!”强子不屑一顾道,“嗨!我说你们城里人是不是都是野山猪呀?”

“啥意思?”除强子外的三人异口同声疑问。

强子便笑了:“野山猪没见过世面。”

然后几人逼着强子喝了一瓶啤酒,强子一饮而下。文竹傻了眼:“强子,这可是酒,不是饮料!”

“酒?”强子拿起那个青色的罐头看了又看,“我还以为是山楂醋,酸溜溜的,怪怪的味道。”

“再试试这个?”我递给强子另外一个瓶子。

强子猛地喝了几口,直夸好喝,然后用眼神缠着问我还有没有。

酒有时就像权利,有的人是千杯不醉,有人却是一抿即睡。

柔柔的沙滩垫在几人身下像极了高品质的席梦思,让人好想在上面做一个睡意蒙蒙的清梦。

一阵脚步声缓缓传来。

“谁?”强子最先看到了不远处的几人。

文竹眯着眼摇头说不认识。

我大致地瞧了瞧,那边一行五人,黑衣黑裤,不像学生摸样。

“小心点,可能不是什么好人。”马天翔提醒众人。

“听说这一带经常出现那么一些人……”

“什么人?”我迫不及待地问马天翔。

马天翔一脸严肃:“他们专门挑我们这种青少年下手,因为我们正处于生长发育的旺盛期,身上的东西都好用,所以都能卖个好价钱。”

马的话让我一下明白过来,这不由让我在脑中迅速掠过那骇人的听闻:一些人专门取割取儿童身体里的器官卖到黑市换取暴利。

我把以上担心说了出来,强子笑:“这倒是让那些没心没肺的人少了一份危险。”

很明显强子喝醉了,七八个酒瓶在强子脚下摆了七零八碎的一地。

适可而不止的下场就是逞强没有好结果。

刹那间,那几人便如黑色的幽灵般出现在我们面前。

为首的是一红发青年,红红的头发就像是在头顶上燃了一堆烧得正旺的火,和这清冷江边的气氛格格不入。

“哟?雪花?”红发青年拾起地上一个瓶子放在眼前看了看,“还挺高档的嘛,看来是一群有钱人。”

“刚卖了一个新鲜货!”马天翔的一句话让我云里雾里。

红发青年投以马疑惑的目光。

“说来也算那娃子运气不好,偏偏在这河边碰上了我们这样一群歹毒的青年,也是要不了他的命,少个肾最多使得夫妻生活不协调,不过对于要求不高的女人还是敷衍得过去。”

马刚说完,那红发青年就盯着他咽了咽口水,然后一脸黑色的崇拜:“我还以为那些只是传说,原来真有这么一回事!”

“哥不只是个传说。”马天翔笑了,我看得出他笑得很勉强。

一阵清冷的河风吹来,让在场的芦苇不禁打了个寒战,抖掉身上许多的絮儿,灰色了顶上天空的湛蓝。

红发青年将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不断在马天翔眼前搓揉着:“敢问兄弟可有门道儿?”

“有倒是有,只不过……”马欲言又止。

红发青年赶紧给马天翔递上一支香烟,马没有接,红发青年眼前一亮,立刻转过身去和另外几人商量起什么来。

“没事儿吧?”文竹小声问马天翔,马答道:“这个社会,欺软怕硬,弱肉强食!有胆量才有力量!”

“嘿!兄弟,这是哥们儿几个的一点心意。”红发青年手捧一把钞票,零零散散,皱皱巴巴,就像一团团没睡醒的棉花。

“啥意思?”我不禁问道。

“唉!这位兄弟,大家都是道上的,何必见外?我叫阿二,在这一带也算小有名气,除了不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以后大家就算是兄弟了,所以……”说着,阿二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直直地盯着马天翔,马天翔心领神会,接过阿二手里的票子:“所谓大路朝天,都走一边才不绕弯,都是兄弟,不说那些!”

“哪些?”我轻声问马,没人回答。

众人坐着喝光了地上幸存的几瓶酒,黄昏渐墨,强子慢慢恢复过来:“咋一眨眼功夫,就来了这么多崽儿?”

“这是强子,我兄弟,喝酒就属他最有能耐。”马天翔笑着对阿二介绍道。

阿二连连称是,直说看得出来:“强子的造型果然与众不同,不愧为新生代的领军人物!”

最后两帮人在石头小路上分手,双方竟有些依依不舍相见恨晚的味道。

“阿二那帮人倒是挺耿直的。”马天翔边走边说,“以后在学校遇着啥事儿就可以找他了。”

“那种人还是少碰点好。”文竹瞟了一眼马天翔,“一入黑道深似水,出来混,迟早是要进去的。”

“进哪去?”我问。

文竹白了我一眼:“私人小别墅!”

脚下灰色的小路懒洋洋地趴着,强子说他们那里的路还要窄些,他的梦想就是要在每条路的下面安上许多轮子,就像电视机里放的那样,人不用走,站在上面就可以被带出好远好远。

文竹笑强子没见过世面,然后补充说那是电梯。

马天翔反问强子:“这下谁是老山猪了?”

“嘘!别说话!”走在前面的强子突然停了下来,“你们听,啥声音?”

众人听了,满耳的寂静。

“别……”强子止住直欲上前的文竹,“就在那草丛里。”

然后强子慢慢走过去,还没等我们看清楚,强子就拧了一条什么东西出来,长长的。

“他妈的蛇!”马天翔大叫,“你妈的强子,蛇!蛇!”

“叫啥?”强子将那条蛇盘在自己手腕上,“有啥好怕的?看,又不咬人,就算他想咬人,咬得到我吗?”

我在心里想:你强子就不是个人!

在确保真的没有危险后,我们三个一人摸了一下那条冰凉的长虫,感觉怪怪的,就像冰箱里冻的鲜猪肉。

马天翔一直畏畏缩缩,仿佛强子手里拿的是一条活生生的人肠子。

最后强子将那蛇揣进荷包里洋洋洒洒地进了学校,强子说留着它有用,我们问啥用,强子没说。

有些东西一开始你很害怕,面临得久了,那种害怕的情绪就会转变为好奇,然后让你上瘾,直至欲罢不能。所以直到进了教室,马天翔还一再要求再看看那蛇的模样,声称自己先前没看清楚,活像《西游记》里那头吃了人参果而不知其真味的猪。

“先别泄露了天机,一会儿可有大用处。”强子又一次无情地拒绝了马的要求。小琴转过头来看了几人一眼然后问道:“下午都去哪里了?”

“关你啥事?”强子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白煞煞的灯光落了他满满的一脸。

“我是班长,有权将你们的事上报老师。”

“班长?不是那个胡什么的吗?什么时候变成你了?”我问。

“我是副班长!”

“那也只是个二把手嘛,这么嚣张干吗?”强子将脸上的灯光拿下来,白了小琴一眼。

“不和你们废话,你们到时候去办公室去给班主任说吧!”小琴来了气,双眼鼓得像一对水果番茄。

“信不信我……”强子激动起来,文竹连忙按住他的右手,直叫强子别出手。

“出手呀!出手呀!难道你手里还有什么秘密武器不成?乡巴佬!”小琴笑了,笑得很鄙夷。

“别逼他,他手里好像有蛇。”单纯的我变相地提醒小琴。小琴一脸的不屑:“蛇算个什么东西?只不过是我一根下饭的面条而已。”说完,小琴做了一个吸食面条的动作,也不嫌真会有什么东西卡在她嘴里那两颗大大的兔牙上。

“老子!”强子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一下将藏在包里久久的右手拿了出来,然后在场的几人都惊呆了。

小琴大笑。

“东西呢?”马天翔回过神来问强子道,强子说他妈的我也不知道呀,文竹将头埋下去前后左右看了好几遍,然后摇头:“丢了。”

“你的荷包不会是漏的吧?”我望着强子做了最为恰当的猜测。

然后三人的目光同时对准了强子的裤裆。

“你们耍流氓!我告诉老师去!”小琴红着脸跑出了教室,其异常的举动引起了周围同学的注意,强子对众人挥手大声呵道:“看什么看?该有的都该有!”

然后小琴真的叫来了班主任,李老师在现场做了一番仔细的调查,最后强子耍流氓的罪名不成立,几人逃课的事实倒是让李老师感到很惊奇。

强子对李老师说他不知道下午还有课,强子说,在他们那里,只上上午的课,因为下午要去地里干农活儿,班主任倒是真的信了,拍着强子的肩膀叫他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了家人的希望。然后李老师转过头来问我们那里有没有下午小孩干农活的风俗,文竹说没有,倒是听强子说他们那里有,所以也就跟着他出去了,我和马天翔摇头说是,班主任摇头说下不为例。

借口,有时候就像欠债不还还有理一样死皮赖脸。

最后我们也没找到那条蛇,不知它是死了化成了云烟,还是本来就是云烟一不小心被几人撞见然后消失得无声亦无形。最后我们一致认为:蛇真是个神奇的动物!

>>>点此阅读《悲伤逆流成河的季节》<<<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