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李婉柔李诗馥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毒妃倾天下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暖暖(作者)

角色:李婉柔李诗馥

简介:痴心错付,到头来落得骨肉惨死,葬身火海的凄惨下场
含恨重生,她对天发誓,定要手刃死仇,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无门!身前地狱、回头无路,她抛弃仁心,这一世只为复仇而活,却不想向来冷漠的太子爷偏偏对她纠缠不休……

书评专区

中世纪崛起: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晚明。生搬硬套

气吞寰宇:尼玛比终于装逼装的自己也看不下去了?自己太监了?不好好写书非尼玛装逼。

东京绅士物语:男主太受了 按照情节发展 男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成妹子了 赶快不安排个人教育男主什么才是真正的王♂的哲♂学把男主掰回来

毒妃倾天下

《毒妃倾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剜肉疗伤

端着羹汤犹豫了很久,碧色只要想到里面放了十足的料,就手脚发冷,吓得面无人色。

她猛地下跪,抓住李婉柔的裙角哭得凄惨:“我不是有心要害小姐,是二小姐,是二小姐逼我!”

逼她?

以李诗馥那等深沉的心计,还用逼谁?

怕是碧色自己眼巴巴地凑过去讨赏才对!

李婉柔的眼神凌厉了一瞬,转而温柔地地说:“二妹逼你做什么了?你若不说实话,我直接送你去老夫人那儿对峙!”

老夫人自去年入夏就进了祠堂礼佛,早已不管后院的事,这个家里还是大夫人当家!碧色眼珠子转了转,只能将罪名先担下来,她说:“是奴婢糊涂,说错了话。”

“那就掌嘴!”

碧色被那黑沉沉的眼睛盯着,心头发紧,想辩解却又害怕开罪了二小姐,只能闷声,任由芙蓉左右开弓,打得她脸火辣辣得疼。

芙蓉心里担忧,这事儿要是传进大夫人耳朵里可就遭了,可她仔细看了自家小姐面上却不为所动。她只觉得小姐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性情都变了,只怕大夫人要容不下他们!

听着响亮的巴掌声,李婉柔一身的戾气渐渐消散,眸色也清明了些,她淡淡地说:“碧色,你要明白你究竟是谁的丫鬟!二妹能看中你,也只是因为我信任你重用你,所以你能成为她的耳目。”

她话音一转,声音更沉:“要是我将你赶出去,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再者,你知道那么多秘密,以二妹的性子,你能活下去?”

众人都说李诗馥是个性子端方的天仙美人,可碧色这些年来经手过的血腥事也不少,早就认清这是个蛇蝎美人,阴毒狠辣。

凉意漫上心口,碧色下意识地瑟缩着脑袋,捂着肿得老高的脸小心翼翼地保证:“我只衷心小姐一人!”

李婉柔漠然地摆了摆手,就见碧色连滚打爬地逃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芙蓉不安地说:“小姐,碧色信得过吗?”

自然信不过,只是为了活命,碧色会做出聪明的抉择,何况她的卖身契还捏在自己手里!

芙蓉和碧色同时侯府为她精心挑选的丫鬟,只可惜舍了一个,浪费了舅舅的心力。

在这个世上,她的亲人,也就只剩下是舅舅一人而已!

垂下眉眼掩住眼底的痛苦,李婉柔捏了捏酸疼的眉心,说:“好了,伺候我睡下吧。”

半夜。

一道黑影飞快闪过,凭着多年深宫生活带来的潜意识,让李婉柔瞬间惊醒,小心地向四周扫了一圈。

脖子突然一凉,李婉柔低头一看,她的脖子上紧紧贴着锋利的匕首,贴合处渗出了血丝。

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熏得她几乎窒息。

李婉柔感觉有双冷冽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她,她毫不怀疑,只要她敢出声,下一刻就会一命归西。

借着朦胧的月光,她勉强能看出对方的面孔轮廓英挺,从脖子到心口却有条很长的伤疤,疤痕崩裂,汩汩的血拼命在流。

他的心口边上插着一把箭,周围泛着乌青,想来那箭端口是抹了毒药。

可男人连眉头都不皱,黑幽幽的眸子波澜不惊,嘴角压了压,冷声道:“等天色一亮,我即刻离开。”

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这院子里里外外都是大夫人的眼线,一着不慎就会被察觉,到时候什么脏水臭水都能往她身上泼。

李婉柔细细地看了眼前的男人,终于看清他的面孔,白皙的面孔因为失血过多更加苍白,眉目间有股凛然的整齐,嘴角微微垂着,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白色的衣袍被鲜血染红,断箭插在偏离心口不到一指的距离,明明该疼得使不上力,这人却冷静得可怕。

凉意一点点侵染她的心口,仿佛被一只大手扼住,连气都难喘一口。

是他!

当朝的太子南宫承德!

怎么可能是他?

前世,南宫承德去的早,李婉柔对他的印象也只停留于传闻。

传说他久卧病塌,虽然有才华,却不得皇上重用,以至于后来让南宫容稷占尽了便宜!

可他也不必伪装病弱来让别人轻视,他可是太子,名正言顺的储君,皇位离他仅仅一步之遥。

究竟是为什么?

她的沉思越来越重,南宫承德心中也存了些不解。

寻常女子这时早该惊慌失措,甚至求饶,可眼前这女人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冷静地在分析利弊,实在有趣!

见李婉柔要起身,他将刀挨得更紧,血痕更深,他冷冷地警告:“再轻举妄动,别怪我刀下不留人!”

“我死了,你以为你能活?毒气攻心,又失血过多,再不处理伤口,只怕你连这院子都走不出去!”李婉柔抬手抓住刀刃,猛地用力,让刀刃离自己一尺远,这才起身。

南宫承德冷笑道:“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看也不看冷冷盯着她的南宫承德,李婉柔出门在院子里找了些蓿草,拿回来搅成泥水,又拿了剪刀和银簪来。

“坐。”

南宫承德怀疑地打量她,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忙,莫非她认出了自己?

不!不可能!对方不过是相府里默默无闻的女子,而自己又很少露面……

头越来越疼,一阵晕眩让南宫承德明白再不医治就真要葬身于此了,于是他勉为其难地坐到李婉柔身边。

李婉柔冷冷挑眉,伸手就剪了他的衣襟,目光划过他结实的胸口,肉被掀开了很大的伤口,隐隐能看见白骨。

骨头发黑,毒性已深。

也不知道是多大的仇恨才能下此毒手,李婉柔轻轻叹了口气,取过南宫承德的匕首在烛火上烧过,突然猛地将刀扎进他的胸口,狠狠剜了一圈。

南宫承德的眉头轻轻一颤,面色却依旧冷淡平静,仿佛腐肉被剜开,差点被刀剜了心的不是他。

李婉柔眼里浮出一丝欣赏,手上的动作更快,用银簪在南宫承德的心口附近扎了几针,勉强将血止住。

她拿了蓿草汁液涂抹在南宫承德的胸口,见他面色红润了些,这才放心地用力把出断箭。

被带出的血溅了她一脸,她随意擦了一把,就拿过干净的布给南宫承德包扎,动作干净利落。

前世的她曾随南宫容稷奔赴过沙场,实在不能忍受那些重病难医的士兵被病痛折磨死,就潜心学。与神医学了些本事,虽不精通,却比寻常大夫厉害许多。

南宫承德本想顺口问她,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算是我欠你的人情,日后有机会,可以拿这块玉佩来找我。”

玉佩是上等的血玉,上百年才能找出一块来,上面还刻了承德二字,可见对方用心。

李婉柔满意地接过玉佩,这代表对方的承诺。当朝的太子的承诺,重量不可估量!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