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杜岳,张弦在哪看

小说: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

小说:

作者:我是火火兔

简介:穿到南宋,武装流民,打压镰仓幕府,逼退龟山天皇,征服二腿子高丽,驱逐忽必烈,至于南宋嘛,要不要改朝换代……

角色:杜岳,张弦

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

《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第3章 不受待见的国舅爷免费阅读

六十斤重的步人甲,拖着杜岳,贴着墙壁滑落在地。

滑落的途中,杜岳低头看见一支箭破开了自己左胸的一片铁甲,斜扎进去。

看着黑漆箭杆后面那两片得意洋洋颤动的羽毛,杜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肩膀被一股大力揪住。

“你个锤子!想当靶子吗!”声音有些嘶哑,带着后世重庆的口音。

听到那极熟悉的问候语,杜岳精神一震,抬眼看去,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不由吓得身体一哆嗦。

只见那张脸上,长满了杂草般的络腮胡子。血红的眼珠子瞪得像铜铃一般。

一缕缕黑色的血从头盔里流出来,好像一条条黑色的蚯蚓。

几条血迹流经他额头上的刺字,聚在凹下的皮肉里,宛如一块烂肉贴在额上,狰狞可怖。

那人揪住杜岳后,发现杜岳左胸中箭,同样大惊失色。

虽然大宋官家不待见这帮子皇亲国戚,可对方若是死在老子这里,大内某个女人的枕边风,就会变成气势汹汹的台风,即便是吕制帅也架不住,更别说自己了。

杜岳见对方一脸惶恐地盯着那支漆黑的羽箭,一时也想不起此人是谁,便不去管他,右手抓住箭杆,猛地向外一拔。

没想到长箭被他轻松拔出。他自己差点因为使力过猛,闪了腰。

杜岳穿的步人甲是重型铠甲,甲片密集,又加了一层护肩的披膊,受到双重铁甲保护。

城下的箭矢经过远距离飞行后,射穿披膊上的甲片后,力道已尽,并没有射进里层的背心甲。

拔下的长箭那一瞬间,杜岳感觉自己这具身体非但不孱弱,反而十分健壮。

他看着自己的手背,皮肤光滑,活动了一下身体,没有长期伏案办公的凝滞酸软,心中不禁一喜。

没想到自己匹配的这个弱宋的国舅爷,居然不是文弱书生。

杜岳深感欣慰。不过,紧接着,他发现一个令其恐怖的事情。

这一箭射中的旁边,居然还有一个箭孔!

杜岳急忙丢掉手中的箭枝,伸出食指往窟窿眼里面戳了戳,毫无遮挡地就捅到自己胸口皮肤,顿时吓了一大跳。

那窟窿居然直抵自己心脏!

他又用手指挤了挤箭孔下坚实的胸肌,搜索了脑中各种信息后,内心忽然有种绝后余生的惊慌后怕。

他明白了,自己接管的家伙,是被一箭射中心脏而死的。

只是那只扎进心脏的箭去了哪里。那是一支什么箭,能扎透步人甲?

杜岳四周看去,发现地面横七竖八,落了不少箭枝。

箭镞带血的不少。倒是不知哪一支是从胡国舅心脏上拔出去的。

旁边那名脸上流血的军汉见杜岳没有事,却在神色茫然东张西望,不知道对方这是中了什么邪,心想你既然没死,老子就不在你身上瞎耽误工夫,正欲起身离去,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自己。

“房都头,枪弩没了,快叫人抬一扎过来!”

杜岳也听见那声喊,抬眼看去,只见左手二十米外的女墙处,一个头戴范阳帽、面目青稚的士卒正转头,冲这边高声叫嚷着。

那名少年士卒身前,是一台和寻常马车一般大小的巨大弩箭。

少年士卒一边叫喊,一边用力绞着一个绞盘。

随着他的绞动,巨大弩箭发出咯吱吱的响声,张弦开弓。

看到那张大弩,杜岳脑中闪过三个字:“绞车弩”!

“绞车弩”简称车弩,是宋代大名鼎鼎的八牛弩的缩小简化版。

至于八牛弩,则是每一个知晓中国历史军事的人耳熟能详的、地球冷兵器历上最牛逼的远程射击武器。

八牛弩利用三张超大强弓合并起来,发射枪弩,需要八头牛才能拉动弓弦,故称“八牛弩”。其大小如一张架子床,故又称床弩,

八牛弩使用的弩箭,称枪弩。

枪弩接近后世田径运动员投的标枪,用1.5至1.8米长的硬木做箭杆,以三个铁片为箭翎,以尖锐的钢铁做的枪头为箭头,最远射击距离能达到1500米。

不过,这种远程射击武器,发射时,所需要的动力也是难以想象的。

即便后来安装了绞盘后,利用杠杆,也需四人合力绞轴张弦,才可以拉动弓弦,瞄准和击发都有专人负责,扣动机括,需要使用斧头猛砸。

在战场上,只有守城和攻城才用得上八牛弩。

不过,真正装备八牛弩的城池并不多。

除了造价过高外,实际的战斗,也不需要那么远的打击力。所以,车弩作为简化版,就成了城池战的标配。

车弩射击力度和射程,虽然远不如八牛弩,却便于操作,只需要两人操纵即可。射程也超过了当时单兵使用的神臂弓。

同时,它的射击精度也比八牛弩强。

八牛弩是用斧头砸机括,而车弩发射是用手指扣动机括,枪弩离弦平稳,精度自然高出很多。

“国舅爷,帮我喊城下的兄弟抬几扎上来。”

房都头听闻是去搬枪弩,快速左右看看,见城墙上只有杜岳一个闲人,便拍了他的铁甲。

吩咐完杜岳之后,他捡拾着地上几根没有折断的箭枝,冲回到之前驻守的城垛前,拿起地上的一张弩,用脚踏开弩弦,装箭入槽,向下方射击。

杜岳愣愣地盯着房都头的后背。他不知道对方怎么有底气使唤自己这个国舅爷做事?

而且从之前骂自己锤子,就可以看出对方并不待见自己这个国舅爷的身份。

自己再不济,也是国舅爷,难道对方不应对自己以礼相待吗?

杜岳心中狐疑,不过,看着对方加入战斗,拼死杀敌,便原谅了对方对自己的态度。

杜岳低伏着身子,分辨了一会方向,便沿着城楼,弯着腰向东跑去。

那个房都头让他喊人扛枪弩,他并没有真的去喊人。

眼下争斗激烈,所有人都在以命相搏,自己蹲在城头上发呆总是不好的,干脆先应付了眼前的事情,等得了空闲,再想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四周炮声轰鸣,人马嘶鸣,箭矢啾啾,厮杀声震天。

杜岳在城墙上弯腰奔跑,一边躲避着城下抛射而来的箭矢,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他发现这座城墙的城头和南京的中华门差不多,地面是青砖铺就,墙宽有十多米。

士兵都集中在外侧女墙,冲着城下射箭。城头道路显得十分空荡。

杜岳跑出了二十米,看到前方也有和他一样躬身弯腰跑步的人。

见那些人步履匆匆,两手空空,杜岳猜想他们应该和自己一样搬运东西,便紧跟着这些人。

果然,跑了两三分钟的功夫,这些人就拐进一个城垛后面,杜岳急忙跟上。

眼前出现了一个约五米的宽大台阶,呈L形伸向城下。

就在杜岳抖擞精神,腿脚利索,准备快速下楼时,不经意间抬头扫一眼前方,身体不由的一顿,脚步停在台阶前。

正午的阳光下,一座雄伟的城池显现在他的眼前。

是襄阳城。

>>>点此阅读《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