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陆栀妍,刘明明txt下载

小说: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

小说:

作者:喃鱼

简介:陆栀妍的家族世代修行,结果父母离奇死亡、奶奶被气死、爷爷神秘失踪……鬼气复苏,四大隐世宗门问世,立志要镇收一切邪祟,荡尽所有魑魅;
笔仙的报复、画中的美女、荒野中的诡事、千年洞穴里的神秘文字……
一切事件似乎都指向着同一个地方——昆仑祖脉。
食用指南: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包括情节、地点、人物等,请勿考据!谢谢!

角色:陆栀妍,刘明明

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

《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第2章 藏在床底下的‘灵体’免费阅读

陆栀妍的前脚刚踏进门,屋内的黑气开始翻腾,聚成一股类似龙卷风的形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二人扑来。

“小心!”陆栀妍赶紧将门口的二人推开,那股黑气逃进了楼道消失不见,她心里稍微松了口气,“没事了,咱们进去吧!”

何子晋蜷缩在自己的床上,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即便如此,他们仍旧能够看到他在微微颤抖。

“何子晋?”陆栀妍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啊——不要叫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

何子晋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在床上疯狂的乱踢,手不停地挥舞,整个人和疯子没什么两样。

“他这种情况多久了?”

“昨晚上睡到半夜,突然惨叫起来,说是有个红衣女-鬼睡在他旁边,要掐死他……”

后面的剧情不用听也知道了,陆栀妍猜测多半就是家中那团黑气在作怪。

目前需要做的,就是找到邪祟的藏身之处,并将其消灭。

回去的路上,陈安絮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名堂。

陆栀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喂,你自己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呢?”

“我猜测这个‘笔仙’目前应该还附身在那支笔上,找到后将其炼化,我估摸着是一件一品灵器,作用应该是挡煞。”

利用邪祟本身的能力,将其炼化后化作灵器,这个说法儿陆栀妍还是第一次见。她们家祖上,采用的方法都比较暴力,要么就是超度,要么就是直接消灭。

她挺好奇这个男人究竟来自什么隐世家族,居然能够开拓出新方法,物尽其用,听起来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陈安絮见陆栀妍一脸震惊的表情,颇为得意,洋洋洒洒便开始介绍起来,“你还不知道吧?大概十年前,鬼气突然有复苏的迹象,四大隐世宗门都现身了,这个炼化的方法是四大宗门早前就讨论出来的结果。”

“经过反复实验后,这项‘技术’现在已经相当成熟。”

第二天,刘建华又来电话了,说是家里怪事频发。大半夜的,电视自己开了又自己关掉,走廊里时不时有诡异的脚步声,更恐怖的是,还有一闪而过的人影……

当陆栀妍再次见到这个男人时,才四十二岁的年龄,已经憔悴到六七十岁的状态。

陆栀妍问:“刘先生,这才一晚上你怎么成这样了啊?”

刘建华长长的叹了口气,鬓角的白发又多了几根,“二位小师傅,麻烦你们快将这东西收走吧,一家人都要吓死了。”说到这儿,他不禁想起了昨晚连夜逃跑的保姆。

昨天来的时候,她没有进屋里去看,具体情况不得而知,看刘家闹得如此厉害,恐怕‘正主’就藏匿在这里面。

二人对视一眼,对方想法不谋而合,话不多说,直接快步进屋。

陈安絮的黄布口袋随身携带,只见他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类似于指南针的东西,在屋里四处搜寻。

“咦,怎么回事?这里面没有邪祟啊!”他拍了拍‘指灵仪’,怀疑是不是它坏了。

回头又问:“你那边怎么样了?有异常吗?”

陆栀妍里里外外都感应了一遍,并未发现异常,就连昨天的黑气都消失的荡然无存。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他们明明感觉自己已经抓住了线索,可进一步探查时,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走,去刘明明的房间看看去。”陆栀妍提议。

刘明明的房间在二楼,是一个比较朝阳的房间,里面光线充足。

可当陆栀妍一进去,立马发现了其中的怪异。

这里……似乎存在过某种活动的痕迹。

她指得,不是人!

“搜!”

陆栀妍一声令下,两人忙活开了,在屋内一阵翻箱倒柜,寻找有能量存在的笔。

半个小时后,她俩聚在一起,冲对方摇了摇头。

“还有最后一个地方没有找。”

二人同时看向了床底的位置,紧张和恐惧爬上了眉梢,手心里全是汗水。

陆栀妍慢慢蹲了下去,伸出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比着:1、2、3!

两人同时往床下瞧去,一张惨白的脸猛地闯入他们的视线,带着血泪的眼睛正凝视着他们。

陆栀妍心头一紧,下意识往后退,没想到一屁股墩儿直接坐在了地上,半天缓不过神。

反倒是陈安絮,面色从容,波澜不惊,右手伸进帆布包,从里面拿出一把桃木剑,径直往床底刺去。

“啊——”沙哑如老妪的怪声从床底响起,化为一股黑烟,想从门口遁走。

陈安絮冷喝:“快拦住它!”

她怎么拦啊?用手去拦吗?她家虽世代修行,可是到她爸那里就已经断了,她除了能感应外,其他什么都不会啊!

就在这时,陈安絮从地上弹跳而起,飞速冲向门口,右手执剑,左手开始飞快结印。

陆栀妍看到屋内募地出现一个金色的法阵,将‘灵体’困在其中,无法动弹。

紧接着,陈安絮从他的帆布口袋中拿出一个比香炉还小的青铜鼎,四周布满各种怪异的图案。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吟唱什么古老的咒语。

灵体痛苦的挣扎着,恶毒的眼神注视着陈安絮,突然间,它攥紧了拳头,猛力一挣,逃离了束缚,顿时消失不见。

陈安絮累得气喘吁吁,坐在地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良久,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吃力地说着:“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怨灵恐怕还得从根源解决才行。”

离开刘明明的家,二人开始到处打探消息,想看看这个女孩究竟是谁。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二人快要放弃的时候,在回民街的老胡同里,说是在六十年前发生过这么一桩惨案。

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儿名叫林芳华,与一位二十二岁的男子相恋,男子名叫吴裴,本地人士。两人青梅竹马,婚期将近的时候,吴裴父母领导突然瞧上了他,迫于父母的压力,吴裴只好就范。

而林芳华得知消息后,身心俱焚,意外从高处跌落丧生,因生前怨念过深,死后便化为怨灵在四周游荡,不想被刘明明他们招了过去。

事件发生在六十年前,当年的小伙子,就算还在人世,怕是也已经八十多岁了。

陆栀妍不想放弃,一步一步得调查下去,终于来到了吴裴的家中。

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脸上沟壑纵横,稀疏的眉毛下,是一双饱经沧桑的眸子。

“您好,请问您是吴裴先生吗?”陆栀妍小心地问道。

>>>点此阅读《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