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喃鱼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

作者:喃鱼

简介:陆栀妍的家族世代修行,结果父母离奇死亡、奶奶被气死、爷爷神秘失踪……鬼气复苏,四大隐世宗门问世,立志要镇收一切邪祟,荡尽所有魑魅;笔仙的报复、画中的美女、荒野中的诡事、千年洞穴里的神秘文字……一切事件似乎都指向着同一个地方——昆仑祖脉。食用指南: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包括情节、地点、人物等,请勿考据!谢谢!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

《超品女玄术师A爆全球》第1章 被自己掐死的人免费阅读

陆栀妍的男朋友生病了,脑子里长了一个肿瘤。

她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无父无母的她,只能去丧葬公司做兼职——帮客户哭丧。

跟着公司同事到了客户家里,几百平的大别墅,自带私人游泳池,富丽堂皇的装饰,看得陆栀妍眼花缭乱。

早上有师傅简单给她培训了一下,就急匆匆带着她来实践。

灵堂安置在别墅旁边的花园,黑白的装束,斗大的‘奠’字与周围格格不入。

《安魂曲》响起,她的师傅李雯‘工作服’一穿,噗通一声就跪在灵堂边上开始哀嚎,声音凄惨悲痛,煽人泪下。

同事麻利的给李雯递了一个话筒过去,顿时,哭丧的声音回荡在这个芙蓉别墅区。

陆栀妍站也不是,跪也不是,穿着一身惨白的丧服像根木头一样杵在那儿。

领导一个眼神飞来:还想不想干了?

吓得她也跟着跪了下去,有模有样的学着哭了起来,可就是挤不出一滴眼泪。

抬头的一瞬间,发现灵堂内居然萦绕着丝丝黑气,口中的哭声戛然而止。

她家世代修行,以镇收邪祟为己任,不知为何,到了爷爷那里就出了问题。先是自己的父母离奇死亡,接着自己的奶奶又被气死了,爷爷扔下一条红宝石项链给她,自己也失踪了。

一时间,陆栀妍成了个没人管、没人疼爱的孤儿。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的男朋友,结果还得了脑瘤,正等着筹钱动手术。

思绪飞回,看到灵堂中的黑气,陆栀妍觉得这件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恐怕是什么邪祟在作怪。

思索片刻,她主动找到了主人家刘建华,想问问具体情况。

“刘先生,不知道您的儿子是怎么死的呢?”

丧葬公司的主管罗德辉一瞅不对劲儿,立马过来将她拉住,低声斥责:“陆栀妍,你搞什么鬼?不想干就给我滚蛋!”转而,又对客户刘建华好言好语道:“刚来的新人,不懂事儿,您别见怪!”

这时,从别墅内走出一年轻男子,身侧挎着一个画着八卦图的黄色帆布口袋。

刘建华见状,赶忙上前迎接,态度无比恭敬,“陈师傅,发现了吗?”

那人一边摇摇头,一边又在比划着些什么。

陆栀妍嗤之以鼻,现在真是什么神棍都有,看他那年纪轻轻的样子,居然就开始招摇撞骗了。

圣母心泛滥,她好心提醒客户:“刘先生,可不要被这种神棍给骗了。”

“你说谁神棍呢?你一个哭丧的你懂什么?”那人有些不服气,语气比较急。

好歹她陆家世代修行,她体质特殊容易招阴,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听见有人质疑,陆栀妍哪儿能妥协?

当即便指着灵堂说道:“我不懂?那你懂?灵堂里黑气弥漫,你看到了吗?说你神棍儿你还不服?”

“你说你能看到黑气?”那人双眼发光,像是发现了什么大宝贝,“既然你能看到,要不然咱俩合作?酬金对半如何?”

陆栀妍尴尬的瞥了一眼还在旁边站着的客户,这主人家都还在呢,居然就开始谈分酬金的事儿了,佩服这人可真‘直爽’。

“你怎么称呼?”磁性悦耳的声音从男人口中传出。

“陆栀妍,你呢?”

“陈安絮。”

两人一握手,算是达成共识。

她将陈安絮拉到了一边,悄悄问他:“这客户给了你多少钱?”

“八万块。”

“什么?八万?”她惊呼出声,自知不妥又赶紧捂住嘴巴。

她来哭一天才给两百块钱,这家伙居然能拿八万块。如果自己和他合作,分一半也能得四万块,估计她哭丧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

有了钱,就有了动力,陆栀妍觉得自己干劲十足。

二人来到灵堂前,围绕着棺材检查了一圈。陈安絮眉头微皱,将信将疑地看着她,“你真的能看到黑气?”

她坚定得点了点头,指着棺材说道:“你看,这黑气就是从棺材里面散发出来的,盘旋在死者头顶的上空。”

“死者的死因离奇,居然是在家中自己把自己给掐死的,听他的同学说,前一天晚上他们在学校宿舍请了笔仙。”

‘请笔仙’这个事儿她也知道,当时在学校里面风靡了好一阵子。

所谓的‘请笔仙’,就是以自身为纽带,笔为媒介,念动咒语,请周围的孤魂野鬼、山精野怪来此,请笔仙者可以问它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可请笔仙也有禁忌,如果请来的是孤魂野鬼,那就不能问它的死因。它们之所以会成为孤魂野鬼,就是因为并非正常死亡,这类的游魂大多怨气深重。

陆栀妍听到陈安絮这么一说,第一反应就是死者触犯了禁忌。

“他们一共几个人请得笔仙?”

“三个。”

陆栀妍心中一惊,暗叫不好,怕是那两人也凶多吉少了。

她脱下身上的丧服,冷喝一声,“走,咱们快去其他两人的家里看看。”

主管罗德辉见她想走,急忙问道:“喂喂~陆栀妍,你不干了啊?”

“对,姑奶奶不伺候了。”她留下一句话,便潇洒离开。

根据死者家属提供的资料,二人成功来到了何子晋家里。

这是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四处呈现破败景象。落叶满地,也不见人来打扫,偶尔还能看见几只肥硕的老鼠从下水道窜出。

何子晋家在四楼,由于没有电梯,只好爬楼梯上去。刚进楼梯,一股莫名的冷气袭来,陆栀妍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这里有鬼气,好阴森,咱们小心些!”

“好!”

到了四楼,敲门后,一位中年妇女开了门,疑惑地看着二人:“请问你们找谁?”

“我们找何子晋。”陈安絮轻声说道。

女人并没有要放二人进去的意思,继而又问:“你们是谁?找我儿子干嘛?”

陆栀妍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去,果然漫天黑气,恐怕这家人已经遇到过什么怪事了。语气一沉,当下便怒喝:“您儿子的同学何明明今天早上已经死了,自己把自己掐死的,如果你不想你儿子也这样,就让我们进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