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

作者:、

主角:

类型:总裁豪门

简介:云家最废物的三小姐,被家人牟利卖给江家那个瘫痪,看着病床上那个虽然不能动弹但仍貌美惊绝的丈夫,云三小姐捂了捂自己的小马甲,怎么办?救还是不救?奈何云三小姐对美色总是心存怜惜,见不得这么一个美人儿躺在病床上,只能暗戳戳地把江美人给治好。只是,这位爷,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只是给你治了截瘫,又没有给你换脑子,怎么变得这么粘人呢?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不喜欢人靠近呢?呜呜呜她存离婚!

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

《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免费试读

第7章 看你碍眼

宁城第三医院,云司绾从手术室里面走出来,才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见一个耄耋老者坐在沙发上面,正在等着她。

“爷爷。”云司绾乖顺叫了一声,纵使已经疲惫不堪,却也仍然姿态谦和,没有半点对这位不速之客的不满。

云祥和双手交握在拐杖上面,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并没有立刻应声。

云司绾早就已经习惯了云祥和这样的态度,便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才下了手术,她其实身心俱疲,这个手术长达了二十个小时,她此刻只怕是眨眨眼都能够睡着。

终于,云祥和端着的姿态放了下来,开口说道:“我和你说过,让你辞去医生这份职业,我们云家,不是养不起你。”

云司绾并未作声。

从前的她会抵抗,会辩解自己有多么热爱这份工作,会恳请这位说一不二的老人给她一点自由。

然而,每一次都只是换来无疾而终,还要被冠上个不是东西的名号。

云司绾是真的有一些疲于应付了。

云祥和见她不说话,心底的怒气更是噌地往上蹿。

不过,想到今日过来的目的,云祥和倒是没有破口大骂,反而转了口风。

“你不用给我甩这么一个态度,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云司绾,云家从来都不欠你的。”云祥和说道。

云司绾咬了咬唇,虽然不想要接话,却也实在不想听到云祥和说出更加难听的话来,她便温吞开口,“我知道。”

从七岁开始被接回到云家,她就知道,这些所谓的血脉亲人,费神费力地把她找回去,无非就是想要博取一个好名声,并不是真的在乎她是他们的血亲。

早早的就认清了这个现实,云司绾便将自己的一腔热情藏了起来,不再渴望炙热的亲情。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也该为家里做些什么事情了。”云祥和顺势说道。

云司绾抬眸看向云祥和,心下了然,大抵是最近家中一直在讨论的事情,原本以为,这种事情轮不到她的身上,现在想来,这本身就是一件烫手山芋,家里的那几位娇小姐,是根本不可能会同意的。

云祥和说道:“你也知道,江家老三到了适婚的年纪,江老在这么多名媛千金里选中了我们家的姑娘,但你大姐和二姐都心有所属,小妹年纪还小,所以,和江家老三定亲这件事情,我认为,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云司绾闻言,表情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心里苦涩。

云祥和说的有多么的冠冕堂皇,清楚真相的云司绾,内心就只觉得有多么的讽刺。

江家老三啊,半年前因为意外高位截瘫,手术还是她和她的老师一起做的。

家里的那三位姑娘,还不就是因为知晓他的内幕,不愿意嫁去江家守活寡,才把这事儿落到她的头上吗?

不然,为何三天前江家就派人传话过来,今日云祥和才亲自到医院来和她谈。

还不就是因为,江家权势滔天,更是顶级豪门,虽然在公开的富豪榜上只堪堪排在第三位,但是,豪门世家都清楚,这是江家低调,若是将真实的财富曝光出来,只怕会是世界级的首富。

云家虽然也在富豪榜上有名,却只能在末尾。

对江家这样的顶级豪门,云家人自然更希望是他们真正宠爱着的女孩儿嫁过去。

云司绾半晌没有作声,这无疑是在消耗着云祥和的耐心。

若是放在从前,他必定已经厉声呵斥,今日却仍在忍耐。

见云司绾半天没有答应,云祥和只能够亮出他提前想好的条件,“我看你是真的喜欢这个工作,这样,你嫁进了江家,我便不再管你的前途,你想要安心当个小医生,我不会再有任何的意见。”

云司绾终于是有了一些反应,抬睫看向云祥和,终于还是说道:“谢谢爷爷。”

这便算是答应了下来。

云祥和冷哼了一声,态度急转直下,对云司绾命令道:“嫁进江家,你也不要忘了本,你是云家的女儿,凡事都要为云家考虑,你父母,你大伯小姑,还有你的兄弟姐妹,你要时时刻刻记着他们,时时刻刻帮衬着他们。”

云司绾终是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起来。

她这还八竿子和江家打不着边际呢,云祥和就已经惦记上了这些。

奈何云司绾此刻只想快点儿把她这位利益至上的爷爷给送走,她点了点头,应声到:“我清楚的。”

总归,到时候做不做,也是由她决定的。

云祥和瞧着云司绾没有什么异样的心思,便又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办公室内终于安静了下来,云司绾扶了扶额头,眼里满是苦楚。

就这么沉缓了半晌,云司绾才脱掉身上的白大褂,走出了办公室。

才出医院的大门,云司绾正在路边拦车,一辆黑色的轿车便缓缓停在了她的跟前。

紧接着,是一个黑衣人从车上下来,恭敬地对她说道:“云三小姐,我们老爷有请。”

云司绾并没有问他老爷是谁,医院门口也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她微微地点了点头,便躬身上了后座。

车子缓步驶向江家老宅,入眼的恢宏建筑群让云司绾纵使对这些不感兴趣,也依然难免有一些惊叹了起来。

这也就难怪云家人会将这门婚事看得这么重,以云家人贪婪的本性,只怕是要觉得,江家的佣人房,也要无比的奢华矜贵。

云司绾被领进了书房,一个白发老者正在写着毛笔字。

她并未走近,也并未出声,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终于,当江老爷子落下拓印,才抬眸看向云司绾。

她的小腿已经站得僵硬,全靠着一股毅力支撑着自己。

“云家姑娘,来,瞧瞧我这字如何。”江老爷子朝着云司绾招了招手,叫她过去。

云司绾有刹那愣神,反应过来后,便机械地朝着江老爷子挪了过去。

她的两条腿,都要打不过弯儿来了。

江老爷子默默将这些看在眼里,眸色幽深,却并未出声。

云司绾在江老爷子身侧站定,寻着一个最恭敬的距离和姿态。

她的视线落到了宣纸上面,大气磅礴的四个字写着:百年好合。

云司绾抿了抿唇,对江老爷子的用心便清楚明了。

她寻着个适当的时机开口,说道:“江老的字,昂扬大气,雄浑洒脱。”

江老爷子闻言,满是精光的眸子里滑过一抹无奈。

这小姑娘,未见得真的懂得书法,只是挑了不出错的词语来形容一番。

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江老爷子问道:“那你可喜欢这幅字?”

云司绾的视线从宣纸上移到江老爷子的脸上,对上他那双凌厉的眼睛,不受控地吞咽了口口水,随即,才点了点头,说道:“喜欢。”

“那便将这幅字送给你,以后,你便是我江家的人。”江老爷子说道。

云司绾应声道:“谢谢江老。”

“这么称呼我,可就叫我不开心了,都说了你是我江家的人,还不称呼我一声爷爷?”江老爷子佯装生气地说道。

云司绾着实是对这发展的速度很是跟不上,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唤了一声,“爷爷。”

“诶。”江老爷子应的愉悦,听得出来,他是打心底的高兴。

“方才叫你站了那么久,没有怪爷爷给了你一个下马威吧?”江老爷子说道。

“没有。”云司绾摇了摇头,事实上,她早就已经不记得了。

“这样便好,”江老爷子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随我去见见老三。”

“好。”云司绾应声,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上前去搀扶江老爷子。

即便,她瞧见了江老爷子的左脚有微微地跛。

江老爷子余光将云司绾的犹豫看了个清楚,再次无声叹息。

这也是个对人防备心极重的孩子,碰上他们家老三,还真是,让人操心啊。

两人穿过前院,去到了江家老宅最深处的一个院落当中。

云司绾方一踏入,便心生欢喜。

这里的环境更加的清幽,空气里隐隐的花香让她有一种格外安宁的感觉。

院落中央,还有一个小型的喷泉,汩汩冒着水花,让她一瞬间便联想到了七岁之前,她常和师父一起去玩耍的那个山涧。

云司绾眸色暗了暗。

她,好想师父啊。

随着江老爷子进门,云司绾最先注意到的,并不是躺在病榻上的那个人,而是满室精密的仪器,不由得啧啧感叹。

他们医院的仪器都没有这么的高端,只怕,全世界最顶级的仪器,都在这里了。

云司绾蜷了蜷手指,有一种难耐的心痒感。

她很想要上手试试这些个仪器,若是弄懂了这些,将它们用到医院去,说不定,更多的疑难杂症,都能够被解决。

“阿尧,你今天感觉怎么样?”江老爷子已经率先走到了床前,看着床上躺着的孙子,声音都克制不住地发抖。

江慎尧平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神魂好似早就已经远离了自己的躯体,对江老爷子的关切仿若未闻。

云司绾走过来的时候,便看到上这么一张没有生机的脸。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见到江慎尧。

上一次见到他,她并没有时间去仔细欣赏他的五官。

那时候的他,满身是血,浑身还有多处烧伤,她和她的老师还有医院各科室最权威的医生一起,目标完全放在了将命悬一线的他给救活上。

那场手术,十几个医生前前后后轮番上阵,坚守了四十几个小时,这才算是将人给抢救回来。

云司绾参与了前半程,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么狼狈的一个男人,竟然长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

江慎尧长了一双本应该是看谁都多情似水的桃花眼,眼尾处还有点睛一笔的勾魂小痣,此刻因久卧病榻,本就白皙的肤色更是没有什么血气,却仍旧叫云司绾认为,这男人,是这世上最美貌惊绝的人。

她不由得看得出神。

许是察觉到了陌生的目光,江慎尧的眼珠动了动,精准对上了云司绾的眼睛。

霎时,原本无波无澜的瞳眸涌上一抹怒气,掺杂着对失望预定的无语。

江慎尧挪开眼神,看向江老爷子,道:“爷爷,你就放弃吧,多少医生已经判了我的死刑,别再执着了。”

江老爷子一听他这话,原本见着孙媳妇儿的高兴劲儿,这会儿被打的七零八落。

他耐着性子劝到:“阿尧,爷爷求你,别说这样的话,只要有一点希望,爷爷都不会放弃,你不要自己放弃自己,好不好?”

江慎尧挪开视线,不想看到老人担忧和无助的眼。

自从他出事以来,眼看着爷爷又老了十岁的模样。

这半年来,没日没夜为他奔波,重金求医,就连黑市、密网上的信息,他都没有放过。

这些,江慎尧都看在眼里。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对治愈不抱希望,若不是他自己无法动弹,他真的想要了结了自己,让这个年事已高的老人,可以去安享晚年,别再为他操劳。

江老爷子见江慎尧又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便也知道他在想一些什么。

他快速的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对江慎尧说道:“阿尧,你别多想,这次我不是带医生过来给你看病的。”

闻言,江慎尧这才把目光挪回来。

他看向江老爷子,眼神狐疑,现在,居然还有比给他找医生更能让江老爷子高兴的事?

江老爷子介绍到:“阿尧,这是云司绾,云家的三姑娘,爷爷做主,给你们定了亲,以后,她便是你的妻子。”

音落,便见江慎尧的脸上浮起一抹嘲讽,眼底的怒气更甚。

他并没有看向云司绾,而是冷着嗓音说道:“爷爷,我不需要。”

他已经是这样的一个废人,有什么资格拥有妻子。

“阿尧,爷爷只是想要找个人来照顾你,这家里头都是一群男人,照顾你不够细致,你就心疼心疼爷爷,成吗?”江老爷子说。

他的语气格外的卑微,让云司绾听着,都忍不住心口发酸。

云祥和也会有这样慈爱的模样,只不过,对象永远都不是她。

云司绾很想要对江慎尧说些什么,比如,她其实是个医生,她可以很专业的照顾他,只要他同意江老爷子的安排。

虽然,这只是她看不得江老爷子这么难过。

但她看得出来,江慎尧对医生有着激烈的抗拒,方才,江老爷子在介绍她的时候,并没有介绍她是做什么的,如此用心,她能明白。

想了想,云司绾说道:“三少可以不用把我当成你的妻子,就当我是江家新来的佣人,只要你看到我的时候别朝我发火便可。”

云司绾还是要给自己争取一下的,她对这屋子里面的各种精密仪器充满了探索欲,这让她就不得不提前和江慎尧说好,不然,以后她常来这屋子里面晃荡,仪器没研究上,被这男人怒骂倒是很有可能。

她可不想把大把的精力都耗费在这些事情上。

江慎尧上下打量了云司绾一番,很想出口讽刺,是云家生意做不下去了,还是快要破产了,居然要让云家的娇小姐,嫁给他这个废人,现在,为了留下来,居然自动甘愿当江家的下人。

然而,当他看到云司绾那双澄澈的眼睛时,他却只抿紧了唇,没有出声。

江老爷子见状,便当江慎尧是答应了下来。

他偏头感激地看了一眼云司绾,越发觉着,给了这姑娘委屈。

眼下,他怕江慎尧会反悔,立刻说道:“那就这样决定了,阿尧,晚点,我就让绾绾住进来了。”

江慎尧没有作声,便已经是最好的回应。

从江慎尧的房间出来,直到回到了前院,江老爷子才说道:“绾绾啊,谢谢你,你愿意照顾阿尧,愿意嫁给他,爷爷真的很欣慰。”

云司绾咕哝了下,心底涌上一抹歉疚。

她总不能告诉这位老人家,她愿意的原因是什么。

江老爷子自顾地说道:“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江家的人,有爷爷在,没有人能欺负你,等阿尧好起来,他也会保护你。”

云司绾点了点头,感激说道:“谢谢爷爷。”

这种被纳入羽翼、被当成家人的感觉,实在太好。

她有一些贪念这样的温暖。

“不过,绾绾啊,你也看到了,阿尧对医生很排斥,你这个工作,暂时就不要告诉阿尧了。”江老爷子说道。

云司绾说:“爷爷,我明白的,我不会告诉他的。”

“那就好,”江老爷子很是欣慰,拍了拍云司绾的手,突然说了一句:“绾绾,我很看好你和阿尧。”

他活到这把岁数,很多事情,都看得明明白白。

自从江慎尧卧床开始,除了对他这个爷爷还能有一些耐心,对其他人,可以说,无一不是偏激易怒的。

可刚刚,他明明不想要理会云司绾,却并没有说难听的话让她难堪。

光凭这一点,江老爷子就忍不住认为,也许,云司绾是能够改变阿尧心态的人。

也因此,他看着云司绾的目光里面,就更多了几分深意。

云司绾下午回到云家,才一进门,就见二姐云司玥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图册,正在上面勾勾画画。

见她走进来,撩了下眼皮,声音带着些幸灾乐祸,“听说你去过江家了,怎么样,江家对你的态度如何?”

虽说云司玥是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表面功夫却还是想要做好的。

云司绾抬眸看向她,语气温温淡淡,“还挺好的。”

至少,爷爷对她不错。

云司玥观察着云司绾的表情,见她并没有什么得意的神色,这才放下心来,把画册放到了一旁,说道:“绾绾啊,其实你嫁给江家三少一点也不亏的,你看你这么沉迷你的工作,正常男人哪里能受得了,你嫁给他就不一样,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不都是由着你。”

云司绾没有作声,对云司玥这种风凉话,早就听习惯了,对她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她只静静等待着云司玥的下文,放在往常,她是不会和自己说这么多话的。

今日这么耐心地和自己说这些,必然是有别的目的的。

果然,云司玥懒得再和云司绾绕弯子,直接说道:“既然现在你已经嫁入江家了,那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你也知道,恒博影业是江慎尧的二哥江慎远在管理,他们最近在筹拍一个大IP,那个女主角特别适合我,咱们两家肥水不流外人田,绾绾,你去和江慎远说一声,让他把那个角色给我。”

云司绾微不可查地拧了一下眉,对云司玥这么理所当然的话感到震惊。

她抿了抿唇,半晌,才说道:“二姐,我现在只是见到了江老爷子和江三少,至于,你说的那位,我不一定会见得到。”

即便是见到了,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够说得上话。

云司玥听她这要拒绝自己的意思,立刻就怒了起来。

“你怎么回事啊,还没嫁过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你要搞清楚,我是你二姐,云家养你到现在,就让你做这么点儿事情你就推三阻四的,你是想当白眼狼不成。”云司玥从沙发上站起来,脸上早就没有了温和的伪装。

“我告诉你,云司绾,这事情你必须给我办成,见不到江慎远,你就去和江老爷子说,我就不信他一声令下,江慎远还能反抗。”说完,云司玥便扭着细腰,往楼上走去。

云司绾终是皱了皱眉,对这个向来唯我独尊的二姐,着实没有半点儿办法。

在客厅呆了一会儿,云司绾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翻出了一个已经很旧的行李箱,把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放进去,便离开了云家。

本来云司绾是不打算这么快就搬到江家去住的,只是她对江慎尧屋里的那些仪器太过感兴趣,让她恨不得立刻就能插上翅膀飞进去。

只不过,她清楚江慎尧对自己不喜,安顿好自己的东西以后,云司绾到了夜里一点,才摸黑钻进了江慎尧的房间。

她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甚至,为了不让走路的声音惊醒床上的人,云司绾特意把鞋子贴了,光着脚走进的房间。

云司绾的目光率先在江慎尧的脸上盯了半天,确定江慎尧在睡觉,这才走到一个仪器边。

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却并不影响云司绾的行动。

这是她不为人知的天分,在黑暗里,她的视力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就连读书写字都没有问题。

而且,她每一天都不需要睡很长时间的觉,基本上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让她被耗尽的体力立刻恢复。

只不过,为了在云家能够更好的生存,云司绾的这些与常人不同,她都藏得很好。

此刻,云司绾如同走在灯光之下,在江慎尧的屋子里面穿行。

她并没有去触碰任何一个仪器,只是在每一个仪器跟前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记下了它们的功能了模式。

云司绾并没有在房间里面停留太久,毕竟是第一次摸进江慎尧的房间,她还是很小心谨慎,就怕会吵醒了他。

好在,等到云司绾把所有仪器都观察结束以后,她重又朝着江慎尧看过去,发现他依然和她进来的时候一样,睡得平稳,这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云司绾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走到了床边,观察了一下江慎尧的情况。

他的脸色很不好,从这一点上,的的确确是个病人的样子。

只不过,一般这种高位截瘫的病人,在躺了这么久以后,虽然还不至于枯槁,却起码会消瘦许多。

江慎尧的身型看上去,却是十分的健硕。

云司绾没做它想,只当是江老爷子为了维持江慎尧的体征,花了不少钱去给他提供营养。

她不由得想到那位苍老的老者,这把岁数还在为孙子操心。

轻叹了声,云司绾小声嘟囔,“不要恃宠而骄,让爷爷伤心了。”

若是她的爷爷对她能够有江老爷子对江慎尧的十分之一用心,她都一定不会忍心让老人家难过的。

等到云司绾摸黑离开了江慎尧的房间,床上本应是沉睡中的江慎尧,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视线森冷地扫过了房间,黑暗之中,却并不能够让他发现任何的异常。

事实上,早在云司绾进来的时候,江慎尧便已经醒了过来。

他原本可以出声震慑,却并没有这样做。

他想要看看,云司绾想要做什么,这个爷爷找来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不惜在江家被当成下人,也要留下来的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江慎尧本能地已经把云司绾当成了一个会来加害自己的人,他甚至有一瞬间在想,若是云司绾刚刚对他下手,也还不错,死了,便可一了百了。

谁想,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云司绾有什么动作,直到方才,她才靠近自己,居然只是叫自己不要恃宠而骄。

江慎尧眸子微眯,实在看不懂这个女人。

耳机里传来手下方睿的声音,“三爷,要我们去把她抓来吗?”

“不用,让人盯着她就行。”江慎尧说。

方睿对江慎尧的话向来言听计从,这也便是从刚刚云司绾进入到房间以后,他们就已经发现了,却并没有出手的原因。

早在江慎尧从手术中醒来了以后,就已经让人在他的耳朵里嵌入了一个微型耳机,用以他的手下心腹可以随时听取他的命令。

这些人都是从十几年前就随着江慎尧出生入死的兄弟,对于江慎尧这次的祸事,无一不想要快一点手刃仇家。

只不过,江慎尧早就已经命令过他们,没有他的出声要求,不管在他的房间看到了什么,他们都不可以暴露自己。

只是,对于这个偷偷摸摸进入到江慎尧房间的女人,即便是江老爷子找来给他们三爷当夫人的女人,方睿他们还是敌视了起来。

方睿说道:“三爷,你要是看她不爽,我这就叫人把她给做掉。”

江慎尧眉头一拧,眼底涌上一股莫名的阴鸷。

他说:“法治社会,我们是文明人。”

方睿不再作声,只是莫名觉得有一些奇怪。

他们三爷对待敌人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提醒过自己,要当文明人。

奈何,方睿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不敢再胡言乱语,只说到:“三爷,那你好好休息。”

江慎尧没再说话,只是睁眼望着天花板。

他很想要知道,那女人的目的是什么,又是谁派她来的,她和要他死的人有什么关系?

云司绾并不知道江慎尧发现了她的动作,并且,把她当成了怀疑的对象。

回到了自己房间,云司绾立刻找出了一叠白色纸板,平铺在地上,就开始画了起来。

她按照自己的记忆,把所有的仪器都画了出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笨办法。

江慎尧屋子里面的仪器,云司绾不能够立刻去操控,她还没有看过江慎尧的病例,对这些仪器也不够了解,冒然去调控仪器上面的按键,很可能会影响到江慎尧的身体。

所以,云司绾决定,在研究透这些仪器是怎么用的之前,她都不亲自上手去试,而是曲线救国,先自己做出一个迷你版的过来。

今晚她已经把所有仪器的功能给记下了,画好图纸,等到明天她去把材料买回来,就可以亲手制作了。

云司绾的另外一个天分,对看过的东西,都能够准确的复刻出来。

虽然,在研究发明上面她做不到,但是,照着模仿,云司绾十分的得心应手。

只是很可惜,自从被接回到云家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机会用到这个天分。

画完图纸天都已经亮了,云司绾将图纸折好,塞进自己的书包里面。

今天上午她还有一台手术,材料就只能够叫人去帮她买。

所以,云司绾比原本去上班的时间提前了两个小时出门,拐进了医院附近的一个巷子里,在一家模样普通的早餐店停下。

早餐店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见她进来,热情地说道:“绾绾来了啊,是要油条和小馄饨吧?”

云司绾点了点头,在靠近后厨的一个桌子做了下来。

她把书包放在了地上,若无其事地和老板攀谈。

“敬珊姨,小馄饨里面给我多放点儿虾皮。”云司绾说。

敬珊姨笑着应下,没几分钟,就把小馄饨和油条端了过来。

云司绾看着明显比其他客人多的小馄饨,并没有多说什么,拿起了勺子便舀了一颗,皮薄馅满,一如既往的好吃。

等到云司绾吃完早饭,付了钱,才对敬珊姨说道:“敬珊姨,我从后门走一下,去买点儿东西。”

平时她都是从正门进出,正好,正门走过去不远处,就是他们医院的大门。

只偶尔要去后面小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云司绾才会和敬珊姨打一声招呼,直接从厨房这边的后门穿过去,不然,她就得绕一大圈,才能够绕过去。

敬珊姨说道:“走吧,走吧,都说了多少遍,这种事儿不用特意给我打招呼。”

云司绾笑了笑,没有再停留,便钻进了后厨。

她一面走,一面从包里把图纸拿了出道来,上面还有一张详细的单子,放到了后厨的货柜里。

脚步根本就没停,一点儿时间都没有耽误。

云司绾去超市买了一包红糖,便去到了医院。

一切都寻常又自然,丝毫没有任何的漏洞。

江慎尧在听到方睿汇报过来的情况以后,眼底地狐疑更重。

方睿说道:“三爷,云三小姐的确是每次手术之前都会去那家早餐店吃东西,所以即便今天早上她陪着老爷子吃过早餐,也还是去吃了碗馄饨,也许这只是她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方式。”

江慎尧闻言眉头拧的更深,“也许?”他的视线落到了吊灯上的一处,声音冷沉,“方睿,你什么时候开始用这种猜测的话语来下判断了?”

隔着屏幕,方睿都能够感受得到自家老大那不悦的气场,他连忙说道:“对不起,三爷,是我的错。”

他一直比任何人都清楚,江慎尧最是讨厌这种不确定性的词语,他今天,的确是失误了。

江慎尧说:“继续盯着。”

“是。”方睿应声。

*

云司绾今天的这台手术很简单,只半个小时就完成了。

她今日并不当值,这台手术原本也并不是要她来做,只是原本的医生家里出了点事情,让她来帮个忙的。

下了手术,云司绾便离开了医院。

她直接去到了一个商场,如同每一个女人一样,走走逛逛,遇到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就买下来。

逛了一个下午,直到四点多,云司绾钻进了商场的一个卫生间,在里面把自己买的衣服鞋子和有人提前放好的东西换掉以后,便打车回到江家。

正巧,江老爷子从江慎尧的房间出来,看到云司绾提的大包小包,便随口一问:“去逛街了?”

“是的,爷爷,”云司绾说,“换一些新衣服,期望有一些新气象。”

江老爷子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悦,只是说道:“一会儿去看看阿尧,爷爷希望,你能主动一点,和他培养培养感情。”

江老爷子知道自己孙子是个什么态度,指望他能够自己接受云司绾,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是让云司绾多去江慎尧那里刷刷存在感,接触的多了,才能够让江慎尧发现云司绾的好,说不定,他就能够重燃对生活的热情,从而积极配合治疗。

也说不定,他这个被盖了半截黄土的老头子,还能够看得到自己的曾孙子曾孙女儿。

光是想想,江老爷子就难掩兴奋。

云司绾瞧着江老爷子眸光精明清亮,很是茫然,她哪里知道,江老爷子已经把她和江慎尧儿子女儿的名字都想好了。

甚至,还想着看到他们成家立业。

云司绾说道:“爷爷,我先回去放一下东西,马上就去看三爷。”

“好好好,爷爷在这里等着你,和你一起去。”江老爷子收回思绪,高兴地说。

云司绾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东西藏好,又把用来做掩饰的衣服鞋子拿出来放到床上,便匆匆过来。

江老爷子领着云司绾朝江慎尧的房间走,忍不住对云司绾说道:“绾绾啊,阿尧他就是生病久了,心情不好,昨天他对你态度冷漠,爷爷替他和你道歉,爷爷想要拜托你,无论他今天对你态度如何,你都不要生气,好不好?”

“爷爷你放心,我不会的。”云司绾说。

在云家生活到现在,她早就练就了云淡风轻的性子,任何事情都不会让她有情绪的起伏。

何况,身为医生,她更加能够理解病人的心理,所以,她并不会和江慎尧计较的。

听到云司绾这样说,江老爷子便放下心来。

他说道:“绾绾,你是个好孩子,爷爷很喜欢你,也很感谢你,爷爷会好好地和阿尧做思想工作,让他对你好的。”

云司绾应了声,想到什么,叫住了江老爷子,“爷爷。”

她停住脚步,有一些面露难色。

“怎么了?”江老爷子狐疑,这还是头一次,云司绾有这样的神情。

他说道:“绾绾,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和爷爷说,爷爷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云司绾闻言心头一热,浑身仿佛被注入了一股暖流。

这是头一次,听到家人这样说。

她咬了咬唇,终于还是开口道:“爷爷,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江云两家联姻,既然现在是我嫁进江家,那么,我希望爷爷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江老爷子说。

“爷爷,我希望无论云家向江家提出任何的要求,江家都不要答应。”云司绾看着江老爷子,目光坚定决绝,她说,“我不希望,江家被水蛭缠上。”

江老爷子久久地看着云司绾,并没有急于开口。

云司绾说完这些,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甚至没有给江老爷子解释,她会这样做的原因。

不知过了多久,江老爷子才说道:“绾绾,爷爷谢谢你,把爷爷当家人。”

云司绾眼睛一酸,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不用再多说其他,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江老爷子,答应了她的请求。

云司绾说道:“谢谢爷爷。”

她的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带着淡淡的笑意,眼底清澈干净,是最纯粹的模样。

江老爷子无声地叹息,云祥和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样好的孙女儿不疼不爱,当真是猪油蒙心。

屋内,江慎尧虽然看不到画面,却已经在耳机里面把江老爷子和云司绾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的眸底更加幽深沉邃,没有人能够知晓他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就连藏在暗处的方睿都不敢再出声,只疑惑云三小姐怎么会这么狠,才嫁进江家第二天,便斩断了云家的后路。

不过,云家那些人的调性他是清楚的,云司绾用水蛭来形容他们,一点儿都不夸张。

这么一想,倒还真的是在为江家考虑。

只是,方睿不懂,云司绾为什么会这样。

他是不会蠢到去觉得,云司绾是看上了他们三爷。

江老爷子领着江慎尧进屋的瞬间,云司绾便感觉到了一道凌厉地视线朝着自己看过来。

与昨天那冷漠的眼神不同,今天的眼神,带着极强的审视和探究,有那么一刻,叫云司绾心慌了一下,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好在,江慎尧很快便挪开了视线,看向了江老爷子,问道:“爷爷,还有事?”

“绾绾刚下班回来,我就再陪她过来看看你,免得你趁我不在,欺负她。”江老爷子说道。

江慎尧轻嗤了声,没有拆穿云司绾是逛了一下午的街,逍遥了一下午,这才回来。

他只是对江老爷子说道:“爷爷,那你可得看好了,最好每一次都陪着她一起过来,否则,我总是会有机会欺负她的。”

云司绾心头一跳,目光朝着江慎尧看过去。

那种心虚的感觉更胜了,他怎么觉着,江慎尧这话是在说,最好晚上也盯着她,不然,他可不保证,他会做出什么来。

正巧,江慎尧也在看着她,视线对上的那一刻,云司绾分明在江慎尧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一抹嘲弄。

她绷紧了唇线,默默地移了移脚步,用江老爷子挡住了自己。

江老爷子佯装生气地瞪了一眼江慎尧,“你说的这叫什么浑话,老婆是用来疼的,可不许你想着欺负人。”

江慎尧没有作声,只是莫名想到了不同的欺负方式。

他的眸色陡然冰凉了起来,该死,他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江老爷子见江慎尧不理自己了,便没有再继续就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没话找话地帮云司绾在江慎尧的面前刷存在感,硬是带着云司绾在江慎尧的屋子里面呆了半个小时。

直到江慎尧打了个哈欠,对他们说:“爷爷,我困了,要睡了。”

江老爷子这才好声好气地让江慎尧好好休息,领着云司绾离开。

从房间一出来,江老爷子便说道:“绾绾,咱们今天有进步,就这样,爷爷每天都陪你来和阿尧聊聊天,让阿尧早点习惯了你。”

夜里一点,云司绾再次摸黑进入到了江慎尧的房间。

方才,她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按照图纸开始组装仪器,只是,在其中的一个环节,她遇到了难题。

有一条线路,虽然按照昨晚记下来的去组装也没有问题,仪器依然可以正常运行,但是,云司绾却发现,这条线路的一个数据,根本就是一个摆设,不管是否连接上,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这让云司绾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忆出错,记错了线路的位置。

但她过目不忘的本领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偏差来。

带着必须要弄清楚怎么一回事的原则,云司绾便再次来到了江慎尧的房间。

如同昨晚一样,江慎尧睡得十分的安稳,甚至,她还听到了他沉睡的呼吸声,由此可以判断,他睡得十分的熟,甚至,很有可能,他此刻正在做着美梦。

云司绾今晚的胆子也大了些,确定江慎尧睡得很沉,便直接走到了床边。

她垂眸看着江慎尧的睡颜,努了努嘴,小声地嘟囔出声,“长得怪好看的一张脸,嘴巴怎么就那么欠,还想欺负我,你想得美。”

说着,云司绾还抬起了小拳头,在江慎尧的额头上晃了晃,小声说道:“你就庆幸你现在是个病人吧,本姑娘医者仁心,不然,看我不打扁你。”

许是想到了江慎尧被自己打得跪地求饶的画面,云司绾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虚地盯着江慎尧,确定他没有听到,这才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

真是好险,一时间居然得意忘形了。

“云司绾啊云司绾,别忘了师父交代过的事情。”

云司绾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调整了下呼吸,这才轻手轻脚地挪到仪器边上。

这一次,云司绾并不只是用眼睛观察仪器,而是上手直接按上了按键。

这一动作,直接叫屏幕那头的方睿等人吓傻了。

众人腾地站起身子来,眼睛死死地盯着云司绾,甚至,已经有人冲到了门边,抬手握住了门把手。

若不是方睿及时打了个手势,他们早就已经冲过来制服了云司绾。

有人已经沉不住气,“睿哥,再不行动,三爷就……”

方睿朝那人横了一眼,视线重新落到屏幕上面,看着云司绾的下一步动作。

这些仪器,上面都有警报设施,只要是江慎尧的身体出现异常,警报就会立刻响起。

方睿也在犹豫,等警报响起的时候,他们再冲过去是否还来得及。

只是,之前三爷嘱咐过他们,不管云司绾做什么,只要没有他的指示,都不可以出来。

三爷想要抓住云司绾的把柄,方睿很清楚。

他不能因为忧心主子,就枉顾主子的命令,坏了主子的事。

所以,现在能够做的,只有等。

然而,预想的警报没有响起,云司绾也没有多做什么,她只是按了仪器上面的一个按钮两下,便离开了江慎尧的房间。

江慎尧睁开眼睛,盯着云司绾所呆过的那个位置看了半晌,才问道:“看清楚她做了什么?”

方睿立刻回答,“三爷,云三小姐按了一个按钮两下。”

“你过来一趟。”江慎尧说。

只三秒钟,方睿已经出现在了江慎尧的房间。

江慎尧让他去把云司绾所按过的按键再按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方睿问道:“三爷,要不要直接把云三小姐给抓过来,问清楚她到底要做什么。”

音落,方睿就看到江慎尧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

江慎尧说:“那你怎么不直接问问她,准备什么是杀了我?”

方睿立刻耷拉下脑袋,明白自己提了一个最愚蠢的建议。

如果云司绾真的要加害江慎尧,那他要是那么做,必定会打草惊蛇。

方睿说道:“对不起,三爷,是我愚笨了。”

“滚回去,看你碍眼。”江慎尧说。

方睿立刻退出了房间,抬手在自己的脑门儿上拍了拍,什么猪脑子。

另一边,云司绾回到房间以后,重新研究了一下迷你仪器。

事实证明,江慎尧屋里的那个仪器,那条线路,她并没有记错。

只是,这就是问题所在。

一个那样精密的仪器,却有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的按键,怎么想,都不科学。

云司绾将那条线路重新拆了以后,仔仔细细地研究了半天,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个仪器是被人动过手脚的,有人要江慎尧永远瘫痪在床上,甚至,这些用以来治疗江慎尧的仪器,因为其中的一个功能没有能够被使用出来,效用大打折扣,甚至完全相反,很有可能,直接会让江慎尧受到慢性影响,病情慢慢恶化,逐渐死亡。

云司绾的眉头紧锁,虽然这个可能性还只是她的猜测,但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猜中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那么,会是谁呢?

让江慎尧高位截瘫还不满意,还要用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方式,来让江慎尧死。

心里突然就涌起了一股跃跃欲试,云司绾并不想要让江慎尧死。

也许,是因为江老爷子给到她的亲情太过温暖珍贵,让她不忍心看到那么一个垂垂老者白发人送黑发人,承受那种痛苦。

云司绾第一次想要违背对师父的诺言,这么强烈地想要治好一个人。

有了这样的想法,云司绾便没有再犹豫。

她从自己那个老旧的行李箱里面拿出了一本泛黄的医书,快速地翻看着里面的内容。

江慎尧这样的情况,她记得师父曾经治愈过一个。

据他所知,那一位的身体状况不要太好,康复以后,直到六七十岁,都在沉迷各种极限运动。

江慎尧的情况虽说比他要严重一些,但云司绾还是认为,有治愈的可能。

不过,这首要的前提,得是她先把仪器研究明白,到底被动了手脚的那条线路,究竟该怎么去链接。

云司绾已经在师父交给她的医书上找到了治疗的方式,她重又开始研究起仪器来。

终于,在天光大亮的时候,云司绾在自己的身上试出了线路正确的链接方式。

只是,她的手臂上被强电流电了一下,让她左边胳膊都麻到失去知觉,贴着磁片的那处皮肤,也被电成了青紫色。

>>>点此阅读《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