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短篇推荐《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大长公主唐明藩完整版小说阅读

小说: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

角色:大长公主唐明藩

简介:穿越不可怕,穿成任人摆布的草包大小姐才可怕, 居然还乖乖上钩、想去爬堂堂王爷的床? 她当即撕掉了剧本,远离男人,否则会变得不幸! 既然都穿越了,搞事业才是硬道理! 而,某王爷却还在榻上苦等……

书评专区

维止王朝的剑客信条:开头以年羹尧案为引,似乎是模仿《鹿鼎记》的起手方式……希望后文也能效法鹿鼎公的感情路线,别再做后宫党的叛徒啦

onghaoran43:就解闷而言还是有粮草到干草左右的,情节流畅,无尿点。

《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免费试读

第4章

最终唐明藩还是没有在家里吃饭,在唐竹筠担心的目光中,摇摇晃晃去了衙门。

唐竹筠躺在床上望着雨过天青色的帐子骂娘,她这是捡了个什么烂摊子!

抱怨几句,还得面对。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让家里三个男人对她改观,同时还不能露出破绽,否则被知道她占了原主的身体,岂不是要被当成妖魔鬼怪?

而且,她还得赶紧想办法把外面的高利贷还上,弄不好是要影响父兄仕途的。

可怜她在现代连信用卡都不肯用,回到古代却欠了高利贷,有没有天理了!

唐竹筠既来之则安之,已经把自己代入了原主的角色。

至于什么晋王,还有那个欠收拾的阮心若,早就被她甩到了脑后。

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再腾出手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说干就干,唐竹筠喊来秀儿,开始整理她过去的东西。

她欠的钱,利滚利应该有一百二十两左右了,她得把这些年置办下来的东西都变卖典当,尽快把银子凑齐。

然而看到秀儿捧出来的东西,唐竹筠只想骂娘。

——原身这都买了些什么破烂!这些花了五六百两的东西,实际上能值一半的钱就不错了。

唐竹筠强忍怒气挑选出来其中的首饰和冬天穿的皮子。

“姑娘,您,您这是要干什么?”秀儿吓得结结巴巴地道,“您不会想着要和晋王爷私奔吧!”

唐竹筠:“……我倒是想,他能跟我走?”

晋王是聋子还是瞎子?是没听过自己的名声还是没看到自己的样子?

“那您想和谁私奔?”

唐竹筠摔,姑奶奶怎么就非私奔不可了?

印象中,这个秀儿忠心耿耿,奈何就是脑子太多水,一晃都能倒出半碗那种。

“你帮你娘在家里做饭,我出去一趟!”唐竹筠抓起包袱,没好气地道。

“不,不,姑娘,我不让您走!您走了,我怎么办?”

“我不走,我就是出去卖东西,要不收印子钱的上门,把你抵给他们。”
唐竹筠凶神恶煞地道。

秀儿吓得一抖:“姑娘,我不要……”

“那就放手,好好帮你娘干活,我很快就回来!”

秀儿这才松开手,满眼含泪地目送唐竹筠出去。

唐竹筠去了当铺,听着里面的伙计居高临下地问“活当还是死当”,她咬咬牙说了句“死当”。

然后里面的掌柜拨拉了几下算盘,带着唱腔:“破皮袄三件,破首饰十三样,死当,一百两!”

什么?竟然这么黑!

“不是,我那些首饰,都是真金白银好玉宝石的,还有我那灰鼠皮袄子,一件买的时候都是五十两……”

“爱当不当,不当滚蛋。”

唐竹筠气结。

这当铺柜面很高,后面的人踩着凳子俯视外面的客人,不到万不得已,谁来当铺,所以这些人趁火打劫都习惯了。

没办法,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挥霍时候脑子里进的水。

唐竹筠硬着头皮讨价还价,结果里面却伸出一只略显苍老的手,直接把她的东西推了出来:“去别家看去吧!”

唐竹筠一把抓住那只手。

当铺掌柜愣住了,做了这么多年当铺掌柜,还是第一次被人“轻薄”呢!

而趁着他发愣的功夫,唐竹筠已经顺着他的手摸上了他的脉。

唐竹筠窃喜,果然和她想得一样。

在掌柜的发怒之前,她脆生生地道:“掌柜的,您是不是早上起床的时候身体僵硬,经常关节肿大,疼痛难忍?”

刚才她看到掌柜变形的手指,就隐约有了猜测,所以才会大胆查脉。

掌柜的愣住,眼中露出几分惊讶之色:“你这小姑娘怎么知道?一定是听人说的是不是?我这老毛病,许多人都知道,想讨价还价就算了!”

果然是生意场上的人,多疑。

唐竹筠不慌不忙地道:“您附耳过来,我跟您说点别人不知道的。”

掌柜将信将疑低头。

唐竹筠在他耳边说了句话,掌柜脸色都红了,看向她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审视和凝重。

“我祖上是名医国手,”唐竹筠信口胡诌道,“您脉象虚浮,血瘀凝滞,应该吃过不少药。”

“是吃过很多,可是都不见效。”

“您可是试试我的方子。”
唐竹筠胸有成竹地道。

“你,”掌柜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你到底是真的会治病还是故弄玄虚?”

唐竹筠笑道:“我给您开的方子,您大可以拿给别的大夫看,他们倘若不说好,那算我骗您!”

小伙计在一旁道:“掌柜的,要不您试试?您这病发作起来太受罪了!”

掌柜一巴掌拍到他头上:“一边去!”

唐竹筠知道他这是不想让自己得意,便假装没看出来,等着掌柜主动开口。

果然,掌柜道:“这样,你写方子,如果真的好用,我就给你十两银子诊金!至于当东西,该多少银子还是多少银子。

“二十两。”
唐竹筠眼皮子都没抬,“一口价,有效了再收钱。”

掌柜咬咬牙:“好!来人,准备文房四宝!”

他这毛病发作的时候实在疼到痛不欲生,真能治好,别说二十两,就是五十两一百两他都愿意。

“我说,你写。”
唐竹筠道。

说来惭愧,前身认识的字真不多,写的字更像狗爬。
她初来乍到,也不认识这里像篆书一样的字,所以就有点尴尬。

掌柜只当她不愿意留下笔迹,便自己执笔。

“淫羊藿、丹参、地黄、青风藤各二钱……”唐竹筠缓缓道来,从容自若。

说完药方,唐竹筠拿了当来的一百两银票,道:“为表诚意,我十天之后再来收诊金。”

掌柜道:“我们写个契约……”

“不必了,”唐竹筠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相信你。”

主要她的字太丑了,再说,十天只够他缓解症状,后续治疗要换方子,还得指望自己,不怕他赖账。

“等等!”掌柜追出去,从袖中掏出二两银子递给她,“这是定金。
姑娘既然相信我,我也相信姑娘。”

唐竹筠微微一笑,从容接过银子。

看起来,这掌柜已经相信她几分,想要日后处好关系,所以才会如此。

等她走后,小伙计凑到掌柜面前:“掌柜,那小姑娘跟您偷偷说了句什么?”

掌柜老脸一红:“滚滚滚,少打听!”

房中的事情,能和别人说吗?那小姑娘,不知道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还是真的有点本事,他拭目以待。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