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谁说人生无再少(勾干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谁说人生无再少

作者:勾干

简介:【架空+种田+轻松+暖心+励志+商战】三穷三富过到老!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人生就不开挂了?且看宝成、淑芳、小凤等一众山沟沟砬子缝里走出的年轻人,来在大都市根源,是如何凭借各自的才智和胆识,从开小吃部、买馒头包子、倒卖山货做起,最终建构出属于他们的商业帝国,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的。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谁说人生无再少

《谁说人生无再少》第1章 幻,还是真免费阅读

东华国关东省根源市。

许氏集团旗下,新凤凰百花园酒店二楼的宴会大厅里,一场豪华气派的生日酒会,正在轻柔如水的背景音乐下热热闹闹地进行着。

宽敞明亮的大厅中间,是一张阶梯式的银白色长条桌案,上面摆满了令人食欲大振的肴馔、点心和娇艳欲滴的新奇水果,水陆俱陈,中西合璧。

几个身着红白相间制服的侍应生,掌上擎着酒水托盘,体态优雅身形敏捷地穿行的客人中间,每人身边都跟随着一位长相甜美前凸后翘的服务小姐,她们不时地用灵巧的小手,为有需求的来宾,递上一杯心仪的饮品。

就在刚刚,履新不久的许氏集团主席许国,发表了一通极富感染力的致词,把酒会参与者的热情一下子调动了起来。

来宾们面带笑容,开始三五成群地结伴依次向坐在主宾席上的两位寿星敬酒行礼,嘴里说着人世间最为动听的祝福话语。

宝成和淑芳,是这场生日大PA当之无愧的两位主角。

他们是孪生姐弟,淑芳比宝成提前三分钟落草,理所当然地成了姐姐,为此,不服气的宝成已经同她打了大半辈子官司了,凭什么自己当时只是谦让了一下,就得管她叫一辈子的姐姐?

不过说归说,闹归闹,做人的礼数却不能丢,比如在像今天这种比较正式的场合上,宝成还是得规规矩矩地称呼淑芳一声“五姐”的。

您猜着了,除了淑芳,宝成还有另外四位姐姐,大姐淑菊、二姐淑梅、三姐淑兰和四姐淑芬。

今天,淑菊、淑梅、淑兰、淑芬、根生、艾勇、小凤、王爽、昌顺、于雅等几个与宝成和淑芳同辈之人都悉数而至,为他二人庆生。

淑芳和宝成,作为许氏集团的终身名誉总裁和前董事局主席,在前些时日,已经顺利地完成了集团核心管理层职权的更迭交替工作,现在可谓是功成身退一身轻松了。

今天的这场生日大PA,有两层内涵,既是作为庆贺他们姐弟两个八十诞辰的生日庆典,也是集团为欢送他们光荣离职而举办的答谢酒会。

本来,集团的新任董事局主席,即宝成的三公子许国是不同意这样做的,认为老爹和五姑辛苦多年为家族开创出偌大的一片基业,临了却为省这仨瓜俩枣的饭费银子把两场盛大庆典合二为一举办,有些于心不忍的,其他董事局成员也都是这个意思。

怎奈节俭了快一辈子的老姐弟俩执意要这样做,许国他们知道拗不过的,便只好“遵旨照办”了。

“五姑,爹~~”一直在他们老姐弟俩身边围前围后张张罗罗的许可笑着向他俩建议:“今儿个是咱许氏家族最热闹最隆重的一次聚会了,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在国外的,能来的基本上都来了,咱不如趁着人齐全,大家一起合个影吧。”

“嗯,小可的这个提议好,五姑挺你!”淑芳正和小凤聊得起劲儿,听许可说完,立即表示赞同。

“你五姑同意,老爹我更是没意见。”宝成对自己最得意的宝贝女儿许可总是百依百顺,青睐有加的,对其他五个儿子他可从来没这样客气过的。

于是许可用麦克风招呼在现场的许氏家族成员全部集中过来,合影留念。

当日酒会大家尽欢而散。

次日,这张以淑芳和宝成为核心,周围聚拢了许氏家族大大小小几十口子的合家欢照片,便被挂在了宝成半山墅宅邸一楼客厅的粉皮墙上。

自打照片挂好后,宝成便站在它前面认真端详,到现在已经足足有三个钟头了,仍然兴致不减。

直到站累了,眼睛看花了,他才摘下老花镜,返身回到沙发那里坐下,心想着打个盹儿就起来,然后继续看那张大照片,继续想那张照片背后发生过的那些事儿。

人到了老年,都喜欢怀旧,因为人生该经历的,这时候差不多都已经经历过了,未来的世界再怎么新奇,都不过是今天的一个合理延续罢了。

相反,发生在几十年前,本来可以盖棺定论的事情,在今天看来,却存在那么多的不确定性,一句“假如”,便可以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上年纪了,觉来得真是便宜快当,躺在又松又软的真皮沙发上的宝成,恍恍惚惚间,便进入了梦境。

梦中的宝成,满头的白发开始由发根向发梢快速变黑,一对瞳孔由浑浊渐至清澈,满脸的褶子也一点一点地被拉直扯平,老年斑随即消失,松软粗糙的面部皮肤立即变得白皙紧绷富有弹性了。

宝成惊奇地发现,他已不再是那个耄耋之年的老者,青春的容貌、浑身紧绷的肌肉和强壮的骨骼与风华正茂的十七、八岁青年相比,并无二致。

原来返老还童并不只是个美丽的传说,这样的奇迹竟然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宝成欣喜若狂,他马上双手合十,以此来感念上苍对自己格外的眷顾和恩宠。

唯一令他感到尴尬和大惑不解的是,变身后的他并不是依旧躺在自己半山墅一楼客厅那张真皮沙发上,而是被置身在了一个乍见之下有些陌生,细思起来又似曾相识的荒郊野岭上。

奇怪,宝成想,自己怎么会突然间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此刻,正午的阳光从头顶刚抽出嫩黄芽片的枝丫间透射下来,零零碎碎地洒落在宝成的身上,让他上身穿着的那件打了块补丁洗得发白的老蓝布夹袄看上去像是加上了一层高级伪装防护网。

宝成纳闷儿,刚刚他的身上还穿着那件为庆贺八十寿辰专门定制的绛紫色正装哪,现在则变成了一件打着补丁的蓝棉布袄。

他转念又一想,不对,好像这件旧衣服真是自己的,对了对了记起来了,那块补丁还是娘亲手在油灯下帮自己缝上去的哪。

哦,是了,宝成点了点头,终于想起来自己为啥会置身在这崇山峻岭之中了。

今天早起时爹娘跟几个姐姐下地干活前曾告诉过自己,去筒子峪山上采点野菜回来晚上吃,家里上年冬天储存的过冬蔬菜眼见着就要断顿了。

宝成低头看看放在脚下的荆条筐,那里面现在已经装满了各式等样的山野菜,由此他进一步确认了自己记忆的真实性。

他心想,这小半晌还真没白忙活,收获看起来还是蛮可观的,这些山野菜足够晚上一大家子人饱餐一顿了。

于是他长出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砍柴刀,准备坐在身边那棵积有半尺厚落叶的老柞树底下歇息片刻。

早晨,他走了近十里的山路来到这片山域,一直猫着腰忙活到现在,渴了就随手把一棵汁水多一点的山野菜放嘴里嚼几下咽进肚里,以至于到了现在,他的牙齿和舌头都被染得与筐里的那些野菜一般颜色了。

真的是有些倦了,宝成躺在松软的落叶上,身上的疲劳感一下子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释放,浑身舒坦得一个劲儿打瞌睡,要是此时能够在这儿睡上一觉,那滋味一定会很美的。

正当宝成在那里闭目养神胡思乱想之际,从远处山梁顶上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野兽嚎叫和撕打声,把他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了现实。

他激凌凌地连打了几个寒颤,心说危险,此地万万不可久留,那些饿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大型食肉动物,鼻子灵得能闻见数十里外猎物的肉香,他可不想让自己在明天早上变成某一头野牲口大快朵颐之后拉出的一泡热气腾腾的大便。

听叫声那几个野牲畜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的,宝成想,他应该有充足的时间安全地撤离此地,而且他知道,这大白天的,这些野牲口也不敢随便跑到山口这边来胡作非为的,毕竟人怕兽,兽也怕人的。

但来时爹娘对他的叮嘱言犹在耳,让他千万千万不可往大山深处走,听见野牲口叫就赶紧往家蹽(跑),可别为了一口吃的把小命搭上就犯不上了。

想到这里,宝成把柴刀横放在荆条筐上面压着山菜,挎起菜筐一阵灵巧地穿蹦跳跃,顷刻间便从山坡来到谷底。

在那里,有一条通往许家窝棚去的羊肠小路。

眼下是四月下旬,山谷溪流上去年冬天结成的厚厚冰川仍然顽固地坚守在那里,此刻,才刚刚开始有点松动融化的迹象。

在冰川与山体的结合部,一朵朵黄色的迎春花随风摇曳在翠绿的茎叶上面,显示出它们不惧严寒的顽强品质。

刚才在山坡上还觉满身燥热的宝成,此刻却感受到了丝丝的凉意。

宝成用绿色的舌头舔了舔同样颜色但有些发干的嘴唇,从筐里取出柴刀,当当两下从冰川上砍下几小块冰,放进充满山野菜苦涩感的口腔内“咔擦咔擦”一通猛嚼,瞬间,一股甘甜凉爽的水流便把他渴得快冒烟的嗓子滋润了起来。

宝成并未在清凉的谷底做太多的停留,他紧了紧腰带,哈腰挎起荆条筐,急匆匆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从此地到家还有很远一段距离的,他得抓紧时间赶路。

虽说已经十七、八岁了,宝成的身板看起来却不是很壮实,个头却不矮,整个许家窝棚所有的同龄人都算上(当然也没几个),能够与宝成站起来肩并肩的,也就数昌顺了,两个人也自然而然地成了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好伙伴儿。

今天本来和昌顺说好要一块上山来采山菜的,结果临出发前他爷爷犯了胃痛的老毛病,他只得留在家里帮忙照顾了。

昌顺姓柳,他的爷爷柳望春是位远近闻名的老中医,但有句老话说得好,医不自医,也就是说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儿,一旦身体犯了毛病,还是得需要别人来诊治的。

柳望春倒不需要别人来诊治,他对自己的毛病心里明镜儿似的,药也都是日常就备好的,昌顺在家只是帮助爷爷把药煎好喂给他喝下去就可以了。

关东山里人家,每年上秋时,都会用大白菜渍几大缸酸菜,用萝卜辣椒豇豆等制作些酱菜,再在菜窖里储存些土豆、萝卜、白菜,加上夏天晾晒的萝卜缨子、干豆角子之类的干菜等等,作为整整一个冬天家里的副食品。

这里的冬季非常漫长,从每年十月中旬开始庄稼秸秆上场后,一直到来年四月下旬自家地里的发芽葱、菠菜以及漫山遍野的山野菜长出来时,五个多月的时间,都要靠这样的菜蔬来打发日子。

每年到了阳历4、5月份,最是食材青黄不接之时。

经过漫长的冬季,家家户户储存的过冬菜蔬都基本消耗殆尽了。

好在到了这个时候,在田野里,山岗上,各种山野菜在春风春雨的吹拂滋润下,打破忍耐了一冬的沉寂,迫不及待地从冻土中冒了出来,让山野人家的餐桌又开始有了些许颜色。

半个月前,许家窝棚附近的山野菜就已经被村民们清洗干净了。

之后再想要获取这些大自然的无私馈赠,不走上个十几二十里山路显然是很难有所收获的。

宝成的爷爷奶奶已于前两年相继过世,大姐淑菊和二姐淑梅都已经出嫁了,现在家里除了爹娘外,还有三姐淑兰、四姐淑芬和与他孪生但比他早几分钟出世的五姐淑芳。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像采山野菜这种需要走很远山路,既耗体力又有一定危险的活计,自然非他莫属了。

挎着满满一筐山菜的宝成,十里山路,走了接近有一个半小时,太阳稍微有点偏西时,他终于来到了许家窝棚的村口。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