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

作者:、

主角:

类型:总裁豪门

简介:云家最废物的三小姐,被家人牟利卖给江家那个瘫痪,看着病床上那个虽然不能动弹但仍貌美惊绝的丈夫,云三小姐捂了捂自己的小马甲,怎么办?救还是不救?奈何云三小姐对美色总是心存怜惜,见不得这么一个美人儿躺在病床上,只能暗戳戳地把江美人给治好。只是,这位爷,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只是给你治了截瘫,又没有给你换脑子,怎么变得这么粘人呢?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不喜欢人靠近呢?呜呜呜她存离婚!

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

《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免费试读

第4章 不要恃宠而骄

宁城第三医院,云司绾从手术室里面走出来,才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见一个耄耋老者坐在沙发上面,正在等着她。

“爷爷。”云司绾乖顺叫了一声,纵使已经疲惫不堪,却也仍然姿态谦和,没有半点对这位不速之客的不满。

云祥和双手交握在拐杖上面,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并没有立刻应声。

云司绾早就已经习惯了云祥和这样的态度,便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才下了手术,她其实身心俱疲,这个手术长达了二十个小时,她此刻只怕是眨眨眼都能够睡着。

终于,云祥和端着的姿态放了下来,开口说道:“我和你说过,让你辞去医生这份职业,我们云家,不是养不起你。”

云司绾并未作声。

从前的她会抵抗,会辩解自己有多么热爱这份工作,会恳请这位说一不二的老人给她一点自由。

然而,每一次都只是换来无疾而终,还要被冠上个不是东西的名号。

云司绾是真的有一些疲于应付了。

云祥和见她不说话,心底的怒气更是噌地往上蹿。

不过,想到今日过来的目的,云祥和倒是没有破口大骂,反而转了口风。

“你不用给我甩这么一个态度,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云司绾,云家从来都不欠你的。”云祥和说道。

云司绾咬了咬唇,虽然不想要接话,却也实在不想听到云祥和说出更加难听的话来,她便温吞开口,“我知道。”

从七岁开始被接回到云家,她就知道,这些所谓的血脉亲人,费神费力地把她找回去,无非就是想要博取一个好名声,并不是真的在乎她是他们的血亲。

早早的就认清了这个现实,云司绾便将自己的一腔热情藏了起来,不再渴望炙热的亲情。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也该为家里做些什么事情了。”云祥和顺势说道。

云司绾抬眸看向云祥和,心下了然,大抵是最近家中一直在讨论的事情,原本以为,这种事情轮不到她的身上,现在想来,这本身就是一件烫手山芋,家里的那几位娇小姐,是根本不可能会同意的。

云祥和说道:“你也知道,江家老三到了适婚的年纪,江老在这么多名媛千金里选中了我们家的姑娘,但你大姐和二姐都心有所属,小妹年纪还小,所以,和江家老三定亲这件事情,我认为,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云司绾闻言,表情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心里苦涩。

云祥和说的有多么的冠冕堂皇,清楚真相的云司绾,内心就只觉得有多么的讽刺。

江家老三啊,半年前因为意外高位截瘫,手术还是她和她的老师一起做的。

家里的那三位姑娘,还不就是因为知晓他的内幕,不愿意嫁去江家守活寡,才把这事儿落到她的头上吗?

不然,为何三天前江家就派人传话过来,今日云祥和才亲自到医院来和她谈。

还不就是因为,江家权势滔天,更是顶级豪门,虽然在公开的富豪榜上只堪堪排在第三位,但是,豪门世家都清楚,这是江家低调,若是将真实的财富曝光出来,只怕会是世界级的首富。

云家虽然也在富豪榜上有名,却只能在末尾。

对江家这样的顶级豪门,云家人自然更希望是他们真正宠爱着的女孩儿嫁过去。

云司绾半晌没有作声,这无疑是在消耗着云祥和的耐心。

若是放在从前,他必定已经厉声呵斥,今日却仍在忍耐。

见云司绾半天没有答应,云祥和只能够亮出他提前想好的条件,“我看你是真的喜欢这个工作,这样,你嫁进了江家,我便不再管你的前途,你想要安心当个小医生,我不会再有任何的意见。”

云司绾终于是有了一些反应,抬睫看向云祥和,终于还是说道:“谢谢爷爷。”

这便算是答应了下来。

云祥和冷哼了一声,态度急转直下,对云司绾命令道:“嫁进江家,你也不要忘了本,你是云家的女儿,凡事都要为云家考虑,你父母,你大伯小姑,还有你的兄弟姐妹,你要时时刻刻记着他们,时时刻刻帮衬着他们。”

云司绾终是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起来。

她这还八竿子和江家打不着边际呢,云祥和就已经惦记上了这些。

奈何云司绾此刻只想快点儿把她这位利益至上的爷爷给送走,她点了点头,应声到:“我清楚的。”

总归,到时候做不做,也是由她决定的。

云祥和瞧着云司绾没有什么异样的心思,便又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办公室内终于安静了下来,云司绾扶了扶额头,眼里满是苦楚。

就这么沉缓了半晌,云司绾才脱掉身上的白大褂,走出了办公室。

才出医院的大门,云司绾正在路边拦车,一辆黑色的轿车便缓缓停在了她的跟前。

紧接着,是一个黑衣人从车上下来,恭敬地对她说道:“云三小姐,我们老爷有请。”

云司绾并没有问他老爷是谁,医院门口也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她微微地点了点头,便躬身上了后座。

车子缓步驶向江家老宅,入眼的恢宏建筑群让云司绾纵使对这些不感兴趣,也依然难免有一些惊叹了起来。

这也就难怪云家人会将这门婚事看得这么重,以云家人贪婪的本性,只怕是要觉得,江家的佣人房,也要无比的奢华矜贵。

云司绾被领进了书房,一个白发老者正在写着毛笔字。

她并未走近,也并未出声,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终于,当江老爷子落下拓印,才抬眸看向云司绾。

她的小腿已经站得僵硬,全靠着一股毅力支撑着自己。

“云家姑娘,来,瞧瞧我这字如何。”江老爷子朝着云司绾招了招手,叫她过去。

云司绾有刹那愣神,反应过来后,便机械地朝着江老爷子挪了过去。

她的两条腿,都要打不过弯儿来了。

江老爷子默默将这些看在眼里,眸色幽深,却并未出声。

云司绾在江老爷子身侧站定,寻着一个最恭敬的距离和姿态。

她的视线落到了宣纸上面,大气磅礴的四个字写着:百年好合。

云司绾抿了抿唇,对江老爷子的用心便清楚明了。

她寻着个适当的时机开口,说道:“江老的字,昂扬大气,雄浑洒脱。”

江老爷子闻言,满是精光的眸子里滑过一抹无奈。

这小姑娘,未见得真的懂得书法,只是挑了不出错的词语来形容一番。

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江老爷子问道:“那你可喜欢这幅字?”

云司绾的视线从宣纸上移到江老爷子的脸上,对上他那双凌厉的眼睛,不受控地吞咽了口口水,随即,才点了点头,说道:“喜欢。”

“那便将这幅字送给你,以后,你便是我江家的人。”江老爷子说道。

云司绾应声道:“谢谢江老。”

“这么称呼我,可就叫我不开心了,都说了你是我江家的人,还不称呼我一声爷爷?”江老爷子佯装生气地说道。

云司绾着实是对这发展的速度很是跟不上,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唤了一声,“爷爷。”

“诶。”江老爷子应的愉悦,听得出来,他是打心底的高兴。

“方才叫你站了那么久,没有怪爷爷给了你一个下马威吧?”江老爷子说道。

“没有。”云司绾摇了摇头,事实上,她早就已经不记得了。

“这样便好,”江老爷子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随我去见见老三。”

“好。”云司绾应声,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上前去搀扶江老爷子。

即便,她瞧见了江老爷子的左脚有微微地跛。

江老爷子余光将云司绾的犹豫看了个清楚,再次无声叹息。

这也是个对人防备心极重的孩子,碰上他们家老三,还真是,让人操心啊。

两人穿过前院,去到了江家老宅最深处的一个院落当中。

云司绾方一踏入,便心生欢喜。

这里的环境更加的清幽,空气里隐隐的花香让她有一种格外安宁的感觉。

院落中央,还有一个小型的喷泉,汩汩冒着水花,让她一瞬间便联想到了七岁之前,她常和师父一起去玩耍的那个山涧。

云司绾眸色暗了暗。

她,好想师父啊。

随着江老爷子进门,云司绾最先注意到的,并不是躺在病榻上的那个人,而是满室精密的仪器,不由得啧啧感叹。

他们医院的仪器都没有这么的高端,只怕,全世界最顶级的仪器,都在这里了。

云司绾蜷了蜷手指,有一种难耐的心痒感。

她很想要上手试试这些个仪器,若是弄懂了这些,将它们用到医院去,说不定,更多的疑难杂症,都能够被解决。

“阿尧,你今天感觉怎么样?”江老爷子已经率先走到了床前,看着床上躺着的孙子,声音都克制不住地发抖。

江慎尧平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神魂好似早就已经远离了自己的躯体,对江老爷子的关切仿若未闻。

云司绾走过来的时候,便看到上这么一张没有生机的脸。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见到江慎尧。

上一次见到他,她并没有时间去仔细欣赏他的五官。

那时候的他,满身是血,浑身还有多处烧伤,她和她的老师还有医院各科室最权威的医生一起,目标完全放在了将命悬一线的他给救活上。

那场手术,十几个医生前前后后轮番上阵,坚守了四十几个小时,这才算是将人给抢救回来。

云司绾参与了前半程,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么狼狈的一个男人,竟然长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

江慎尧长了一双本应该是看谁都多情似水的桃花眼,眼尾处还有点睛一笔的勾魂小痣,此刻因久卧病榻,本就白皙的肤色更是没有什么血气,却仍旧叫云司绾认为,这男人,是这世上最美貌惊绝的人。

她不由得看得出神。

许是察觉到了陌生的目光,江慎尧的眼珠动了动,精准对上了云司绾的眼睛。

霎时,原本无波无澜的瞳眸涌上一抹怒气,掺杂着对失望预定的无语。

江慎尧挪开眼神,看向江老爷子,道:“爷爷,你就放弃吧,多少医生已经判了我的死刑,别再执着了。”

江老爷子一听他这话,原本见着孙媳妇儿的高兴劲儿,这会儿被打的七零八落。

他耐着性子劝到:“阿尧,爷爷求你,别说这样的话,只要有一点希望,爷爷都不会放弃,你不要自己放弃自己,好不好?”

江慎尧挪开视线,不想看到老人担忧和无助的眼。

自从他出事以来,眼看着爷爷又老了十岁的模样。

这半年来,没日没夜为他奔波,重金求医,就连黑市、密网上的信息,他都没有放过。

这些,江慎尧都看在眼里。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对治愈不抱希望,若不是他自己无法动弹,他真的想要了结了自己,让这个年事已高的老人,可以去安享晚年,别再为他操劳。

江老爷子见江慎尧又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便也知道他在想一些什么。

他快速的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对江慎尧说道:“阿尧,你别多想,这次我不是带医生过来给你看病的。”

闻言,江慎尧这才把目光挪回来。

他看向江老爷子,眼神狐疑,现在,居然还有比给他找医生更能让江老爷子高兴的事?

江老爷子介绍到:“阿尧,这是云司绾,云家的三姑娘,爷爷做主,给你们定了亲,以后,她便是你的妻子。”

音落,便见江慎尧的脸上浮起一抹嘲讽,眼底的怒气更甚。

他并没有看向云司绾,而是冷着嗓音说道:“爷爷,我不需要。”

他已经是这样的一个废人,有什么资格拥有妻子。

“阿尧,爷爷只是想要找个人来照顾你,这家里头都是一群男人,照顾你不够细致,你就心疼心疼爷爷,成吗?”江老爷子说。

他的语气格外的卑微,让云司绾听着,都忍不住心口发酸。

云祥和也会有这样慈爱的模样,只不过,对象永远都不是她。

云司绾很想要对江慎尧说些什么,比如,她其实是个医生,她可以很专业的照顾他,只要他同意江老爷子的安排。

虽然,这只是她看不得江老爷子这么难过。

但她看得出来,江慎尧对医生有着激烈的抗拒,方才,江老爷子在介绍她的时候,并没有介绍她是做什么的,如此用心,她能明白。

想了想,云司绾说道:“三少可以不用把我当成你的妻子,就当我是江家新来的佣人,只要你看到我的时候别朝我发火便可。”

云司绾还是要给自己争取一下的,她对这屋子里面的各种精密仪器充满了探索欲,这让她就不得不提前和江慎尧说好,不然,以后她常来这屋子里面晃荡,仪器没研究上,被这男人怒骂倒是很有可能。

她可不想把大把的精力都耗费在这些事情上。

江慎尧上下打量了云司绾一番,很想出口讽刺,是云家生意做不下去了,还是快要破产了,居然要让云家的娇小姐,嫁给他这个废人,现在,为了留下来,居然自动甘愿当江家的下人。

然而,当他看到云司绾那双澄澈的眼睛时,他却只抿紧了唇,没有出声。

江老爷子见状,便当江慎尧是答应了下来。

他偏头感激地看了一眼云司绾,越发觉着,给了这姑娘委屈。

眼下,他怕江慎尧会反悔,立刻说道:“那就这样决定了,阿尧,晚点,我就让绾绾住进来了。”

江慎尧没有作声,便已经是最好的回应。

从江慎尧的房间出来,直到回到了前院,江老爷子才说道:“绾绾啊,谢谢你,你愿意照顾阿尧,愿意嫁给他,爷爷真的很欣慰。”

云司绾咕哝了下,心底涌上一抹歉疚。

她总不能告诉这位老人家,她愿意的原因是什么。

江老爷子自顾地说道:“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江家的人,有爷爷在,没有人能欺负你,等阿尧好起来,他也会保护你。”

云司绾点了点头,感激说道:“谢谢爷爷。”

这种被纳入羽翼、被当成家人的感觉,实在太好。

她有一些贪念这样的温暖。

“不过,绾绾啊,你也看到了,阿尧对医生很排斥,你这个工作,暂时就不要告诉阿尧了。”江老爷子说道。

云司绾说:“爷爷,我明白的,我不会告诉他的。”

“那就好,”江老爷子很是欣慰,拍了拍云司绾的手,突然说了一句:“绾绾,我很看好你和阿尧。”

他活到这把岁数,很多事情,都看得明明白白。

自从江慎尧卧床开始,除了对他这个爷爷还能有一些耐心,对其他人,可以说,无一不是偏激易怒的。

可刚刚,他明明不想要理会云司绾,却并没有说难听的话让她难堪。

光凭这一点,江老爷子就忍不住认为,也许,云司绾是能够改变阿尧心态的人。

也因此,他看着云司绾的目光里面,就更多了几分深意。

云司绾下午回到云家,才一进门,就见二姐云司玥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图册,正在上面勾勾画画。

见她走进来,撩了下眼皮,声音带着些幸灾乐祸,“听说你去过江家了,怎么样,江家对你的态度如何?”

虽说云司玥是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表面功夫却还是想要做好的。

云司绾抬眸看向她,语气温温淡淡,“还挺好的。”

至少,爷爷对她不错。

云司玥观察着云司绾的表情,见她并没有什么得意的神色,这才放下心来,把画册放到了一旁,说道:“绾绾啊,其实你嫁给江家三少一点也不亏的,你看你这么沉迷你的工作,正常男人哪里能受得了,你嫁给他就不一样,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不都是由着你。”

云司绾没有作声,对云司玥这种风凉话,早就听习惯了,对她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她只静静等待着云司玥的下文,放在往常,她是不会和自己说这么多话的。

今日这么耐心地和自己说这些,必然是有别的目的的。

果然,云司玥懒得再和云司绾绕弯子,直接说道:“既然现在你已经嫁入江家了,那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你也知道,恒博影业是江慎尧的二哥江慎远在管理,他们最近在筹拍一个大IP,那个女主角特别适合我,咱们两家肥水不流外人田,绾绾,你去和江慎远说一声,让他把那个角色给我。”

云司绾微不可查地拧了一下眉,对云司玥这么理所当然的话感到震惊。

她抿了抿唇,半晌,才说道:“二姐,我现在只是见到了江老爷子和江三少,至于,你说的那位,我不一定会见得到。”

即便是见到了,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够说得上话。

云司玥听她这要拒绝自己的意思,立刻就怒了起来。

“你怎么回事啊,还没嫁过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你要搞清楚,我是你二姐,云家养你到现在,就让你做这么点儿事情你就推三阻四的,你是想当白眼狼不成。”云司玥从沙发上站起来,脸上早就没有了温和的伪装。

“我告诉你,云司绾,这事情你必须给我办成,见不到江慎远,你就去和江老爷子说,我就不信他一声令下,江慎远还能反抗。”说完,云司玥便扭着细腰,往楼上走去。

云司绾终是皱了皱眉,对这个向来唯我独尊的二姐,着实没有半点儿办法。

在客厅呆了一会儿,云司绾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翻出了一个已经很旧的行李箱,把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放进去,便离开了云家。

本来云司绾是不打算这么快就搬到江家去住的,只是她对江慎尧屋里的那些仪器太过感兴趣,让她恨不得立刻就能插上翅膀飞进去。

只不过,她清楚江慎尧对自己不喜,安顿好自己的东西以后,云司绾到了夜里一点,才摸黑钻进了江慎尧的房间。

她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甚至,为了不让走路的声音惊醒床上的人,云司绾特意把鞋子贴了,光着脚走进的房间。

云司绾的目光率先在江慎尧的脸上盯了半天,确定江慎尧在睡觉,这才走到一个仪器边。

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却并不影响云司绾的行动。

这是她不为人知的天分,在黑暗里,她的视力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就连读书写字都没有问题。

而且,她每一天都不需要睡很长时间的觉,基本上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让她被耗尽的体力立刻恢复。

只不过,为了在云家能够更好的生存,云司绾的这些与常人不同,她都藏得很好。

此刻,云司绾如同走在灯光之下,在江慎尧的屋子里面穿行。

她并没有去触碰任何一个仪器,只是在每一个仪器跟前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记下了它们的功能了模式。

云司绾并没有在房间里面停留太久,毕竟是第一次摸进江慎尧的房间,她还是很小心谨慎,就怕会吵醒了他。

好在,等到云司绾把所有仪器都观察结束以后,她重又朝着江慎尧看过去,发现他依然和她进来的时候一样,睡得平稳,这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云司绾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走到了床边,观察了一下江慎尧的情况。

他的脸色很不好,从这一点上,的的确确是个病人的样子。

只不过,一般这种高位截瘫的病人,在躺了这么久以后,虽然还不至于枯槁,却起码会消瘦许多。

江慎尧的身型看上去,却是十分的健硕。

云司绾没做它想,只当是江老爷子为了维持江慎尧的体征,花了不少钱去给他提供营养。

她不由得想到那位苍老的老者,这把岁数还在为孙子操心。

轻叹了声,云司绾小声嘟囔,“不要恃宠而骄,让爷爷伤心了。”

若是她的爷爷对她能够有江老爷子对江慎尧的十分之一用心,她都一定不会忍心让老人家难过的。

等到云司绾摸黑离开了江慎尧的房间,床上本应是沉睡中的江慎尧,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视线森冷地扫过了房间,黑暗之中,却并不能够让他发现任何的异常。

事实上,早在云司绾进来的时候,江慎尧便已经醒了过来。

他原本可以出声震慑,却并没有这样做。

他想要看看,云司绾想要做什么,这个爷爷找来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不惜在江家被当成下人,也要留下来的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江慎尧本能地已经把云司绾当成了一个会来加害自己的人,他甚至有一瞬间在想,若是云司绾刚刚对他下手,也还不错,死了,便可一了百了。

谁想,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云司绾有什么动作,直到方才,她才靠近自己,居然只是叫自己不要恃宠而骄。

江慎尧眸子微眯,实在看不懂这个女人。

耳机里传来手下方睿的声音,“三爷,要我们去把她抓来吗?”

“不用,让人盯着她就行。”江慎尧说。

>>>点此阅读《神医娇妻又被爆马甲了》<<<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