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穿成暴戾将军的白月光(且行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暴戾将军的白月光

作者:且行舟

简介:古武界大佬成沅在一次暗杀任务途中和系统一起魂穿到了濒死的康国大将军残废又胆小的嫡女成元元和她的贴身侍女身上。好家伙!这一家子人根本不把这个嫡女当人看!那就别怪她成沅替她报仇了!想让我失身给傻子?痴人说梦!想在皇宫夜宴上让我出丑?何其荒唐!…号称不近女色的将军却一眼就认出了她不是成元元。“把我的阿元还给我。”他手里的刀刃抵在她的脖子上,“杀了我,你连她这幅皮囊都保不住!”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穿成暴戾将军的白月光

《穿成暴戾将军的白月光》第1章 哑巴居然开口了免费阅读

将军府,莲池。

几个小厮七手八脚的压着少女的脑袋往莲池里按。

他们的脸上既是兴奋又是害怕。

兴奋的是作为贱奴可以欺负一个名正言顺的主子。

害怕的是这个正在被奴仆欺负的人是这座宅邸主人的嫡亲幺女。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喂!你们手上使点劲啊!没看见她的脸都露出来了吗?”

不远处的凉亭上站着几个面容姣好且衣着不俗的姑娘,她们像是看戏一般看着小厮们作践着那个人。

“皎皎,要不还是算了吧?她脸都白了……”

成筱筱拉了拉成皎皎的衣袖,她面露不忍,小声的恳求道。

成皎皎正在兴头上呢 哪里肯就这么停下。

她烦躁的推了一把成筱筱,满脸不悦的回绝了她的请求,“要么你替她,要么就闭嘴!跟你那没用的亲娘一样!”

一旁站着的成曼曼立马摆出了讨好的表情,一脸亲热的搂上了成皎皎的胳膊。

“二姐姐真有气魄!难怪几个姊妹中,父亲最疼您!”

被夸得飘飘然的成皎皎不屑的睨了一眼成曼曼,趾高气昂的哼了一声。

“一个登不上台面的废物,也配跟本小姐争太子妃的位置?桃夭,你去吩咐小厮给我把她往莲花茎上怼,把她的脸给我划花!”

正在给成皎皎扇风的桃夭应下了,她快步走到那群小厮旁边下达了主子的命令。

成筱筱咬着唇站在一旁不敢吱声,眼神却片刻不敢移开还在被小厮拉着头发往水里压的少女……

成沅刚喘上一口气,立刻又被人掐着脖子摁进了水里。

大量的混着沙土的泥水涌进了她的鼻腔和喉咙。

在被扯着头发拽出水面的那一刻,她被呛得直咳嗽,嘴里和鼻子里开始流出混着热血的沙土……

成沅忍着咳嗽和气管里传来的阵痛,极费力睁开眼睛。

满目的莲花和墨绿的荷叶让她怔了怔……

我这是在哪?

她刚想开口问点什么,后颈处又传来一股大力把她按回了莲池之中。

还没来得及问出点什么,成沅就没忍住身上的疼痛和缺氧的晕眩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当小厮再次把她拉出来的时候,成沅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

围着的小厮们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一个胆大的伸出了根手指往她鼻底探了探。

还好,还是在喘气的。

只是……

众小厮们神色复杂的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犹豫和迟疑。

正在凉亭上看得津津有味的成皎皎见他们围着成元元没了动作,狐疑的朝着他们其中一个招了招手。

那小厮立马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

“你们在干嘛呢?”

成皎皎不满的把手里的扇子砸到了小厮的头上。

后者忍着痛,低下头,颤颤巍巍的回答道:“二小姐,这,这四小姐她,她已经不行了……”

“什么叫不行了?快死了?”

听到小厮的话,成皎皎的眼睛一亮,语气不自觉的带上了一股欣喜。

小厮压着身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成筱筱遥遥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成元元,下意识就踏出了一只脚。

“不许去!”

成曼曼伸手拦住了她,小声的喝道。

说着,她一把拉住成筱筱的手臂走到凉亭的另外一边。

成曼曼小心翼翼的朝后看了一眼成皎皎,见对方正拉着身边的桃夭在说些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曼曼…”

成筱筱有点着急的拉着自己姐姐的手,眼神却还是不住瞧着成元元。

看着同胞妹妹不争气的样子,成曼曼气得牙痒痒,她拧了一把成筱筱手腕的细肉,低声呵斥。

“你是嫌我们姊妹的日子还不够难过吗?”

凌厉的声音却透露着浓浓疲惫。

成筱筱终于不再挣扎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成元元在的方向,最终垂下了头。

将军府,南院。

成元元被几个小厮抬着从小路偷偷摸摸的扔了回来。

说来也巧他们这么一扔,成元元的背脊狠狠的摔在地面上,这么一震,也就把她口腔和鼻腔里淤着的那些泥沙都呛了出来。

成沅全身都在疼,她半撑着身子,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处剧烈咳嗽。

泥沙被吐出了一些,掺着血丝和唾液。

成沅狠狠的抹了一把嘴,终于是呼上了一口新鲜空气。

目光环视着古色古香却略显寒碜的小院,成沅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到底是怎么到了这的。

这明显不是成沅的原来的世界。

“系统,这是哪里?”

成沅揉着自己的脑袋,下意识和平常一样把思考不得的问题扔给系统处理。

等了一会,熟悉的声音并没有出现。

成沅叹了一口气。

这也算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哪有穿越还能带着系统的呢?

她强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怎么样都使不上劲。

成沅有些狐疑的掀开湿漉漉的裙摆,却发现双腿白皙的肌肤上爬满了青紫色的斑纹!

她心下一惊,立刻伸手摸了摸头,拔出了插在发髻上的一根簪子。

幸好当初在古武的时候被药仙人传教了一些皮毛。

要不然这毒就是漫到她脑子里都发现不了。

这用药的人也是真狠。

成沅手握着簪子划开了自己的衣服,让两条腿暴露在阳光之下。

一细看就可以发现这毒是从小腿处的血管放进来的。

因为自己还没有动过腿,所以只是淤积在膝盖以下。

但是,成沅的眼神暗了暗。

只要自己刚才狠狠心强撑着动腿,这毒就会立刻延伸到她的整条腿上。

到时候,光凭着自己现在的医术怕是回天乏力……

现在没有条件供她做好消毒工作,成沅拿着濡湿的衣服仔仔细细的把簪尖擦了几遍。

又从已经被划得破破烂烂的裙摆上扯下了几缕布条,然后用力的系在了左腿的膝盖上方。

成沅在左腿的小腿部分摸索了一会,果然在一处摸到了细微的凹陷。

她凑近那处看了看,是一个极微小的梅花形伤口。

虽然伤口已经被简单的擦了一下,但是可以看出来那人的手忙脚乱。

“啧,连善后工作都做不好,真是…”

成沅叹了口气,手握着簪子,稍微使了点劲就划开了颜色最深那块的皮肤。

黑紫色的血液争先恐后的从裂口处涌出,成沅的眉心微蹙。

她咬了咬下唇。

啧,以前有系统保护着,这种程度的中毒打个响指就好了。

现在居然要她自己动手,真的是麻烦死了。

青石板上不知不觉已经积聚了一大推的黑血,本来毫无知觉的腿渐渐回上了暖意。

小腿上被划开的伤口终于开始流出正常颜色的红血。

成沅拿起了身边的一根布条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又依法炮制,把另外一条腿上的血也给放了。

当她用力给右腿上的布条扎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之后,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扑面而来。

成沅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又狠下心拧了自己一把,疼痛让她的眼前变得清明。

“到底是哪个小贱人,别让姑奶奶逮着机会报仇!”

从齿逢里恨恨的挤出了这句话,成沅这才发觉自己这具身体好像很不习惯开口似的,说起话来有点含含糊糊的。

当成沅推开那扇因为日久而有些破腐的小木门的时候,满眼的狼藉已经是她预料之中的,除了被绑在一根墙柱上又蒙眼又堵嘴的小侍女……

突然,那姑娘像是疯了一般疯狂挣扎,嘴里不断传出细碎的咽呜声。

这一下属实让成沅一惊,但是看着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又让成沅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等等,我替你松绑。”

在听到她的声音之后,小侍女不再挣扎。

古朴的屋子里安静得出奇。

成沅倒也没有在意,她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房柱边,小心翼翼的替她解绑。

这绳子打的结很粗糙,把小侍女手腕边的皮肤蹭破了一大片。

成沅微微叹了口气,又替她解开了蒙在眼睛上的布条。

那姑娘立刻拿出了堵在自己嘴巴上的脏布,恶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

呀,这小姑娘脾气还挺大…

“什么玩意,连本宝宝也敢绑!”

本宝宝?

嗯嗯嗯???

这语气怎么…那么像自己在古武时那个傲娇鬼系统?

“喂,刚才谢谢…”

大大咧咧的感谢还没说完,成沅就和一脸懵逼的小侍女对视了。

“宿主?”

“嗯……”

“系统宝宝?”

“嗯……”

互相确认完身份之后,屋子里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成沅揉着发胀的眉心坐到了一张木椅上,“你让我缓缓…”

被系统魂穿的小侍女也是满脸写着不可置信,她认认真真的打量着成沅——

虽然样子变了,但是这种感觉和气质,绝对是她的宿主没有错了!

可是……

“我是第一次穿越。”

小侍女弱弱的打破了沉默,成沅想说我也是啊,但仔细想想又不对,之前虽然是转生到了古武可也算是穿越吧。

于是,成沅托着腮帮子,牙疼的安慰道:多几次就习惯了。”

“你这是在安慰人吗?”

小侍女气鼓鼓的用手叉腰,成沅抬眼看着,忽然心里一阵欣慰。

啊,以前每次系统跟她闹脾气的时候,自己想象的拟人画面就是这样。

啧,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事的时候。

成沅习惯性的把问题抛给了万能的系统,“宝宝,既然你都在这了,那你快把我们弄回去,任务还没做完。”

作为蝉联5届的敬业榜榜首,成沅的爱岗精神是让系统都啧啧称奇。

小侍女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不想回去吗?问题在于……”

她像平常那样打了个响指,成沅期待中的空间变化和时空扭曲却没有出现。

还是这个装饰简陋的房间,一点儿改变都没有。

成沅的脸垮了。

“以前宿主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偶然穿越的事故也不是没有,但是连带着系统的,这估计是史上头一回!”

碰上这种倒霉催的事情,你到底在得意什么?

“难道这也是我们任务中的一部分吗?”

成沅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小侍女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她,无语道:“你是傻子吗?任务都是提前公布的,从来都不会临时更改,现在这种情况只可能是有人把时空扭曲了。”

“谁会这么做?”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

“深赭老妖?”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个名字,然后都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如果是这个老妖怪的话,那确实很有可能。可恶!居然被他耍了!”

小侍女愤愤的跺着脚,把地面踩得砰砰响。

就在成沅准备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她们面前那扇关着的木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开。

合欢金丝锦绣成的海棠绽开在藕色的裙裾之上,素色的软罗烟纱层层叠叠衬得那女子肤色雪白动人,精致的瓜子脸嵌着水汪汪的杏眼,小巧挺拔的鼻子配上樱色的薄唇。

本该是温柔如水的书香小姐,可偏偏这样一张亲和可人的脸蛋却有着比蛇蝎还狠毒的心肠。

成沅愣了片刻,自己的内心正在升腾出一阵一阵的恐惧。

这当然不是成沅在害怕,而是原主残存的意念在惊慌。

“成元元,你怎么还不死?”

尖细的声音带着一丝怀疑,成皎皎看向成元元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成沅笑了,她抱着臂,极其轻蔑的看了一眼成皎皎,“我不死,我还能说话了,你气不气?”

只是这一开口,跟在成皎皎身后的那些人包括成皎皎本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错愕。

人群里开始出现窸窸窣窣的议论。

“这哑巴怎么能开口了?”

“你听她和二小姐说话的语气,这傻子是不是疯了?”

……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