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古代言情小说《腹黑王爷贤淑妃》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王爷贤淑妃

作者:邹问枫、邹老爷

主角:邹问枫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邹老爷自己贪污一事被宫里发现,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最后他只好把自己的女儿给送进宫去,作为解决的方案!他也知道宫里很危险,为了自保没有办法了,失去一个女儿总比自己死的好!自从知道父亲有了这个可怕的想法之后,邹问枫就每次逃跑,而屡次被抓回来了,然后被关在房间里。她每次跟自己的父亲哀求,他就是不肯放过。下人把门给锁了起来,母女俩人只能隔着一扇门哭泣着。这一次邹老爷是下定了决心了,非把女儿给送进宫里去不可。如果皇上有了一个人喜欢的人,他就会对自己宽容 一点儿。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

腹黑王爷贤淑妃

《腹黑王爷贤淑妃》免费试读

第七章 翠桃难忘情

“爹爹,女儿不要进宫,真的不要进入宫中啊!”

“你非进宫不可,只有这样,爹爹才不会有危险。”

“难道为了你可以牺牲我吗?”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邹问枫的脸上。

邹老爷指着自己的女儿骂道:“你这个不孝女,进宫有什么不好的?又不是让你去当宫女的。你不去也得去,来人呐,把大小姐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给她开门!”

“女儿,我的女儿!”邹夫人哭泣着,企图阻止:“你放开我,你会害死我的女儿的,女儿,我的女儿啊!”

“我恨你!母亲,快救我!”

“把夫人给带回去。”

“是,老爷,夫人,来,走吧!”

因为邹老爷自己贪污一事被宫里发现,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最后他只好把自己的女儿给送进宫去,作为解决的方案!

他也知道宫里很危险,为了自保没有办法了,失去一个女儿总比自己死的好!

自从知道父亲有了这个可怕的想法之后,邹问枫就每次逃跑,而屡次被抓回来了,然后被关在房间里。

她每次跟自己的父亲哀求,他就是不肯放过。

下人把门给锁了起来,母女俩人只能隔着一扇门哭泣着。

这一次邹老爷是下定了决心了,非把女儿给送进宫里去不可。如果皇上有了一个人喜欢的人,他就会对自己宽容一点儿。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

邹老爷在房间里面放了一点儿迷魂香,便让自己的妻子熟睡了。他掀开了被子,来到了女儿的房间。心疼的看了女儿一眼之后就叫来了管家,让他们把大小姐给抬到马车上面去,还有一个丫鬟。

根据自己对女儿的了解,她只要睡着了,就不会轻易地醒过来。

看着远去的马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让好好地一个家变成这个样子。

女儿啊,你千万不要怪爹爹。

早就已经接到了命令的贵妃就在那里等着,她看见邹问枫是被抬进来的就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两个人?

一看见这个女子的面貌她就觉得自己的地位很危险。还是吩咐了人,给她整理好了房间。让她先休息着。

看她这个样子应该也是和自己一样儿被抬到宫里来的。一想起这个贵妃娘娘就自嘲的笑了笑。她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容易。

在宫里这个险恶的地方,要坐稳贵妃的位置太难了。

颈部的疼痛让她醒了过来,邹问枫捏了捏自己的脖子,好痛。

接下来的一幕让她惊讶,这不是她所认识的房间。她着急的找着自己所认识的人。听见声音的翠桃也醒过来了,刚刚邹问枫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她呢。

主仆俩人确认自己被送进了宫,邹问枫无力的坐在了凳子上面。

爹爹,你好狠啊。就这样儿把女儿送进了宫。

眼泪顺着脸颊两侧滑落了下来,邹问枫并没有去擦拭着它,而是任由它流着。

来都已经来了,还能爬着出紫禁城不成?她只好认命了。她安抚了一下丫鬟的情绪。她也真是倒霉,跟着选自己这种主子就是过不了好日子。

看着主子哭,她也跟着哭。

如果让主子一个人进宫的话,恐怕她会担心死的。

“奴婢给小主请安。”主仆俩人正哭着,面前出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嬷嬷。“奴婢是太后身边的一个贴身丫头,她让奴婢来给小主教习。”

“教习?学什么?”

“宫里的规矩。请两位小姐一起学。”

“奴才给小主请安。”这下子俩人更闷了,怎么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圣旨到。”仨人一听就赶紧跪了下来“奉天承运,皇上诏曰:因邹问枫贤才兼备,故而朕邀请进宫,特封为邹常在,明日正式行册封礼,钦此。恭喜小主,这几位是内务府给小主挑选的,请小主自行分配。”

接过了圣旨,她并没有大家想象中好的那么高兴。教习姑姑已经来了,她们两个人也得跟这好好地学。明日就要正式请安了,千万不能出错。

派给她的下人也算是多了,邹问枫只是挑选了几个而已。她喜欢清静,要是有很多人在的话,她会不习惯的。

这人是太后派来的,虽然人家很好说话,但是主仆俩人也是小心应付着的,就怕得罪了人家。她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

大家都听说宫里新来了一个常在就有点儿好奇。是什么样儿的人,还没有侍寝过就被封为了常在。绝非等闲之辈。

听见大家的议论,皇后娘娘就忍不住要先见见了。这件事情她还不知道呢。

宫里新来了人,自己却不知道。这像话吗?看来皇上还是没有把自己给放在心上。轿子往咏梅宫驶去。

学了大半天了,邹问枫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晕晕的。学是学进去了一点儿,却没有想到宫里的规矩这么多。见到谁都得跪下来拜。

姑姑已经回去了,她留下了一句话明日再来。她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昨晚已经没睡好了,还让自己挥那么多下帕子。

真疼。她这才开始打量自己的寝殿。说起来还真的不错,里面应有尽有。进宫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只是佳丽三千后宫凉。

自己也算是一个不起眼的人,不知道能不能够得到皇上的宠爱。

“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娘娘?刚刚要坐下来就听见有人说皇后娘娘来了,她跪下来的时候皇后已经走到了跟头了。她一时间忘记了刚才嬷嬷教她的规矩。

皇后娘娘不满的看着她“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邹问枫很乖巧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果然是美人坯子。本宫自叹不如。听说你也是个大家规矩,怎么这般不懂规矩呢?见到了本宫也不请安,难道没有教习姑姑教你吗?”皇后娘娘话里明显有了责备的语气。

邹问枫吓坏了“方才嬷嬷来教过了,请皇后娘娘原谅我,臣妾。”

“什么叫我臣妾?嬷嬷是这么教你的吗?你好好学吧,明天就是册封了。别在太后面前出洋相。”

终于走了,吓死我了。邹问枫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没想到来皇宫第一天就见到了皇后娘娘。都说皇后娘娘很凶,果然如此。看来自己以后有苦日子过了。

册封礼太后都会来,看来是得好好地准备了。自己明天也得很早就起来。

不知道家中母亲怎么样了,她会不会为了这个就一睡不起?邹问枫担心的也只有自己的母亲而已。

知道女儿被狠心的丈夫给送进了宫中之后,邹夫人就不停的在房间里面哭泣。她从管家嘴里把话给套了出来。

我可怜的女儿。丫头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就怕她有个事情,没人照顾。看她哭的那么伤心邹老爷就跑了出去。

亲自把女儿送进宫去,他也很心疼。只是他更不想要毁了这个家。

女儿,爹爹对不起你。都是爹爹不好。你回来吧,女儿。进宫容易,离宫难。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了,只能够祈祷女儿在宫里可以过得好一些了。

宫里的日子让主仆俩人都很不习惯,她们每天都待在自己的寝殿里,不出去。

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宫里新来了两个人。

圣旨已经传到了宅邸上了,他们揪着的心也总算点儿了。邹夫人把圣旨给放在了桌子上面,看着它。

“夫人,这下子您可以放心了,小姐已经被封为了常在了。”

“我放心什么?宫里勾心斗角,枫儿心思单纯,如何对付得了那些人?”

“小姐是个聪明人,会看局势应对的。夫人实在是不必担心。”

虽然自己极力的劝说着夫人,可她自己也终究是担心的。小姐的为人,她们都是知道的。属于那种被欺负了,还帮人家说话的人。

在宫里受委屈是在所难免的了,就要看小姐怎么做好这个小主了。

内务府已经送来了衣裳了,她明天得穿这个去面见宫里那些有地位的人,还真的有些害怕。

不知道皇上长什么样子。自己也应该去提前拜访他一下才是。不然的话就真的太没有规矩了。她让丫头给自己准备好东西,她要去一下养心殿。

丫头却告诉她,皇上不在养心殿。此刻他正在陪皇后娘娘下棋呢。

每到这个时候他们夫妻俩人总会下棋,也不愿意有人打扰。她也就乖乖的坐了下来。

下人说的对,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急什么?说不定见过以后,她明天就不敢见皇上了。到时候又会出洋相。

明天太后也会到的,她得把嬷嬷教给自己的规矩再做一次。

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我还是好紧张。她感觉自己的心在不停的跳着。

要是明天出错的话,接下来的日子就更加苦了。说不定就会就此被关入冷宫。

丫头也得跟着自己一起去,她去安慰了一下自己的丫头。

刚刚来到镇上没几天就被送进宫了,要是她不服侍自己该有多好。她一定不会让自己的丫头吃苦的。

在宫里只有主子好,下人才会好。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就准备休息了。她明天得用最好的一面去见他们几个。

已经见过皇后娘娘了,她对自己的印象并不好。明天得挽救一下自己才行。

知道有人要来请安,太后娘娘也是一早就准备好了。她倒是要见见那个神秘的女子。

身穿红色的邹问枫出现在了大家面前。长相是挺漂亮的,规矩也很懂,皇上就是喜欢不起来。看看她的册封典礼就知道了。皇上不器重她。

往常妃子册封,邀请的人都很多。她的册封礼才来了几个人。邹问枫坐在了一边,皇上再也不看她了。邹问枫只是顾着前方,也没有注意到脑后那些妃子嘲笑般的目光。

这样儿的人来了也好,对于本宫来说,没有什么针对性。贵妃娘娘很得意的看着她的背影。她坐在冯醉微的前面。

看着皇上给自己安排好的节目,她也很满足。

贵妃娘娘称自己累了,就想要先回宫去了。皇上很关心的看着贵妃,皇后醋意不小。大家都闻到了,只有邹问枫没有闻到。

婉海给自己的主子递上去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天开始转秋了。宫里也开始准备防寒的东西了,贵妃娘娘这里已经准备好了。他就怕自己心爱的女人冻着。

内务府人的人来了,他们送来了最新的绸缎。

据说这些绸缎皇后娘娘都还没后呢。贵妃娘娘仔细的看着这些绸缎,让他们送与一些给皇后。必须现在送去。让皇上和太后知道自己有多好。

正在看戏的皇后娘娘看见有绸缎子就收了下来。

自从册封礼上见过皇上以后,邹问枫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她也不敢主动去找皇上。

反正这样儿也挺好的,她不会被任何人给欺负。她在房间里面摆弄着十字绣。她听说太后娘娘喜欢安静的女孩子,她也就不吵吵闹闹。串门都很少去。

不知道娘亲怎么样了。她知道我进宫了,心里一定很难受。若是还能够再见她一次该有多好。她来到了窗户前面,心里烦恼着。

太后娘娘听说了她不得宠的事情了,皇后娘娘和贵妃都生了一个阿哥。别的都是公主。太后娘娘叫听拜去叫她。自己得好好地和她谈谈了。

听见太后娘娘叫自己,她就开始害怕。太后怎么会找自己呢?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了吗?她尽量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一走到慈宁宫门口,邹问枫就感觉自己双腿都发软了。幸好身后的丫头扶着她,不然真该摔倒。她回头看了一眼翠桃。在他的鼓励之下就走了进去。

太后娘娘正坐在那里看经文呢,她还是先给她请安再说。太后故意考验她,就是不让她起来。她一直低头不敢看太后。邹问枫知道太后看着自己。

“起来吧。”

“谢太后。”翠桃上前扶住了自己的主子“敢问太后娘娘,叫臣妾来所为何事?”

“从册封典礼过后,你可曾见过皇上?”邹问枫摇了摇头“邹问枫,让哀家告诉你。在这后宫之中不得宠是很可怕的。虽然现在她们没有做什么,可当你真的过了风头了,苦日子就来了。皇帝以国家为重,极少去后宫。你身为他的妃子自然要主动去找他。”

“臣妾也曾去找过,贵妃娘娘都在那里。臣妾便不便打扰了。”邹问枫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你刚来,宫里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你现在不得宠,你自己得好好的想想才是。不能让你身边的人跟着你受委屈。”

听了太后娘娘的话,邹问枫下意识的看了看翠桃。

是啊,不能让翠桃跟着受委屈。自己进宫固然是不愿意,可是自己要是不得宠的话,说不定家里也会跟着遭殃。

爹爹自己是不想要管,她总不能不管母亲吧?她得好好地想想。

太后娘娘那些话分明是在暗示自己什么。都怪爹爹,要是他好好地和自己说,自己就会答应进宫。还可以问一些宫里的情况。

现在自己在这里什么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危险自己也不了解。

翠桃起来发现主子的灯还亮着,她就走到了她房间里面去。发现她还没有睡觉,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灯火已经快要熄灭了,她就是不肯休息。

“小主,也已经深了。您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向皇后娘娘请安呢。”

“我睡不着,你下去吧。”

“小主不要再想太后娘娘的话了。”

邹问枫握住了翠桃的手“今日太后娘娘一句话惊醒了我。在宫里,我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我为了整个邹家而活。如今你跟我在宫里,我虽不求自保。也得为了你着想。”

“小主,奴婢不要您为了奴婢去蓄意争宠。太后娘娘的话只说了一半儿。在这宫里不管有宠没宠,都是很可怕的。如果您太得宠了,那么您的敌手就会是整个宫里的妃子。如果您不得宠,那么那些得宠的人,就会欺负您。奴婢这么说,只是让您明白如何自保。奴婢的贱命已经不要紧了,奴婢无牵无挂。死而无憾。”

“说的这什么话?什么叫你无牵无挂?我不是你的牵挂吗?我不要你死。我也不会要你死。我会想办法得,一定要让身边的人幸福。”

看着小姐为了自己去争取那所谓的恩宠,翠桃感动的留下了眼泪。

其实小姐得宠不得宠都没关系的,她都会在她的身边。

在翠桃的劝说之下行,她总算是肯休息了。她的眼圈儿都很重了,翠桃看着甚是心疼。

每天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她总是很害怕自己会出错。大家的目光也都在她身上。宫里新来了人,她们自然会多看一眼。

贵妃娘娘就说起了昨天皇上如何关心自己的话。皇后娘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知道贵妃在向自己挑衅。

请安的时候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贵妃娘娘就是喜欢这种场面。她就是要把皇后踩在自己的脚底下。

屋里一下子就没人说话了,大家都尴尬了起来。贵妃娘娘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要不是顾忌着皇上,她准让皇后娘娘更加的难堪。她随便作了一个揖就带头离开了那里。

不远处,公主正在那里玩儿。贵妃娘娘就走了过去。公主一看见她就害怕。公主年幼却懂得宫里凶险。她也知道这个女人会对她们坤宁宫的人不利。

贵妃娘娘笑呵呵的蹲在了公主的面前,在那里逗她笑。公主一把推开了她。下人们跟着她跑了过去。

这个时候邹问枫正从养心殿里面出来,皇上还是不肯见她。公主一头撞在了邹问枫的怀里,整个人往后摔。

“公主,没事儿吧?公主。”几个嬷嬷被吓坏了,赶紧蹲了下来“快宣太医,公主。”

“小主,你还好吧?小主。”这边儿翠桃正在关心着自己的主子。

贵妃娘娘走过来了,假装在那里关心公主。回过头来抬手就给了邹问枫一巴掌。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公主受到了惊吓,被接回了宫中。邹问枫跪在地上,等着皇后娘娘如何冤枉自己。

“看你胆儿挺小,没想到还挺大的。公主都敢撞。”皇后娘娘还没有发话呢,贵妃娘娘就先问起来了。“皇后娘娘,臣妾看的真真的,是她撞了公主。”

皇后娘娘等着太医的结果呢。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也就算了。要是女儿有个什么事儿,她定不饶她。

跪在地上腿也酸的不成样子了,她也不想要起来。

如果她认错的话,就证明自己真的撞到了公主。太后娘娘得知自己的孙女儿出事儿了,也赶过来看看她。

“公主如何了?”

“启禀太后,公主只是受到了一点儿惊吓。并无大碍,也没有皮肉伤。”

太后点了点头,她又看向了邹问枫“下一次小心一点儿,不要撞到公主。你且回去吧,让太医也给你看看。”

没有为难自己就最好了,她被送回了寝殿。她任由太医给自己看手臂,尽管很疼,也不做任何的挣扎。

手臂只是扭伤而已,皇上也让身边的公公传来了口谕,让她静养。没事儿不要出去。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让她出去闯祸了。她知道皇上不是来关心自己的,她什么也不敢说。

“娘娘,您觉得这件事情真的是邹常在做的吗?”皇后娘娘身边的碧宣问着她。

皇后娘娘冷哼了一声“你与本宫心里都知道是谁做的,不必说。只是便宜了贵妃。”

“娘娘不必担心,宫中时日还这么长,咱们有的是时间斗。可怜了公主。娘娘要不要去看看她?公主吵着要见您呢。”

这孩子就是这么顽皮。皇后娘娘来到了公主的房间。她看着自己的孩子,细腻也挺高兴的。二十九岁就生下了她。皇上也很喜欢。

希望这孩子能够快点儿长大,自己给她招个驸马,千万不要和亲。

自从来到了宫里以后,邹问枫最常坐的地方就是窗户前面。她总是喜欢搬一把凳子在那里坐着,拖着自己的下巴。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在宫外头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会想呢。没想到她的变化这么大。

寝殿的下人也都在柴房里面干活儿,这里的贴身事物都是由翠桃保管着。她把自己小主的东西给放的很好。一般人想要偷也没办法。

寝殿里面放了一些很香的花儿,有人一进来就可以闻得出来。这种花儿也是自己的母亲所喜欢的。

房间里放这种花儿也是为了怀念自己的母亲。她的心里很是惦记。她这几天也总是做梦,梦见自己的母亲抱着自己哭。

夜里睡不着觉也是因为母亲。邹问枫发现自己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父亲。

邹老爷这几天回到府邸也很晚了,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些什么。因为女儿的事情,邹夫人也很少跟他讲话。

丫头有些担心自己的夫人,就把老爷从外地给叫回来了。夫人食欲不振也就算了,喜欢自言自语。是不是太想念小姐,得了什么病了?

邹老爷在外面看着自己的妻子,她确实是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让邹老爷不敢靠近她。

原本邹老爷让几个人看住她也就没事儿了,谁想她半夜还会发烧呢。邹老爷半夜想要去茅厕,一转身看见身边的夫人脸红扑扑的,就叫人叫来了大夫。

半夜三更的还不肯让人睡好觉了,邹老爷对于邹夫人的爱也少了很多。

戴云被叫起来,她得照顾自己的夫人了。老爷就说他想要去休息了,戴云又不好说什么。她只是一个丫头而已。

大夫已经来了很多次了,他找出了邹夫人的病因。是因为思念成疾。需要好好休养以外,还要多关心她。

戴云把她给扶了起来,想要带着她去外面走走。戴云是她的贴身丫头。邹问枫不忍心把她给带进宫中。

几天了,枫都觉得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一样儿。不见皇上没关系,家里别出事儿才好。

皇后娘娘在和姐妹们谈心呢,她们都说说笑笑的。只有邹问枫一个人在那里心不在焉的。皇后娘娘都注意到了。她让其她妃子先回去,唯独留下了邹问枫。

看到她们得意般的眼神,邹问枫很是害怕。

是不是公主的事情,皇后娘娘还要责备自己?

“别害怕。本宫只是想要问问,你有什么心事儿?”皇后娘娘看出了邹问枫的心思,就放下了严肃的一面。

邹问枫抬起了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皇后娘娘。没想到自己的心事儿,逃不过她的眼睛。看来宫里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

邹问枫的眼眶就红了“这几天臣妾夜夜梦想娘亲,总觉得出了什么事情。胸口很闷。每一次从梦里醒来就睡不着了。”

“刚刚进宫确实是容易想家里人。咱们这么多姐妹,各个都如此。本宫记得贵妃娘娘刚刚进来的时候,趴在本宫的肩膀上哭,就是因为想母亲了。没关系,久了就习惯了。走吧,本宫带你去看看御花园。”

皇后娘娘盛邀,邹问枫不敢不答应。公主走在身边,邹问枫都不敢靠近她。

第一次来御花园没想到这里还真的很漂亮。皇后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公主躺在万花丛中。

小孩子就是这么天真。

夜色朦胧,小镇上面一下子就变得寂静夏利了。邹家也已经准备熄灭蜡烛。戴云带头把宅邸门口的蜡烛给灭掉。

她担心的事情又发生了,她听见了夫人那痛苦的声音。戴云走到房里的时候,发现她正捧着自己的头,在地上打滚。

这可如何是好?管家过来帮忙,把邹夫人给扶了起来。她的额头上面有大滴的汗水,戴云拧了一块湿抹布。给她擦了擦。

夫人这么下去如何是好?我得托个人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姐。她在宫里肯定有好的太医。

太后娘娘转着佛珠,慈宁宫里很是是安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片宁静。太后抬头看见邹问枫一脸泪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太后,臣妾有一事相求。”太后娘娘还没有发话呢,她就先跪下来了。

“什么事儿?”

“臣妾收到消息,家中母亲不知何故病重。看了许多大夫都没有用。臣妾听闻林太医医术甚好,且他是太后娘娘的专用太医。故而臣妾斗胆恳求太后救母亲一命,臣妾感激不尽。”

看着她这么孝顺自己的母亲,太后娘娘出乎意料的答应了。她的这个太医,皇后娘娘都不肯给她用。

一听见太后娘娘答应了,邹问枫就觉得有希望了。她这才破涕为笑。

别人说,太后不一定会答应。平常看她这么严肃,还挺近人情的。

宫里来了太医,夫人有希望救活了。戴云也很高兴,。戴云在邹夫人的手上盖了一块帕子,她看着太医给夫人把脉。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太医终于把好了脉。邹老爷也从朋友家中赶回来。他是来问女儿的事情的。

林太医说的话和那个大夫说的话一模一样,只是他开的药比较好一些。

戴云要去煎药了,也就不逗留了。邹老爷把太医给拉到了一边去“敢问林太医,小女在宫中如何?”

“老爷放心,小主在公主一切安好。小主让微臣转告老爷书信一封。微臣告退。”

“管家,且松松林太医。”

收到了自家女儿的书信,邹老爷还是很高兴的。说明自家女儿没有怎么这杯自己。打开书信,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女儿字字句句都在骂自己。说自己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还让自己善待夫人。

原本还以为她会提到自己一点儿,没想到看完了信,一句话都没有提到自己。

我白养活了这个女儿了。邹老爷愤怒的撕碎了书信。

邹问枫很着急的在等着林太医的恢复。听说进宫的女子除非是生孩子那日,否则是很难见到家里人的。她只能够通过家里人知道一些消息。

林太医的医术高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其实太医不去,邹问枫对于母亲的病情也能够猜到几分。她一定是太思念自己了。翠桃把太医给带了进来。

“如何?”还没有让林太医喝一口水,她就着急的问出口。

翠桃阻止了她“小主,您先让林太医喝口水嘛。太医,请。”

翠桃不说的话,自己还真的没有想到。

来来回回这么长时间了,林太医还是喝的第一口水。

“小主请放心,微臣已经给夫人开了药房了。只要暗示服下,就没大碍了。”

“书信可曾捎给家父?”

“已经给老爷了。”

听见太医这么说,她心里就放心的多了。她应该要相信这个太医。

醉薇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感觉很好奇。

看来皇上不喜欢她,太后挺喜欢她的。

妃子们都已经梳妆打扮好了,皇后娘娘刚刚从上书房回来。她看见自己的大儿子在那里念书,就很满足。

大家看见皇后娘娘笑的那么开心,就知道一定有什么好事儿。

一个妃子就开口了“皇后娘娘有何喜事?是不是又要为皇上添阿哥了?”

“妹妹真会说笑,本宫年龄已经这么大了。是不会再生了。只好指望各位妹妹了。本宫方才路过上书房,阿哥当真是少。”

“可不是吗?除了皇后娘娘就是贵妃娘娘了。咱们福薄,连个公主也没有。”

说话的这个妃子伺候皇上已经有五六年了,一直不曾有孕。贵妃娘娘听见她这么说,就想要嘲笑她几句“人跟人就是不能比。有人刚刚进宫就得宠。有人进宫五六年了,皇上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一听这话小主的眼睑马上就低了不少。

皇后娘娘看她尴尬的样子就来打圆场“都是自家姐妹,不必嘲讽。邹常在,今日总算看见你笑了。”

“臣妾听说太后娘娘把自己的太医吩咐了过去,邹常在能不笑吗?”

皇后娘娘警告性的看了贵妃一眼。她老是喜欢用这种口气说话,分明就是嫉妒。

家中母亲病情好转,自己自然是很高兴。她带着小丫头回到了自己所谓的寝殿。

这里看起来这么好,却是无尽的凄凉。要是母亲在的话,自己绝对会住得下去。

连续几天了,林太医一直把家里的消息告诉自己。她知道母亲已经不会再头疼了,心里的这块石头也就放下了。

戴云也终于可以睡安稳觉了。她来到了夫人的房间,看了看。她睡的挺熟的,也就没有打扰她。

也许是关门的声音吵醒了她,邹夫人说自己想要坐一会儿。

“夫人,对不起,都是奴婢把您吵醒了。奴婢该死。”戴云说着就跪了下来。

“起来吧,不是你的错。我是在想女儿在宫里好不好?”

“林太医不是有给夫人回话?小姐在宫里很好啊,不愁吃穿。也不与人结怨。夫人不就是担心小姐在宫里会被人欺负有吗?有翠桃在,夫人尽管放心。”

“宫里人多翠桃岂是能够对付的了的?小姐的脾气,你又不知不知道。在宫里过的不好,也说好。要是我能进宫去看看,就好了。

戴云也只有笑笑而已。她知道夫人一向都很想念自己的女儿。书房里面也都是小姐的画。

为了不让老爷看见,夫人画好了她就撕掉。老爷和夫人以前是很恩爱的,邹家出事儿以后一切都变了。

戴云站在了门外,看见老爷醉醺醺的回来。她就进门去保护自己的夫人。老爷一喝醉就喜欢打夫人。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老爷一进来就问夫人在哪里。戴云挡在了邹夫人的前面。

丈夫这个样子,她已经习惯了。邹老爷见自己说什么,她都无所谓。就抓起了桌子上面的墨汁往邹夫人的脸上泼了过去。

这个举动彻底的激怒了邹夫人,夫妻俩人扭打了起来。戴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管家等人被叫了起来。

平时要是看见夫人满脸墨汁的样子,他们肯定会笑的。今天是笑不起来。

“夫人,别打了。夫人,老爷。这是夫人呀,你别打她。”管家抓住了邹老爷的手。

邹夫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你疯了你,每一次回来就发酒疯,你给我滚。”

“我滚?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宅邸?这是老子的宅邸,要滚得人是你。”

看夫人气的那个样子,戴云想要上前去劝说几句。夫人冷哼了一声就离开了那里,钱也没有拿。戴云跟了出去。

都已经是半夜了,千万别有什么事情才好。夫人很伤心的在那里哭泣着。

夫妻俩人这个样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家丈夫清醒时还会说几句好话给自己听。他一喝醉就这样儿,把家里给闹得鸡犬不宁。

为什么我要过这样儿的日子?女儿啊,你可知家里已经变成了这样儿?要是爹爹和娘亲和离了,你千万要怪我。

和离的想法老早就有了,考虑到了女儿,她一直都忍着。

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哭也没有什么用。还是想个办法让自己解脱吧。恐怕只有让女儿来救自己了,让她用身份吓唬丈夫。

不得宠好歹也是小主,丈夫胆子再大也不敢得罪宫里人。

一想到这里,邹夫人就抹掉了自己的眼泪。管家说老爷闹够了,已经睡下了。邹夫人也不想要进去了,吩咐戴云又整理了一个房间出来。

没想到我还是得离开这个家。

从以前女儿出生她就知道自己待不了多久,这个女儿,邹老爷始终没有放在心上过。

那时候自己的女儿还小,和离对她不好,如今女儿都已经成了常在了,她也该解脱了。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好好地。

现在见不了她,知道她的一些消息就已经可以笑得睡不着觉了。

邹老爷头疼不已让管家去给自己弄一碗汤来喝喝,管家不敢说什么,应声答应。小厨房还没有人,他去夫人的房间里面查看了一下,夫人也不在。

莫不是昨晚真的被老爷给气走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老爷,夫人走了。”

邹老爷叫人找遍了各个宅邸都没有人,戴云也不在。她走就走呗,还把戴云给带走。

朱骗人来到了林太医安排的地方。她们刚刚无家可归就遇到了林太医。

林家宅邸也很大,就让她们两个人在那里住下。

家里的情况邹问枫也知道了,她就麻烦内务府的公公替自己传话。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救自己的娘亲。她知道娘亲为了自己很辛苦。自己也该回报她一些。她得宠就是对父亲最大的讽刺。

我要得宠,我一定要得宠。我不能够不为我身边的人着想。

宫里的丫头不计其数,贵妃娘娘看了看自己的寝殿,最近她这里很忙。皇上经常来这里吃饭,让她们几个丫头忙不过来。贵妃娘娘就想要从别的寝殿拨一个过来,暂时帮帮忙。等过了这段时间就还给她。

冯醉微想到了邹问枫寝殿里的丫头。邹问枫一听说她要让翠桃过去一个月,怎么样都不同意。翠桃伺候了自己这么久,要是她离开了的话,自己会不习惯的。醉薇用自己的身份压着她。

为了不让自己的小主为难,翠桃答应了下来。贵妃娘娘把自己的手给了翠桃,让她扶着自己回寝殿去。

看着她们离去,邹问枫只怪自己无能。希望她在那里的一个月里会好好地,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翠桃被安排到了小厨房里面去干活儿,她负责稍微。

每天都要起得很早,这个她已经习惯了。只是这个主子比较难伺候。水太冷了不好,太热了也不好。搞得她很忙碌。

把她给叫到自己的寝殿里面来,就是为了想要好好地折磨她一番。回去了好让她们主仆俩人知道自己是不可侵犯的。

谁让她们跟皇后娘娘关系这么好?自己就是要看看她们到底比自己好得到哪里去,皇后这么宠她们。

没有翠桃在身边,她干什么都没有劲儿。

长这么大主仆俩人还没有分开过。林太医来了,他看翠桃没有在这里就有些奇怪。有心事儿也只有和林太医说说。

事情已经办妥了,邹老爷同意和离,并且把宅邸给了邹夫人。

看样子他也不是完全的无情。林太医本来这一次来,是想要表明自己想要娶回翠桃的。她在贵妃娘娘那里,恐怕会受苦。一定要去多看看她。

本来以为只要烧水就没事儿了,谁想到笑情把所有的活儿都扔给了她。入秋的天十分的寒冷,她的双手已经开始红肿。

回去被小主看见的话,她该心疼了。她也是做完了事情就抹药膏。

一看见面前的水她就害怕,伸下去可是很冷的。贵妃娘娘就在那里看着她洗衣服。折磨自己不喜欢的人感觉就是这么好。

得意的眼神在几个下人的眼里也是极为讽刺。她们的主子,她们知道。

皇上来了,贵妃娘娘就裂开了笑容。皇上一看见贵妃娘娘就会笑的跟个孩子一样儿。

看来皇上对贵妃娘娘是当真宠爱。贵妃派了人去上书房把自己的儿子给叫了过去。

虽说皇上儿子少,得意的也只有他一个。父子俩人在此吟诗作对,贵妃娘娘看的甚是满足。皇上不忍心让她站着,就让人搬了一把凳子给她。

额娘和阿玛如此的相爱,他也很是羡慕。要是自己也能够找一个这么恩爱的人就好了。

皇后娘娘去了一趟养心殿,走出来脸色就很难看。难怪她亲自去请皇上,他都不来。原来是在贵妃那里。

难道本宫就真的比不了那个贵妃吗?皇上,你让本宫情何以堪?

这么多下人陪着她一起去,皇后觉得很是丢脸。难道就是因为生了一个公主的原因吗?

送走了皇上,贵妃娘娘这才收起了自己温柔的一面。她让翠桃给自己泡茶。翠桃腰都已经直不起来了,也只好走进去。

翠桃双手把茶递给贵妃。贵妃看了她许久,故意将茶水打翻在自己的衣服上面。贵妃大叫了起来,翠桃惊慌失措的给她擦了擦贵妃娘娘的衣服。

笑情一脚踢开了翠桃,正好踢在她的肚子上面“你是怎么当奴才的?连个茶都不会递吗?要是烫到了娘娘如何是好?娘娘,您没事儿吧?要不要宣个太医?”

“不必了。把她给我带过来。既然你的主子不好好的教你做下人,就让本宫来教你。”

小张子把翠桃给揪到了醉薇面前,醉薇狠狠地打了她几个耳光。都把翠桃给弄哭了,她越哭,贵妃念想就越是来劲儿。

吵闹声惊动了巡逻的侍卫,他们看见是贵妃娘娘谁也不敢说什么。

“小主,救命啊。小主。啊。”又是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不知道她在那里过得怎么样。不行,我得去看看她。还没有走到门口,邹问枫就听见了自家丫鬟哭泣的声音。她忙跑了进去。一看见丫头在那里又被打,又被骂的。她就心疼了。

贵妃娘娘那一巴掌打在了邹问枫的脸上,邹问枫挡在了翠桃的前面“臣妾不知贵妃娘娘为何大发雷霆,但求娘娘可怜不要再打翠桃了。”

“你来的正好,本宫还想要问问你是怎么教的下人?你看看本宫给她弄得浑身的水。本宫连你一块儿打。”

“不要打,不要打小主。贵妃娘娘是奴婢的错,请放过我们家小主。”

“太后娘娘驾到。”

贵妃娘娘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太后看这里这么多的侍卫就知道一定出了事儿。

“怎么回事儿?一大早就在这里吵吵嚷嚷的,还说让哀家清静呢。如此哀家如何清静?邹常在你们主仆二人怎么了?”

“太后,臣妾恳求出宫。翠桃不知何故得罪了贵妃,遭来贵妃娘娘毒打。臣妾自知无福待在宫中,请太后允许臣妾出宫。”

“既来之则安之。你已然是皇上的女人,没有再出宫的道理。回去吧,回头哀家让太医来给你们瞧瞧。”

可以回去了,翠桃不用在这里受苦了。主仆二人互相扶持着站了起来。

俩人跨出门槛儿就听见太后在那里教训贵妃了。说她不懂道理,跟新来的宫女斤斤计较。让她以后安分一点儿,自己也舒坦一点儿。贵妃娘娘在太后面前什么也不敢说。

太后一走就一肚子火气。她认为自己这样儿做没有错。她只是在警告她们主仆俩人,不要得宠。

今日之事也传到了各个妃子的耳朵里,她们都知道贵妃的脾性。秋河带着自己的下人走了过来。她和贵妃娘娘一向很要好。她这里有个什么事情,都会过来。

知道她生气了就来说几句好话。贵妃娘娘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她进宫一年了,也还是一个答应的位置。

知道自己的心上人被打了,林太医急急忙忙的感到了咏梅宫。

看见她那红肿的脸就很是心疼。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贵妃娘娘又会借题发挥。他很细心的照顾着主仆俩人。

翠桃得罪了贵妃,她们以后就要更加的小心了。林太医跟她们说了一些以前贵妃娘娘做过的依稀事情,把她们都给吓坏了。没想到贵妃娘娘如此狠毒,害死了这么几条人命。

尽管知道她害死了人,皇上也不追究。也可以知道她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

早知道贵妃娘娘这么可怕就应该住的远一点儿。她这里只要贵妃娘娘走一会儿,就可以到了。她今天看见了身边的人受委屈了,她觉得自己是时候得宠了。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要我去争宠。为了她们,我必须得得宠。

按照自己的吩咐,翠桃在那里给自己挑选着衣裳。听闻皇上喜欢古筝女子,她也开始练古筝。她根本就没有碰过这些东西,练起来比较麻烦。

偌大的宅邸里只有几个人了,邹夫人不太喜欢人太多,就撵走了几个丫头。老爷已经不在这里了,她总是去女儿的房间看看。这里谁也不让动。

女儿,是你救了娘亲。不知道你在宫里过的好不好。娘真的好想你。你在这么小就被送进去。宫里的险恶,你可曾知道?

贵妃娘娘的娇子落在了主仆二人旁边,翠桃低着头不敢走过去。她躲在小主的身后。

“皇后娘娘吉祥。”

“起来起来。”

“谢皇后娘娘。”

醉薇和邹问枫正好坐在对面,翠桃就很是害怕。

“听说昨日贵妃在宫中大发雷霆,所为何事?”皇后娘娘看了一眼翠桃故意问。她也知道翠桃是冤枉的,只是贵妃怎么会知道自己的错?

“臣妾只是教训一下丫头没有想到传到了大家的耳朵里。”

“她又不是没有主子。怎么还要劳烦娘娘,您教训呢?”连答应问道。

“没办法,主子无能,教训不了奴才。只好辛苦本宫了。”

“好了,以后自己的奴才自己教训好,不要辛苦你教训。邹常在,你俩伤势如何?”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林太医已经来看过了。并无大碍。”

这里这么多人只有皇后娘娘最关心自己了,她得宠以后一定要回报皇后娘娘。

今天自己要去争宠,东西已经准备好了。皇上几日下来也没有怎么睡好,她希望自己可以一举成功。皇上不要把气出在自己的身上。

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去试一试。翠桃也让自己考虑好。有了恩宠以后要面对很多的事情。她要是没有想好的话,根本就不会这么做。

戴云看着这座宅邸,心里有了一个阴暗的计划。她一心想要得到这里的财富,才会去勾引自己的老爷。

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将老爷给赶了出去。她得想个办法才行。让这个老夫人也尝尝伺候自己的味道。

我一定要嫁给有钱人。老爷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再回来的。你就在外面面再辛苦几天。

黄昏时刻的皇宫显得比较的寂静,秋天十分她们除了去请安之外都喜欢待在自己的寝殿里面不出去。而邹问枫不一样。

奏折看的眼睛疼,皇上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就听见了一阵悠扬的琴声。他打开了门看见邹问枫坐在那里。衣裳单薄。他走到了她前面去,邹问枫假装没有看见他。

直到皇上按住了她的手,她才向皇上请罪。没想到这么容易。翠桃看见主子得宠了喜极而泣。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皇上亲自把她送到了寝殿里面去。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翠桃把茶水递给皇上,他的眼睛始终在邹问枫身上。

仔细看她确实是挺漂亮的,邹问枫害羞的低下了头。皇上来到了她的房间,才知道原来自己忽略了她。别的妃子有自己赏赐的东西,她什么也没有。

连秋河准备去给贵妃娘娘请安就发现很多太监从自己的身边走过。他们要去干什么?

这么多人引起了连秋河的注意。她跟着他们来到了咏梅宫,看见咏梅宫的下人忙着在那里数东西。这些东西应该是皇上给的。

为什么自己进宫这么久了,皇上不让自己做常在?她才这么几天的时间就变成了皇上人疼爱的女人了。

感受到了有异样的目光,邹问枫把她给迎接到了自己的寝殿里面去。来者是客,她是不会赶出去的。

皇上赏赐了这么多东西给她,秋河的心里也很不平衡。

皇上,您对臣妾太不公平。真的太不公平了。秋河委屈的泪水滑落了下来。丫头让她去贵妃娘娘那里哭。

毕竟人家是有恩宠的,贵妃娘娘嫉妒心又大,她会帮着对付她的。秋河一听有道理就抹干了眼泪,带着丫头来到了她那里。

本来就心烦的贵妃听着秋河哭哭啼啼的就更加的恼怒了,她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吓了主仆二人一跳。

“你哭也没有用,自己不中用,就知道哭。回去。”

贵妃对自己下了逐客令了,她只好先回去。刚刚走出剪梅宫就听见贵妃娘娘她们的脚步声。一转身就看见她带着人往咏梅宫的方向走去。

有好戏看了。她知道贵妃娘娘一定是去找邹问枫算账了,她就跟了过去。

门口还有几大箱子来不及抬进去,下人们都在那里乐呵呵的恭贺小主得宠。

听见了她们的道贺,贵妃娘娘心里的妒火就更加不用说了。邹问枫不畏惧的对上了贵妃娘娘那吃人般的目光。

“妹妹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得宠了?”贵妃娘娘话里带着讽刺的味道。

“都是拖了娘娘的福,我们家小主才可以得宠。”翠桃抢在了邹问枫的前面。

贵妃娘娘走到了邹问枫的前面去,恶狠狠地看着她“宫中妃子得宠亦会失宠,本宫就等着你失宠那天。即便是那天不到来,本宫亦不会让你过的比本宫还舒服。”

若是在昨天贵妃娘娘早就对翠桃动手了,今日她也知道形式不同了。不过,她的话文峰自然会记着。

得宠会比失宠更加危险,为了身边人,她会去冒险。她已经是弓箭上的弦了,回不了头。

皇上派来了轿子接她去养心殿一同讲话。得宠就是好,东西也是最好的。皇上现在见到她就笑呵呵的。他亲自把她给扶了起来,翠桃站到了外面去。

在他们面前摆着一幅画,皇上刚刚在画自己呢。画得还真像。

小李子拦住了贵妃娘娘“娘娘,现在您不能进去。”

“好大的胆子你竟然阻拦贵妃娘娘。”笑情的声音惊到了皇上。

“既然来了就让她进来。”

贵妃得意的看了小李子一眼,皇上是让自己进去的。她看见邹问枫在那里就怪冤家路窄。在哪里都可以碰见她。

邹问枫将茶水拿了过来亲自递给贵妃娘娘。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还真的不敢做什么。贵妃吹了吹茶就一口喂喝了下去。

由于皇上牵住了邹问枫的手,贵妃娘娘自己呛着自己了。婉海拍了拍她的后背,皇上这才收敛了一点儿。

恩爱也要看看时候,自己在这里也不知道顾忌着点儿。贵妃娘娘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那里。

该死的邹问枫,一得宠就占据了本宫的位置。贵妃娘娘坐在轿子上面看见林太医和翠桃聊的挺开心的。她故意在那里偷听。

林太医一转身看见贵妃在那里就下跪请安。

“林太医,你要顾忌着自己的身份。不要见到了人就在那里谈话,小心被太后听见该说你为首不尊了。你是太医院之首,自己注意着点儿。”

贵妃娘娘虽然在教训林太医,可是目光不停的在翠桃身上打转。她们越过了俩人的身边,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她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翠桃心惊肉跳的。难道他们两个人讲话也有错吗?那岂不是害了林太医了?

在养心殿里面待的都快要闷出来了,她看见寝殿里面坐着一位客人。这个客人,她倒是不常见。

不知道为何她会来自己这里?

“寝殿里面来了客人,怎么也没有人告诉我?”

“妹妹不必训斥下人。妹妹在陪皇上,姐姐我不敢打扰。”

“都怪妹妹教下人无方,让姐姐久等了。请姐姐饶恕妹妹眼拙,妹妹似乎从来未曾见过姐姐。不知姐姐是和人物?”

“我素日不爱出门,前段时间又替我儿服丧。也难怪妹妹不认识我。宫里人人都在说妹妹,我就来见一见。冒昧打扰,还请妹妹见谅。”

“姐姐说这话真是折煞了妹妹了,姐姐来,妹妹高兴还来不及呢。”

“时日不早了,我先回宫去了。”

“姐姐。妹妹从未去过姐姐寝殿,不知姐姐可否允许妹妹一观?”

夏静答应了下来。

在这一路上夏静也跟她说了不少自己的故事。在她进宫之前,夏静的儿子就已经死了。她自己愿意服丧。直到今天才被太后给叫出来。丧子之痛让她无法原谅贵妃。

纵使贵妃娘娘一手遮天,她也要让她替自己的孩子赔罪。一说到她可怜的孩子,夏静的眼泪就下来了。邹问枫心疼的看着她。

二人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西厢宫。这里比自己那里还要简陋。她说,自从自己失子以后,皇上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她也没有那个脸面去请皇上,让他过来。

后宫悲哀的女人还真多。孩子已经去了,皇上不必如此对待她。看看人家多可怜。

贵妃娘娘心狠手辣害死了她的孩子,还把责任给推卸到了她的身上去,让皇上对她憎恶至极。可见这个女人有多么可怕。

失去了孩子是最痛苦的事情,她又不敢在皇上的面前哭。邹问枫就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常来看看她。都是皇上的女人,实在是不必针锋相对。

茶水已经倒好了,皇上刚刚从坤宁宫出来。看样子他昨晚在这里。贵妃娘娘比任何妃子都要爱吃醋。

走到了夏静的身边,皇上也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管自己走了。贵妃娘娘心里才好受了一点儿。

出来了又如何?皇上照样不喜欢她。看见她们这个样子,贵妃自然是最喜欢的了。

“今天多了一把凳子,本宫甚是高兴。夏贵人,你也不必太伤心了。你还年轻迟早还会再为皇上怀上一胎。”

“多谢皇后娘娘美言,臣妾已然不指望自己怀孕,只期盼安安心心度过余生。”

“失子之人,自然是不敢再有奢望了。心里再强大,要是再失第二胎,也承受不了。”贵妃娘娘分明是在警告夏贵人不要再怀第二个孩子。

就算是怀上了,还是照样会失去。

“娘娘说的是。只是有些人,就算是拥有了一个阿哥,也会担心自己的位置摇摇欲坠。处心积虑的要保住。”夏静这么反驳,倒是让邹问枫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你什么意思?”贵妃娘娘挑了挑眉。

“好了好了。”皇后娘娘出声打断了她们,要是让她们说下去的话,肯定会吵起来“邹常在,如今宫里数你最得宠了,本宫希望你早日怀孕。”

“听说皇上昨日赏赐了妹妹不少金银首饰,远比赏赐皇后娘娘要多的多。”

“皇上的东西再多,也比不上皇上的一颗心啊。皇后娘娘也有赏赐,却得不到皇上的心。”

听见她们左一句,又一句的讽刺的自己。皇后很是不高兴,脸色阴沉的可怕。她们两个人还在那里不知死活的说。完全没有注意到皇后那眼神。

贵妃娘娘咳嗽了几声,示意她们注意一点儿。人家已经生气了,还要说。

今日她们嘲讽自己,改日自己会把这些都还给她们。请安提前散去。皇后娘娘吩咐内务府的人,好好地招待着两个小主。

得罪了自己也不是那么好受的。她们以为自己不得宠,就可以踩在自己头上了。

本宫绝不会让这些人踩在自己的头上。说起来,还都是她夺走了本宫的一切。邹问枫,你真的是太得意了。对于本宫来说,要对付你还不容易。你简直是不堪一击。

在那之前,且先让你享受一下幸福。等过段时间,你就会坠入地狱。

这几日林太医来咏梅宫太过于频繁,为了不落人口舌,她不再找见林太医。这可把林太医给想坏了。他的心里现在只有翠桃。

第一次见到翠桃时就已经想要把她给娶回家中了。贵妃娘娘已经有了警惕性了,他不敢轻举妄动。这件事情一旦被发现,遭殃的人肯定会很多。

只是苦苦相思也不是个办法。他得出个主意才是。太后肚子疼痛,林太医前去开药。他路过咏梅宫都想要进去看看。

太后十分痛苦的捧着自己的肚子,她从昨日半夜起就肚子疼了。不想要打扰皇帝的休息,也没有告诉她。邹问枫前来请安,看见太后那个样子也很是着急。

怎么太后病了,后宫都没有人知道?林太医赶到了,他让太后娘娘先躺下来,自己好好地给她看看。

昨天半夜就应该叫自己过来了。她怎么就是不说呢?太后疼的额头上面全是汗水,皇上闻讯赶来。

一屋子的人跪在了那里,皇上就在那里训话。问她们太后是怎么会肚子疼的。吃的东西也很干净。听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幸好无碍,等一下喝了药就会止住一点儿。邹问枫喂太后喝药。皇上看着心里很是高兴。有一个人可以代替自己陪着额娘了,真好。

小李子也总算看见他们母子关系好了一点儿了,之前他连来都不来。太后把药给吐了出来,皇上亲自拿来了帕子给太后擦了擦嘴巴。太后看着皇上,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变了,真的变了好多。

从来不为自己做事儿的他,肯替自己擦嘴巴了。她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前朝有事儿了,他必须得提前离开。太后多么希望皇上可以多来陪陪自己。她不需要皇上做什么,坐在这里让自己看看他也好。

邹问枫觉得奇怪,只是擦擦嘴巴而已,太后娘娘也哭成这样儿。难道皇上以前都不做这种事情的吗?

太后看出了邹问枫的心事儿,就把这几年来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原来如此啊。太后拜托邹问枫多跟皇上说说。他们是母子,没有多大的仇恨。

现在他也只有听邹问枫的了。邹问枫还是一个字都不敢提。她不能够得宠了,就去命令皇上。太后也不逼她。

等皇上习惯了她再说也不迟。太后睡着以后,皇后和贵妃陆续来过了。只是太后见都没见。

以休息为借口让她们先回去了。她们来看自己,让太后觉得很是别扭。她年纪大了,喜欢清静。

每一次她们来请安,总是会斗嘴。

太医院里,林太医正在给太后娘娘配药。胡太医进来抓药,看见林太医乱配药就阻止了他。身为太医院之首,怎么可以乱配呢?

“林太医,这药可是配给太后娘娘的。你不能乱抓。要是太后娘娘病情加重了,你我都担待不起。”

听见胡太医这么说,他才注意到自己抓错了药。赶忙把药方子给打开来,重新看了看。

“幸好你阻止了我。”

胡太医摇了摇头“你可是咱们太医院之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小心了?你似乎有心事。跟我说说吧,我替你分担。”

在太医院里也只有胡太医跟他关系好了点儿,他就把自己的心事儿告诉了胡太医。却不知道胡太医转头就把事情告诉了贵妃娘娘。他是贵妃的人。

“本宫早就注意到了他们两个人了,没想到还真的有文章可以做。”

“娘娘打算怎么做?”

“有本宫在,他们自然不敢相爱。后宫是皇后与本宫管辖,皇后娘娘要照顾一双儿女,无空暇时间。只好辛苦本宫了。来人哪。”

婉海走了上来“奴婢在,请娘娘吩咐。”

“立刻去请林太医过来。”

婉海为难的看了贵妃娘娘一眼“林太医此时正在剪梅宫。”

好啊,在剪梅宫。那就让本宫亲自去请。

林太医奉太后娘娘之命去给邹问枫开催胎药。

侍奉皇上都已经这么久了,肚子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太后就怕自己不能看到十六阿哥出生。邹问枫不同意喝这个药,伤身不说。万一不成功搞不好就绝育了。她绝对不能这么做。

太后的意思是让她在规定的时间内就怀孕。她就觉得太后有些不可理喻。怀孕需要的是时间,她规定了自己也不一定可以怀孕。

两个人的争吵声传出了寝殿门外。一个说试试看,一个说不行。看见他们两个人在那里推推搡搡的,贵妃娘娘就阻止了他们。

“臣妾给贵妃娘娘请安,不知娘娘驾到还望娘娘恕罪。翠桃,快把皇上刚刚赏赐的茶泡给娘娘喝。别磨蹭了,快点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喜欢说一些讽刺的话了。贵妃闻了闻茶香味儿,真的好香。

这屋子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香味经常有。贵妃娘娘把茶杯给放在了桌子上面。目光定在了一盆栽身上。她记得这东西好像是皇上宫里的。怎会在此地?

“本宫记得这盆栽不是皇上的吗?难道他赏赐给妹妹了?”

“让姐姐见笑了,妹妹只是戏言了一句,皇上就赏赐给了妹妹。”

“不管妹妹再怎么得宠,还是得注意身份。不要太过于得意,戏言皇上。主子不正,下人就会歪。本宫在翠桃的身上看到了妹妹的影子。注意一下身份吧,别让人家说闲话。”

贵妃娘娘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不停的在林太医和翠桃身上打转儿,好像在暗示自己什么一样儿。难道她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林太医怕自己再待下去就真的会北讲闲话了,拎着自己的箱子走了出去。

邹问枫故意让翠桃去送林太医。他们两个人之间见面的机会最近确实是增多了不少,他们是不是瞒着自己相爱了?

在宫里,宫女是不可以嫁给太医的。这个是规矩。要是被发现的话,那可是重罪。

本来邹问枫是有察觉的,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她也不好乱说,怕伤了翠桃与自己的姐妹情分。如今贵妃都已经知道了,她不得不问。

翠桃回来就看见了邹问枫那凌厉的眼神,她有些害怕。小主从来没有这么看过自己。

这个眼神让她很是心虚。她用手绞着自己的衣服。看样子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事情。

“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翠桃打算去给邹问枫洗衣服的,听见这句话就止住了脚步。

“没,没有啊。”翠桃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吗?”看见小主步步紧逼自己了,翠桃就跪了下来“什么时候开始的?”既然她已经承认了,邹问枫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上一次林太医来给小主看病时开始的。奴婢不是有心的,情来时难自控。”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早点儿告诉我,我可以替你去向皇上请命。如今贵妃娘娘已然察觉了,你让我怎么替你说话?”

被她这么一说,翠桃心里本来就委屈。邹问枫也不忍心说下去了。这件事情很是棘手。与其让贵妃娘娘说出去,不如让自己告诉皇上。

太后身边儿的人来了,叫她们主仆二人过去一趟。二人互望了一眼。应该就是那件事情了。贵妃娘娘正坐在太后的旁边呢,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还是被她给赶在了前面了。二人很识相的先跪了下来。

“翠桃,你与林太医之事,哀家已经知道了。不管你们是否是两情相悦,哀家绝对不会同意。看在你主子的份儿上,哀家不予以追究。林太医已经被革去太医院之首一职。你安心侍奉你的主子,无事不得出门。”

翠桃低下了头,算是应允了。他被革职了?这可如何是好?

在翠桃的恳求下,邹问枫答应让她去太医院看一下。胡太医说,他已经离开皇宫了。谁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怎么办?他一定很伤心。翠桃不知道自己这个举动被太后给撞了个正着。太后将她独自叫到了一边儿,把她给关起来了。

怎么都这个时候了翠桃还不回来?莫非是想不开去做傻事儿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直到邹问枫去找她,太后才肯让她从柴房出来。

回到寝殿,翠桃就哭的更加的大声了。不知道太后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怎么会让她哭成这个样子?邹问枫用自己的袖子给她擦掉眼泪。

他离开了,翠桃的心也跟着离开了。不管谁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现在邹问枫担心的是她会不会做傻事儿。她还没有看见翠桃这么哭过呢。林太医连一点儿话都不留给她。

好也好,不好也罢。总得跟她说一声,还是太后娘娘根本就没有给他那个时间。

总之现在翠桃伤心了,作为主子也该好好地安慰安慰她。

翠桃现在干活儿也是没劲儿,邹问枫也不忍心再让她做什么了。只是她一坐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就在想林太医到底在哪儿。

让她死心看来是不可能了。弄的邹问枫都很烦恼。她们主仆二人现在见面有些尴尬。没事儿邹问枫也不叫她,让她好好地休息。太后娘娘说,让她没事儿别出去。就是不要让她惹是生非。

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大家都在说这件事情。翠桃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就捂着嘴巴跑着离开了坤宁宫。邹问枫追了出去。

看见她哭的那么伤心,自己却没有什么办法。翠桃长得漂亮,以后肯定得找好人家。她没有必要偏偏要林太医。宫中规矩多,这又是多少年来没有改变过的。

如今旧情难忘,等过段时间就会好很多了。邹问枫跟翠桃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进去。

皇上看见她们主仆二人在面前就走过去看看。翠桃伤心,邹问枫就会很伤心。皇上问了原由才知道。后宫今日发生了很多事情,看来自己得去一趟后宫了。不然的话,后宫就会很乱。

后宫就是因为有那么几个女人在,所以才会有无止休的争吵。希望她们不要欺负到邹问枫的头上来。皇上为了让邹问枫好受一点儿,就允许翠桃自己挑选一个男子。不管是谁,都允许了。哪怕是忌讳的也没关系。

翠桃一听这话就两眼放光,她想要和林太医成亲。

刚刚准备开口的时候,林太医就来了。他让人求了好几天,才有这个机会的。翠桃走到了他面前去。皇上给了他们时间,让他们好好谈谈。

事情不是翠桃想的那么美好。林太医一开口就说了他要成亲的事情了。他要娶别人了,今日是此生最后一面。

原本抱了希望的翠桃,拼命的摇晃着林太医的身子“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不爱我了吗?既然不爱我,就不要来招惹我。”

看翠桃这个样子,林太医也是很不忍心,为了她们主仆二人,他还是咬咬牙就离开了那里。翠桃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离开,都阻止不了他。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翠桃捧着脸在那里哭泣着,邹问枫赶到的时候,她哭的很厉害。邹问枫把她给扶了起来。翠桃抽噎着把刚才林太医和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负心汉啊,真看不出来他是一个负心汉。昨天还说爱着翠桃,今日就要娶别人了。翠桃不知道,林太医已经准备一死。

娶别人是太后娘娘的意思,太后谁都让娶,就是不让娶她。林太医心灰意冷决定成亲过后就去死。

既然他是负心汉,翠桃也没有必要珍惜。翠桃已经落了好几天的眼泪了,眼睛都快要瞎了。

有时候邹问枫也会详谈把翠桃送出宫去,至少不必在这里跟着自己吃苦受累。只是送走了翠桃,她也不想要待在这里了。

明日就是他的大喜之日了,翠桃知道小李子一定会去。她托小李子送一样东西给林太医。是一只荷包。她亲手缝制的。

荷包里面里面还有一封信。希望他可以明白自己的心意。邹问枫不敢再翠桃的面前提起林太医之事,也没有人再说起。她也终于对自己的主子微笑了,邹问枫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想到麻烦在后面。

隔了几天传出了林太医喝毒药自尽一事儿,翠桃一听马上就晕了过去。邹问枫宣来了胡太医。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胡太医的底细。

胡太医开了一些药方子让邹问枫注意时间,一定要准时给她服下去。

没想到这个丫头还挺痴情的。邹问枫低头看见她手里抓着一直荷包。这不是那天小李子拿过来的吗?看手艺应该是她自己缝制的吧。自己怎么没发现呢?

刚刚想要叫醒她,就发现她额头开始冒汗,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是做噩梦了吧?邹问枫企图把她摇醒。

她尖叫了一声就从软榻上面坐起来了,邹问枫被吓了一大跳。

“吃药了。”下人就把药递给了邹问枫“来。”邹问枫看见她两眼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翠桃抓住了邹问枫的手腕“小主,他没有死。我刚刚梦见他了,他说他在另一个地方等我,让我过去找他。相信我,他没有死。”

邹问枫往门口看了看,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贵妃给听见了,她又该没完没了了。邹问枫捂住了她的嘴,让下人退了下去。

“你是因为旧情难忘,才会做梦。林太医已经死了,尸体都已经火化了。你就别想了。安心的养好身子,才是最要紧的。吃药吧,乖。”

邹问枫第一次用恳求的语气跟她说话。翠桃低下了头,一口一口的喝着药。眼眶还是红红的。邹问枫只能无语了。

天底下好男儿这么多,她难道就要这么一个嘛?皇后娘娘召见了邹问枫,说是有事儿商议。邹问枫不让翠桃陪着一起去,她需要休息。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邹问枫现在行礼很是端庄。见皇后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儿,那么害怕了。

“妹妹请起。打扰妹妹休息了。本宫今日叫你来,是因为翠桃的事儿。他死后娘娘的意思是翠桃旧情难忘,给她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嫁了便是。”

“皇后娘娘,翠桃伤心时嫁人恐怕不太合适。还是得翠桃喜欢才是。”

“本宫知道,你心疼翠桃。只是在宫中,丫头的命运不是由主子做的了主的。太后娘娘又个上等人员,胡太医。你且去回话,三日之后举行婚礼。”

皇后娘娘不再给邹问枫说话的机会,让她马上回去说。

这让自己怎么说?她正在伤心的时候,自己就算是说了,翠桃也不见得会答应。更怕刺激了翠桃。不自杀也要害的她自杀。

婚礼三日以后就要举行了,不知何故太后会调准胡太医。他是一个医术好的太医,年过三十了。翠桃嫁过去绝对委屈。

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把翠桃送出宫去了吗?太后娘娘旨意,即便我给了她足够的盘缠,她也未必逃得过这命运般的安排。我到底该怎么说?

正在邹问枫烦恼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邹问枫走了出去。看见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站在寝殿门口。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自己。

这是谁呀?怎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冲到了邹问枫的面前,问她翠桃在哪里。这下子邹问枫算是明白了,这就是林太医的福晋。邹问枫怎么敢告诉她?她这么怒气冲冲的,肯定他要去找翠桃算账。

因为邹问枫不肯说,桃红就让他们去搜。翠桃捧着自己的衣服走出来。

一看见翠桃,桃红整个人就疯了一样儿的抓住了翠桃的衣领“为什么他会为了你去死?”

“福晋,福晋,松手啊。福晋。你会把她掐死的,福晋。”桃红身后的丫头不想要让自己的主子犯错。

“他说,他娶我,完全是因为我长得像你。我和你的名字都带有桃字。他是因为你才娶我。他还没有爱过我,就为了你走了。我们三个人一同去。”

“你掐死我啊,我也不想要活了。来吧,没人阻止你。”翠桃也大声的吼了起来。

这么一吼她倒是怔在了原地了,邹问枫趁机松开了桃红的手。翠桃的脖子被掐的红红的,她咳嗽着。她还真的听用力的。

女人发起疯来真的好可怕。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们应该坐下来好好地解决。邹问枫把她们都给带到了客厅里面,关上了门。

不能够再吵了,就怕把隔壁的贵妃娘娘给招惹来了。她们可担待不起。

桃红跟她们哭诉自己从小有多苦,好不容易成为了福晋,新婚第二天就守寡了。她没有脸面再回家去面对自己的亲人。带着下人一个人守候着那座宅邸。

桃红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翠桃握住了她的手“姐姐,我们都是悲哀女人。让我们为了他一起孤老终身吧。我已决定了,我不再嫁人。从此以后,你我相依为命。”

她们两个人再怎么守灵,也没有用了。人已经不在了,她们的心也跟着去了。邹问枫急坏了。她不再嫁,太后的话可怎么办呢?

看来自己还得去找一下太后。时间紧迫,马上就去。

太后一听见邹问枫这么说,整个脸就拉下来了。她坐的决定除了皇上,还真的没人敢拒绝。

“哀家已经决定了,三日以后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都要成亲。既然你不说,听拜。你替哀家去传话。”

“太后娘娘,请太后娘娘三思。这种事情,是不能强迫的。翠桃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了,别回头让林太医感觉不幸福。”

太后不肯听劝,还是让听拜来到了咏梅宫。还送去了喜服。

“姐姐,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改日妹妹再接你进宫。”俩人化干戈为玉帛。“小主,您回来了。听拜姑姑,您怎么来了?请进。”

“太后娘娘有旨,三日之后翠桃与胡太医举行婚礼。这是喜服,太后娘娘说让翠桃小姐试一试,如果不合身,趁着现在还早,可以修改。”

翠桃瞪大了眼睛“什么?我不要,我不要。“她走到了邹问枫的前面去,抓住了她的手,很是激动“小主。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你怎么不告诉我?小主,你求求太后吧,我不要。我就是不要。”

邹问枫不忍心了“好好好,你先冷静。不要激动,你身子还没有好呢。听拜姑姑,喜服您先放这儿,您先回去吧。让我来跟她说。来人哪,好好送送姑姑。”

>>>点此阅读《腹黑王爷贤淑妃》<<<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