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玄幻奇幻小说《武道魔尊》免费阅读

小说:武道魔尊

作者:柳昊、柳家的

主角:柳昊

类型:玄幻奇幻

简介:柳昊重生于元武大陆,觉醒神阶武魂,却被人误以为是低阶武魂,父母担心,族中长老失望,更是被人轻视,百般刁难。可柳昊的修为却在暗地里连连晋升,最终一雪前耻,走向巅峰。

武道魔尊

《武道魔尊》免费试读

第7章 不公平待遇

东方天际已是一片鱼肚之色,天,渐渐亮了起来。

  龙华城东侧,山坡上的一片树林内,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正蹲着马步,其身体不断上下起伏,就好像是正骑着一匹快马,在草原上奔驰。

  这已是蹲马步的最高境界--凭空生马,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能将马步蹲到这种地步,那可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

不过,男孩却神色平静,没有一丝的自得,落地如生根,蹲在那里一动不静。

时间缓缓而逝……

  忽然,男孩猛的睁开双眼,手脚同时而动,身体骤然蹿了出去。

  “野马分鬃!”

  “白鹤亮翅!”

  “崩弓蹿箭!”

  道道沉喝声自林间响起。

  只见男孩静若处子,动若骄龙,伸臂如抡鞭,出腿如炮轰,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可却又偏偏带有莫名的爆发力……

  这竟是一套柔中带刚的拳法!

  直到一柱香后,男孩身体猛的一止,全身的肌肉立时一阵毫无规律的颤动,待其嘴巴一张,一股夹着一丝黑色气体的白色匹练立时猛的射出,地面上的杂草立时一阵激烈的摆动,就好像是打起了摆子。

“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震乾坤!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这两种拳法,不论是哪一种都是了不得的拳法,而两种拳法的结合,效果更是出人意料,仅仅六年时间便让我的功夫达到了上一世整整用了十几年才达到的化劲境界!”

“虽说这两种功夫都比不上这一世各种武技的神奇,但却有这一世武技没有的作用--洗经伐髓!也正是这种作用,才让我的身体恢复到了将近‘琉璃净体’的状态,这对于以后的修行绝对有很大的帮助!”

  人在还未出生之前,因为身体没有受到后天之物的污染,身体中没有一丝的杂质,经脉也是全通的,最易适合修行,这种状态被称之为琉璃净体。

  感受到体内的不多的杂质再次被排除了出去,身体变的更加轻松了,男孩的嘴角处微微勾起了一抹微笑。

  他叫柳昊,龙华城四大武修世家,柳家的远系子弟,今年十二岁,在父母的眼里,他是一个极为早熟并且十分懂事的孩子。

  不过,谁也不知道,在他这具弱小的身体中,却藏着一个成熟男人的灵魂。

  柳昊的上一世是地球上的一介国术宗师,年纪不到三十岁,一身功夫便已出神入化,可谓是人人敬仰,但却因为追求传说中的丹劲,结果走火入魔而死,最终灵魂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并且还是附身到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身上。

  他很憧憬。

  因为这个世界与上一世的世界,完全不同,这里竟然有着修行武者的存在,一些大能高手更是可以搬山倒海,这在上一世,他连想都不敢想,可在这一世,一切皆变成了可能!

  自打出生之后,他便开始希望自己快快长大,早日修行那些强大的武技!

  他想像上一世一样,成为巅峰的存在,成为人人敬仰的高手!

  不过,他心里也有郁闷的事情。

  比如,谁也不知道,他的脑海里有着一块木雕!

  “也不知道这块破木雕有什么作用,它在我的脑袋里已经整整十二年了,还从来没有发现它动过,就好像死物一样,这也太让人难以琢磨了。”

  想到自己脑海中的那块木雕,柳昊心念一动,脑海中立时出现了一个画面,灰蒙蒙的识海里,正有着一个木雕静静的悬浮着,一动不动。

  木雕不大,只有食指大小,正反两面都刻着一棵干枯的树杈,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的活力。

  这块木雕是他上一世在一个古玩市场闲逛时买到的,因为这块木雕有着平心静气的作用,他便一直戴在身上,可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却发现这块木雕也跟着跑过来了,并且跑到了自己的识海里,一直陪伴着他在这个世界渡过了十二个春秋。

  捏了捏下巴,柳昊的小脸上露出了这十二年中非常常见的表情--疑惑。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肯定是它带着我的灵魂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但它既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可为什么到了这个世界后却连一点的动静都没有了呢?”

  想了很久,他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无奈叹了口气,便朝家里走去。

柳家山庄在龙华城的东半区,占地面积极广,足有几十亩,族人众多,足有千余人。

若大的柳家山庄分为内堡与外堡。内堡住着的是柳家的旁系子弟与嫡系子弟,外堡住着的则是像柳昊这样的远系子弟。

  很快,柳昊回到了家里,可刚一走进家里的堂屋,就见一个三十多岁,剑眉星眸,气宇轩昂的男子正坐在堂屋正中。而在八侧桌的另一侧,还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看起来姿色较好的妇女,此时正目光慈祥的望着自己。

  这名男子正是柳昊这一世的便宜老爹--柳不凡,修为已达后天七层,是柳家山庄外堡的护卫统领。而妇女是柳昊的母亲--杨兰,实力也不错,修为已至后天五层。

  “你跑哪儿去了!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那么晚才回来,我看你小子就是欠收拾!”看到柳昊回来了,柳不凡剑眉一竖,竟然有些生气。

平常也是这时候回来的,也没见父亲发过火啊,今天是怎么回事?

柳昊感觉今天的老爹有些莫名其妙,抓了抓脑袋,“有事儿?”

“有话好好说,吓着孩子怎么办。”

  看到柳昊莫名其妙的表情,母亲杨兰‘噗哧’笑了出来,嗔怒的瞪了一眼柳不凡,随即向柳昊说: “小昊,今年你已经十二岁了,按照族里的规定,体内武魂可以激醒了。今天刚好是族里开启‘启灵祭坛’的时间,等会儿你爹带着你去参加‘启灵’仪式。”

  “武魂觉醒?”柳昊怔了怔。

  武魂是这个世界的特有产物,凡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最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体内都有武魂的存在,而武者以后的实力强弱与体内的武魂息息相关,武魂等阶越高,实力提升的越快,日后在武道一途上的发展也更容易。

  武魂有低阶,中阶,高阶,超阶之分,每一阶又分三级,一共十二级,但据说,其实十二级之上还有更强的武魂,被称之为神级武魂,那是逆天的存在!

  只有体内具有武魂,才能吸纳天地灵气,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体内如果没有武魂,也就无法修炼,这样的人在这个以武为尊,以武立国的世界,也只能是任人宰割,甚至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的蝼蚁!

  “难怪爹有些着急呢,原来今天是‘启灵’的时间啊……”

  柳昊心中恍然,知道了父亲着急的原因,点了点头,在母亲的招呼下,连忙吃起饭来。

  ‘启灵祭坛’是每个武修家族都极为重要的东西,因此,大多都建立在比较安全的地方。

  柳家的‘启灵祭坛’建在内堡防守很严密的通天阁内,当柳昊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通天阁时,祭坛的四周已经站满了人,有像柳昊大小的男孩,还有那些像柳不凡一样陪同孩子前来的大人们。

  此时,在祭坛东侧正站着一个面色孔武的中年男子,一直冷着一张脸,这人名叫柳不为,外堡管事,职位比柳不凡高了半级,修为却与柳不凡一样,都是后天七层。而在他的身旁站着一个与柳昊岁数差不多的男孩,名叫柳虎,是柳不为的小儿子,比柳昊小一个月,这次也是过来进行‘启灵’仪式的。

“哼!”

  看到柳不凡来了,柳不为立时冷哼了一声,脸色有些不好看,而站在他身旁的柳虎也瞪眼看向了柳昊。

  由于柳不凡与柳不为打小就不对付,一直是竞争关系,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差,这使得下一辈的柳昊与柳虎也是互相看不顺眼,平时没少发生争执。

  马上就要进行‘启灵’仪式了,柳不凡也懒得理会柳不为,拉着柳昊的手走到祭坛的另一侧,与身旁的族人轻声的说起了闲话,而柳昊则是心里冷笑,恶狠狠的回瞪了一眼柳虎。

  因为柳昊打小就练习自己利用太极拳与八极拳融合起来的太八极的关系,身体比同龄人要强壮不少,这使得他在外堡也算是一个小霸王般的存在,平时争执时,基本上都是别人吃亏,眼见柳昊向自己瞪来,柳虎立时被吓的脖子一缩,慌忙躲到了柳不为的身后。

  看到自家儿子这么窝囊,柳不为心里立时有些不高兴,脸色也沉了下来,刚想要瞪眼看向柳昊,通天阁外突然响起一阵中气十足的大笑声,紧接着,一个身穿青袍,身材有些消瘦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的岁数有些大,头发半灰半白,但皮肤很好,就好像是初生的婴儿一样,很细嫩,他就是柳家山府的大长老,修为已达先天二阶,除了庄主之外,整个柳家山庄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即使在整个龙华城也是排名前十的高手。

  “大长老!”

  “大长老!”

  看到这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在通天阁内的所有族人立时躬问礼。

  “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礼。”

  大长老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启灵祭坛’前,笑道:“今天是外堡子弟‘启灵’的时间,希望我柳家能出现几个高阶的武魂。”说着,他的目光在柳昊与柳虎的身上着实多留意了几眼。

  柳不凡与柳不为的武魂都是六级武魂,他们的婆娘也都是六级武魂,按照血脉传承来说,柳昊与柳虎觉醒的武魂最差也是六级的中阶武魂,甚至有可能产生变异,说不定还真的能觉醒出高阶武魂。

  他心里很期待。

  柳昊心里也很期待,他也想知道自己会觉醒一个什么样的武魂,是兽武魂,还是器武魂,还是植物武魂,又或者风雷云电那样的自然武魂……

“我要是能觉醒一个超阶武魂就好了……”他心里希冀的说道。

 “好了,启灵的时间已经到了,现在开始吧。”

大长老一双老眼扫过众人,随即双手一动,立时掐出了道道法印。

刹那间,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势从其身上散发了出来,众族人在这股气势之下,无不面色一白,纷纷后退!

  “这就是先天境强者的威势吗?果然强大!根本不是地球上的国术可以比拟的,恐怕也只有古神话中记载的那些神仙之流才有这般的气势!”柳昊暗自心惊,同时对自己即将开始的武道一途更加的期待了。

  紧接着,就见大长老指尖射出道道金色光束,径直打在了祭坛四周的光柱上,只听‘嗡’的一声,整个祭坛好似都颤动了一下,随着一阵耀眼的黑芒猛的迸发而出,所有人的眼前只觉一黑,如同进入了黑夜,而待黑芒一敛,在祭坛正中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光柱,看起来极为的诡异!

  “柳虎,你进去!”做完这一切,大长老含笑看向柳虎。

  “是!”

  柳虎脖子一缩,有些慌乱的走进了黑色光柱,祭坛周围的族人们的目光立时集中到了光柱中的柳虎身上。

  其父柳不为更是紧张的握紧了双拳,盯不转睛的盯着。

  不一会儿,被黑色光柱包裹的柳虎,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随即一股金色的光芒从身体中散发而出,紧接着,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团虚影,竟然是一只高达一丈的金色猿猴,这猿猴刚一出现,立时张嘴嘶啸,大殿内的空气立时如同被一块巨石砸入的湖面,陡然荡起了大量涟漪。

  “咝!”

  “十级武魂!”

  “竟然是超阶武魂--通天金猿!”

  这柳虎竟然觉醒了一个十级的超阶武魂--通天金猿!

  四周围观的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全部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能置信。

  要知道,十级的这种超阶武魂,别说是在龙华城,即使是在整个北华王朝也没有几个,而那些觉醒了十级武魂的武者,现在无不是成为了北华王朝赫赫有名的高手!

大长老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柳虎身后的那只金色猿猴武魂,一双老眼差点瞪了出来,随即一股难言的欣喜涌上其脸,哈哈大笑起来。

“十级武魂通天金猿!这已是超阶武魂!老天果然待我柳家不薄啊,竟然让我柳家觉醒了一个超阶武魂!我柳家当兴啊!哈哈哈……”

  大笑声不绝于耳,在阁内不断的回荡!

  柳不为此时此刻也很激动,甚至全身都在发抖,“十级武魂!竟是十级武魂!我儿子的武魂竟是超阶武魂!”

  柳虎从黑色光柱中有些恍惚的走了出来,他怎么想也没有想自己能觉醒十级的超阶武魂,直至现在,他都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云里雾里的。

  大长老冲着他招了招手,“小虎,你过来。”待其走到身前之后,大长老仔细的打量柳虎一番,点头大赞:“好!很好!非常好!”

  他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对于柳虎也是越看越满意,他能够猜的到,以十级的武魂,只要柳家好好的培养一下,柳虎甚至能走到他们这一辈子都走不到的境界。

  “不为,你生了个好儿子啊,估计用不了几年,你这一支就能被族里归为嫡系一脉了。”大长老看向柳不为,大有深意的说道。

  族规有言:凡觉醒武魂中阶者,待其修为进入后天九层,全家人可归为族中旁系,并掌管族里的一些生意;凡觉醒武魂高阶者,待其修为进入先天境界,全家人可归为族中嫡系,在族内拥有话语权,日后亦可竞争庄主之位。

  柳虎觉醒的武魂,已经远远超出了族规中的标准,日后的修为如果没有什么差错,定然可以成为先天境界的高手,到那时,柳不为这一支会直接飞黄腾达,成为嫡系子弟,好处将会源源不断!

众人一听大长老的这话,心中纷纷一动,随即连忙向柳不为道喜,心里更是打起了与柳不为打好关系的算盘。

他们看向柳不为的眼神很羡慕,心里嫉妒的要死,心说我怎么就没有生出这样的好儿子来呢。

  而柳不凡的脸色却变的有些差,柳家远系子弟之间的竞争很激烈,他与柳不为一直是对头,自己的儿子与柳不为的儿子也是相互不对付,等柳虎成长起来之后,整个柳家岂能还有自己这一支的活路?他的心里不禁担心了起来。

到是柳昊的小脸一直保持着平静,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好似柳虎觉醒了超级武魂与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时,他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顺着目光望去,却发现是柳虎,此时他正高高的抬着下巴,一脸得意的望着自己。

  “不就是十级武魂吗,有什么好得意的,武魂又代表不了一切,只是能证明你比别人的先天条件好一些罢了,但修为的高深,最终还是看个人的努力,实力与武魂虽有关系,但却不是绝对的关系。”柳昊心中冷笑,脸色很平静,懒得搭理他。

  便在这时,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激动情绪的柳不为,把头一偏,冲着柳不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凡,你我竞争了一辈子,但因为武魂都是六级,一直不分胜负,这一次,不知道你儿子能不能与我儿子一样,也能觉醒一个十级的武魂?”

  他把‘十级’两个字咬的极重,一脸的得意。

  “哼!”

  柳不凡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关健是没法理会,十级武魂,那已是超阶武魂,哪是那么容易能觉醒的。

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对身旁的柳昊说:“进去吧。”

“嗯。”

  柳昊点了点头,一脸平静的走进了黑色光柱。

  柳不为立时把视线全部放在了自家儿子的身上。

  而其他人也再次把目光落在了柳昊的身上,不过,出现了柳虎这么一个超阶武魂,他们对柳昊的期待性已没有那么强烈了,毕竟超阶武魂可不是那么容易出现,几乎万中无一,他们可不相信,柳家能一下子出现两个超阶武魂。

  时间不长,柳昊只感觉一股莫名的能量从四面八方涌入了自己的身体,整个身体瞬间便热了起来,尤其是识海更是在剧烈的沸腾,如同翻起了滔天的大浪,轰轰声不止。

伴随着这声音越来越响,渐渐的,灰暗的识海里忽然立时出现了一抹绿影,看起来就好像一颗幼小的绿苗,正在飞快的成长。

一尺,二尺,三尺……

  可就在绿色幼苗长到九尺左右的时候,一直呆在识海从未动弹过的木雕,突然一颤,猛的炸裂,化为一股绿光,‘嗖’的融入到了绿苗当中,绿苗生长的身形立时一顿,随即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变小!

  “这是怎么回事?!”

  柳昊心中大惊,可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绿苗一点点的变小,直到绿苗缩小到三尺的时候,这种缩小的势头才堪堪停了下来,随即在身外黑色光柱的勾动下,飘出了识海,显现在了柳昊的背后。

  只不过,这个幼苗武魂不像是其他人的武魂那么虚幻,而是有些凝实,共有三片幼叶,绿意晶莹,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幼苗一样。

  “咦!植物武魂?”

  “三尺高?这是三级武魂?可刚刚觉醒的武魂怎么会这么凝实?不像啊,反倒是像二次觉醒之后的形态。不过……这幼苗是哪种植物武魂的初生形态?”

  众人看到这个幼苗武魂顿时一愣,有些不能理解。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不光是周围的族人们愣住了,连柳不凡也愣住了,他与杨兰的武魂都是兽武魂,按照血脉传承来说,自家儿子怎么着也应该是兽武魂才是,可此时此刻,自家儿子竟然觉醒了一个植物武魂?

“这他娘的算是怎么回事?就算血脉传承变异了,我儿子也不应该是植物武魂啊?更不可能只是三级啊?这绝不可能!”望着柳昊身后的那颗三尺高的幼苗,柳不凡不断的摇头,双眼瞪的极大,根本不能相信。

  而大长老望着柳昊身后的幼苗武魂也是皱起了眉头,三级武魂只是低阶武魂,如果没有什么际遇,终生也达到不先天境界,甚至连后天五层都达不到,这与他的期待严重不符,心里叹了口气,看向柳昊的目光有些失望……

  “有什么不可能!两种血脉的结合,产生什么样的变异都有可能,你以为你与你婆娘都是六级兽武魂,你儿子觉醒的武魂就一定能是六级以上?你也太天真了!你儿子可没有我儿子那么好命!”柳不为冷冷的看着柳不凡,皮笑肉不笑的讥讽说道。

  柳虎看到柳昊一脸若有所思的走出了黑色光柱,也立时冷眼相向:“你不是一直很嚣张吗,嘿嘿,这次你觉醒的只是一个三级的武魂,我看你以后还拿什么嚣张!”

  可柳昊根本没有理他,默默的走回柳不凡的身旁,心里面一直琢磨着自己武魂的事情。

  “爹和娘都是兽武魂,可我觉醒的武魂为什么是植物武魂?难道是那块木雕的原因?”想到武魂觉醒时,自己识海中发生那种状况,柳昊的两条眉毛都快挤到了一起。

  “好了!继续吧,柳真,你进去。”

  大长老深知外堡族人之间竞争的很激烈,看到柳不为父子出言打击柳不凡父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没有说什么,伸手向着人群中的一个男孩点了点。

  “是。”

  柳真连忙走进了黑色光柱。族人们的注意力再次被‘启灵’仪式吸引。

一个时辰后,‘启灵’仪式终于结束了,所有的男孩都觉醒了武魂,其中又出现了三个六阶的中阶武魂,着实让大长老欣喜了一番,出言勉励了一番众族人,这才急匆匆出了通天阁,去找庄主汇报去了。

而其他的族人纷纷相互道喜,毕竟不论武魂级别高低,都能修行。只不过,这一次的‘启灵’仪式,所有男孩都沦为了柳虎的配角。

 一时间,柳虎风头无双,心里甭提多美了,当他随着柳不为向阁外走,路过柳昊的时候,其嘲讽一笑:“废物,你只觉醒了三级武魂,这辈子,你就别想出人头地了!”

而柳不为也是讥笑的看了柳不凡一眼,“没办法,我养了一个好儿子。”然后,一脸的嚣张的领着自家儿子走了出去。

  柳不凡此时已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感觉天都塌了下来,看了柳昊一眼,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低着头朝外面走去。

  看到老爹这个样子,柳昊欲言又止。

  单凭那个绿苗在自己的识海中能长到九尺,并且长势不止,就足以说明,自己的武魂绝不止三级,而是超阶之上!

  

可自己又该怎么解释这一切?又怎么能解释?难道说自己是穿越来的,然后武魂觉醒的时候,一块木雕融合到武魂里了?

那根本不可能!

  

“蛋疼啊……”

柳昊一脸的苦涩,但心里更多的却是疑惑:“不过,我这武魂算是什么品质?”

 秋天的风,是沉重的。

  走在回家路上的柳不凡,他的心也是沉重的,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的儿子武魂只是三级,可事实摆在那里,他又不能不相信。

  他心里很纠结,也很难受,更有着一股浓浓的失望。

  柳昊也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父亲的身后,看到父亲有些难受的样子,他有心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心里很纠结。

  一路无话,父子俩很快便回到了家中。

  此时,母亲杨兰正在堂屋里紧张的等待着。

  “情况怎么样?”

  眼见父子俩回来了,杨兰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向前迎了两步,出声问道。她对于儿子的武魂觉醒情况也很关心。

  “唉……”

  柳不凡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回了东屋。

看到他的样子,杨兰心里立时‘咯噔’一跳,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又看向站在堂屋不动,脸色有些古怪的柳昊。

“小昊,你的武魂不会是……没有觉醒吧……”

  “觉醒到是觉醒了,就是……”

  柳昊苦笑了一下,心念一动,幼苗武魂立时从背后显露出来,亮给了自己的母亲。

  “植物武魂?三级?这怎么可能?”

  看到柳昊的武魂,杨兰忽然瞪大了双眼,与柳不凡看到柳昊武魂时的表情一模一样,根本不能相信。

  这时,父亲柳不凡又从东屋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线装书籍。

  “小昊,武魂级别低没有关系,只要你肯努力,这辈子也有冲击先天境界的机会。你绝不可因为武魂级别低,就有着一丝的怠慢!”柳不凡神色凝重的说道。

  “知道了,爹,我会努力的。”柳昊嘴角一抽,但仍认真的点了点头。

  “嗯,你知道就好。”

见儿子这么懂事儿,柳不凡的脸色好看了些,将手中的书籍递给了柳昊,“这本《怒潮劲》是柳家远系子弟所修习的武道功法,虽说仅是黄阶下品,但炼身效果不错,比之一些黄阶中品的武道功法也不差,你好好修习。”

说着,他又把修练时要注意的问题,仔细详细的对柳昊说了一遍。

  说完后,他又说道:“你回屋吧,我有些话与你娘说。”

  “嗯。”柳昊拿着功法走回了屋里。

  看到柳昊把屋门关上之后,柳不凡看向杨兰,叹了口气,道:“柳不为的小儿子觉醒了超阶武魂,如果不出意外,过不了几年柳不为这一支就能被族里归到嫡系一脉,到时候,咱家的日子恐怕要难过了。”

  “你说小虎那孩子觉醒了超阶武魂?!”杨兰难掩震惊,声调都变高了些。

“是啊,那可是超阶武魂啊……比庄主觉醒的武魂都高了一个级别!据我估计,族里肯定会特别重视柳虎那小子,很有可能让他直接修习族里最好的功法--狂澜劲!”

柳不凡叹声道:“唉……一步差,步步差,咱家小昊的武魂本来就比他的武魂级别低,这修习的功法再比他差,用不了几年,这俩孩子之间的差距就显露出来了。而柳不为与我一直不对付,到时候他家小子肯定会为难咱家小昊。这该怎么办啊……”

  柳不凡的心情很复杂,他与柳不为斗了一辈子也没有输,可轮到儿子这一辈,却差距这么大,这让他心里不能接受。

  过了好久,杨兰才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神色凝重的想了一阵,突然道:“实在不行……你就向柳不为服个软吧。只要你们之间不斗了,我不相信柳虎那孩子会揪着咱家小昊不放。”

  “向他服软?我呸!他有这个资格吗?他要不是靠拍马屁得了一个外堡管事的位置,私吞了不少‘增气丹’,我早就把他踩在脚底下了!”柳不凡恨恨说道。

  “是,我知道你不甘心,但你也要为小昊考虑一下啊。柳虎这孩子觉醒了超阶武魂,族里肯定会重点培养,修行时,‘增气丹’肯定少不了,可咱家小昊的武魂只是三级,能有多少‘增气丹’?”

  杨兰叹了口气,苦涩道:“你就听我的吧,既然都这样了,咱就别与柳不为斗了,只要小昊这辈子能过的好就行了。”

  柳不凡这一次没有反驳,因为杨兰说的是事实,可要是让他向杨不为服软……

  沉默,死一般的沉寞!

  柳不凡的脸色很难看,很纠结,更有不甘!

  “蛋疼啊,我到底该怎么解释呢……”

柳昊进了西屋之后,就一直躲在门口偷听着父母的对话,感觉到父亲与母亲语气里的不甘心,他那两道淡淡的剑眉几乎都扭到了一起。

可想了很久,柳昊仍没有想出什么法子,无奈叹了口气,“水到桥头自然直,不管了,先看看功法再说。”摇着脑袋走到了榻前,盘膝坐了上去,翻开‘怒潮劲’一页一页的看了起来。

  柳昊看的很快,只用了一个时辰便将一整本《怒潮劲》看完了,随即逐句逐句的分析起来。

  有着上一世研习百家知识的经验,他在分析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不懂的地方,当太阳西落,幕色降临时,他已将这本《怒潮劲》的所有要点全部掌握。

吃完晚饭后,他便迫不急待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盘膝坐在床上,静静的打坐,待心灵安静到极点之后,其双手忽然抱于丹田处,陡然运转起了《怒潮劲》中的第一层心法,幼苗武魂立时浮现在了他的身后。

嗡!

  只听一声闷声响起,这个在众人眼里只有三级的武魂,通体一颤,三片水灵灵的叶子立时快速的摆动,四周的天地灵气立时以恐怖的速度的汇聚而来,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房间内便被天地灵气笼罩,在柳昊的头顶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灵气漩涡!

  而房间内,更是因为幼苗武魂吞噬灵气的速度太快,竟然响起了一丝丝微不可闻的流水声音!

灵气不断被幼苗武魂吞噬,随即源源不断的进入柳昊的身体,既而经过功法转化,形成武者的独有元气,又向着身体的四面八方输送而去……

经过数十万年的发展,现在的武道界很繁盛,根据实力的高低,共分为九大境界:后天,先天,凝真,抱丹,化婴,神府,法像,神域,通玄,但据说,九大境界之上还有一个传说之中的境界,为尊者境,只不过还从来没有人达到过,所以,诸多武者对于这一境界的存在,抱怀疑态度。

而修行之道,炼体为先,说的白一点就是修行先修自己,也叫炼己,这一步便是后天,是整个修行的基础,通过磨炼自身,使得身体从外到内,从皮肤到内脏,全部得到强化,最终使身体从后天达到先天,形成先天道体,更加符合修行之路。

随着体内元气的滋生,柳昊的身体毫无规律的颤抖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在体内响起,全身的血肉都在吹呼,大口大口的吞噬着元气,每个细胞都在成长,都在凝炼,变的更具有力量!

  时间如流水,缓缓而逝……

凌晨五时,柳昊准时睁开了双眼,轻轻一握拳,白嫩的皮肤立时一紧一凝,变的像树皮一样,表面还有一层青色的暗光流转,看起来极为诡异!

“肤动如皮?”

看到这种情况,柳昊的眼中立时露出一丝古怪。

想了想,他爬下床,捡起屋里的一支平时玩弄的短棒,猛的朝自己的胳膊抡下,‘啪’的一声闷响,短棒被弹开,胳膊上留下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可被砸中的地方却连一丝红印都没有留下!

可更让柳昊诧异的是,他刚刚轻轻一挥的力量竟然比曾经大了将近一倍!

一个没有修行的人,在十二三岁的时候,肌肉力量顶多有五十斤左右,哪怕柳昊从小修习‘太八极’,肌肉力量层次也不过七十来斤,可刚刚那一下,力量竟然达到了一石之力,一百多斤的样子!

他心里诧异了起来。

“难道我现在就达到后天一层了?”

后天共分十二层,每一层所注重淬炼的位置也不尽相同,第一层淬肤,第二层淬筋,第三层淬肉,第四层淬骨,第五层炼髓,第六层炼血,第七层炼脏,第八层固本培元,第九层元气外放,第十层元气凝兵,第十一层元气布罡,第十二层元气化真。

其中,后天第一层,淬肤,是利用体内生成的元力,不断强化皮肤,使皮肤慢慢变的像木石一样的坚硬,不论力气还是速度,都会有着不小的提升。

肤动如皮,肌肉力量达一石,这正是达至后天一层的标志!

  “不能吧……这也太快了吧……”

  柳昊心中涌起一股极为荒谬的感觉。

  要知道,他父亲柳不凡觉醒的武魂是六级的‘飞天霸熊’,当初在练至一层大成时也是用了七个月的时间,而柳家的第一高手--庄主柳霸天的武魂是高阶中的顶级武魂,九级‘血翅虎’,当初练至一层大成时,也用了四个月的时间。

  而柳昊,只用了一个晚上!

  这样的情况要是让别人知道,定然会吓个半死!

别说别人,就是柳昊自己也有些不相信!

“难道我的武魂级别很高很高?”

柳昊心中疑惑。

  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武魂等级越高,修炼速度就会越快。庄主柳霸天拥有高阶之中的顶级武魂,突破到后天一层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而他只用了一个晚上,这说明他的武魂等级要远远高于柳霸天,虽说柳昊知道自己的武魂远不止三级那么简单,但这也太逆天了!

  难道我觉醒的武魂是比柳虎觉醒的还要好的超阶武魂?

  不对!就算觉醒的武魂是十二级的超阶武魂,练至一层大成也最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可见,自己的武魂品质比超级还要高!

  那么,也只有……

  柳昊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迸出了四个字。

  神阶武魂!

  传说中的神阶武魂!

  “难道我觉醒的真的是传说中的神阶武魂?!”

这么一想,柳昊立时不淡定了,一脸的不可置信,久久没有醒过神来!

“不对!就算我觉醒的是传说中的神阶武魂,修为也绝不会这么快突破……”

  过了好久,心时翻起了大浪的柳昊渐渐平静下来,他意识到,自己的修为这么顺利的突破,绝不仅仅是武魂太好的缘故,恐怕与自己一直保持着‘琉璃净体’有着很大的关系,也只有这种解释才能合理。

  “嗯,一定要把这‘琉璃净体’保持下去,一直到身体彻底达至先天状态!”

  又琢磨了一阵,柳昊下了床,轻轻推开屋门,蹑手蹑角的出了家门,然后向后山走去。

  而他不知道,就在他出门的瞬间,住在东屋的柳不凡与杨兰在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知道柳昊又赶早出了家门,柳不凡不由的叹了口气,苦涩喃喃:“三级武魂……如果没有什么机遇,想要突破,难啊……”

  “再难也要修炼啊,咱柳家是武修世家,如果没有实力甚至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咱们不求小昊这一辈子能达到先天境界,但至少要达到后天五层,这样在族里也不至于任人摆布了。”

  杨兰道:“现在小昊已经觉醒武魂了,可以利用‘聚气丹’修行了,你先去杨不为那里把‘聚气丹’给儿子领回来吧。我去一趟爹那,让爹支持一下外孙,让他出点钱,给小昊买点可以精进修为的灵药。”

  “嗯,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

  柳不凡点头应了一声,很快两口子全部起床,简单梳洗了一番,便全都出了家门。

  后山,山坡上。

  “霸王折缰!”

  “迎风朝阳!”

  “黄莺双抱!”

  道道低喝声自丛林中响起,柳昊不断打着已经熟悉到骨子里的太八极。

  也不知道打了多少遍,忽然,随着其收功,身体立时一阵毫无规律的乱颤,只觉一股浊气自肺部而起,直涌咽喉,柳昊把嘴一张,立时有一股黑乎乎的气体从其嘴中喷薄而出,吹的地面上的野草一地凌乱。

  “看来这天地灵气也不干净,竟然含有这么多的杂质,要不是我习有‘太八极’,身体还真的保不住‘琉璃净体’的状态。”

做完这一切,柳昊感觉自己略有些沉重的身体又变得轻盈起来,嘴角处勾起了一丝欣喜的笑意,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升起来的太阳,连忙向家里走去。

饭点到了,他可不能回去晚了,不然会挨骂。

  可当他刚刚走进家里的院子,脚步立时停了下来,神色有些错愕的望向堂屋。

  生活一向和睦的柳不凡与杨兰,竟然在堂屋里争论起来。

  “这柳不为也太不是东西了!凭什么其他人都有‘聚气丹’,咱家小昊没有!难道咱家小昊的武魂没有觉醒吗?!”杨兰很愤怒。

  柳不凡心里也很烦燥,坐在椅子上,恨恨的说:“柳不为说,外堡库存的‘聚气丹’本来就不多了,而这次外堡觉醒的子弟有不少,结果我等到的时候,已经发完了。他说,下次给小昊再补上,绝对不会少小昊一颗。”

  “发完了?”

  杨兰冷笑,“这回外堡觉醒武魂子弟一共就五十来人,就连那些一级,二级的武魂子弟都有聚气丹,唯独咱家小昊没有,能有这么巧?这种鬼话你信吗!”

  “我当然不相信!可我能怎么办?我与杨不为一直不对付,可他一直没法子打压我。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儿子觉醒了超阶武魂,以后他这一支铁定能成为嫡系,而小昊呢?他只觉醒了三级武魂,根本没法与他儿子比,他好不容易找着机会打压我,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柳不凡恼声说。

  杨兰想了想,一瞪眼,“不行!我去找庄主评理去!”说着,就要往外走。

  “算了吧,没用的……”

  柳不凡叹道:“你不知道,我今天去柳不为那里领‘聚气丹’的时候,听别人说,柳虎觉醒超阶武魂的事情已经在内堡传开了,庄主打算过两天就把柳虎召进内堡,然后让他在内堡的‘灵池’里修炼。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柳不为这一支因为柳虎的关系,现在的身份已经开始变的不同了,你现在就算是去找庄主也没有任何作用,庄主只会偏袒柳不为这一边,你过去了,也只能是自取其辱。”

  “可咱家小昊的修行也不能耽误啊,难不成咱家就任柳不为那个混蛋打压?!”杨兰怒道。

  杨不凡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即问:“你今天去爹那,情况怎么样?”

  “别提了,爹一听小昊只觉醒了三级武魂,说啥也不肯往外掏钱,气死我了。他就一点也不心疼他外孙。”杨兰眼圈一红,渐有泪花生出。

  “唉……其实这也不能怪爹,在龙华城觉醒三级武魂的武者大有人在,可这些人里没有一个能突破到后天四层的。后天前三层只是一个固本培元,强身健体的阶段,对于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增强,他这么做,也是正常。”

  柳不凡叹声道:“算了吧,我再想想其他办法吧。行了,赶紧把你眼泪擦了,小昊估计快回来了,千万别让他看到。”

“嗯。”杨兰呜咽点头。

  柳昊站在院子里一动没动,心里却凭空生起了一股戾气。

  ‘聚气丹’是一种灵药,武魂觉醒之后如果服用‘聚气丹’,可以使武者很快凝聚出武者独有的元气。身为武修世家的柳家,为了让族中子弟能够快速正式修炼,但凡有子弟觉醒了武魂,就可以领到一瓶‘聚气丹’。

然而,柳不为却因为自己父子俩与他们这一支一直不对付的关系,仗着自己是管事,有着专门负责给远系子弟颁发各种物品的权利,竟然不给自己发放!并且是唯独不给自己发放!

这也太欺负人了!

  柳不为这么做,已不单单是为难自己这家人的做态,而是要在外堡狠狠打击父母的脸面,让父母在其他族人面前抬不头来!

  士可忍,塾不能忍!

柳昊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才行,免得柳不为这一支嚣张到天上去!

>>>点此阅读《武道魔尊》<<<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