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妙医皇后:皇上,请趴下,妙医皇后:皇上,请趴下最新章节

小说:妙医皇后:皇上,请趴下

作者:、

主角: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浑身湿透,王爷狼吻不止】睁开发现,帅哥王爷出现在面前,明明是神医却被吻的差点窒息!狠心敲昏对方趁机逃走,不料对方寻上门,信誓旦旦污蔑自己不但误伤他,还被自己轻薄,厚颜无耻要求自己负责!捆绑回府后,夜夜衣衫不整的要和自己探讨医术!王爷变恶狼,夜夜贪欢……这句话如何破?

妙医皇后:皇上,请趴下

《妙医皇后:皇上,请趴下》免费试读

第7章 废物逆袭,开始!

夜,冷月高悬,华灯初上。

行宫中雕梁画栋,一片金碧辉煌。

西北角处是一个大浴池,雾气缭绕,从高处悬垂下来的纱帐将浴池围成一个巨大的四方形,沿着石阶往下,亭台楼阁井然分布,在夜晚的星空下显得格外清静寂寥。

“嗯……”

隐约的女声慢慢传来,浴池边刚刚脱去全身衣服,准备沐浴的男人眼神一变,霍然回身,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就是这一瞬间,“哗啦”一声响,有人从水底猛地站起来,转目四望。

男人一愣,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冷光四射:这个女人潜伏在水底,是想行刺于他?

不过……她看起来好小。

十五、六岁,或者更小一点?

一身湿透了的华丽衣装越发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玲珑有致,。

头发又长又黑,一缕缕的贴在身上,一张脸白皙素净,双眉如远山长,眼神却如千年寒冰般锐利,令人心惊。

不得不说,这是个绝美的女子,但也给人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仿佛只要一靠近,就会被她撕成碎片一样。

女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外科大夫,同时也是某雇佣兵团的成员,身手绝佳,心狠手辣,人送外号“神医鬼见愁”。

可谁知道老天无眼,就在昨晚,她接了一个整容手术,事后才知道这人是个被全球通缉的犯人,对方趁着她疲惫之时,将她从二十九层扔了下来!

鬼见愁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现在从上到下把自己摸了个遍,就只有头上受了伤,居然没死?

更让人震惊的是,前面的岸上,居然站了个裸男!

男人的身材非常不错,窄臀细腰宽肩,皮肤白皙却显得相当有力,双腿中间那个部分,真是……雄伟……

他看年纪也就二十多岁,脸如古玉般通透,黑眉如剑,目若朗星,神情冷峻高傲,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什么情况?

男人冰冷的目光看着鬼见愁费力地爬了上来,开始拧衣服上的水。

这衣服……

鬼见愁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这华贵的水蓝色华丽裙装,僵硬了嘴角。

看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她无法想像的事,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你是谁?”男人开口,声音冰冷但略带磁性,很好听。

鬼见愁冷冷看他一眼,身形一闪,往纱帐外走去。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也解释不清楚,先走再说!

谁知道天不隧人愿,才跑了两步,腰上忽然一紧,她摔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

鬼见愁目光一冷,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男人跟她如此亲密过!

真是找死!

“想跑?”男人声音里多了几许危险的意味,“说,你到底是谁?”

“放手!”鬼见愁厉声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你想怎样?”男人玩味的冷笑,勒着她腰的手臂一紧,另一只手居然从她衣领里滑了进去!

鬼见愁呆了一呆之后,怒不可遏:“混蛋,把手拿开!”

她用力挣扎,却震惊地发现,根本用不出多少力气,本来的一身功夫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竟然挣不脱!

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气息一窒,眼中怒气涌现,“你说什么?!”

这个女人居然敢骂他,好大的胆子!

“拿开你的手!”鬼见愁咬牙:“你缺女人吗,这么饥不择食?”

这话说的,好像她自己有多么不堪一样。

“女人,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男人不但不松手,反而很感兴趣似的。

“什么?”鬼见愁略一愕然,脑子有煞那的空白。

“本宫没穿衣服,”男人解释,“你这般蹭来蹭去,没觉出什么不同吗?”

鬼见愁一愣,下意识地停止挣扎:

没穿衣服?

他揽着她?

蹭……

头脑慢慢冷静下来,她瞬间觉得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在腰间顶弄,傻瓜也知道那是什么,她瞬间红透了脸,咬牙叫,“放开我,听到没有?!”

色狼,你是有多欲求不满,随便蹭一蹭就热情高涨成这样!

“本宫警告过你了,女人,”男人冷笑,手上一用力,她的衣服已经滑下肩膀,“不听?后果自负!”

鬼见愁狠狠用力,掰开他的魔掌,形势比人强,尽管心有不甘,还是先服个软再说,“住手!你到底想怎么样,快点说!”

为今之计,先稳住这个男人,找机会脱身再说。

“肯听话了?”男人略略停下手上的动作。

鬼见愁咬牙,隔着衣服按住他的手,生硬地从齿缝里逼出一个字,“是。”

该死的男人,今日我所受之辱,早晚百倍千倍地还给你,你给我等着!

结果,男人一句把话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晚了!”

话音刚落,他的手猛然向下摸去,竟然要……

鬼见愁勃然大怒,猛然挣扎,“放开!”

“说,你到底是谁!”男人非但不松手,反而用力勒紧手臂,将她紧紧箍在怀里,低头要亲吻上去的样子,“不说的话,那就……”

鬼见愁忽地无声冷笑,右手闪电般向上一扬,男人吃了一惊,猝不及防之下,只来得及见到她指尖亮光一闪,跟着左右脖颈一阵刺痛,意识瞬间变得模糊。

糟了!

男人暗道不妙,可全身的力气却像是在瞬间被抽光一样,半点都反抗不得,缓缓倒了下去。

鬼见愁顺势放倒他,以免动静太大,引来旁人,咬牙低声道,“看你还敢不敢对本姑娘无礼!”

本来依照她的脾气,怎会轻饶了他,不过她初来异世,还是先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再说。

侧耳听听没有其他动静,她提起湿透的裙子,悄悄溜了出来。

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可她却敏锐地感应到,在看不见的地方,隐藏着凛冽的杀气,不定哪一刻,你的命就会交代在这里。

这是哪儿?

地方很大,四通八达,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所有的殿宇看起来都差不多,她一时有些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

不过,她前世毕竟是雇佣兵,对环境有着超乎寻常的适应能力,短暂的茫然过后,她果断朝着东面走了过去。

一路上遇到几队巡逻的侍卫,都被她机警地躲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在脑子里拼命回忆之前发生的事,穿越了是肯定的,可穿成了谁?

这身衣装华贵非常,显然非富即贵,可她的发饰却分明是闺中少女才会佩戴的,应该不是宫中妃子。

那是……

不管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离开这座行宫之后,外面是喧闹的街市。

鬼见愁也不知道该回哪里,加上折腾了这一阵,她也累了,就随便找了个屋檐坐下,撕了块衣襟暂时包扎一下额头上的伤口,休息休息再说。

也不知道怎么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清洢?清洢?”

温柔而带着焦急的男声呼唤响在耳边,遥远得如同一个梦。

背倚着朱红大门睡得正香的鬼见愁突然从梦中警醒,猛地跳起,满眼警惕地瞪着眼前人。

“清洢,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这男子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身玉立,肤白俊秀,是个典型的美男子,、看他气势迫人,目光炯炯的样子,显然是武学高手无疑。

叫我吗?难道这就是我的名字?

鬼见愁冷冷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神情有些茫然。

“清洢!”男子上前摸她的额头,“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舒服?”

鬼见愁眼神一寒,一个侧身让开,冷冷问一句,“你是谁?”

不管男子把她认成了谁,她都不喜欢跟人太过亲近,尤其是男人,会让她本能地生出抵抗情绪来。

男子一愣,继而恍然,“清洢,你又犯病了是不是,那还跑出来做什么?”

你才犯病!

鬼见愁大怒,跟着心中一动:她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也不认识这个人,男人好像一点都不意外,还说什么“犯病”,就是说她本来就有不认人的毛病?

看来,得小心应对才行,不能太早露出破绽!

心念电转之下,她接着就无辜地瞪大眼睛,“我怎么了?我有什么病?”

男子面露难色,“你……算了,先进去再说。”其实,妹妹也不真的那么傻么,犯了病跑出去,还知道回自家大门口睡觉,也知道认门了。

其实他哪里知道,鬼见愁只是乍一穿越过来,不知何去何从,昨天晚上绕来绕去,无意当中绕到这里而已,也算是跟这具身体有心灵感应吧。

“我为什么要跟你进去?”鬼见愁……现在已经是木清洢,她转头看一眼大门,皱眉,“这就是你家?你到底是谁?”

男子有些无奈地道,“我是你哥哥,木清漓,”木清漓过去拉住她,轻轻去摸她额头上染了血的布条,满眼的心疼,“清洢,你怎么会被打破了头,谁打的?”

“我不知道,”木清洢偏头,躲开他的手,“我不记得了。”

木清漓叹了口气,“总是这样,吃了亏也不会说。清洢,我们先进去再说。”

他本想领着木清洢,可妹妹不知道怎么了,对他很是防备,他摇头叹了口气,想是在外面呆了一夜,吓坏了吧。

木清洢不置可否,又抬头看了看,这座宅子还真是气派,大门上方的匾额上写着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镇国将军府。

这具身体的身份果然显赫。据木清洢所了解的历史知识,镇国将军为武官正一品,其所受荣宠可想而知。

进去之后,木清漓即将妹妹送回房间休息,其他事稍候再说。

木清洢四下打量了下这个房间,很大,布置得倒也清新淡雅,没她想像得那么华丽张扬,还不错。

门吱呀一响,一个梳着两条小辫,十四、五岁的小丫环走了进来,吃惊地道,“三小姐,您受伤了?奴婢这就去拿药箱!”

木清洢冷然看着她转身出去,不大会儿拎了个药箱进来,放桌上打开,哗里哗啦一阵响,拿出了个小药瓶。

“三小姐,奴婢……”

木清洢一把夺过,拔开瓶塞闻了闻,就是些普通的伤药,接着扔回给她。

小丫环愣了愣,似乎看出木清洢的不寻常,恍然道,“三小姐又不记得事啦?奴婢是平烟,一直侍候三小姐的。”说着话她从桌上拿过一大摞写满字的萱纸张,“三小姐看完这些就明白了。”

木清洢莫名其妙地看她一眼,但还是接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

纸上字迹刚劲有力,又不失飘逸舒展,一看就是出自男子之手,她狐疑地抬头,“这……”

“大少爷写给三小姐的,”平烟笑的乖巧,极有耐心地解释,“因为大少爷知道三小姐会不舒服,所以一一写下来,给三小姐看。”

原来又是木清漓做的。木清洢心中涌起一股异样感觉,看来这个哥哥很疼爱自己的妹妹,可惜,她已不是“她”,是不是该尽早说明,以免木清漓的亲情给错了人?

平烟见她看得仔细,也不打扰她,替她头上的伤口换药。

纸上所写无非就是她的姓名、身世,以及府上的情况,想来是木清漓担心她痴傻之时一无所知,被人欺骗什么的,就写下这些给她看,以防不测吧。

其实,平时她犯病之时,木正霖都是严令府中人看好她,不准她出府门半步的,昨天她到底如何离府的,至今无人知道。

木清洢一张一张看过去,这才知道自己是府中三小姐,正室嫡出,跟哥哥木清漓是一母所出,难怪他对自己那么疼爱。

除了他们兄妹,木正霖还有两个庶出的女儿和一个庶出的儿子,不过这小儿子自幼身体不好,终年在寺中静养,很少回来。

娘亲已经去世多年,府上现在有二夫人、三夫人和四夫人,平时倒也相安无事。

而她本来好好的,大约从两、三年前开始,忽然得了一种怪病,会突然变得痴痴傻傻,什么都不知道,像个白痴一样。时而又会清醒,回到正常人的样子,很是诡异。

世上还有这样的病?木清洢皱眉,无法想像前世的木清洢犯病之后,是如何过活的。不过,现在她“鬼见愁”主宰了这具身体,就一定要查清楚不可。

大致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木清洢心下大致有数,冷声道,“我知道了,平烟,你让人准备些热水,我想洗澡。”

“沐浴,”木清洢换了个古代人比较能听懂的词,“我要沐浴。”

“是,三小姐。”平烟心中泛着嘀咕,怎么三小姐这次犯病,跟以往看起来不太一样?

看她一脸疑惑地出去,木清洢就知道自己肯定跟以往不同,不过也懒得计较,先洗洗干净,睡一觉再说。

不大会儿,平烟准备好一切,木清洢脱去全身的衣服浸到温水中,趴在浴桶边沿,平烟挽着袖子,帮她擦背。

“平烟,”木清洢想起一件事,“我两个姐姐在做什么?”直觉告诉她,这两个姐姐一定有什么问题,先问清楚,知己知彼,方才百战百胜。

“应该是在练功吧,”平烟边想边答,“大小姐和二小姐很少过来的。”

木清洢微一点头,不再多问。

沐浴完毕后,平烟帮她擦干身体,再穿上中衣,然后收拾东西出去。

木清洢在外面坐着睡了大半夜,身体酸痛得厉害,就先到床上,好好睡一觉再说。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是在吵嚷声中醒过来的,条然睁开眼睛,冷光四射,听着外面的对话。

“平烟,你这个不长眼睛的,我们你也敢拦,你想死吗?”

听这声音,这人一定泼辣又蛮横,肯定是两位庶出小姐之一。

另一个声音接着响起来,“大姐,少跟她废话,我们进去。”

门上人影闪动,平烟低声哀求,“大小姐,二小姐息怒,三小姐才睡了半个时辰,等下她醒了,奴婢就去禀报。”

她如何不知道,这两位小姐总是趁着三小姐犯病的时候来欺负她,伤害她,就是吃定三小姐这会子什么都不会说,好不卑鄙。

“滚开!”大小姐木清绮一把将她推到一边,“再啰里八索,把你到卖到青楼去!”

平烟被推到一边,情知阻止不了,只能干着急。

房门被一脚踹开,两道人影风风火火地进来,有些异乎寻常地焦急。

木清洢已经坐起身,神情冷然地看着她们!

前面一个一身鹅黄衣裙,立眉薄唇,一副狠辣的长相,后面一个则是一身湖水蓝,个头很矮,估摸着也就一米五多点,一张脸也是圆圆的,平平无奇,放人堆里,很难看出她是身份尊贵的木府二小姐木清绮。

木清绮和木清婉都在急急地打量木清洢,想要确定什么一样。

隔了一会,木清洢冷冷道,“你们看够了没有?找我有什么事?”

木清婉似乎吓了一跳,扯了扯大姐的衣袖,“大姐,她真的没事……”

木清绮一个眼神过去,偷偷掐了她一把,“三妹一个人偷偷跑出去,就算有事,也不关我们的事,你说什么呢?”

木清婉吃痛,差点流下泪来,“是……是啊,我忘了……”

木清洢冷眼旁观,已经看出不妥,忽然露出一个傻笑来,“大姐,二姐,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就偷跑出去了?”

不就是装傻吗,凭着她七十二般变化,谁能堪破真假!

“你……”比起大姐,木清婉显然更没有心机,抢着就要回答。

谁知道就在这一刻,木清洢脑子里忽然快速闪过无数画面,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居然全部都回来了,事情的真相却是这两个狼心狗肺的姐姐将她骗到山上,然后推下了万丈深渊!

木清洢勃然大怒,脸色煞白:这两个是她的姐姐吗,自己跟她们是有什么仇,她们居然这样害她!原来她的前世,就是这样莫名其妙枉死的,简直不可饶恕!

“混蛋!”木清洢咬牙,猛地站起来,双手同时挥动,“啪、啪”两声响,打在了两个姐姐脸上。

“啊!”两人同时惊叫,因为一个被打了左脸,一个被打了右脸,木清洢的手劲又特别大,她两个同时往里侧头,“碰”一声,脑袋磕在一起,又是“啊”的一声惊叫,往相反方向弹开,双双坐倒在地,都蒙了。

“三小姐!”平烟大吃一惊,上去一把抱住木清洢,“不要动手!”

三小姐这是怎么了,突然神力加身了吗,胆子也变这么大,犯病的时候居然还会打人,而且一打就是俩!

“打的就是她们!”木清洢咬牙冷笑,杀机四溢,“居然敢害我!木清绮,木清婉,你们该死!”

地上的两人大吃一惊,捂着脸对视一眼:她不是傻的吗,怎么会记得先前的事?

木清洢一直得三皇子另眼相看,这让拼命想当皇妃的她们两个当然是百般的不爽,总是趁着她犯病之时,找尽一切机会戏弄、侮辱、伤害她,根本就是蛇蝎心肠!

“三妹,你、你说什么鬼话呢!”木清绮腾一下站起来,叉腰立眉,“我们怎么会害你?我们也是听说你出去玩,怕你出事,所以过来看看,好心被你当成驴肝肺,你还真是傻了!”

“你才傻!”木清洢挣开平烟的手,冷笑一声,“木清绮,你是不是以为你们两个做的事没人知道,就可以悄无声息地害死我?你们做梦,把命赔给我!”

说着话她扑上去就要打人,跟疯了一样。

“啊!”木清绮和木清婉双双惊叫,争着往外跑,“三妹疯啦!三妹疯啦!”

这一喊不打紧,登时惊动了王府上下,所有人都跑过来看个究竟。

木正霖一见木清洢张牙舞爪的样子,又气又有些意外,“这、这成何体统!清漓,快拉住她!”

这个女儿无论痴傻与否,最听木清漓这个哥哥的话,旁人谁都制服不了她。

木清漓更是意外,妹妹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现在怎么突然发脾气?他一个闪身过去,把妹妹拦下来,“清洢,出什么事了?”

木清洢冷笑一声,“哥哥,你来的正好,我记起来了,就是她们两个把我从山崖上推下去的,她们要害死我!”

什么?!

木清漓勃然大怒,煞白了脸,“清绮,清萍,是不是真的?”

他素来也知道这两个妹妹对木清洢背后用手段,可他如今是东宫侍卫统领,平时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府上,何况她两个有二夫人、三夫人撑腰,也是嚣张惯了,父亲又不准他多生事,木清洢平日里受多少委屈,他也是无可奈何。

可这次两个妹妹居然狠毒到要害死木清洢,简直不可饶恕!

“她胡说,我们没有!”木清绮大叫,尽管看起来理直气壮,眼神却多少有一些发飘的,“大哥,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清洢是我们的妹妹!”

“少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木清洢神情鄙夷,“你们哪有把我当妹妹?!当妹妹你们会推我下山崖?我要你们偿命!”

她是在替这具身体的前世不值呢,稀里糊涂就死在两个狠毒姐姐手里,真是冤枉。

“哈,哈哈,”木清婉轻蔑地笑,“三妹,你还真是傻了,你好好地站在这儿,我们给你偿的什么命?”

反正昨天的事没有人看见,而木清洢又什么事都没有,谁会相信她的话。

不过,话说回来,将军府后山万丈深渊,居然都摔不死一个木清洢,莫非她当真是木府这一代当中,灵力最胜之人,可以召唤龙神吗?

“你们……”木清洢一句话哽在喉咙口,说不下去了。难道要她说出实情,真正的木清洢已经死了,她是穿越过来的灵魂?

那这些人非把她当成神经病不可。那要怎样,任由这两个恶毒的姐姐做了坏事还一脸无辜样吗?可恼,可恨!

木正霖皱眉,沉声道,“清绮,清萍,到底怎么回事?谁让你带清洢去后山的?”

木清绮一脸冤枉,“父亲,你别听清洢胡说,我们哪有带她去后山?你也知道的,她犯病的时候,根本不理会我们,都是粘着大哥的!”

木正霖下意识地点头,事实也确实如此,府中人人尽知。

“哥哥!”木清洢气的脸发青,“你相信我,就是她们害我,是她们推我下去的!”

>>>点此阅读《妙医皇后:皇上,请趴下》<<<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