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一个女人的传奇人生(猪老大爱宅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一个女人的传奇人生

作者:猪老大爱宅家

简介:战乱纷纷,十六岁的少女白怡筠从省城逃难返乡,途中与父母失散,被粮铺掌柜金忠孝救下,纳为妾室。数年后,金忠孝被觊觎怡筠美貌的汉奸所陷害,被敌人残忍杀害。幸得一直爱慕她的义兄吕逸勋相助,报仇后带着儿女逃至山中避难过活。在与吕逸勋互表心意,仅相爱几年,逸勋又遭受生命危机……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一个女人的传奇人生

《一个女人的传奇人生》第1章 一、美娇娘难偿救命恩 热心人乱点鸳鸯谱免费阅读

一顶陈旧的花轿从伊城小孟乡东大道缓慢走来。

四个抬轿的身着破衣烂裳,肩膀上积着厚雪,踩着深至脚踝的积雪,踉跄前行,像垂死的老牛不停喘息。

一听说日本小鬼子快打来了,杠子班年轻些的早就各自逃难,只留下老弱病残。乐器班的人实在凑不齐了,临时找两个吹唢呐的应场。

轿旁骑马的“娘家哥”吕逸勋,身穿一件半新不旧蓝绸棉袄。年龄二十出头,冷冰冰一张俊脸上,原本浓黑的眉毛落了雪,依旧挡不住锐利眼神。

他神情严肃,不像送亲,反倒像参加一场狩猎,骑在马上身体笔直,显然有些功夫。

吕逸勋不时催促老轿夫快些走,甭管啥习俗,一切从简。

怎么说呢?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年头谨慎些好。

日本子可不管你家媳妇新娶晚嫁,他们和那沾腥的野猫一样,但凡美貌的大姑娘小媳妇总想受用一番。

此时,新娘子白怡筠顶着散发无数呕吐味儿的红盖头,忍着恶心默默流泪。

天上下着白茫茫的大雪,对她来说,所有的悲哀无助被挤破,化成雪花弥漫人间。

她掀开盖头,触目皆是肮脏的血红,心中产生强烈反抗的情绪,极想跳下轿子。但这情绪稍微露头,便像棉花瘫软一地。

沿路也有三两个逃难的看热闹,着实替新娘子委屈,婚事真寒碜。要嫁妆没嫁妆,要排场没排场,只能怪该死的日本子。也有认识“大舅哥”的,说是悦来客栈吕老板嫁闺女。

那吕老板的大闺女云翠出嫁两年了,小的丫头才十岁。为躲日本子,连这十岁的丫头都嫁了?

那是亲闺女,这是新认的干闺女。

哪来的?不清楚,想必是逃难的野丫头。

为啥不放大声哭一哭呢?嘤嘤嗡嗡像蚊子。

新媳妇可不得哭嫁,不哭不好。

怡筠的嘴唇差点咬出血芝麻,眼泪无声流着,一半为爹娘一半为自个。逃难路上爹娘生死未卜,要嫁的这个男人金忠孝是路上认识的,冒险救了她性命。

怡筠不烦他,只是不懂这“不烦”是夫妻应有的情感,还是别的。毕竟眼下除了嫁人,别无他路。

昨天晚上,怡筠被吕掌柜大闺女云翠开了脸。

她用一根蘸过水的粗棉线,一头扯在右手一头咬在嘴里,左手两个指头捏住,反方向拉紧。右手一动,线就在交叉处拧动,弹琴似的在白怡筠脸上滚来滚去。

云翠支支吾吾,口齿不清的念叨:

“你说老金这半大老头能耐的,打哪儿捡这么俊一大闺女。”

“俺瞅着,庙里的娘娘也不过如此。这小脸开出来,粉嘟嘟嫩生生,跟那鸡蛋扒了皮似的。哟,你这头发为躲日本子剪的吧,狗啃似的。没事,妹子,瞧姐的手艺,保准给你捯饬成一个娇滴滴的新娘子,让金叔看了,腿都拔不动。”

她嘴里说着手上动着,眼睛不时瞄向屋外。

金忠孝是她爹老吕的拜把子弟兄,论辈分她得叫叔。

怡筠由着云翠左一下右一下地拾掇。经过一番装扮,整个人又鲜亮又晶莹,带着朝露般的娇艳,饱满得像初春第一朵迎春花。

云翠啧啧赞叹,将镜子前后左右照给她。

怡筠茫然看向镜中陌生的美人儿,一种憋屈和难过睹在心口,久久喘不过气。尤其是想到父母,眼泪缓缓顺着脸颊流下。

云翠放下镜子,仔细端详怡筠,按住她的手说:

“你心里不痛快,是不乐意这门亲事?

“俺爹说你比我兄弟还小几岁,老金快四十的人了,论说是不大般配。不过他人好,家底厚实,虽是当二房,那大的心倒不坏,又不能生养。你过门后立马生下一男半女的,好过兵荒马乱你一个闺女家举目无亲,在路上乱飘。”

闻听此言,怡筠如五雷轰顶,人悬半空,呆楞片刻捂住脸呜呜痛哭起来。

“瞧俺这快嘴,俺爹没跟你说?”

云翠站起身,懊恼地在房里走了几圈。

怡筠抹了泪,放下手,无助地凝视昏暗的灯光,半晌不说话,既已到了如此境地,父母生死未卜,她又能如何?

云翠不敢言语,陪坐一边,为难地看她。两个年轻女子各怀心事,一时无语,唯有烛光噼啪作响,恍若隔尘。

……

三五个孩子跟在花轿后头鼓掌唱:

“新媳妇入洞房,不脱鞋上大炕,系个裤腰解不开,急得新郎直喊娘!”

众人还没瞧仔细,吕逸勋已翻身下马,两脚踩雪坚立如钉,站立得四平八稳,万无一失,惹得大伙一阵喝彩。

他拍打浑身的雪片,脸色铁青,昨晚他几乎一夜没睡,一万分不情愿扮演天上掉下来的“大舅哥”。

虽说时局动荡,客栈倒也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众人簇拥着新郎官,看花轿渐行渐近。随着一挂鞭炮声响,看热闹的人才松口气。

世道不太平,但好歹也要拿出娶媳妇的样才好,该有的热闹总得有,不能让日本子坏了习俗。

停轿,掀帘子,云翠扯着怡筠小心翼翼下轿。

先是一双没裹过的大脚让人失望,再看身形,穿着大红印花棉袄,黑棉裤,个头不高不矮挺瘦削。

模样呢?顶着盖头看不出俊丑。

这地方的人喜欢壮实,屁股大的女子,说那种身形好生养。

新郎官金忠孝三十七、八岁模样,中等个头,身形壮实,似乎也是整夜未眠,眼圈微微泛黑。

他穿着红色棉坎肩,大红缎子绣球由两根红带子,打个十字绑在胸前,笑得合不拢嘴,向大伙作揖道谢。

有人悄声说,这不是路口乡做粮食生意的金掌柜嘛,原来他娶小老婆,怪不得一切从简。

怡筠透过红盖头恍惚看到门上半新不旧的红灯笼,明白转了几圈又回到客栈。

昨天她听说回金忠孝老家路口乡的路被大雪和军队封了。

刚任命为第三集团军新司令的孙桐萱命令五十五军在路口布设,准备和鬼子大干一场。

一只公鸡发出悲鸣,杀鸡的怀了深仇大恨一把揪下公鸡头,转手揪下母鸡头。两只可怜的鸡尚未摸清情形,便尸首分离,鲜血四溅。

雪地上白的更白,红的更红,交相辉映。但那红极快被雪覆盖,一朵复一朵,一层复一层,终究不见。

怡筠听到鸡咕咕惨叫,心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并袭来,不由脚下一滑,有双大手将她扶住。

她下意识拽了一下,被甩开,便疑惑的从盖头下偷看。

一个高大魁梧的背影,明白认错了人,此人是送亲的那位“大舅哥”并非新郎官。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