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石小子楚天祥(羊小议)免费阅读

小说:赌石小子古董王

小说:鉴宝

作者:羊小议

简介:一个身份高贵的少年,却成长于西南边陲的大山里,拜异人为师,学得一身古老的技能,看小子如何成长,如何将泼天财富揽入怀中,如何抱得美人归…爱恨情仇,尽在其中。绝不开挂,现实写实,不喜勿喷。

角色:楚天祥

赌石小子楚天祥(羊小议)免费阅读

《赌石小子古董王》第2章 鉴宝异能免费阅读

第2章

阿翔走出屋,把寸叔和两个缅DIAN工人喊了过来,把石头放在拖车上,往棚子下的机器方向走去。
门外那些人看着又有切石头的了,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指着石头七嘴八舌谈论着。

寸叔和阿翔每个人抱着一块石头,缅DIAN人打下手,往机器上紧固石头,一会功夫,三块石头都被放在三台机器里,阿翔问:“老板,先切哪块?”

“一起切吧,反正大小不一样。”
瘦瘦的谭老板说。

看没人再说话,阿翔按下了他那台机器的开关。

一声巨响,马达开始轰鸣。

二十分钟左右,一台机器“咣当”一声,停了下来。

人群呼啦又围了上来,薛总赶紧说:“往外站,别碍事。”
阿翔走到机器旁,掀开盖子的一条缝,只见浓烈的油气从机器中开始往外散发,只见几位老板围在了机器周围。
这会儿根本就不在乎油气有没有毒了,一门心思就想抢先看到石头。

机器盖子全部打开后,几位老板又把身子往前探了探,看到满是油污的机器槽子里躺着半块黄色的石头,另半块还在机器夹具上。

“涨了”。
只听阿翔轻声说。

几个老板面露喜色,他们也看出来了。

只见那半块石头的切面上分成两个部分,外层非常厚,足有近二厘米左右,颗粒感很强,然后逐渐开始变得细腻起来,中间还有一条一指宽绿色的色带。

阿翔把两块石头拿了下来,洗干净油污,摆在机器旁边桌子上,几个老板和薛总围着石头仔细看起来,外边是一堆看热闹的。

“皮太厚了,肉少了。”
陈胖子说。

“化底糯冰种,带色带,一条镯子十万起了,货头应该过三十万了。”
薛总也有点兴奋。

戴哥看看谭总说:五倍有了? 谭总说: 差不多吧。

围观的人开始鼓噪,闹着要红包,这是赌石行的规矩,开大涨是要给现场的人发红包,当然红包有多有少。

薛总喊道:“诸位别急,还有两块,切完一起来,今天运气好。”

正说着,另一台机器戛然而止,阿翔走了过去,放放油气,打开了机器盖子。

“啊~~~”

“这是什么,”

“怎么会这样!”

几个围观的老板七嘴八舌喊了出来。

只见切开那面,外层皮壳是黑色的,里面是白肉,肉质还够细腻,但满是纵横交错的裂纹,有些裂纹里头还带有黑色,原来外皮上的绿色进去不到半厘米,灰绿灰绿的,就是这样,也被裂纹隔的碎成了渣渣。

“帝王裂啊。”

“这石头玩人哪。”

几个老板大眼瞪小眼,在屋里,石头他们也都看了,虽然不太看好,但绝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垮到底了。”
张曦沮丧地说,虽然不差钱,但这也太打击信心了。

现场一片寂静,没人说话。

阿翔还是规规矩矩地把石头卸了下来,清洗干净后放到了桌子上。

薛总脸上也抽抽,客人切垮了,对他的名声也有很大影响,说明他挑石头眼光有问题。

年纪最大的戴老板说:“别急,咱们还有一块,等等再说。”

在等着最后一块的时间里,几个老板都沉默着,没人说话,现场只有嗡嗡的马达声,一旁看热闹的人也开始担心自己的红包了。

又过了一会,只听“咣当”一声,那最后一块石头也切完了,阿翔打开机器盖子,只见切面上满是暗绿色。

“是油青,但种好,”薛总道。

买这块石头的张曦不顾切面上满是油污,拿着手电就照上去,手电筒边上散出的余光足有三厘米长,光线细腻柔和,反射着浓郁的绿色,看起来非常舒服。

“妈的,身材脸蛋一级棒,却长在黑人身上了。”
陈胖子说。

瘦瘦的谭总道:“涨的有限,这东西做摆件,相当起货了。”

“这种老油青现在真的很少见了”。
年纪最大的戴哥也说。

其他人也纷纷表达自己的意见。

油青种属于翡翠品质里质量比较差的,颜色暗绿发灰,一般只适合雕刻大型的摆件,做小的饰品档次不够,但这个种很老,雕刻出来效果应该很好。

薛总长出一口气,这块最大的要是也垮掉了,这几个客户也许就再不会回头了。

转身对阿翔和阿寸说道:把石头拿到屋里去吧。

这时,年纪最大的戴老板从手包里拿出一叠钱,说道:“见着有份,每人一百。”
随后开始给工人和看热闹的发红包。

张老板和谭老板随着薛总回到一楼屋里,薛总坐在茶台前开始沏茶,陈胖子随后进来,高声叫道:“这玩意就是刺激,比打牌强多了,一切两瞪眼。”

张曦看着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你笑话我?”

陈胖子连忙说:“不是不是,是你今天手气不太顺,再说我不是也参了一股吗,咱们明天接着来,保管大涨。”

发完红包的戴老板推门进来,冲着薛总说:“把石头解了吧,看看能出几条镯子。

瘦瘦的谭总也很高兴,毕竟自己这块切个大涨,回头问几个人:“要不再把这两块切了吧。”

戴老板说:“见好就收吧。”

年轻的张曦亏进几十万,有点不甘心的对薛总说:“老薛,刚才那块垮到底了,这两块里我再挑一块,你给个成本价,我准备再切一块。”

薛总说:“没问题,那块石头我们都看走眼了,这两块不挣钱,您选一块吧。”

张曦拿起手电就跟谭总开始研究起石头来了,其他几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

阿翔没出去,他也走过来看着这两块石头,一块黑乌沙,一块黄白皮壳,黑乌沙有20多公斤,皮壳很紧实,沙粒很小,也很均匀,有一条两指宽的色带绕了大半圈,打灯看着绿色非常阳,水有二分,“这石头卖相太好了。”
阿翔暗暗道,他随手在色带周围摩挲着皮壳上的沙粒。

另一块是黄白皮料,方方正正的,只有六公斤多一点,整个石头都是白色偏黄的细砂粒,沙粒个个挺立,石头四周有几个绿松花。

所谓松花,是赌石的行话,指的是翡翠原石皮壳外边绿色的沙粒,

这种沙粒有各种分布形态,点状,片状的,线状的,这是研究翡翠内部有没有色的重要表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6月6日 pm9:45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pm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