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今天调戏丞相了么?(穿书)(苏云婉谢玉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今天调戏丞相了么?(穿书)

作者:烧瓶中的大虾

简介:苏云婉一朝穿成古代权谋小说里嫁给反派大boss的被男主捅死的恶毒女配。苏云婉:???这狗屁男主她不爱了!她权倾朝野,盛世美颜的奸臣夫君不香么?系统告诉她,只要增进两人之间的亲密度就可以为大奸臣续命。于是:“哎呀,夫君的手烫到没有,我来帮夫君擦擦。”“哎呀,夫君你的腰好细啊,我来帮夫君量量。”“哎呀,夫君的皮肤好细嫩啊,我来帮夫君擦擦背。”谢玉瑾:……大可不必!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今天调戏丞相了么?(穿书)

《今天调戏丞相了么?(穿书)》第1章 穿了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微风和煦。

雪白的柳絮飞过京城的千家万户落在了一处清幽秀丽的庭院中。

庭院中间的石桌旁,几个贵女围坐在一起,一边品茶,一边谈论着京城前几天的一个笑柄。

“这个苏云婉可不是一般的不要脸,明明都嫁为人妇了,还死皮赖脸的缠着太子殿下不放。”身穿黄衣,身材矮胖的姑娘冷哼了一声,神情鄙夷的开口。

“可不是么,太子殿下喜欢的明明是她的妹妹苏清暖,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偏偏她却是个拎不清的,生要往太子殿下跟前凑,结果勾引不成,还溺了水,可真是笑死人了。”坐在她对面的圆脸姑娘随声附和道。

“她哪里是拎不清,她那明明就是嫉妒,不过也难怪,她一个嫡女却被苏清暖这个庶女压住了风头,还嫁给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想想也觉得蛮可怜的。”两人中间,身材稍微纤细一点的姑娘喝了口茶,叹道。

黄衣姑娘摇着手里的团扇,撇嘴又道,“可怜什么?还不是她自己作的,她要是有苏清暖一半的品性和才学也不至于落到今日的地步,平庸也就罢了,还不安分守己,蠢不自知的到处蹦跶,活该她命不好。”

……

而此刻,她们口中的那个蠢不自知命不好的苏云婉正在厨房卖力的揉着面。

她确实是命不好,不然也不会穿成这本书中名声尽毁,结局凄惨的恶毒女配。

这本书是名叫《奸臣》的一本小说,前几天她刚看过,当时因为书里恶毒女配跟她重名,还有不知所谓,乱七八糟的剧情问题,她狠狠吐槽了作者一番,结果一觉醒来就穿了过来。

这是作者的报复么?

她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将面揉成一长条,拿来刀,切成均匀的小块,拿擀面杖擀成薄薄的面皮。

“夫人,你昨天落了水,身子刚好了些,何苦这么累,这些吃力的活就让下人们做好了啊。”

丫鬟芸心拿丝帕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神情心疼又不解。

“是啊是啊,这些活交给奴婢们做就行了。”

李大厨恭恭敬敬的立在一旁,肥胖的脸上满是汗水,慌忙的随声附和道。

“不碍事的,总躺着也不好,活动活动有利于恢复。”

苏云婉将洗干净的香菇切成丁,放到一旁的大碗里,笑道。

肉馅活好后,苏云婉拿起一张面皮开始包。

包完了,放进翻滚的鸡汤中煮,不多时,一个个金元宝似的馄饨就浮了上来,鲜虾鸡汤馄饨做好了。

苏云婉擦了擦手道,“好了,端过去吧。”

李大厨也把其他饭菜做好了,小丫鬟们将饭菜放到托盘上,端着托盘离开了。

从厨房回来,苏云婉趴在榻上,让芸心帮她捶腰。

弯了太长时间腰,她腰酸疼的厉害。

溺水后的身体还没恢复好,虚的很,动一下就一身汗,只做了碗馄饨就把她累的去了半条命。

“小姐,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告诉我,我来做,你在一旁指导就好,这样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芸心是跟着苏云婉陪嫁过来的丫鬟,所以私下里还是会叫她小姐。

“没事的,等我身体养好了就不会这么累了。”

苏云婉忍着痛,艰难的扯了扯嘴角。

她也想啊,可现实不允许啊。

增加不了与谢玉瑾的亲密度他就会死,大奸臣死了,她这个大奸臣妻子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他们关系虽然不好,但他却也没苛待过她,衣食住行都是按丞相夫人应有的待遇提供给她。

谢玉瑾无父无母,也无兄弟姐妹,后院也就她一个,家庭关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她不用应对复杂的人际关系,有钱又有闲,天天吃喝玩乐小日子不要太爽了。

想起书里谢玉瑾死后,苏云婉成为乞丐,冻死在破庙里的结局她就不寒而栗。

为了她的美好生活,谢玉瑾绝对不能死!

她之所以骂那个作者,就是因为这个垃圾剧情,小说虽名叫奸臣,但男主却并不是奸臣谢玉瑾,而是太子,谢玉瑾是作为书里的大反派出现的,且还是病秧子,书的前半段就病死了。

反派一开始就病死了,这剧情是正常人写的么?

之后就是男女主恩恩爱爱的甜宠文,既然是甜宠文,干嘛起名字叫奸臣啊?

苏云婉又在心里将这本书的作者吐槽了一番。

还好跟她一起穿过来的还有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系统告诉她做跟反派增进亲密关系的事可以延长反派的寿命,而书里的谢玉瑾按照情节设定将会在几天后死去,所以苏云婉才不顾身体虚弱急急忙忙的跑到厨房给他做饭吃,生怕他突然的就病死了。

“叮咚,反派寿命延长一天。”

脑海里蹦出系统的声音,苏云婉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还好,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只是一天也太少了吧,看来她以后要天天为谢玉瑾做饭吃了。

唉,她这还做什么丞相夫人,干脆做他厨娘算了。

半个时辰前。

谢玉瑾在听到面前这碗鲜虾鸡汤馄饨是苏云婉做的后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立在一旁的谢安低声道,“爷,这馄饨我刚刚试了,没下毒。”

谢玉瑾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今日苏云婉为什么会突然给他做饭吃,索性便不再想,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他把周边的菜都夹了一圈,却始终没动摆在最中间的馄饨。

然而馄饨的香气太诱人了,萦绕在他鼻翼下,勾的本没什么胃口的他突然食指大动,有了食欲。

不只他,连旁边的谢安都被这股子香味勾的饥肠辘辘,直咽口水。

“给我盛碗馄饨。”谢玉瑾轻咳了一声,道。

丫鬟应了一声,盛了碗馄饨放在了他面前。

香气更浓郁了。

他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嗯,好吃!

谢玉瑾不知不觉的就把一碗馄饨都吃完了,连汤都没放过。

他看着空空的碗底,惊了,他什么时候这么能吃了。

他身体虚弱的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厌食,不爱吃饭,就算是别人眼中的山珍海味,玉盘珍馐,他也尝着没什么滋味,如同嚼蜡一般。

所以吃饭对别人来说是享受,对他来说则是煎熬。

没想到今日他的厌食症竟被苏云婉的一碗馄饨给治好了。

“再给我来一碗。”他擦了擦嘴,开口。

小丫鬟惊怔了片刻,又给他盛了一碗。

爷何时变得这么能吃了?

“爷,你小心身子。”谢安担心他吃多了撑到,皱眉道。

“没事,我有分寸。”

谢玉瑾接过丫鬟递过来的馄饨,又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吃了两碗馄饨,他仍有些意犹未尽,但也知道自己身子虚,不适合吃太多。

他第一次吃这么饱,他感觉他身体都比以往有力多了。

“陪我出去走走。”

谢玉瑾起身道,谢安应了一声跟了上去。

以往他都是吃完就睡的,但今天他吃的有点多,不好立刻睡,而且他想去苏云婉那看看,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他和苏云婉的关系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他们彼此嫌弃,厌恶,但因为皇命难违,只好被迫结为夫妻捆绑在一起。

两人虽名义上是夫妻,但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见了面也不说话,比陌生人还不如。

今日她突然跑到厨房给他做饭,他以为她是想下药毒死他,然而却并不是,那她到底想干什么?

谢玉瑾可不认为她落水后脑子突然清醒了,她应该是最想他死的那几个人之一。

蠢货,他死后第一个下去陪他的就是她。

她不招惹他,他还能好好的养她到他离世,她要是敢把歪心思用在他身上,他不介意死前先把她送上黄泉路。

苏云婉正躺在榻上昏昏欲睡,忽听耳边传来一声微弱的“相爷”。

嗯?

她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身形颀长,瘦的过分,脸色虽苍白却异常俊美的男子立在她身前。

他的眼睛漆黑,像井底的黑曜石,冰冰凉凉的望着她。

——

作者有话说:

新书来啦!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