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一穿三宝:麻麻,我萌都是真大佬(北斗摇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一穿三宝:麻麻,我萌都是真大佬

作者:北斗摇光

简介:被人设计,阮茗未婚先孕,生了三胞龙凤胎。生都生了,还能扔了咋地?三年后,大妞掉马了:“麻麻,我是穿来的,我是带出了三位影帝的金牌经纪人。”二宝掉马了:“麻麻,我以前是神医传人,金针在手,活死人,肉白骨。”小宝举手:“麻麻,我以前是全球富豪家的小鹅纸,钱钱最多的那一种。” 再后来,欠了三年奶粉钱的那个野男人,终-于-粗-线-惹!TNND,看老娘不打爆他的狗头……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一穿三宝:麻麻,我萌都是真大佬

《一穿三宝:麻麻,我萌都是真大佬》第001章:世界上怎么会这么狠心的父母?免费阅读

阮茗是被疼醒的……

肚子上,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开了一层又一层,她冷汗岑岑地撕开一条眼缝儿。

却听有人在大叫:“病人,病人苏醒啦!”

“天啦!不是说昏迷了两年,所以家属才要求手术不给她打麻药啊!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动作快一点,趁人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赶紧把孩子剖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一个,两个,三个,好家伙,还是两男一女的三胞胎。”

阮茗上了新闻,成了十里八乡最臭名昭彰的女人。

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左手边摆着两个男宝,右手边摆着一个女宝,面前,是见钱眼开、人面兽心、狼心狗肺到连亲女儿都要算计的两个渣。

“是这样的闺女……”

先开口的是阮母,她说:“你出事后,我们给你找了最好的大夫,用了最好的药,还请了最好的护工,你看,你一昏迷就是整整两年,这都是要钱的呀!”

“……”阮茗眉目低垂,不出声。

她打小就生得好看,是那种天生的美人胚子。

此刻她脸上毫无血色,但衬着那病若西子的娇态,反而更添几分柔美。她眨了眨眼,鸦羽似的深睫浓浓地盖在眼上,投下浓墨重彩的一道暗影……

最好的大夫,是指乡镇卫生院退休十年,连听诊器都拿不稳的老院长。

最好的药品,是指进口的不要,太贵的不要,不报医保的不要,只要价低的,快过期都可以的药。

最好的护工,是指在自己昏迷期间,一整天跑去跟男人鬼混,连自己何时被人‘轻薄’了都不知道,甚至还说出‘反正昏死了又没感觉,让别人爽一爽又怎么样’的恶婆娘。

原来,这些都是最好的……

阮母不是没注意到她的脸色,只以为她应该是产后体虚,便又哄骗道:“闺女啊!你看……这眼看又要交医药费了,你先告诉我们你那张银行卡的密码是什么吧?”

“什么卡?”

阮父说:“就是你高考奖励的那张卡,怎么密码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以前的密码,不都是你的生日么?”

“喔……”他们不提,阮茗都差点忘记了。

两年前,她高考总分738,一举夺魁,成了当年的省理科状元,省里奖了她60万,市里奖了30万,母校还给了10万。

她知道父母不靠,弟弟不亲,便在收到钱后开了个新卡,还特意用了新密码,可卡才拿回家不到两天,就不见了。

她本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掉了,没想到,是被父母偷了。

阮茗的父母在当地是出了名的重男轻女,在家里对弟弟有多好,对自己就有多差。

她从来吃不饱饭,却有做不完的家务,到7岁了不让她上学,还是被社区的人找上门来,说不让孩子上学就算虐童。她们才随便扔了个最差的小学让她上。

阮茗自己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家里的奖状多得都贴满了整面墙,可父母还是在她初中毕业后就要求她辍学赚钱,补贴家用。

她不肯,就是一顿毒打。

阮茗记得自己跪了三天三夜,甚至还手写了保证书。保证自己的学费自己赚,还每个月都按时交生活费给父母,他们才看在自己那一屋子的奖状可以给她们涨脸的份上,同意了她继续读高中。

阮茗捡过垃圾,帮人代写作业,各种跑腿的事儿都帮同学做,还在周末四点起床送牛奶,报纸……

为了赚钱,她起早贪黑,生病了一颗药都不敢吃,高烧39度,还要帮全家人做早饭。

大冬天的,说费电,只准她用冷水洗澡。

阮茗什么都忍了,她想,只要她考上大学,她就能离开这个家,到时候,她就自由了。

她如愿地考上了北清大学,以为人生可以彻底改写,可父母却不顾她的意愿,逼她放弃上大学,嫁给一个60岁的富商。

她誓死不从,却被灌了整瓶白酒关在了富商的房间里,她从别墅一跃而下,落水窒息。

终于,变成了植物人……

和许多不得父母疼爱的孩子一样,阮茗也曾怀疑过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

不然,世界上怎么会这么狠心的父母?

但,无论是谁,看到她都会说一句,她长得真像她妈妈。

是真的像,像到连她自己都觉得没有必要去做亲子鉴定的那一种……

可就算是亲生的又怎样?

她不想再过以前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所以,那些钱,她谁也不会给。

阮茗说:“不记得了。”

“你说什么?”

阮父鼓了双眼睛,大吼道:“你怎么可能不记得?你是不是不想给?”

“真不记得了。”

阮茗很认真地看着父亲,说:“我连我怎么出事的都不记得了,爸,您记得吗?我当时怎么会落水窒息,变成植物人的?”

阮父一听,终于有些心虚地拐了阮母一胳膊:“你……你跟她说。”

阮母也心虚地笑,却又问:“茗茗啊!你……真不记得了?”

阮茗不说话,也不笑,只一脸‘疑惑’地望着她。

阮母一见,立刻松了一口气:“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接到电话说你从五楼跳下来了,还好楼下有个游戏池,要不然……就坏了。”

阮母说着,还掩了眼睛,努力装作‘伤心’的样子:“我的女儿,你真是受苦了。”

“喔……”

阮茗长长地喔了一声,突然抬头问:“不是你们把我灌醉了,卖给一个60多岁的老头做填房,我才从那上面跳下来的吗?”

“什……什么?你不是说你不记得了吗?”阮母一下子涨红了脸,声音都变了调。

——

作者有话说:

新书来啦!先刨个坑放着,喜欢的宝宝收个藏,留个言,最好反手就给我一个五星,哈哈哈哈!待我捋顺了剧情,就正式开写……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