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耳冬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

作者:耳冬月

简介:传闻“得流火羽衣者,兆国运,启绝世秘境,可得天下”。东立国境内,皖花宫宫主华素,在少宫主华榕即将出宫进行历届宫主历练之时,让其寻回失踪的流火羽衣的其他三块碎片。江湖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机缘巧合下,女扮男装的华榕沦为了万福宝酒楼的跑堂伙计,而江州最大权势的林王府即将文武招亲前夜,巧遇出逃的郡主林如岚,在华榕奇思妙想的帮助下,成功的在文武招亲中变得无能人可嫁,并由此掀开了文武双道的变更…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

《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第1章 出宫免费阅读

皖花宫内

一池温泉正在初春的暖阳下闪跃着霖霖水汽……

池子中央,华榕微露的双肩及打湿的长发在温泉的氤氲下背影显得绰约,尤为的引人遐想……

“少宫主!少宫主!大事不好啦!”华榕还没泡完温泉,不远处跑来是自己的贴身侍女知言,这样一惊一乍的样子看来华榕已经习以为常了。

就在知言从远处靠近的时候,华榕从池中就已心生警觉,并随后拿起泉边石屏上放置的干净衣物,在一个轻功的起落瞬间便穿戴好了,纵身一跃到了知言的身边。

“说吧,这是何事?”华榕整理着衣衫上的裙带,问向气息未平的知言。

”少宫主,大事不好啦,宫主传话让您亲自去一趟芳甸阁!”

华榕听完,心头暗自一沉,姥姥从入三冬后,身体状况一直不佳,五师父付子烟一直在她老人家身边候着,从未离身。莫非……

不容华榕再继续往下多想,华榕不顾还在滴水的湿发,纵身一跃便朝着芳甸阁赶去……

芳甸阁中

炭火仍旧在阁中发挥着自己冬日最大的暖意,华榕刚一入门,便瞧见阁中的大厅中站立着师父们,大师父沈天清和二师父谭影站在大厅左侧,右侧站立着三师父沈天晴跟四师父孟娆娆,唯独没见着五师父付子烟。

华榕向在场的四位师父一一行完礼后便找了一个离炭火略近些的地方同师父们一同等候。

许久,芳甸阁的后室传来了几缕轻微的咳嗽,没过一会,付子烟便扶着一位鬓角发白,打扮精致的老妇人朝着殿内的红木椅走去。

等待老妇人坐定,一切安置妥当后,付子烟站在了大厅沈天清的身旁。

阁中坐着的正是华榕的姥姥华素,虽年逾半百,但是面容仍旧保养的较好,若陌生人瞧见,恐怕也只以为是而立的年纪。

华素清了清嗓,开口说道“今日召集各位爱徒前来,是有要事相商,是关于我皖花宫找寻失散多年的信物——流火羽衣,众所周知,流火羽衣乃我皖花宫宫主继任的信物。十年前因爱女华韵出宫历练受不良人蒙蔽而导致信物丢失,虽然她生前一直没放弃查询信物的下落,但得到的线索也是微乎其微,现在我手里掌握的也只有当年爱女生前托付的其中一块碎片,为了这一块碎片,惨遭横祸。这十年来,我一直派人明察暗访也没有太多头绪,这找寻其他三块的事,如何处理?”

华素欠了欠身,不慌不忙的端起桌上的龙井茶小抿一口又道“还有一事,便是我爱孙华榕豆蔻之年,也是即将出宫历练的好年纪,出宫长长眼界,终归还是好的,只是不要……”华素突然的戛然而止,一时间殿内的氛围很凝重,静的可怕,殿中的人好像都停止了呼吸,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似的……

半晌,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这凝重的氛围,四师父孟娆娆捂住嘴撒娇的说道“师父,您老可不能再这么忧心忡忡下去咯,现如今,少宫主已豆蔻之年,我们姐妹五人定当全力以赴协助少宫主找齐流火羽衣,照看好少宫主,您呐!只用听子烟的话,好好按着她开的方子调理好身子,不要太过操劳才是哩!”

华素顺势点点头,说道“有你们在,我放心,只是华榕出宫之事我实在担心她将来重蹈华韵的老路,你们可有法?”

华榕寻顾了五位师父一遍后,心中不禁偷乐“简直太好了,千万别想出什么损招等着我,还好没人发言,真是万事大吉!”

不怨华榕有这样内心的虔诚祈愿,那是因为打小她就轮流被五个师父用尽各种方式方法折磨的死去活来,一直在见招拆招的路上从未停止,打从她记事起,每天寅时起亥时休,除了练功,还有琴棋书画,甚至后半夜还要研读药理,全年无休,能凭着意志力活到现在,也算是福大命大。

华榕心里还没乐开花,银铃般的话语声又从耳边传来,“师父,徒儿这有一法,不知当说不当说?”孟娆娆扭着曼妙的身姿向正殿上的华素走去,俯下身后在华素的耳边私语了一会,起身的时候,华素与她相视而笑,似乎是赞同了孟娆娆的想法。

看着四师父孟娆娆那一脸的笑容,华榕心中瞬间知道自己可能即将完蛋。

华素看了看华榕,但是并没言语,而是转向望向了站在不远之处的付子烟。

子烟俯身听完师父的交托,点点头,便退出了芳甸阁下去做准备。

“华榕你先留下,我有些贴己话要跟你说,爱徒们先散了,后面另有安排。”华素摆了摆手,示意沈天清等人退下后向华榕招招手,又示意她上来。

华榕快速走向跟前,还没等她俯下身,华素便一把紧握住了她的双手道,“我的好孙儿,你可知道,姥姥是有多么的不情愿,多么的舍不得么?但是,姥姥却没有半点办法能让你此生安虞!如今你已到了豆蔻之年,我已年老体衰,自打你母亲不辞人世后,我的精气神一天不如一天。虽然你五师父付子烟医术了得,但是姥姥的身体,自个儿心里最清楚。”

华榕一时间竟不知怎么安慰眼前这位一直疼己爱己惜己的亲人,她眼底里凝起了一层水雾,她下意识的俯下身去,抱住了姥姥,低声说“姥姥,我已经长大了,现在我可以保护你,保护师父,守护皖花宫众多姐妹!您不用太过忧虑,只要您身体安泰,我才能放心出去历练,找回流火羽衣啊!”

华素听完孙女这番话,老泪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这是多么久违的感觉,像极了当年她女儿华韵对她的安慰。

华榕抱着姥姥良久,轻轻地拍抚着姥姥的后背,想给予她最大的安慰,这么多年过去,姥姥始终没有忘却痛失爱女,心气郁结。阁内的炭火仍然还在温暖着,但此刻的两人都并未说话,但彼此心中却相互炽热而又温暖。

在芳甸阁内用过晚膳,华榕向姥姥辞行后便匆匆赶去五师父付子烟的住处——芍落谷。

芍落谷这个地方只有五师父付子烟一人居住,常年少有人进入,除了华素,付子烟和从小跟随五个师父学艺的华榕之外,宫内显有人知晓这芍落谷的入口。

芍落谷位于皖花宫偏远的西南角落,地势陡峭,外力作用下得流水长年侵蚀,便在中上游形成了深山峡谷。虽然峡谷不算太大,但肥沃的土壤,潺潺不息的河流让这里形成了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林木葱郁,花香扉然,草药疯长。

华榕轻车熟路的飞跃到了付子烟的住处院外,院内的晾晒的草药早已被师父收纳到了库房,等到明日的晾晒,她直径推开了院门,向着亮着油灯的房内走去。

她站定了一会,深吸一口气后才鼓起了勇气叩响了付子烟的房门,

“嘚,嘚,嘚”的三下,在空幽的山谷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门被打开,好像早就知道她的到来。子烟看了一眼华榕,却并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屏风后继续捣鼓着她的药材。

华榕坐在一侧,看着五师父好一阵忙碌后,终于耐不住性子地问道“小师父,这几味是什么药材研磨而成?用来作甚?”

“你那么聪明,你好生猜猜?”子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华榕心头一紧,内心瞬间的恐惧不言而喻,额头上的汗粒也密密麻麻。

别问她为什么一看见小师父的笑容会是这样的生理及心理反应,而是往事一幕幕,伤心一幕幕,被师父们虐的简直就是不堪回首啊!

“来吧,展示!”子烟左手一把摁住了华榕的两脸颊,右手麻溜的就开始往华榕脸上开始涂抹起那青蓝色的稀泥粘糊物!

华榕虽未眼观全貌,但被强行固定后的视觉余光总归是能看得到桌边的一些事物,更何况那迎面而来的鱼腥臭气是如此的让人提神醒脑!

对!这个味,只能用提神醒脑这个词,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这个味道,华榕可能此生不会忘记!

一顿操作过后,华榕的身体僵硬的快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才迷迷瞪瞪听见子烟说了句“好了,你可以回去收拾包袱了!”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华榕不明子烟意,但也只听得出言下在江她赶紧滚蛋。虽然从芳甸阁出来时,姥姥只是让她去找子烟,但并未具体交待事宜。

还没想明白,刚想开口询问,却被子烟抢先说道“你怎么还不快走?是想留下与我一同研读药理?”

华榕慌地直摆手,吓的落荒而逃,连门都忘记了帮子烟带上。

回到住处,夜已深。

亭外等候的那个人影除了是知言,绝无第二人。

“少宫主,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可担心死了!”隔着老远,知言就瞅见了华榕的身形便迎了上去。

走到光亮些的地方,知言才定睛看清了来者容貌,着实被狠狠地吓了好一跳,大声的叫道“你是何人!胆敢擅闯我皖花馆!”

四目相对,知言看到了对方熟悉的眼神,她小心翼翼地疑惑的试问到“少,少宫主?”

不用多言,华榕心中已然有数刚刚五师父子烟对她做了易容,若不是身形发髻衣物佩饰未更换,知言也不一定能识得。

华榕点点头,进了屋,让知言打水简单的洗漱收拾了下,便歇下了。

——

作者有话说:

萌新,期待收藏,推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