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乌合天师(我为写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乌合天师

作者:我为写狂

简介:远离喧嚣,行走荒凉!藏在深山老林、荒村废墟里的乌合之众,挂着天师的名号,登上大雅之堂!百怪辟易!众妖跪地!两个大山里的小猎妖士拔刀而起,捅破了天!这事要从师父给的那把片刀和一条龙魂开始说起……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乌合天师

《乌合天师》第1章 黄柳免费阅读

“姓布的,走那么快赶着投胎啊?!”

“呸!”

布青松懒得搭理一路话痨的张小野,愤愤地朝半空中吐了一口浓痰,继续挥动着手中那把粗短有力的冷钢腰刀,一刀劈开面前横生的藤蔓,前路豁然开朗。

方圆八百里的伏龙山,在苍翠相间的秋色里若隐若现,远处掩映的山头一个挨着一个,像是一个个相连的坟墓,等待着布青松和张小野的归来。

下午四点多而已,伏龙山里已经开始变得有点晦暗,太阳逐渐变成了一个耀眼的光影,柔弱的光华从茂密的林间穿过,两个人一高一矮的身影被映照在布满藤蔓和杂草的荒野上。

“我说,咱们现在好歹也是公司的领导,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随地吐痰也就算了,还要随地大小便?”张小野向着正在清理膀胱库存的布青松投去鄙夷的目光,那双本就不大的眼睛在秋阳的照耀下眯得更小了。

“领导?是你领导我还是我领导你!”痛快完了的布青松舒服地打了个冷颤,望着眼前令人焦躁的荒野和远处高低起伏的山峦紧了紧皮带,又黑着脸道:“早说过走大路,你非往山旮旯里扎,走这么慢不都是你自找的!”

“对对,我自找的。那么……哥,麻烦你把前面那个玩意儿处理了,看你的了!”张小野忽然停下脚步,眼睛盯着布青松左前方诡异地笑道。

布青松抬头望去,藤蔓的后面蹲坐着一只让人心底发凉的怪物。

尖锐的头,裂开的嘴一直延伸到脖颈处,张开嘴好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一盘子全是尖利带勾的利齿,连舌头都看不见,嘴边冒着白沫的涎水散发着化肥一样的恶臭,比生化危机里的丧尸还要吓人。

它的脑袋下面是小牛犊一样的身体,通体黑色,上面布满了黄色的块状斑痕,前面有一大片红色的血痕,显然是刚受了点皮肉伤,现在还在往下流着血。

怪物只有两条后腿,前肢已经蜕化不见,肌肉虬结,线条分明,即便是坐在地上也能感受到爆裂的力量。

“嗬!十五年没回来,一进山就遇见大黄柳,运气相当可以!”

看着面前狰狞腥臭的怪物,布青松不由得来了精神,手中的腰刀握得更紧了。

张小野轻蔑的一笑,“那是!不然我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让你走这里!”

布青松和张小野是在伏龙山长大的猎妖师,准确地说是未经猎妖公会认证也没有专门进修过的非主流猎妖人。他们只知道自己是被师父养大并传授猎妖技能的孤儿,本来在山里开心玩耍的两个小家伙,忽然有一天被师父安排出山上学,此后两个人就没有回过这个地方,一眨眼就是十五年。

两个要强的小家伙儿,上学之余不断修炼猎妖技能,靠着奖学金和自己的本事,以及在黑市里出售妖兽内丹和法器换来的钱,早早就自己干起了卖卖,成立了松野清洁公司,做了职业猎妖人。虽然没有猎妖公会“天师、灵师”那样的名头,但靠着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俩人儿的生意还挺红火,在猎妖这一行里渐渐地小有名气。

正在两人开开心心打怪挣钱的时候,没想到师父忽然来信儿了,要他们务必今年阴历七月初六日前回来一趟,还扬言要是不回来,就托梦给两人……

要是别人说这话,两个人听听就算了,可他们的师父可不一样,那老头儿托梦不一定会,但是下个咒,扎个稻草人之类的,肯定会。要是被他盯上,两个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话说这些年来,师父除了定期给他们寄钱和一些猎妖书籍外,就没正经的露个面儿,有几次他们说要回去看看,师父总是说回来就打断他们的腿,这老头儿,越老越固执了。

得到师父来信儿的那一刻,俩人儿心里五味杂陈,不暇多想,两人背着大包小包的家伙式,迅速回到了暌违十五年的伏龙山。

一晃十五年,物是人非,两人也没想到,外面的变化早已翻天覆地,伏龙山居然还是当年那个样子,不通火车,一片荒莽,而且进山不到半个小时就遇见了这么一位堵路的大神。

黄柳是大山里特有的一种怪物,常年在柳树和槐树的林子里活动,专门吃刺猬和花蟒,它的那张大嘴一口咬下去,只要是有血有肉的生物,就没有不碎的。

好在两人也不是善茬儿,与当初走出大山的时候相比,两人早已今非昔比。布青松皮肤黝黑,身形瘦高,浓眉宽额三角眼,专职肉体搏杀、利器破灭,遇到妖兽便像开了挂似的硬刚到底,是天生的妖兽杀手;张小野除了个子没长多高,学问倒是越来越高了,他生的面白眼细酒窝深,走的也是灵系路线,他脑瓜伶俐,画符念咒什么的样样都能来两下,可就是不潜心研究,整日喝酒泡妞吹牛逼。

遇见黄柳这种粗暴的怪物,张小野才不想出手,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摆平黄柳,有布青松就够了!

“正愁没什么东西孝敬师父呢!这下齐活儿了,看我表演吧!”

布青松咧着大嘴,不由分说,把身上大包小包的物件往张小野身上一丢,朝着黄柳潇洒的吹了声口哨,露出了两排宽大整齐的牙齿。

这声轻佻的哨声尖锐有力,把铁骨钢牙的黄柳都震得一懵。但它迅速反应过来,眼前两个人不是等闲之辈,自己身上又带着伤,但在这里狭路相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它低吼了一声,冲着二人摆出了一幅拼命的架势,大团大团粘稠的口水从它的嘴里淌了出来,浓烈的腥臭直往鼻孔里钻。

“喂!下手注意点儿,别弄坏了皮子!”

张小野快速地闪在一旁,一幅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边说边从牛仔裤的兜里掏出手机来,悠然的打开了摄像头。

“啰嗦!”

布青松话音刚落,身形刚健的黄柳咆哮一声从藤蔓的背后跃了起来,黑乎乎的身躯前面一张血红的向日葵大嘴,吐着浑浊粘稠的口水,像刚刚离膛的导弹一样气冲冲的飞了过来,那嘴张的,几乎能把布青松整个儿吞下去。

“吼!”

对付黄柳这种低阶怪物,布青松太有经验了,眼见黄柳袭来,他不慌不忙地将身子一闪,灵活地闪避了黄柳的暴击,手中的腰刀则顺势舞动了一圈。

“嘶——”

黄柳不仅扑了个空,肚皮上也被布青松的腰刀开了个口子,疼痛传来的瞬间,黄柳轻哼一声,一跃便跳出了七八丈远,直接扑到一旁看热闹的张小野面前,因为疼痛而大口喷出的腥风直接扑掉了拿在他手里正准备拍照的手机。

“你大爷!”

张小野忍不住啐了一口,也不顾捡手机,往身上摸了一把,随手一挥便猛地向后急退了两步。

一把黄色的粉末从布青松手中飘飞而出,像一把打开的黄纸伞,直冲黄柳的面门而去。

眼前瞬间被这股强大的硫磺烟尘所笼罩,黄柳受到这股粉尘的刺激,巨大的身子抖动了一下,眼睛和嘴巴不由得闭了起来。

这是专门对付妖兽的硫磺粉,也是最简单有效的工具,用来对付小妖小怪最是得心应手,至于法力高强的老妖基本魔免。黄柳虽然外表强横,但在妖魔系统里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怪,而且身上又受了伤,要不这哥俩儿哪有这么轻松。

硫磺粉洒出去前,布青松就已经屏住了呼吸,趁着黄柳眼睛闭上的间隙,迅速冲刺而至,只见手中宽厚的腰刀如夜空中的闪电一般,寒光一闪,黑血飙起,黄柳呜咽一声,还没感受到极致的痛楚便被布青松一刀斩进了头颅,强烈的冲击力将硕大的黄柳整个儿砍翻在地,布青松一刀将其毙命,双脚稳稳落地。

布青松的腰刀是和死神的斩魄刀一样的存在,刀鞘是冥海玄鲛皮,刀身虽是冷钢一体锻造,但师父却是用了包括布青松和张小野在内的一百名童子之尿开过光的,除了不能化形之外,基本上所向披靡,尤其是砍起怪物来特别实在。

张小野眼疾手快,见黄柳被砍倒,生怕落了下风,连忙跻身上前,一脚踏在黄柳圆滚滚的肚子上,口中不住念道:“鬼道二十八·离火……不对,靠,看死神看多了,阿弥陀佛,怎么念来着?”

张小野故作迷茫地望着远处山峦的落日余光。

布青松不耐烦的吼道:“中二病患者,赶紧把它给我收拾干净了,要不一会儿腰刀给你剃胡子!”

对于布青松所说的收拾,张小野自然领会是什么意思,他满脸嘚瑟的笑道:

“你牛逼!妖孽,看我法宝,不是……看我法咒!尊三清,起万灵,追魂夺魄,破灭妖形!”

咒语念罢,张小野身上摸出一道三寸长的黄符,符上赫然用朱砂着描着一个“破”字的轮廓,他潇洒的抽出破邪符,摇头晃脑的冲着布青松一乐。

“归我了!”

“切!区区黄柳算什么好东西,谁稀罕!”

“呸!你就嘴犟吧!我破!”

破邪符应声而燃,消失在了妖兽口中。

霎时,一颗冒着腾腾热气的黑色元丹从黄柳鼓胀的腹部破体而出。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发布,欢迎关注~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