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隔壁姐姐爱上我,隔壁姐姐爱上我免费阅读

小说:隔壁姐姐爱上我

作者:、

主角:

类型:都市情感

简介:大学刚毕业的于童偶然认识了美丽善良少妇何眉,何眉大他九岁,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还带着一个孩子,两人彼此相爱无法自拔,演绎了一段感人至深的姐弟恋情。

隔壁姐姐爱上我

《隔壁姐姐爱上我》免费试读

第7章 是我不够主动吗?

记得,那天的风很大,我把你送到机场,你与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小男人,姐疼你!”

我刚想开口,你就扑到我的怀里哭了,哭的像一个小孩子。

周围有人在观看,我拍拍你的肩膀说:“宝贝,别哭,不是很快就回来了吗?”,你耸耸肩,点点头,一转身就走了。

走了,就这样走了,我想跟你说,没有你的日子,我从未有过的痛苦。

我以为我可以把你忘记,可三年了,三年过去了,我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想你。

二十三岁的时候,我从没想过结婚,对婚姻有着强烈的恐惧感,我甚至怀疑,所有结婚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婚姻是枷锁,一但套上去了,就很难解脱了,因此在和前女友分手后,就一直没再找新女朋友。

认识眉姐是件挺简单的事,当时我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家装潢设计公司做助理设计师,这职业在别人眼里也许是挺高级的,可是了解设计的人都明白,助理设计师根本没有什么地位,每月一千多块的工资,还要通宵熬夜,弄不好,就被老板臭骂。

这样的日子让人越发感觉无聊起来,我甚至对设计失去了热情,可就在我准备转行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女人——眉姐。

眉姐是我们的一个客户,一个很有钱的女人,老板跟我们说,这娘们很有钱,买了套一百多万的别墅,拿了五十万给我们装修,这次不好好宰她,就不是男人!

我在心里想,对,谁叫你那么有钱,不宰你对不起人民群众。

那时我对有钱的女人始终有种别样的看法,总感觉太有钱的女人不是怎么清白的。

当天,我和主任,也就是首席设计师去看了下房子,量个尺寸什么的。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在门口等我们,旁边停放着一辆蓝色宝马,见到我们微微一笑。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美丽动人,举止优雅得体大方,让男人看了有种想抱在怀里的冲动。

几个男人被她弄的神魂颠倒,都在各怀鬼胎,彼此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只听说是个女的,可没想到她会如此的迷人,风韵,胸不大不小,微挺,腰被束的很紧,小蛮腰那种,臀部圆润的让男人都想上去摸一把。

她似乎也不好意思了,跟我们一直笑,都没怎么敢正眼看我们,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

结束后,她说请我们吃饭,几个男人几乎是屁话没说就答应了。

车上,我们跟她随便聊了几句,她回答的都很简短,大多都是关于房子的,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只要你们设计的让我满意,钱不是问题,我想要一种很温馨的感觉,不要过多的钢铁玻璃结构,多用棉布,木头,就是家的感觉。

她呵呵一笑。

我们很乖地点了点头,几个男人平时挺牛的,可在这个美丽的富姐面前,个个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她把我们带到一家环境迷人的餐厅,点了菜,付了钱,但并没有跟我们一起吃,借口有事离开了,让我们尽兴。

我们挺失望的,四个人的目光一直把她送到楼下,个个都站起来往窗外望。

接下来,几个男人开始议论,都说这娘们真正点,简直是极品,像电视里的明星,把她脱光了,放到床上——呵,死都值了。

我默默地笑,这些男人年纪都大了,大概也没见过什么美女,我那时刚从大学里出来,美女还是见过一些的,因此并没有太多的好奇,只能说,她真是不错,难得!与学校里的那些打扮前卫潮流的丫头是不同的,她浑身充满了女人味,那是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味道。

主任让我们每人出一套方案,然后集中由她挑选。

我用了一个星期,根据她的穿着打扮,以及她交代的“家的感觉”,出了一套自己比较满意的方案。

再次荣幸的是,我的方案被她选中了,她几乎二话没说,指着那几张效果图说:“就它了!”

她的这个选择让我对她的看法有了些改变,似乎她还是有些品位的,我毕业后的第一件作品被她相中了,这多少说是有点缘分的。

公司宰的她也不是太多,就弄了她二十万,老板很开心,给我发了奖金,拿那两千块奖金的时候,感觉怪怪的。

工程顺利开工,工程结束后的几日,我突然接到了她的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说,你好,是于先生吗?我说是,她说:“是这样的,工程虽然完工了,但我感觉卫生间似乎还不太满意,我打电话跟那个施工的负责人说了,他们说设计方面的不归他们管,让我打电话给你,不好意思啊!”

她的声音很轻柔,甜美,似乎是怕得罪我,小心翼翼的样子。

我说,没事,具体哪不满意?

她说了半天,我也没怎么搞明白,最后她说:“要不这样吧,你若有空,下班后过来一趟,我跟你当面说吧!”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的!”

就这样,我与眉姐有了第一次单独见面的机会。

我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打的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别墅在荒山野湖里,离长江不远。

这是很少有人出没的地方,天一黑跟鬼屋差不多,但那风光是美丽的,一个女人能选择这个地段,远离城市,靠近江边,不能不说是有些品位。

没见她出来接我,就在我拿起电话的时候,她走下来了,那天她穿着一件乳白色的吊带衫,下面是一条米色短裤,脚上穿着双浅帮凉鞋,走起路来十分轻盈。

她的头发梳的很光泽,在后面扎了一个高把子,额头前的几缕头发耷拉下来,显得妩媚动人,虽然是三十出头的女人,但看起来远远要年轻好多。

见到我她微微一笑,说了句:“哎,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她似乎真是不好意思了。

我也微微一笑,我不能在她身上过多地停留,我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上来吧,比较黑,小心!”,她很体贴人,似乎想伸出手来拉我,以手引路,可手一伸就不好意思,收回了。

她可真是有意思。应该是个比较体贴的女人,对待陌生朋友就是如此,我跟她来到了卫生间。

她指着卫生间说:“我当时没留意,现在我不想把浴缸放这边,还有,这个台子不想这么高,尽量可以伸手摸到,还有能不能再加个壁灯,有花的那种——”,她一口气讲了好多,不时地抿嘴微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

见我在思考,她又说:“我昨天看了本装饰方面的书,在里面看到的,感觉很喜欢!”

我心想只要你有钱,见到喜欢的就改,那你就折腾吧,谁还跟钱过不去啊!

我说:“没问题!”

即使有问题,我也不说,在学校里的时候,梦想为设计献身,工作以后是,设计为客户献身,只要客户花的起钱,贴金砖,钻石都能给她搞,并且我发现她说的也的确有道理。

这个女人还真不俗!

我征求她的意见说:“我画个速写图给你吧!有些想法也许只有出现具体的形像才能知道好不好。”,她笑笑说:“好,好的,真是谢谢你了。”,说着对我蹙眉一笑。

如果不是她那种高贵的气质掩饰,她真的是个会让男人心乱身麻的女人。

“可爱的狐狸,呵呵!”,我在心里笑着,但马上拿出纸很快地给她画了下,我画的时候,她在旁边低头看着,靠得我很近,我发现她真的很高,比我似乎还高一些,我并不是那种高大的男人,只有一米七二,但还算英俊帅气。

她突然伸出手来,放到上面,她的手很白,很丰满,像是婴儿的手,真想不到这样年纪的女人会保养的如此的好。

那身上淡淡的香味与她的面容配合的十分和谐,我并不是那种十分时尚的男人,但我知道那香水是CHANEL的。

“哎!”,她突然用手指着我的图,“不是这样的,可不可以让这个台子是圆形的,一边圆,四周方。”,她的建议很不错,看起来还真的很懂。

我站在那从她的手一直看到了她的脖子、耳朵,最后落到了那微微鼓起的胸口上,手竟然抖了下,我急忙说:“好的,好的!”,我按她的意思画了,但她还是不满意,十分专心地看着图,最后抬起头皱着眉头,“哎,感觉还是不满意!”

她可真是个挑剔的女人!可先前也没见她怎么挑剔,偏偏到了卫生间就开始折腾了。

这也不奇怪,对于这种喜欢享受生活的女人来说,不奇怪,卫生间是很重要的享受场所。

我被她弄的有些不太自然,我对她说:“别着急,我好好想想,一定让你满意!”

“恩,谢谢你了!”,她说:“来客厅坐吧,你坐沙发上想,我给你削个苹果!”

我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下,拿出根烟说:“可以抽吗?”,我烟瘾挺大,尤其做设计想方案的时候。

“没问题,抽吧!”,她呵呵一笑,坐到对面拿起一个苹果,又拿起了刀。

我摇了下头说:“别忙,我不吃。”

“没事,你慢慢想,我闲着也是闲着呢!”,她低头一边削苹果一边说。

就在我沉浸在构思中的时候,她说:“哎,给!”,她站起来弯腰递给了我,这次,我看到了她的……几乎全看到了,只是底部被蓝色的BRA包着。

看到蓝色,我似乎能确定她喜欢蓝色,车子是蓝色的,我给她做的设计主体是蓝色的,不知道她的小可爱是不是蓝色……

我在心里呵呵一笑,但我立刻又严肃地说了声谢谢,从她手里接过苹果。

她这次坐到我的旁边,看我的图,两手抱在胸口,像个孩子一样地看着,这次她比较满意,一拍手,“对,就是这个样子!”,我终于松了口气,吃了口苹果。

搞定后,她开始抬起头来望着我,一笑说:“真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才华。”,我被她说的不好意思,才华这个词,真是不敢当,我们就是混口饭吃,谁也没说要为设计做什么贡献。

“那我走了,明天我跟工人说,按这方案改,如果有问题,我再过来。”,我感觉似乎应该告辞。

“哎,这样——”,她慌忙从沙发的一角拿过包,又从包里拿出了大概有一千块钱对我说:“拿着吧,给你的,你等于重新帮我做了个卫生间设计,老板也不会多给你工钱,姐给你补上。”

她第一次说“姐”这个字,她用这个字让我感觉有些亲切,也想到这女人真会处事的。

我连忙推辞说不要,应该做的。

她用上牙齿咬了下嘴唇说:“没事,我又不跟你们老板说,你也是给人家打工的,不容易的。”我笑了笑,拿了那钱,心里想,不拿白不拿,谁让你这么大方。

接过人家的钱,我就话多了,也关心多了,“哎,怎么没见大哥在家啊?做大生意的吧,这么久也没见他露面。”

是的,从设计到施工我来过几次,可都没有见过她的男人。

前几次见面都是和主任一起来的,并说不上什么话,似乎对她也没多大感觉,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见到这样身材迷人的女人,怎么能没有想法呢!

她听了抿嘴一笑,把低微微低了下,然后抬起头说:“我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想我是不是问错话了。

“没事!”,她从桌上的果盘里拿出一个葡萄放进嘴里,咬了咬,很精致地吐出籽,然后慢慢地说:“如果是两个人,这么大的房子怎么会就我一人折腾呢?”,她说这话的时候没看我,不知是不敢看,还是很自然大方。

她没男人?不可能吧,这种女人会没男人?如果没,一定也是离婚了。

我也没再多问,四周看了下说:“其他的地方还都满意吧?”

“恩,满意,超级满意,比我想像的还好,多谢你了,我开始还怕遇不到合我心意的设计师呢,真是多亏你了,有机会姐请你吃饭吧!”,她看了我下,一笑说:“哎,你多大,有二十岁吗?”

“我都二十三了。”,我有些不服气地说。

“恩,小伙子!”,她抿了下嘴,对我一笑,眼睛一直看着我,“帅气的小伙子!”,她如此直接的夸奖把我弄的真的不好意思了,我还从没见过如此直接的女人呢!

“没有了,就这样,一般般了,呵!”,我有些不敢看她,这个女人真是勾男人的魂,我把一只腿放到了另一条腿上。

我到如今都不知道,她说的话是不是在诱惑我,但我知道她是个好女人。

“有好多小丫头喜欢吧?”,她似乎很喜欢问这些。

“也不是,我都没女朋友呢!”,我刻意说了这句,男人大抵是一样的吧,面对美味的猎物,不管真想要还是假想要,都要给自己留下撒网的地方。

“不会吧!”,她皱眉一笑说:“现在的小丫头审美也太有问题了吧,你这么优秀!”

“姐,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那是我第一次叫她姐,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叫这个姐,出于礼貌,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也许能拉近跟她的关系也不坏吧,以后工作会有帮助的。

她被这个姐叫的很舒服,脸似乎红了,“恩,以后叫我眉姐吧,我叫何眉。”

“我知道,在协议上见到过你的名字,我叫于童,你也应该知道吧!”

“恩,小童!”,她竟然叫我小童,我真的不舒服了,感觉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个孩子。

这感觉在开始的时候真不好,我不喜欢她这样叫我,在家里只有我妈才这样叫。

“你家是哪的啊”,她一笑问我。

“本地的。”,我说。

“家里人都还好吧?”,她问。

我感觉她还真的挺会关心人,于是说:“爸妈原先是小学教师,现在退休了,家里就我一个孩子。”

“那他们肯定急坏了吧,年纪应该都挺大的,你应该早点结婚啊,老人最想抱孙子了。”我呵呵一笑,“我爸妈三十几岁才要孩子,是挺急的,可我没女朋友啊,这事急不得,他们托亲戚朋友给我介绍了不少,但都没成。”,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她聊这些,那晚真是怪极了,竟然不知不觉地一下子把心敞开了,也许在她面前,我不需要防备,她身上很自然流露出的感觉让我很轻松。

“那姐帮你介绍个,保证行!”,她特自信地说:“告诉姐,想要漂亮的,贤惠的,还是有钱的,姐认识的女孩子多着呢,几乎都没男朋友。”

我只顾笑,感觉真是有意思,没过十多分钟,她就对我如此关心了,难道她愿意做红娘,她自己都没男人。

后来我知道,她是真的想帮我介绍女朋友,那晚把我留下来就是这个目的。

“行啊,看着办,就是我家庭条件不怎么好,人家别看不起我。”,我不抱任何希望地说,一直偷偷看着她,她真是让人喜欢,她笑的如此有味道,嘴角弯弯的,真想上去亲一口。

“没事,姐认识的可都是好女孩呢!不会在意这个的。”,她呵呵一笑说:“哎,还没吃饭吧?”我笑笑说吃了。

“你就别骗姐了。”,她一笑说:“你等着,一会就好。”

“别麻烦了。”

“你跟姐客气什么啊,姐刚到这个城市,一个朋友都没,感觉你挺负责的,帮我做了这么好的设计,嘴又甜,才认你做弟弟,留你吃饭的啊,可没别的意思啊!”她低头抿嘴一笑,走进了厨房,我坐在沙发上,四周看了看,桌上有本舞蹈杂志,全是关于舞蹈的。

随便翻了翻,感觉没意思,于是站起来,往其他的一些房间看了看,又望了望通往二楼的楼梯,卧室是在二楼,室内结构我很熟悉。

最后就溜达到了厨房外面,我看到她系着围裙很熟练地炒菜,真没想到,她这么有钱,还可以自己做饭,并且看起来技术比我妈都熟练。

我双手抱胸靠在门边上看着她,她很认真,竟然大声说:“哎,小童,喜欢盐大点还是盐小点啊?”她以为我还在外面客厅。

我没说话,笑了笑。

她又喊了声:“你在干嘛呢?走了吗?”

我仍旧没出声。

她突然赶紧关掉火门,然后解下围裙,就猛地转身……

很有意思,她转头就见到我站在门边一动不动,正直直地看着她,于是她就不好意思了,但马上皱起眉头,“你这孩子怎么不说话啊,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我呵呵地笑,她也笑了。

就在那刻,她的脸微微红了下,然后赶忙转了过去,背对我说:“出去玩吧,一会就好了。”我点了点头,走了出来,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姐,你电话。”“帮姐拿进来吧!”,她一点都不把我当外人,感觉这人很奇怪,我们没什么关系吧,就这样使唤我,跟自己人似的。

我从包里套出了电话,无意掏出了一张名片,看了看,上面写着:“眉羽舞蹈培训学校校长——何眉”,我看了看,然后慌忙放进去,把手机拿给了她。

对于她的身份,她一直没跟我们任何员工说过,我们经理也不知道。

我把手机拿到她耳边,她在围裙上擦了下手,对我说:“不好意思,我接下”,我说没事,静静地看着她,她接过,说了声“喂!”,她晃着身子,歪着脑袋,笑着说:“妮儿,想妈妈了吗?”,我在电话里隐隐听到那边小女孩的声音,“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美国啊?”,“宝贝,妈妈也想你,很快,等妈妈忙完了,就过去,你听外公外婆的话。”,“恩,我会很乖的,妈妈,妮儿LOVEYOUVERYMUCH!”,“妈妈TOO!”,她有些搞笑地说。

接着是她爸爸接电话,她表情严肃地说:“爸,你跟妈身体还好吧?”

“好的很,小眉,爸跟你说个事啊!”

“说吧!”

“上次你李叔叔说想帮你介绍个男朋友,就你现在那城市的,你有空跟他联系下。”

“哦,我知道了,最近比较忙,学校刚办起来,事情比较多,等这阵子过去了,我考虑下。”

老人家似乎对她的回答不满意,嘀咕几句,意思是,你这孩子一点都不用心。

挂了电话后,她转向我说:“不好意思,家里打来的。”

我说没事,然后问:“给你介绍男朋友啊?”

她低头一笑,“姐也是人啊!”,她的意思似乎是话中有话,我能听的出来。

她见我没说话,转移话题说:“哎,会做饭吗?”

“不会,在家都我妈做的,我只会吃。”

“那可要学,会做饭的男人才讨女人喜欢,现在女孩子会做饭的很少的。”

“你不就会做吗?”

“姐可不是女孩子,姐是女人了。”她说话,似乎越来越暧昧。

我接上说:“看起来不大,很漂亮。”“别笑话姐了,不行了,姐都三十二了,没几年好光景了呢!”“谁说的,我感觉挺好的。”

她烧的饭很好吃,不知道是不是有是因为她烧的原因。

“小童,你多吃点,感觉你还不太强壮。”,她夹了些菜给我,她可真是体贴的女人,我被她弄的真是不好意思,这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女人,我呵呵地笑。

真没想到,我们第一次单独见面,感觉就会这样,似乎是很久以前就注定好的,这世界很是奇怪,所谓的一见钟情一定是有的,也许不是第一次见面,就是说在你们有机会单独相处彼此聊上许多话后,没准就会发现了。

我对她就是如此。

“哎,你说给我介绍的女孩子是你们舞蹈学校的吧?”,我突然问了这句。

“啊,你怎么知道?”,她抬头,皱了下眉,她连皱眉的时候都是那么的迷人。

“不好意思,我刚给你拿手机无意看到你的名片了。”

“哦,没事,我们学校有不少年轻的女老师,都很漂亮的,她们好几个都没男朋友,想帮她们介绍啊,如果可以,我帮你们介绍。”,我听了突然并不怎么开心,原来她对我并没那种意思吧!

“还不急。”,我吃了口饭,又找话说:“哎,你家是哪的人啊,怎么会来这开学校?”

“我爸妈他们现在在国外,我们原来是厦门的,鼓浪屿,知道吗?”

“知道——”,我特来劲地说:“我在电视上看过好多次那的介绍,很漂亮的,家家人都会乐器,有个钢琴博物馆什么的,对吧?”

“恩,对,就是那。”,她很开心,似乎找到了家乡的感觉,眼里流露出感激。她没有回答为什么来这开学校,因为话题转到了别处,我也就没再追问。

我转而问她其他的:“哎,那的人不都是学乐器的吗?你怎么学舞蹈了?”“这样的,我爸妈都是学音乐的,我小时候也学过,但没办法,从小爱蹦蹦跳跳,所以就学舞蹈了。”,我又看了下她的身材,怪不得会保养的这么好,原来是跳舞的原因。

“不过我看你挺文静的。”,我呵呵地笑。“不一样了,年轻时动动可以,现在都这么大了,不能再疯了。”,她似乎老在我面前提她年纪大,可在我看来,她真的很有味道,而且身体绝对不像三十岁以上的,紧紧的,很有弹性,白皙如脂。

“那你跳舞一定很厉害了?”,我对这个很好奇。

“还行吧,以前跳的比较好,现在不怎么样了,所以就想开学校。”

“挺好的。”,我点了点头。她似乎很喜欢别人夸大,于是说:“我有个梦想,想培养好多跳舞的小孩子,让中国的孩子能登上国际舞台。”

“都跳什么舞呢?”

“好多了,小孩子跳国标的比较多,还有交谊舞,拉丁舞,踢踏舞,健美操什么的,不过学校刚办,好多舞蹈项目还没开设。”

“真的很厉害。”她呵呵地笑,然后说:“哎,姐问你啊!”,她望着我。

“什么?”

“你说滨江的男人怎么样啊?”我突然想到了,他父亲说什么给她介绍的男人是本地的。

“还行吧!”,我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挺不开心的,一笑说:“哎,男人都差不多,有好有坏吧,女人也是,有好有坏。”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她一笑说:“别误会,不是因为那个介绍的男朋友了,姐就问问。”,她似乎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我也微微一笑,而后问:“哎,你还没说为什么来滨江开学校呢!”这次她没说,低下头去,抿嘴一笑,“以后告诉你。”

我知道她肯定有什么原因,从她的笑里似乎就能感觉到。

吃好饭后,她收拾了餐具,我在心里想着一些事情,感觉今天真的挺开心的,如果她是个坏女人就好了,可似乎不是,让人有些失望。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说:“哎,小童,我卧室的灯不亮,你能不能帮我上去看下,你应该懂一些吧?”

我赶紧说:“行,没问题,我帮你看下。”

“门没关,二楼,你应该知道哪个房间,那个主卧室。”

我说好的,于是怀着好奇与激动的心情走了上去。

屋里的布置还不错,跟我设计的基本一样,我打了开关,发现是亮的,刚转身,她竟然站在我后面。“是亮的。”,我傻傻地说。“哦。”,她理了下额前的头发说:“怎么突然就亮了呢,刚还不亮的。”“我再试试。”

她把灯突然按灭了。

屋里立刻黑了,门竟然被她关上了,是片刻的平静,我们都没说话,我似乎明白什么了。

一个女人把男人带进卧室,又按灭了灯,那不就是在暗示我要对她做些什么吗?

当眉姐关灯的那上刻,我以为会发生什么,惊奇的是竟然发生的那么快,我有点措手不及——

二十三岁的时候,我真的还太嫩了,虽然经历过两个女孩子,但都是很小的那种,在她们面前,我敢放肆,敢迅速地把她们抱在怀里然后亲吻她们,可是在她面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干嘛把灯按了,不再按开啊?

我身体一阵烦躁。

在黑暗中,我以不变应万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想看看眉姐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

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忍,灯突然亮了。

我看到眉姐正望着天花板上的灯。

我的脸热热的。

“哎,昨天晚上也是的,我隔几分钟再开,就不亮了,看起来真的是好了,见鬼了。”

“恩,应该是线路接触有问题吧,明天让工人来看看,如果质量有问题,换个就好了。”

“恩”,她低下了头,没怎么看我,然后说,“小童,你的服务态度真好,以后若是朋友有什么活介绍给你,不给你们公司了,你可以设计,然后找工人直接来施工就好了,这样肯定能赚的多。”

她说的没错,若是我有这样的机会,一次至少也能赚个两三万,够我干一年的了。

“谢谢姐了。”,我呵呵地笑。

“恩,下来吧!”,她走了出去,似乎她不开心了。

我跟了出来,我们走到楼下,她转过脸来一笑说:“哎,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跟姐说——对了,帮你介绍女朋友的事,我会赶紧办,呵呵!”

我也一笑,心里骂自己龌龊,也许今天人家根本就没想怎样,都是我自己认为的,她就一个挺大方的女人,一切都是自己在YY。

但她在一分钟内都不说话,这说明什么呢?肯定是被我的木讷搞的失落了。

“姐,那我走了。”

“行,姐把你送回去,这离市区有些远,姐开车。”

没办法,不让她送都不行,那离市区至少十几里路,走回去,得到午夜。

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屋里出来后,她说话明显变少了,一人走到车库去开车,让我在门口等她。

她的车开到了我面前,然后打开车窗,一招手:“上来吧!”

我坐到了她的旁边,跟她说了下地址,她说她不知道,我说你按着我说的方向开就行了。

一路上,她都不怎么说话,只顾开着车,我偷偷地看她,被她发觉了,她脸不转过来,抿嘴一笑说:“干嘛老看姐啊?”,她从后视镜里发现我在看她了。

“哦,挺漂亮的。”,我傻的都不知怎么夸她了。

“漂亮?逗姐开心的吧,若漂亮,你——”,她不说了,冷冷一笑,我明白了,她似乎在说那件事,难道她真的是怪我不主动了吗?

>>>点此阅读《隔壁姐姐爱上我》<<<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