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天上掉下个福娃娃(好运唐寒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上掉下个福娃娃

作者:公子议大事

简介:好运魂穿了,带着白无常赐予的福运和孟婆的秘密任务,来到大唐拯救世界。孟婆:我有事情嘱咐于你。皇帝:这是寡人的大唐,为何要你来拯救?国师:为师的好徒儿,你可别丢下为师啊!!!六皇子:我不是男主吗?好运:……(这魂穿旅游不靠谱啊!咋退货呢!)急!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天上掉下个福娃娃

《天上掉下个福娃娃》第一章:富家女的离奇死亡免费阅读

“小蝶啊,你怎么死的这么惨啊?我的小蝶啊!”

“蝶儿,我心爱的蝶,你怎么能就怎么离我而去了呢?”

“小蝶,呜呜呜……小蝶,呜呜呜……”

好吵啊!

胡蝶被一阵阵难听的哭泣声吵醒,她自顾自的拿起耳塞堵住耳朵,继续睡觉。

可闭目养神的她耳边传来了更大的哭泣声,她想要咆哮,难道自己给她们脸了,竟然敢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哭哭啼啼的。

是的,睡觉的这位主脾气有些不好,主要集中在起床前后。

至于所说的给她们脸的她们,主要是指负责照顾这位主生活起居的几位佣人。

没错,这位主是大多数人羡慕的典型富二代,含着金汤勺出生,从小锦衣玉食,在蜜罐里长大。

虽然这位主因母亲从小去世,被富豪父亲宠的有些过分,但庆幸的是性子不算骄纵,但资本家大小姐的傲气却丝毫不少。

这位主就是华国富豪排行榜前一百名——胡万金的独生女,胡蝶。

胡蝶被吵的的头疼,眼睛却是一点也不想睁开,自顾的向外大声的喊道:“李婶,李婶,咱们家的规矩呢,这一大早的哭、哭、哭,嚎丧呢!!!”

周围的声音静默了几秒钟,随即而来的是更大的嚎丧声。

“蝶蝶,我的好姐妹啊!你死的好惨啊!”

“小蝶,我的小蝶。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

胡蝶头疼,难道我的话还有反作用?

她缓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好像不一样了,什么时候换的?

她掀开被子起身,却发现自己飘了起来。

是的,飘。

而且她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就在自己下方,胡蝶为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睁大了眼睛,嘴巴砸吧了几下,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面前是一群披麻戴孝,跪坐哭泣的人。

披麻戴孝?

为谁?

我?

胡蝶看了看下方自己的身体,它被人小心的放置在一个玻璃棺材内,而且还是粉色的。

她往下飘了飘,好像不是玻璃,是自己比较喜欢的粉色水晶。

她还在棺材前面的供桌上看到了自己语笑嫣然的遗照,她发誓:在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她绝对没有想过它会成为自己的遗照。

所以,刚才那阵阵哭声,是为我?

她转头看了看那群披麻戴孝的人,恩,很熟悉的一群人,狐朋狗友,塑料姐妹。

又看了看自己西式葬礼的棺材和装饰,一种诡异的违和感出现在心头。

这种诡异让胡蝶都忽视了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她甚至兴致勃勃地看起了自己的葬礼直播,还对一些人点头评足了一番。

“这个人不行,哭声太假,一点感情都没的。

这个是谁来着,好像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某个网红,她来干什么?哭的什么?好姐妹?确定?

这个人……前男友?前前男友吗?还是前前前前男友?哎呀,不记得了。

哎,那个谁,说你呢,哭不出来就算了,口水抹脸上也太恶心了点吧!”

……

胡蝶的葬礼持续了六天,她也看了六天,不是她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她没有去天堂,也没有去地狱。死了之后就这么一直在距离棺材七尺的范围内飘着。

她以异于常人的平静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却在看见父亲所做的事情之时,心血有些沸腾,好似自己还活着。

悲伤且有钱的父亲在那些狐朋狗友们结束一天的哭丧之后,给了money,是的,一人一百万,买他们在自己棺材前哭一天,六天来,“朋友”都不重样。

在纸醉金迷的现代社会里,该懂的,她努力的让自己明白;该天真的,也假装着单纯。

可看到父亲给钱的那一幕,还是觉得讽刺无比。

在自己20岁的时候,青春正好的时候,自己game over了!!!

而自己却没有一个真诚交心的朋友,做人也算是失败至极。

唯三个对自己上心的人,也就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刘叔和李婶和悲伤到面无表情的父亲了吧。

再说说胡蝶的死亡瞬间,极具戏剧性。

胡蝶是在自己的豪华公主风的卧室里死的,就躺在离房间里那张豪华大床半米不到的距离处,被子胡乱的扯着,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床上。

至于怎么死的?这是一个很大的悬念。

第七天,尸体被富豪父亲安排着火化,收盒,再埋入一个豪华的、一平方左右的墓地。

当然了,这个墓地是父亲的大手笔,有山有水的,风水极好。

这是凡事喜欢用钱解决的父亲所认为的。

至于自己,呵呵……人死后也就占这么一小块地方。

—冥域—

“小白,见到老黑了吗?”一小吏问道。

“呦,赵二啊,找老黑?不知道,谁知道他去哪了?奈河桥那边有没有?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要追孟婆。你看看应该去孟婆那里了!”一位皮肤比较白,手持勾魂锁链的的瘦高男子回答道。

“追孟婆?真的假的?就那个黑胖子还敢说追孟婆,他就不怕崔判官抽掉他的魂?”那小吏看来八卦性质挺高。

“那不敢说,老黑这叫勇敢的爱,不后悔。”

“我呸他个不后悔,这几万年来也没看见他有这个苗头,怎么突然就兴起这个念头了?”小吏显然是不信。

“嘿嘿…..这个我知道,好像玩游戏赌输了,所以你懂得……”瘦高男子有些贱笑地说道。

“哦……明白明白。”小吏好像想通了似的,“不过我是有事找他。”

“你找他什么事情?等他回来我告诉他一声,不就行了,那么着急干什么?”

“不着急不行啊!你以为是我找他吗?是崔判官找他。”

“崔判官找老黑?”瘦高男子一愣,显然是想了一些什么。

转而开玩笑的说道,“赵二,不会是老黑追孟婆的事情,被崔判官知道了吧?崔判官要治老黑吧。这冥域里谁不知道,崔判官也在追孟婆呢。老黑要截胡,崔判官恼了吧!”

“不是不是,好像是生死簿的事情出了点差错。”小吏犹豫的说着,显然是也不确定是什么事情。

“那急不急?不急就先等着,黄泉路这么长去哪里找他。”瘦高男子不忙不燥的说着。

“不行,崔判官说了立即带到。”

“那就没办法了,兄弟我还有几个鬼魂没勾,我先忙了。”说完,飘然而去。

小吏跺脚,随后也离去。

一条有些泥泞的狭窄的黑色小路,两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偶尔传来波浪声,往旁边一看,原来还有一条看不到颜色和多宽的河流。

“孟婆,有没有见老黑兄弟?”看来小吏并没有在别的地方找到老黑,所以来到孟婆这里来。

“那边采花呢。”只见的一位身着灰衣,面容似老未老的女子随手一指。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