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仙途界狱(苦苦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仙途界狱

作者:苦苦

简介:沈家二公子沈重,意外得知地分四荒。西荒灵气富饶,众人皆可修仙。少年对神话般世界的向往,带着仆人江川寻前往西荒之路。为得那修炼之法,获以长生。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仙途界狱

《仙途界狱》第1章 沈二公子 沈重免费阅读

左岸镇,位于大周朝西南偏隅,一个人口不足万人的小镇。

这里东临大海,南边有一条大江自西向东沿镇而过,从此汇入大海。江边有一废弃码头,相传曾是一百年前,始皇帝遣徐福携三千童男童女在此乘船,向那海外寻长生不老药。如今已荒废,乱石遍地,杂草丛生。

镇中人们少以种田为生,多以出海捕鱼为主。家家户户门前摆放着捕捞上来的海鲜,竹竿上挂着晒制的干货。等晒干之后便前往镇中的商户,换来钱粮,贴补家用。

住在这里的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惶惶终日,只求得三餐安饱。少数有钱财人家,送孩子读书,寄望那考取功名,不成也能继承家业,从事经商。

清晨,镇中一户院子中。一个白衣少年静静站在庭院中,若不是手中弹弓暴露其顽皮心性,还以为是在站立沉思。

少年名叫沈重,还有两月便年满十四,是沈家的二公子。

沈家在左岸镇从事海货生意,因有自己车队,能源源不断将货物运送出去,再从外运来布匹之类物品售出。故家业越发做大起来。现任家主,沈老爷更是在镇中繁华地带置办一宅庭院,占地亩余。一家人居住其中,旁人眼中倒是自在。

“咻!”

石头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惊起树上沉睡的鸟儿,扑闪着翅膀,向远方逃去。

看着没有鸟儿落下,少年有点失落,随即从仆人手中拿过一石子,继续把玩着弹弓。

一旁的仆人,名叫江川,沈家仆人,同时也是二公子的学童。三岁起,二公子开始学业,缺一学童,便被父亲送来沈家,陪伴在二公子左右。待到少年时,开始服侍二公子起居。

“二公子,都过了早读的时间了。先生在书房等了多时,我们还是快些过去吧,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又要挨骂了。”江川在一旁满脸无奈,一脸哀求的说着。

二公子不喜读书,每天不时呼朋唤友,游街串巷。便是惹是生非,常常惹的街户来家中向沈老爷抱怨着。江川作为书童,平日里也起到劝导公子读书责任,可二公子生性顽皮,自己劝导也无用处。

“学习,整天读那诗经什么的,头快炸了。我就不去,看我爹把我怎样?”二公子不以为意的说道。说着松开手中捏着的石子,随着一声声响,一只鸟儿从树上掉落下来。二公子激动地原地跳起来。

“哼!”

一道严厉声音从门口传来。二公子两人呆在原地,脸色刹那间苍白一片。知道是自己父亲过来了,说着对自己父亲不害怕,父亲到了面前,那股威严还是让双腿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沈老爷早年兄弟二人,自己喜读书,故和大哥商议好,由大哥来掌管家中生意。自己是准备读书出任仕途,不曾想在自己考取秀才,备考举人之时,大哥一次外出运送货物,意外坠崖身亡。家中无人支撑,不得已,中断学业,回家执掌家业。

沈老爷少年时的梦想,在不得已情况下中断,只得寄托希望于后代身上,希望家中能有出任仕途,光宗耀祖一番。商人之流,在沈老爷眼中,每日里不是和别人争那蝇头厘钱,便是整日操心。要是读书做成官老爷,八抬大轿,威风凛凛,受人敬仰。岂不是快活又自在。故对儿子更是寄予学业上的厚望。

沈老爷在大儿三岁那年,便为其请来先生授业,可大儿不喜读书,万般无奈之下,沈老爷将其带在身边,学习生意上往来。将希望转移到二儿身上,因有大儿失落在前,更是对二儿寄予厚望更深。

平日里对二儿子也是严加管教,为其请来名师家中授业。可这二儿子同他大哥一样,不喜读书,整日玩闹不堪,先生被他气走不知多少位,自己严加管教也无济于事。

“重儿,今天怎么没有去先生那?”沈老爷走到二公子身前石凳坐下,面带笑容问道。

沈重知道,每当父亲这样对他说话,那就离挨揍不远了。嘴角磕磕绊绊解释道:“身体不舒服、、、”

“哼!”沈老爷拍案而起,瞬间换了个脸色,怒气爬满脸上道:“编,编。整日不思进取。指望你学业有成,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一番、、、”不及话说完,便扯过沈重,按在桌上,随手抓起桌上果盘,往屁股上打去。边打边骂道:“又一个先生被你气走,让我的脸都丢干净了。当年你爹我还能考取秀才在身,现在你连个童生都不是、、、”

等沈老爷骂完,把江川扔在一旁,坐在凳上喘着粗气,俨然是被气得不轻。

看到江川站在一旁,也没好气说道:“江川,你来我家中,虽是重儿书童,可也未将你像那仆人看待。平日里重儿不好好读书,你要多加劝导。如若不成,告知我一声也好。可你也同他一块胡闹。重儿做了什么坏事,也一齐瞒着我。”

一番话说下来,江川面红耳赤,不敢做任何回应,只得低着头看着脚下。如若不是沈家让自己做公子书童,自己现在应该和父亲一样,出海捕捞。江川三岁来到沈家,作为书童陪同二公子身边,侍奉左右,未曾敢有半点懈怠。可唯独二公子读书这事上,让沈老爷对自己不满意起来,自己也毫无办法。

这么一番训斥下来,沈老爷见沈重只低头不语,火也降了下来。甩了甩袖子,哼了一声,头也不回走出了院子。

沈老爷走出院子,沈重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扭头看到江川还是眉头紧皱的模样,说道:“我爹都走了,不用这么紧张了。”

“公子,又一位先生被你气走了,说不得后面老爷也要把我赶走了。”江川一脸担忧的说道。

“胡说什么,你虽是我书童,可我们关系早已兄弟一般。”沈重拍了拍胸脯,“要是我父亲赶你走,这不是还有我。”

后院,沈老爷和夫人坐在一起商谈着:“重儿今年十四,原本以为他可以通过读书可以考取功名。可和他大哥一样,不喜读书,只知道游手好闲。今天又一位先生被气走了。”说着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样下去,后面还是让重儿和他大哥一样,帮家里做些生意。”

沈夫人站起身来到沈老爷后面,给沈老爷揉着肩膀说道:“也不用那么急,重儿还小,说不得哪天不贪玩,能认真读书也不一定。再说重儿还小,让他来家里帮忙,他能帮上些什么。还不如再等他几年看看。”沈夫人说着,可以看到平时对孩子的疼惜,不忍孩子早早的在家里操劳。

“你啊!平时也太疼惜他们,他都已十四岁了。说到底,你还是不想他那么早在生意上劳累。我心中岂不想他能读书,考取功名。可看他这般模样,还是算了吧!”说着摆了摆手,颇有些对二儿的无可奈何。

沈夫人莞尔一笑,两人是夫妻,自己这点心思怎么能瞒得住丈夫。“哎呀!大儿不喜欢读书,你便把希望放在二儿身上。现在重儿才十四岁,咱们再请好的先生,好好管教起来,重儿肯定能考取仕途。”

“夫人啊!你就是舍不得他离开家里,可到底是男孩,以后是要成家立业的人。十四岁,镇中多有人家在十四岁便已成亲。再说大儿不也是十四开始从事家中生意往来,也是同年娶妻。”

大儿也在十四岁开始接管一些家中生意,这些年来,都在外地到处奔波,每年只得屈指可数几天时间才能聚在一起。沈夫人每每想起,心中便是心疼不已,也不知在外面是饿着还是冻着,身边一个知冷知热的人也没有。

沈老爷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以前我想通过读书,考取功名,以此光宗耀祖。现在我这两个孩子是指望不上了,三儿还小。要是三儿还是他两个哥哥一样,这可怎好?”

沈老爷沉默片刻,从椅子上站起来,面色稍有些缓和“还好我比较明智,多生了几个孩子,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我就不信没有一个走不上读书考取功名这条路。这不还有三儿和四人。”说着原地转了转,内心又有稍许担忧,要是三儿和四儿都如二人这般不喜读书,可怎么办?回身看着夫人笑道:“夫人啊!不知三儿和四儿是否喜好读书,未免万一,这边辛劳夫人,咱们趁着身子骨还好,再生几个。为夫也自当努力。”

这句话惹得沈夫人羞涩不已,虽是结婚多年,可听到这样的话,还是会害羞起来。满脸如桃花般羞涩,妩媚动人。沈老爷见到,调笑起来道:“原本以为都老夫老妻了,没想到夫人还是如此的害羞。”

沈夫人伸手拍过沈老爷胸前:“你胡说些什么呢,哪有害羞。”

两人随即说些一些话,最终商定让重儿自己选择,若是读书,便为其再请来先生。若是放弃读书,便给其镇中一间店铺,开始家里一些生意。

次日,沈老爷将沈重叫到身前,将这两个选择说给他听。沈重为难了,自己从未想过这些,每天想着只有怎么不去读书。从未对以后的生活有所规划。现在被父亲给到两个选择,自己一时不知怎么是好。

少年般心性显示出来,让他想要跳出现在的生活,不愿在枯燥的学习上继续努力。不管其他的生活方式是什么,至少不是学习就好。便向父亲回道:“我要从商。”

沈老爷听了,沉默片刻,心中虽已对二儿子的选择有所预期,可当听到二儿子的回答,还是忍不住的失落起来。

“罢了,明天便将西街绸缎铺给你,到那边好好听掌柜的话,好好做事。这回可莫要再让我失望。”说完挥手示意沈重出去。

“爹,我想和大哥一样,外出经商。”

“你大哥与你一样,在外还不是在店中忙活。在这和外面做的事难道就不一样?我看你是不想在家里呆着。想着外面那自在逍遥。”沈老爷恨恨的说道。

沈重见自己的心思被父亲猜到,也不再多说着什么,只是嘴里念叨着:“反正我就不想在家里呆着。”

“你想去便让你去,明天便给我去你大哥那,让你大哥好好管教你。”说完,不待沈重说些什么,直接转身离去。

次日,沈老爷因心中对二儿子不满,让沈重与江川二人独自前往临安城。任凭沈夫人如何劝说,孩子尚小,从未出过远门,要是途中有意外,这该如何?也不让其跟随家中车队,只让独自前行。

临安城,下辖二十多镇,左岸镇也是其中之一。两地相距马车一日便到,步行只需三日时间。这也是沈老爷不担心二儿子独自前往的原因。若是路途遥远,定会安排马车将其送到。镇中海货多是运往临安城中售出,物品也多来自城中。

沈家在城中有一间店铺,沈重大哥便在城中店铺,经营着家中运送过来的海货生意。沈重这次外出,便是前往城中店铺,跟随大哥后面,学习经商。

这日,大哥在店中收到家中来信,知道二弟被父亲送来这边,让自己管教。知道父亲让其只带着仆人江川独自前来。担心在路上遇到危险,安排一仆人赶着马车前来迎接。临安城前往左岸镇虽说需要翻过一座山,途中可仅只一条路可走,也不担心路上错开。

不曾想到,仆人赶着马车一路向东,往左安镇奔来。来来往往留意着来往的行人与车队。直到镇中,也未见二公子身影。便径直前往沈家,告知沈老爷。

沈老爷听到仆人来话,途中未遇到二公子。想着说不得仆人途中疏忽未曾留意,路上错开也不一定。可心中也是担心,让仆人快些赶回城中,若是二公子到了,让大公子来信告知一声。

这边仆人赶车回到城中,路途中也在留意是否有二公子身影。到城中,也未见到二公子。回到店铺见过大公子。

大公子心想,可能一时出来,在外面耽搁几天也不一定,再多等几日看看。

十天过去,还未见到二公子沈重身影,这边大公子着急起来,一边派人回家中给父亲报信,一边安排人沿路寻找起来。可一直未找到二公子。

可不知,那日二公子和江川二人一路步行走出镇子,沿着大路一路向西走去。不远便是落霞山,因傍晚,夕阳西下,霞光从山后映射而来,铺满半个天空,故得名落霞山。

山中也无落脚之地,夜晚两人在山路边找一空旷地歇息。江川拾来一些柴火,就地生起火来,两人围坐在火堆旁。说着城中的繁华,这些他们从未见过,说的无非是从家中那些往来城中运送货物的车夫口中听来的。

“江川,家里让我经商,我以后要做一个大商人,比我父亲还要大的商人。这样我就能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沈重说着,两眼看着远方,对未来充满无限的憧憬。

江川想起他三岁那年,父亲牵着他的手来到沈家前,说着:“做仆人的永远是仆人,主家待你多好也不能逾越了规矩。咱们做仆人,就是要把老爷公子们给伺候好了。你做了书童,以后离公子更近了,更要守着规矩。”

在他的心中,从未有过远大的理想。虽说孩童便和公子一块起居,一块读书。可学业和公子一样,读的七七八八。所想不过是伺候好公子,挣得钱财,回家置办几亩良田,能让父亲不在海上漂泊。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