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是谁杀了我(叶川顾晓菲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是谁杀了我

作者:作者王轩

简介:我到底犯了什么错?真相是什么?到底是谁杀了我?罗生门式的叙事手法,多角度、深层次的剖析人性的阴暗角落。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是谁杀了我

《是谁杀了我》第1章 他是凶手(一)免费阅读

石城没有春天和秋天,脱了羽绒服就能穿短袖了,漫长的冬天和夏天以“冰火两重天”的态势煎熬着这个城市。

今年的夏天格外长,已经过了十月一,天气依旧十分燥热。走在阳光下,皮肤仍能感到微微的烧灼感,燥得人直上头。

石城是一个典型的内陆型城市,没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也没有便利的出海口,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铁路较为发达,算是国内比较重要的交通枢纽。正因为如此,石城并没有值得称道的支柱型产业,反倒是娱乐行业,比如洗浴、棋牌、KTV等灰色产业异常发达,人们的生活也非常的安逸。

石城是建国后才有的新兴城市,过去周边全是村庄,经过几十年的大力发展,这些村庄逐渐被纳入城市的版图,变成了我们常说的“城中村”,在“城中村”中最常见的就是临街密密麻麻、大小林立的棋牌室、麻将馆。

“东风棋牌室”是这一区小有名气的麻将馆之一,原因嘛,这里有一位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人称“麻将西施”。老板娘年纪不大,却是前凸后翘非常有料,平时她有一个爱好,没事了就喜欢坐在棋牌室的门口嗑瓜子,尤其是在夏天,一双玉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总是不经意的低头去吐瓜子皮,那领口下的风光格外旖旎、甚是诱人。因此,这一区爱打麻将的男人们都喜欢光顾“麻将西施”的生意,东风棋牌室的生意都异常火爆。搞得邻居棋牌室的老板娘总是在背后吐着口水甩着白眼骂:“谁知道这小婊子的生意做的是桌子上的还是床上的,迟早被人掐死,哼!”

10月13日下午的一通报警电话,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死者杨乐乐,27岁,离异,外地户籍,辽金省景阳市甘松镇人,东风棋牌室老板,法医鉴定结果显示,死者是死于机械性窒息,死亡时间10月12日晚11点至10月13日凌晨1点之间,死前有过性行为,性器官有撕裂性新伤,身上多处淤青,无陈旧性伤痕,现场有打斗痕迹。家中首饰、手机等贵重物品全部被窃,现场还留有一个烟头,正在做DNA检测,排除自杀可能。经过我们初步排查,具有作案嫌疑的有四个人,均为男性,嫌疑人A:尹天明,30岁,未婚,本地户籍,无业,曾经开过一个小饭店,去年因经营不善倒闭,平时喜欢打牌,无案底;

嫌疑人B:李辉,35岁,已婚,本地户籍,供水公司职工,其爱人是某传媒公司公关经理,夫妻长期分居,无案底;

嫌疑人C:宗毅,26岁,未婚,本地户籍,柳林村村民,无业,家里刚刚拆迁,无案底;

嫌疑人D:曹坤,32岁,未婚,外地户籍,天南省新城市大埔县曹家庄人,经查实曾于今年5月7日在曹家庄入室盗窃,未遂,被主人发现并报警,现正被警方网上追逃。

以上四人案发当日,均在东风棋牌室打麻将,并同处一桌,直到晚上10点左右陆续离开。”

“头儿!这就是全部的案情报告,咱们接下来怎么办?”顾晓菲合上报告册抬起头询问道。

“还能怎么办?先找到人,控制起来!”叶川掐灭了手上的烟头,郁闷的说道。在自己的管区发生凶杀案,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公安局,

“头儿,DNA检测结果出来了!”顾晓菲拿着检测报告推门走进了叶川的办公室。

此时叶川正紧皱眉头思索着什么,办公桌上是打开的卷宗记录及现场的部分物证,听到顾晓菲的话,猛地抬起头问道:“谁的?”

“经过DNA检测证实,这个烟头是属于那个叫宗毅的嫌疑人,并且根据时间判断,正是昨晚死者被害的时间段!”顾晓菲严肃的回答道。

“立刻抓捕宗毅!马上审讯!”叶川果断的命令道,抓起办公桌上的警帽径直跑向院子的警车。

“是!”

审讯室,

“姓名”

“宗毅”

“性别”

“男”

“警官,到底什么事啊?把我抓到这里,我又没犯事!”宗毅慌乱的解释道,眼神中充满了不解和委屈。

“什么事?!你心里不清楚吗?别废话,职业!”叶川威胁的说道。

“警官,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事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宗毅还在不停的解释着,额头上也渐渐出现了汗珠,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心虚。

“职业!”叶川不耐烦的再次重复道。

“没职业”

“年龄”

“26”

“住址”

“柳林村振武街8号”

“以前有没有犯过事?”

“没有,我啥事也没有犯过,我真是守法公民,警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宗毅又开始不自觉的解释,似乎经受了莫大的冤屈。

叶川和身边的顾晓菲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并没有理会宗毅话语,继续问道:“东风棋牌室的老板杨乐乐,你认识吧?”

“杨乐乐?恩……算是……认识吧,我就是常去那打牌,这女的我可不熟!”宗毅似乎有些惊讶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又有一丝犹豫,最终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不熟?真的不熟吗?这是你的手机号吧?昨天还刚发了微信,你确定、你和她不熟吗?”叶川拿起审讯桌上一袋证物,向着宗毅摇了摇。

“我……我交代,我交代,我和杨乐乐正在谈对象……警官,谈对象不犯法吧?!”谎言被拆穿,宗毅立马慌了,已经不敢正视叶川,低着头如实地说出了他和杨乐乐的真正关系。

“杨乐乐昨天晚上死了!”顾晓菲停下做记录的手,抬头说道。

“什么?死了?怎么可能?!这跟我可没关系啊,我可没杀人啊。”宗毅被这个“重磅炸弹”吓得惊慌失措,满脑子都是嗡嗡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你为什么要杀她!”叶川不等宗毅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一拍桌子大声的喝问道。

“我没杀人,我怎么会杀她呢?”宗毅的情绪非常激动,拳头攥的死死的,大声的重复着“我没有,我没有!”。

“不承认是吧!昨天晚上11点之后你在哪里?”叶川对他的表现并不意外,继续平静的问道。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一直在家……睡觉……”宗毅显然有些慌乱,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还在说谎!这是你昨晚留在杨乐乐卧室的烟头!你昨晚去过杨乐乐家!说吧,到底什么原因让你这么残忍,非要杀了她!”叶川再次拿起桌上的一袋证物,正是顾晓菲带去DNA检测的烟头。

“我没有杀她!我真的没有杀她!我……我昨天确实去过她那……但是我真的没有杀她!”宗毅看了一眼叶川手上的证物,似乎明白有些事情兜不住了,但还是不忘疯狂的辩解,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找她干什么去了?”叶川打断了宗毅的话,身体前倾,用犀利眼神盯着他,似乎想要看破真相。

逼人的目光,吓得宗毅瑟瑟发抖,几秒钟后,身体后仰瘫软在审讯椅上,似乎放弃了抵抗,“我……我昨天……”。

10月13日22:30

石城的晚上格外的宁静,这个城市比较特殊,白天路上车水马龙,夜晚却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因为污染的问题,夜空中已经几乎看不到星星,夜色中只有一盏盏迷人的霓虹。

晚上十点多,柳林街上已经没有人了,突然一道人影闪过,在东风棋牌室的门口停了下来。

“叮咚……”黑影按响了门铃。

“谁啊?都这么晚了!”屋内传来一个嗲嗲的声音。

“乐乐,是我!”黑影回答道,而开门的正是东风棋牌室的老板娘,美丽动人杨乐乐。

“阿毅?你这个死鬼怎么现在来了?”乐乐眼见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宗毅,闪身便把宗毅让了进来。

东风棋牌室是一间平房,还算敞亮,老板娘也精心的布置过,有1间茶室,3间麻将室、卫生间和厨房,以及老板娘自己的卧室,甚是齐全。

此时的杨乐乐身穿一件红色低胸真丝睡袍,雪白的颈项上戴着一条白金项链,吊坠直垂胸口,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甚是诱人!

“宝贝,我想你了!”说着宗毅一把抱住了杨乐乐的小蛮腰,低头覆上了美人的红唇……

不得不说宗毅也生了一副好皮囊,1米83的身高,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眼神中始终透露着一丝邪魅,也因此交了不少女朋友。

杨乐乐也并没有抗拒,反而像是老夫老妻一般,两人缠绵的走向卧室……

一番云雨后,宗毅点起了一支香烟。

“阿毅,你会娶我的对吗?”杨乐乐深情的问道,性感的胴体紧贴在宗毅的身上。

“会……会的……”宗毅支支吾吾的敷衍着。

“那你到底有没有和你爸妈说啊?”杨乐乐有些不太满意宗毅的态度,追问道。

“说了!就是我爸妈有点不太同意……毕竟……毕竟他们知道你曾经离过婚,所以……”宗毅犹豫的说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那就是嫌弃我呗!你追老娘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什么意思,穿上裤子就想赖账是吗?!”杨乐乐有些急了,凤目圆瞪道。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你再给我点儿时间,我做做我爸妈的工作,一定没问题!”宗毅一把搂过发怒的乐乐,赶忙安抚着。

“那我可把丑话说前头,咱俩结婚你家拆迁分的那三套房子,得有我一套!”杨乐乐又补充道。

“这个……有点难办啊!”宗毅有些挠头,说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上的香烟。

“我不管,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一个女人,就想要点安全感。再说了,房子写在我名下,以后也是给咱们孩子啊,你说是不是?!”杨乐乐突然坐起身来,注视着宗毅眼睛,那表情像极了一只发怒的小猫,让人心痒痒的忍不住想去抚摸。

宗毅盯着眼前性感的胴体,有些气血上涌,狠狠的抽掉了最后一口烟,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咬牙道:“答应!我都答应!”说着又扑了过去。

“死鬼!都几点了,你不上班,我明天还要开门呢,赶紧收拾收拾回去吧,别忘了我和你说的事!”杨乐乐推开了“兽性大发”的宗毅,下了逐客令。

“乐乐,再来一次嘛……”宗毅恋恋不舍的被乐乐推到门口,又转身搂上那妖娆的腰身,哀求道。

“赶紧走吧死鬼!”‘砰’杨乐乐笑骂着关上了大门。

“按你所说的,你和杨乐乐只是单纯的情侣关系?”顾晓菲敲了敲眼前的笔录,抬头询问道。

“对……对啊!我那么爱她,我怎么可能杀她呢!”宗毅的思绪被拉回,痛苦的说道。

“你刚才所说的并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叶川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说道。

“我真的没有杀她!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宗毅浑身紧绷,再次激动的想要站起来,可是审讯椅死死的把他锁在了原地。

审讯室内突然一片宁静,叶川和顾晓菲并没有再说什么。嗒……嗒……嗒,墙上的钟表还在不停的转动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就这样五分钟过去了,“我知道了!一定是他杀了乐乐!”宗毅突然惊叫道。

“说!”叶川凝视着对方,并没有多说一个字。

“是他,一定是他!就在前天晚上……”

“阿毅,我最近发了一笔小财!”杨乐乐慵懒的靠在床边,温润白皙的美腿搭在宗毅的身上,故作神秘的说道。

“哦?是么宝贝,快和我说说!”宗毅一时间来了精神,赶忙问道。

“想知道啊,我就不告诉你!”杨乐乐调皮的说道,并用纤细小巧的玉足,挑弄着宗毅敏感地带。

“恩?你说不说!说不说!”宗毅翻身压住了杨乐乐,双手不停的胳肢着对方,性感的胴体在他身下不停的扭动着。

“咯……咯……咯……我说,我说!”乐乐受不住宗毅的“特殊按摩”败下阵来。

“快说!快说!”宗毅迫不及待的说道。

“经常来我棋牌室的那个外地人,就是留着寸头,天天凶巴巴那个!你还记得吗?”杨乐乐耐心的提示道。

“哦,知道!经常和我拼桌打牌那个老曹!大名好像叫曹坤!”宗毅忙不迭的回应道,表示认识此人。

“前两天我在店里没事干,和邻居聊天,听说那个曹坤不是什么正经人,老家是天南省的,是在老家犯了事跑出来的,好像是因为偷东西,被人家发现了!”杨乐乐耐心的解释道。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报警了?”宗毅追问道。

“你听我说完!”杨乐乐看他猴急的样子,顺手拍了下宗毅的大腿,继续说道:“前天晚上,他们那桌最后散的,我正准备去收拾,没想到这个恶心的男人还没有走,想趁着没人占老娘的便宜!”

“我艹!他特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的女人也敢碰!他住哪?老子现在就去废了他!”宗毅听到这里怒不可遏!翻起身来就要找这个曹坤报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他的男子汉气概。

“你先别急!还能不能听我说了!”杨乐乐看他如此猴急,一把将他拉回到床上,埋怨道。

“你说!”宗毅似乎还有点怒气未平,气呼呼的坐下来。

“当时我也有点害怕,因为就我一个人,后来我突然想到前两天邻居和我说的那事,我就索性一咬牙一跺脚,硬着头皮跟他说,我知道他在老家的事,要是他敢动手动脚的,我就报警,把他的事全掀出来!”杨乐乐说到这里,骄傲的昂起了头,似乎自己做了一件特别勇敢的事情。

“我艹,你胆子可真大,万一他狗急跳墙了呢!”宗毅想想就后怕,有点埋怨道。

“刚开始我也有点后怕,结果你不知道那小子有多怂,30多岁的大老爷们了,吃我这么一下噗通就给我跪地下了,求我别把他的事说出去,求我千万别去报警!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笑死我了!”杨乐乐继续洋洋得意的说着,不禁笑了起来,仿佛是在嘲笑那个没用的男人。

“然后呢?”宗毅可没有心情笑,继续追问道。

“然后我就说,想让我不报警可以,赔偿老娘2000块钱精神损失费,这事就算过了!结果他还真转给我了,哈哈!”杨乐乐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开怀大笑起来。

“我去,不是吧,他真这么怂?”宗毅不敢置信的追问道。

“什么意思?你就那么想让老娘被他占便宜?”杨乐乐听到宗毅的话,突然不干了,似乎觉得自己的男人在羞辱自己。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担心你么!没事最好!没想到这货看上去挺像个爷们,办起事来这么怂!”宗毅说到这里也不禁的笑了起来,“不过你以后尽量离他远点,毕竟不是什么正经人,还有案底,再有这事一定给我打电话,我来处理!”宗毅认真的劝慰道。

“知道了,亲爱的!还是你对我好!啵!”说着便送上了性感的红唇,此刻在这个女人心中,这个男人才是最有安全感的,值得托付的人。

“是他!一定是他!是他杀了乐乐,我就劝乐乐,不要招惹这样的人,她就是不听我的!一定是这个男人事后怀恨在心,又怕乐乐报警,所以杀了他!警官,你们一定要抓住他!乐乐就是被他害死的!”宗毅的情绪再次失控,不住的嚎叫着,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好了,先把他带下去,今天先审到这!”叶川见状,停止了审讯,转身向顾晓菲吩咐道。

回到办公室的叶川眉头紧锁,还不时的在纸上勾画着什么,嘴中念叨着“究竟是不是他呢?……”

未完待续……

——

作者有话说:

新书上架,请兄弟们,多多支持!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