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墨竹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

作者:墨竹凉

简介:【咸鱼+锦鲤+甜爽+男女强+马甲】  前世征战沙场,问鼎皇后只有一步之遥,却被阉人断送性命。  今生换号重来,她不想努力,只想咸鱼。  爹娘没钱保住弟弟,这好办,她挖个坑儿,埋点儿土,数个一二三四五,小钱钱就自己飞来啦!  啊嘞嘞~  这位英俊的小少年怎么一见面就晕倒?  来碰瓷儿的?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

《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第1章 春芽儿太狠了免费阅读

楔子

霍云春双手抠着脖子上的白绫,双眼满是血丝的瞪着上方那张不男不女的脸。

她曾在文武百官面前掌掴秦福,大骂“阉人祸国”,现在换他来结束自己的命,算是命运的轮回?

“禀官家!”秦福双手交叠,拇指相对,躬身行礼,“祸国妖后已被处死!”

“通知礼部,按皇后规制下葬!”

“官家,帝陵尚未选址修建,恐无法按照皇后规制下葬。”

秦福弯腰如虾子,语气颇为强硬。

官家刚刚登基,没有祭天礼,告苍生,霍云春到死都不是皇后。

“那便参照一品诰命的规制下葬。”

“是!”

秦福弯腰恭送官家离去,缓缓的抬起身子,扬了扬八字眉,踢了踢脚边的霍云春。

“皇后娘娘,当初打我巴掌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

现在怎么像条死狗一样躺在这儿,你倒是再来打我啊!”

“哈哈哈哈哈!”

大殿内响起秦福猖狂的笑声,外面的人把头埋在胸口,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

北晋元年春,官家举行祭天大典,赦天下,减免税赋,举国同欢。

没人在意与官家一同打天下的女人,悄无声息的躺在棺材里,被一群阉人埋入黄土。

北晋六年,官家广纳后宫,奢侈豪靡,苛捐杂税叠加,百姓民不聊生。

大太监秦福手握东厂,把持朝政,朋比为奸,危害社稷。

昔日打天下的开国英雄,要么隐退山林,要么坟头草快比人高。

社稷危矣。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九月金秋,麦穗低头。

田间垄道上,一个六岁的女娃娃拿着几个月前的邸报读得津津有味儿。

“春芽儿!春芽儿!”二牛跑的气喘吁吁,“快回家看看吧!你家出事儿了!”

“我奶奶又来我家了?”

“你怎么知道?”

霍云春没有回答二牛的问题,把邸报揣在怀里。

日落西垂,金色的麦穗随风飘摇,田垄上两个小童前后奔跑着往家赶。

霍云春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是霍家村的霍云春,小名春芽儿,一个刚出生的女婴。

刚醒来的头两年,她的手一直放在脖子上,确认上面没有冰冷又丝滑的白绫。

爹娘忙着下地种田,阿姐白天抱着她到村学一待就是六年,成为她小小年纪就识字的最佳掩护。

村学先生无数次感叹,霍云春如果不是个女娃,当有状元之才。

“你明天必须给老大家收麦子!”

霍云春赶到家门口,张秀英一屁股坐在他们家院里,撒泼打滚儿的要面前憨厚的男人答应免费干活儿。

“娘,我家地里的麦子还没收,我……我没办法啊!”

霍和平蹲在地上,痛苦的挠头。

“你没办法?”张秀英三白眼向上一吊,抬起肉掌就往他身上拍,“你怎么就没办法了?”

她手向旁边一指,“你家里这么多人,怎么不能下地里帮忙收麦子?”

“娘,大丫儿才十岁,孩子他娘肚子里还有一个……我真的走不开!”

霍和平不躲不闪的挨打,脸上的愁苦烙铁都烫不平。

“村里哪个娃子不是早早下地干活?村里哪个怀孕的女人像你家婆娘这么娇气?”

张秀英咧开嘴就要嚎,没想到门外有人比她嗓门儿更大的嚎开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不给人活路啊!”

霍云春学着张秀英的样子坐在院门口,扯开稚嫩尖细的嗓音就嚎,吓得二牛瞬间僵直了身子,转身跑出去老远。

春芽儿太狠了!

这副鬼上身的样子,嘴里喊的词还带唱腔儿。

农忙回来的村民陆陆续续的围在霍云春四周,探头探脑的往院子里看。

“奶啊!我的亲奶奶啊!”

霍云春用袖子一呼啦,脸上立刻有了湿润的“泪感”。

“您当初分家不是说,以后我们和大伯各过个的,要饭也别要到大伯家。

我们每月都给您二老百文的养老钱,指着收了麦子好还村里叔叔伯伯的钱。

您让我爹给大伯家收麦子,我家的麦子收不上来,怎么还钱啊?

苍天啊!我奶要逼死我们啊!”

霍云春坐在地上,隐晦的掐了一把大腿里子,眼眶瞬间就红了,把一个要被奶奶逼死的女娃儿演绎的惟妙惟肖。

“张秀英也太不是东西了!”

“可不是嘛!和平四处借钱给她养老,现在还欠我们家钱没还。过两日来收秋税,我家还指着和平家的麦子交差呢!”

“当初二房生春芽儿,家里揭不开锅,张秀英急吼吼的把家分了。”

“现在二房过的稍微好点儿,她又回来把二儿子当免费苦力使,真是不要脸!”

……

周遭议论纷纷,借霍和平最多银子的村民把村长请了过来。

“张秀英,你在这儿撒什么泼?”霍桥指了指祠堂的方向,“你家分家的文书已经供给祖宗知晓,在县衙也盖了红印。

和平借钱也没缺过你们每月的养老钱,现在他家等着收麦子还钱、交税,你又过来闹什么闹?”

“我家老大身体不好,他们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帮忙收个麦子怎么了?”

张秀英狠狠的瞪了眼门口的丧门星。

自从有了春芽儿,老二就越来越不听话!

“和平家要是有余力,帮忙自然算不得什么。”

霍桥点了点院里站着的孕妇,又点了点门口哭的直抽抽的春芽儿。

“他们这小的小、弱的弱、怀孕的怀孕,全家就指着和平一壮劳力,他空不出手怎么帮忙?”

“弱什么弱?”张秀英瞪了一眼抱着肚子的二儿媳,“这次指不定还是个丫头片子,掉了也没什么可惜。”

“张秀英!!!”

霍桥气的手都哆嗦。

他霍家村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婆娘?

“哼!”

张秀英见村长动了真火儿,色厉内荏的冷哼一声,拍拍屁股起身出门。

她路过春芽儿身边的时候,抬脚想踹,这死丫头滚了两下到村长身边让她无处下脚。

“哼!”

张秀英脸上的横肉抖了两下,脸色难看的走了。

“散了吧!散了吧!”

霍桥驱散了村民,霍云春麻溜儿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和平啊!”霍桥进院把他拽起来,“你家马上就要添人进口,吃饭的嘴又多了一张,人头儿税也多了一个,你得把门户支起来啊!”

“多谢霍叔!我知道!”

霍和平歉意的看了眼媳妇儿,她面色难看的背过身子。

“行了!”霍桥踮脚拍拍他宽厚的肩膀,“干一天活儿,赶紧吃饭休息!”

他揉了揉霍云春的小脑袋,背着手回家了。

小院儿里一家四口沉默了片刻,霍和平挪蹭到媳妇儿身边,得到的依旧是个背影。

从春耕到秋收,这样的情景在小院儿上演了太多次。

“唉!”

霍云春重重的叹了口气,背着手,学着村长的外八脚,左摇右摆跟个小鸭子一样去关院门儿。

“噗!”

张红秀见小女儿这般逗趣,忍不住笑出了声,院子里的氛围陡然一松。

“媳妇儿,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霍和平借机拉起媳妇儿的手,露出一口大白牙,讨好的看着她。

“我到是没什么,大丫儿还这么小,你舍得让她下地?

春芽儿更不用说,本该水嫩嫩的小丫头,现在被我们养的面黄肌瘦。

为了能赶走……春芽儿把婆婆的做派学了个十成十,让外人知道了,她以后还怎么嫁人?”

张红秀越说越气,肚子一抽一抽的疼,吓得父女三人扶着她进屋躺下。

霍和平转身跑出去请村医,嘴里漫天神佛求个遍,祈祷母子平安。

——

作者有话说:

酱酱酱~~各位小可爱,我又来开新坑儿啦~希望你们能喜欢,爱你们哦~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