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豪婿归来江源程秀英,豪婿归来免费阅读

小说:豪婿归来

作者:江源、程秀英

主角:江源

类型:都市情感

简介:入赘三年,受尽屈辱,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废物,却不知,豪婿归来之日……莫欺今日白衣少,敢叫日月换新天。

豪婿归来

《豪婿归来》免费试读

第004章 刚才那个废物呢

  “金凤簪两支,玉如意一对,钻石耳环一双,银手镯一副,礼金十八万。”

  “秦少爷,你这是送生日礼物,还是在下聘礼啊?”

  灯火通明的客厅内,看着桌上摆放着的那些贵重礼物,程秀英已经有些笑得合不拢嘴了。

  今天,是她女儿林若青的生日,原本只有林家的亲戚参加。

  却没想到,这位平川市有名的阔少,秦志明,竟然送来了这么贵重的礼物。

  “妈,我都已经结婚了,你还在说什么胡话?”听见这话,林若青的表情,微微一变。

  程秀英的目光,这才落到了角落里,那个穿着朴素,满脸麻子和雀斑的江源身上。

  这个人,就是她的女婿。

  三年之前,江源不过是个流浪的乞丐,非但瘸了一条腿,而且长相无比丑陋,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老爷子也不知道发了什么风,竟然把他接回家里,还非让林若青,跟这样的乞丐结婚。

  老爷子在世的时候,程秀英忍着没发作,但是老爷子才刚走,她就想着办法打压江源,想要把他赶出家门。

  “我都差点忘了,我们家还有这么一个人。”

  程秀英看向他,语气满是尖酸和刻薄,“既然你也在,那你给若青准备的礼物呢?”

  江源顺从地站起身,一瘸一拐,走到了林若青面前,拿出衣服口袋中的礼盒。

  礼盒打开,里面是一枚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指环。

  看到江源拿出这样的礼物来,在场的所有林家人,顿时就爆发出一顿哄笑来。

  “你们看啊,这个丑八怪,这种地摊货都能送得出手。”

  “还地摊货?我看八成是这个乞丐,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真的丢死人了。”

  过来为林若青庆生的亲戚们,此刻鄙夷地看着江源,都纷纷开始挖苦讽刺起来。

  林家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但却因为林若青和江源的婚事,沦为整个平江市的笑柄。

  在场这些人,无一不对江源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他赶走才好。

  听着亲戚们的嘲讽之声,江源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并没有反驳。

  程秀英猛一拍桌子,满脸恼怒地站了起来,骂道,“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你是不是存心想要若青丢脸?”

  “我……”

  江源张了张嘴,心中无比苦涩。

  他又何尝不想,为林若青准备贵重的礼物。

  但以他上门女婿的身份,他已经拿出全部的积蓄,还千挑万选,才选中了这枚指环。

  见这情形,林若青赶紧站起来,接过他手里的礼盒,笑着说,“妈,这也是江源的心意,我就收下了。”

  “你就成天向着他说话。”程秀英白了她一眼,满脸不悦,“你看看人家秦少送的礼物,人家那才叫心意。”

  说到这里,程秀英更是满心怨气。

  假如不是江源横插一脚,林若青说不定早就嫁给秦志远,做了豪门阔太太。

  她又何至于,像现在这样受气。

  这是,秦志远也站了出来,冷笑道,“江源兄弟,你没钱我也可以理解,但你身为若青的丈夫,这也太不把若青当回事了。”

  秦志远看着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

  像这样瘸着腿的丑八怪,竟然能娶到江城赫赫有名的女神,但凡是个男人,就对江源嫉妒得不行。

  秦志远,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若青啊,你可真是太惨了,摊上这样的废物老公,去年我生日的时候,我老公可给我送了一辆跑车啊。”人群里又有人说话了。

  说话的人,是林若青的堂妹,林思思。

  她看着林若青,语气虽然听着惋惜,可是眼神里,却满满都是炫耀和嘲讽。

  明眼人都清楚,这么一对比,就显得林若青更加丢人了。

  “嫁给这样的废物,一辈子也算是完了。”

  “对啊,瘸腿就算了,还长得那么丑,晚上睡一起不会做噩梦吗?”

  “说不定人家就好那一口,你们管那么多呢?”

  众人纷纷摇头,都小声议论起来,不过客厅就那么大,这些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林若青不由咬了咬嘴唇,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挣扎和痛苦。

  对于江源,她说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

  平日里,因为他而被说一些闲话,那也就罢了。

  可是今天,是她的生日,却还要这样被当众嘲笑。

  压抑已久的情绪,在这一刻,已经快要忍耐不住了。

  看到林若青的表情,江源的心中,不由一阵抽痛。

  他攥紧了拳头,忽然开口说,“若青,总有一天,我会送给你最名贵的礼物!”

  这话一说,客厅之中,顿时就寂静了下来。

  不过几秒之后,传来的却是满堂的哄笑。

  “你们听见没,那个废物,居然说出这样的大话来?”

  “真是笑死我了,一个窝囊废,还敢大言不惭。”

  “连个工作都没,天天在家吃软饭,难道垃圾堆里能翻出宝藏?”

  就连程秀英都黑了脸,怒骂道,“江源,你还嫌不够丢人吗,你是存心想要气死我吗?”

  好好的一场生日宴,竟然被搞成这样。

  程秀英已经气得头晕眼花,早知道如此,就不该让江源来参加。

  “江源兄弟,咱们男人,可不是光靠一张嘴就行了。”

  “你看看我,有钱有势,只要是若青想要的,我什么都可以给她。”

  “你要是真想给若青幸福的话,就应该放过她,赶紧跟她离婚才是。”

  秦志远站了出来,看着江源,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实则巴不得赶紧看到江源出丑才好。

  程秀英也急忙点了点头,“没错,趁着大家都在,若青,你就听我一句,跟江源离婚,嫁给秦少爷!”

  当着所有亲戚的面,程秀英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已经是没打算给江源留任何颜面。

  林若青咬了咬嘴唇,摇头道,“妈,我不会跟他离婚的。”

  看着程秀英的脸色更加阴沉,江源生怕她又被骂,急忙站出来说,“妈,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若青幸福的。”

  “幸福?”程秀英冷哼一声,“你看到秦公子送的礼物了吗,你但凡能送套一模一样的,我就相信你。”

  这……

  江源顿时就迟疑了。

  秦志远送的这一套礼物,加上现金,估计得有三四十万。

  这一下子,他到哪里去弄这么多钱。

  秦志明冷冷一笑,又嘲讽地说,“伯母,您这不是为难他吗,就算是给他一百年,他也拿不出来啊。”

  “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可以的!”江源抬头说。

  周围众人,又开始哄笑起来。

  这个窝囊废,穷光蛋,竟然说要在几天之内,置办这样一套礼物,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看着众人那鄙夷又不屑的目光,程秀英都忍不住了。

  她直接伸手指着门口,大骂,“行啊,那你现在给我滚出去,拿不出这些东西,就不许回来!”

  看着势利的岳母,薄凉的亲戚,江源心中多少有些绝望。

  他也不想继续再这里待下去,转身便朝着门口走过去。

  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林若青表情难受,但最终也只能低下了头。

  反倒是秦志远哈哈一笑,说,“江源兄弟,你你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要不然回头我送你一台轮椅,还能快一点。”

  林思思也嘲讽道,“我早就说了,他就是个连快点滚都做不到的废物。”

  说着,众人都跟着大笑了起来。

  江源咬了咬牙,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

  ……

  外面,有些凉。

  江源的心中,更加觉得凄苦。

  不过,他还是挤出了一丝苦笑。

  至少自己不在,亲戚们就少了一个攻击林若青的理由吧。

  这三年,因为他,林若青已经遭受了太多非议。

  可是自己,却完全没有能力保护她。

  正在他自怨自艾的时候,口袋中的手机,却忽然响了。

  屏幕上,是一串陌生号码,但江源却脸色一变,急忙接通电话。

  “国富叔?不是说好,危机时期不能联系吗?”江源诧异地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兴奋的声音,“少爷,我是特地告诉您,那边已经倒台了,您总算不用隐藏身份,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听见这话,江源的身体,都是猛地一颤,心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三年之前,燕京第一家族江家,因为一些业务纠纷,和境外一股强大的势力,结下了仇怨。

  作为江家唯一的继承人,江源只能远走平川,伪装成瘸子,化妆成丑八怪,才能避免被仇家暗杀。

  “少爷,您什么时候回来,我派专机过去接您。”对方又问道。

  “我在平川还有点事,等我办完,就会回去的。”

  说这话的时候,江源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他的声音,都已经在颤抖了。

  三年了,足足三年。

  他忍受了三年,也等待了三年。

  这一天,总算到来了。

  江源挺直了身体,目光无比冷峻,那气质,瞬间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若青,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被任何人看不起。

  不会再让你成为别人的笑话,所有伤害过你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莫欺今日白衣少,敢叫日月换新天!

  “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江城那种小地方,有什么值得您留念的?”

  江源握住手机,淡淡地说,“我到时候会亲自跟爷爷解释的,你不用多问。”

  说罢,江源挂上了电话。

  凉凉的江风,从远处传来,吹在了江源的脸上。

  但江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既然已经恢复了身份,那就说明,现在的他,已经能够调动江家的所有资产。

  这三年来,他亏欠林若青的,也是时候要偿还了。

  入夜。

  江源回了家里,这个时候,亲戚已经全部离开了。

  不过客厅里,还是一片狼藉,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程秀英一看到陈北阳,整张脸都拉了下来,没好气地骂道,“你这个废物,还有脸回来,东西准备好了吗?”

  江源还没有说话,旁边的岳父林永德就站出来说,“你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难不成,他还真能拿出那些东西来吗?”

  虽然说,林永德远没有程秀英那么刻薄,不过也仅仅是在外人面前,没有让他难堪而已。

  私下里,林永德对自己的这个女婿,同样没说过一句好话。

  刚一回来,江源就被这么针对。

  林若青急忙站起身来,道,“爸,妈,你们就少说两句吧。”

  程秀英哼了一声,又说,“你这个死脑筋,守着这个丑八怪有什么用,你好好想想,只要嫁给了秦少爷,你在公司的地位,不就更高了吗?”

  林永德也点头道,“不错,你奶奶一直想让你嫁给秦少爷,要真成了,她得多喜欢你。”

  “行了,不要说了。”

  林若青站了起来,轻轻地咬了咬嘴唇,“你们都别说了,我不想离婚,更不想嫁给什么秦少爷。”

  听林若青这么一说,二老还想要劝上两句,不过对视一眼之后,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林若青是他们的亲女儿,是什么脾气,他们当然清楚。

  假如林若青肯听他们的话,恐怕老爷子才刚一走,她就已经跟江源离婚了。

  程秀英不高兴了,当然把气都撒在了江源的身上,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地上给收拾了。”

  看着满地的垃圾,江源也不由叹了口气。

  穷人,就活该被这样欺负,假如他们都知道自己的身份,绝对不会是这样的表现吧。

  不过现在,江源暂时还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话,怕是林若青一时间没法接受。

  江源低着头,拿起扫把,想要过去扫地。

  但是程秀英朝着他看了一眼,忽然瞪大眼睛问,“你个废物,你的腿……怎么突然不瘸了?”

  江源瘸了三年的腿,以至于没有办法出去工作,只能在家啃老。

  但现在他健步如飞,完全看不出瘸腿的迹象。

  江源也是愣了一下,心想自己一时大意,竟然忘了继续装成瘸腿的样子。

  江源低着头,连忙解释说,“我刚才出去,在路上碰上一个赤脚大夫,是他把我的腿给治好了。”

  “有这种事?”

  程秀英脸上有些狐疑,换成其他人,她或许还不信。

  但是就江源这个废物,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可能了。

  程秀英哼了一声,便没好气地骂道,“那正好,以后可以多干点活了,赶紧扫地去!”

  “好的,妈。”江源没还嘴,就赶紧过去收拾了。

  今天来了那么多客人,客厅里全都是垃圾,江源收拾到半夜,才满身疲惫地回了房。

  房间里面,还亮着灯,林若青躺在床上看书,没有朝江源看上一眼。

  江源则是拿出柜子里的被褥,在床边打了个地铺。

  结婚三年,江源从没有上过床,更没有和林若青有过肌肤之亲。

  对于林若青而言,江源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丈夫而已。

  至少,他非常规矩,对自己没有非分之想,而且还可以阻挡不少狂蜂浪蝶。

  正因为这样,林若青才能够忍耐这样一个废物,做自己的丈夫。

  “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别在意。”

  许久之后,林若青才说了这么一句,算是安抚江源。

  江源笑了笑,便说,“没事,我习惯了。”

  林若青捏着手中的书页,指节都有些发白。

  她咬了咬牙,忽然说,“你永远都是这样,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有一点改变!”

  忽然见到林若青的情绪失控,江源也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地看向了林若青。

  只见林若青眼眶通红,身体发颤,脸上写满了不甘和绝望。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出人头地。

  谁会容忍,因为丈夫,而遭受那么多的非议。

  她林若青也是个女人,同样会觉得疲累。

  “若青……”江源张了张口。

  林若青却放下了手中的书,淡淡地说,“睡吧,我累了,明天公司还有事。”

  关上灯,整个房间都暗了下去。

  江源躺在床上,却有些辗转难眠,今天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就连他, 一时间都没法完全接受。

  相比起恢复身份,林若青最后的那个眼神,更让他心疼。

  不过好在,从此以后,江源绝对不会再让这个女人,受任何的委屈。

  第二天,江源醒来的时候,林若青早就已经去了公司。

  因为腿已经治好了,江源也没能在家歇着,一早就被程秀英打发出去买菜。

  但是刚走到巷子口的时候,一辆宾利忽然开过来,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名穿着西装,五十多岁的老者走了出来,鞠躬道,“少爷。”

  “你是?”江源皱了皱眉。

  “我叫江富,是江家在平江市的管事。”老者笑了笑,一脸恭敬,“少爷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就行。”

  江源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摆手说,“行了, 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不然被别人看到了。”

  这里也不算隐蔽,附近有不少人都认识江源,要是被看见了,江源还真怕不好解释。

  听他这么一说,江富也只好说,“那小少爷,今天中午,我在泰豪酒店等您,正好那时咱们江家的酒店,您过来熟悉一下。”

  “行了,我知道了。”

  江源点了点头,不耐烦地把江富给推到了车上。

  而此时,就在不远处的路口,一辆奥迪车上。

  “老公,你快看啊,那不是江源吗?”

  坐在车上的,赫然就是林思思,还是他的老公张峰。

  昨天晚上,林思思可是极尽所能,把江源给羞辱了一顿,没想到,今天又碰上了。

  张峰听见江源的名字,心中也老大的不高兴。

  林若青这样的女神,他可是已经垂涎了好久,假如不是因为这个丑八怪,他肯定会全力追求林若青啊。

  “就那个废物,有什么好看的。”

  虽然嘴上这么骂,不过张峰还是朝着那边看了一眼。

  一看之后,张峰却瞬间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那个跟江源混在一起的老头是谁啊,怎么开的是宾利?”

  听张峰这么一说,林思思才注意到车牌。

  这辆豪车,怎么也得五百万起步啊。

  夫妻俩对视一眼,实在是没有办法,把江源和这样的豪车联系在一起。

  “那个乞丐,怎么会认识这么有钱的人?”

  林思思瞪了瞪眼,脑子一转,忽然好想想起了什么,瞬间激动了起来。

  她一把拉住张峰,便冲着他问,“你说,江源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那个有钱的老头,不会是江源的亲戚吧?”

  “这?”张峰也愣住了,心中感觉有些不妙。

  假如江源真的是个富二代,他们之前那么侮辱江源,那以后岂不是……

  夫妻俩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不可思议。

  最后,还是张峰说,“到底是不是富二代,回头问问他不就知道,我们先去办正事要紧。”

  林思思点了点头,心中也在暗自祈祷起来,江源可千万不能是富二代。

  不然的话,以后林若青在家里的地位,岂不是得压她一头了。

  中午,江源做好了午饭,就说有事,得出去一趟。

  程秀英巴不得他能滚远点,自然也不会管他在不在家里吃饭。

  江源下了楼,就骑着自己破烂的自行车,朝着泰豪酒店过去。

  泰豪酒店,是平江市规格最高的几个酒店之一。

  平常人,根本就不会来这里消费。

  江源在停车场旁边,刚把自行车锁好,就看到一辆熟悉的奥迪车也停了进来。

  他自然认得,这辆车是林思思夫妻俩的。

  江源不愿意跟他们打交道,起身就打算直接离开。

  可是林思思却看见了他,赶紧打开车门,喊了一声,“姐夫,你慢着!”

  这一声,叫得江源有些头疼,平日里,林思思可没有这么叫过他。

  没有办法,江源也只好转过身来,看向他们。

  “有什么事吗?”江源问了一句。

  张峰走上来,笑着说,“江源啊,我们上午看见,你跟一个开宾利的老头说话来着,那个人是谁呀?”

  林思思也急忙点了点头,说,“对呀,该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亲戚吧?”

  听他们这么一问,江源便明白过来。

  敢情这两个人,是过来探自己口风的。

  江源摇了摇头,便说,“我不认识他啊,是来找我问路的。”

  这么一说,张峰和林思思脸上的笑容,也顿时就僵住了。

  林思思更是有些恼羞成怒,呸了一声,没好气地骂道,“我就知道啊, 你这样的废物,怎么会认识那么有钱的人呢。”

  张峰拉住她,一脸鄙夷地说,“算了,我们别理这个乞丐,免得弄脏了我们的衣服。”

  两个人怒气冲冲的,也没理会江源,便转身回去锁车了。

  倒是江源,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心想可是他们贴上来问自己的,现在又这样,可真是势利啊。

  不过江源也懒得跟他们计较,还是先去酒店里面。

  但江源刚走到门口,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就拦住他,呵斥道,“干什么的,我们这里不让闲杂人等进入。”

  江源只好解释道,“我不是闲杂人等,是来这里吃饭的。”

  “就凭你?”

  两个保安看着江源的目光,都露出了万分鄙夷的神色。

  就江源身上穿的那身地摊货,他们从来没见过,穿这种货色衣服的客人,能在这里消费的。

  江源无奈苦笑,只能继续解释,“我真的是来这里吃饭的,不信你们……”

  江源本来想说,不信可以给江富打个电话问问。

  可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没有要江富的电话,根本联系不上他。

  “就凭你这个废物,也敢说大话,来这里吃饭?”

  身后,嘲讽的声音传来。

  林思思挽着张峰的胳膊,一脸得意地走了过来。

  看到这两个人,保安瞬间换了张脸,一脸陪笑地说,“张先生,林小姐,快请进。”

  张峰瞟了江源一眼,便说,“我听说泰豪酒店的规格很高的啊,怎么门口还会有这样的垃圾呢,真是太煞风景了吧。”

  保安连忙陪笑道,“张先生不要着急,我们马上处理。”

  说着,另外一个保安,就急忙过来,按住江源,硬生生把他推到了旁边。

  江源反抗了一下,气愤地骂道,“我真的是来吃饭的,你们放开我。”

  林思思却冷哼一声,冲着保安说,“他是我们林家那个出了名的废物女婿,跟个乞丐没什么两样,可千万别让他进来。”

  保安忙道,“林小姐放心,我们这里安保是非常严格的。”

  说完,林思思又挑衅似的看了江源一眼,这才挽着张峰的胳膊进去。

  保安推开了江源,便呵斥道,“赶紧滚,再敢来,别怪我们不客气。”

  江源正要说话,身后忽然又有人喊了一声,“江源,你怎么在这里?”

  这熟悉的声音,江源就算是不回头,都知道,是林若青过来了。

  林若青在这里看到江源,多少都有些奇怪。

  她走了上来,便问,“江源,你是不是知道我要在这里谈生意,所以才过来的?”

  “啊?”江源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但是林若青却又说,“今天是一笔大生意,你帮不上我的,我先进去了,你赶紧回家吧。”

  林若青似乎也有些着急,说完之后,并没有等他回复,便直接转身进去了。

  江源站在门口,叹了口气,心想江富做事还针不厚道,让他过来,又不提前安排好。

  就在他准备回去的时候,酒店里面,又忽然急急忙忙,走出一个经理打扮的女人来。

  “请问是江先生吗?”女经理看到江源,赶忙问了一句。

  “对,我叫江源。”江源点了点头。

  女经理忙道,“是富老让我来接您的,请跟我进来吧。”

  江源朝着女经理看了一眼,她大概三十岁的模样,还挺年轻,长相也算是上等。

  不过相比起林若青,还是逊色不少。

  走到门口,保安便赶紧上来,皱眉道,“经理,这人是个乞丐,刚才林家小姐和……”

  保安还没有说完,女经理已经狠狠地瞪了他们,骂道,“闭嘴,你们在胡说些什么,他是富老的贵客!”

  一听见“富老”这两个字,两名保安的脸色,瞬间就变得一片惨白。

  眼前这个一身破烂货的乞丐,竟然能跟那位大人物扯上关系?

  女经理又冷哼一声, 说,“敢阻拦富老的贵客,我看你们是不想干了。”

  说着,她就转过身来,问江源道,“江先生,要不要开除他们?”

  开口就是开除,两名保安都吓傻了,急忙跪在地上,连连哀求道,“江先生,我错了,求求您绕过我们吧。”

  看他们求饶的样子,江源倒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性格,便对他们说,“这次饶过你们,但你们要知道,以后别再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

  “是,是,是……”两名保安连连点头,跪在地上,都快哭出来了。

  女经理这才道,“江先生,请跟我进来吧。”

  江源点了点头,跟着女经理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江源想要问问她的名字,但又怕被说成是骚扰,所以也只能忍住了。

  电梯一路到了十八楼,女经理便道,“富老已经为你准备了美食,请将先生先行享用。”

  说着,女经理便打开了包厢的门。

  包厢里面富丽堂皇,每一件装饰都价值不菲,完全不像是一家酒店的包间。

  在桌上,正摆着各色美食,随便拿出一样,恐怕也得四位数的价格。

  江源已经很多年没吃过这种美味,不由咽了咽口水,坐在旁边享用起来。

  女经理则是关上门,在江源旁边坐了下来。

  被人这样盯着吃饭,江源多少都有些不自在,便问,“你还有事吗,要不然一起吃?”

  “江先生,我叫徐薇,是富老派我过来,服侍江先生您的。”女经理盯着江源,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

  江源却摆手道,“不用,我自己吃饭就可以,你去把江富给我叫来吧。”

  见江源这么不解风情,徐薇便咬了咬嘴唇,又往前面凑了一些,甚至解开了胸口的一颗纽扣。

  她红着脸,含情脉脉地看着江源,“富老说了,让我服侍江先生,江先生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徐薇朝着江源凑过来,顿时就让江源浑身一个激灵。

  江源也是一怔,有些意外地问,“你不嫌我丑吗?”

  虽然没有再继续扮演瘸腿,可是现在的江源,并没有把脸上的妆容卸去。

  所以在其他的眼里,江源依旧是 之前的那个丑八怪。

  可是徐薇却笑道,“江先生真是说笑,哪里丑了,江先生分明就很英俊啊。”

  听她这么一说,江源的心中,顿时就感觉有些无语。

  看来,只要是有钱,不管长成什么模样,在女人的目光中,就都是帅哥。

  “江先生?”

  见江源半天都不说话,徐薇又试探着朝着她凑近一点。

  此刻,徐薇的身体,都快要贴到江源的身上了。

  感受到她呼出来的热气,江源浑身都是一个激灵。

  虽然身为豪门少爷,可是那些年,江源从来都没有接近过女色。

  更不要说跟林若青结婚的这些年,更是连碰都没碰过她。

  忽然有女人凑过来,江源顿时就被吓了一跳,急忙站了起来,说,“行了,你赶紧去把江富叫过来,我还有事要找他。”

  看江源这模样,明显是对她没什么兴趣,徐薇心中也有些沮丧,只好站起来说,“江先生稍等,我马上就过去。”

  说着,徐薇便起身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见她走了,江源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坐下来吃饭。

  可是徐薇去了大半天,却还是不见人回来。

  江源都等得有些尿急了,只好先自己摸了出去,找到走廊尽头的卫生间,进去解决了一下。

  江源刚要从里面出来,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说话声。

  “真没想到,这个赵经理这么难缠。”

  “哼,反正我们谈不下来,那个林若青也别想讨到好处,这生意干脆黄了算了。”

  听见林若青的名字,江源也有些在意,赶紧快步走了出去。

  他这才看见,站在门口说话的,竟然就是林思思和张峰。

  两人一看见江源,也是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源也没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挑眉问,“你们刚才说若青怎么了?”

  “关你这个丑八怪什么事情?”林思思鄙夷地看着他,心中怒火滔天。

  只要一想到之前,他们两个居然把江源当成了富二代,林思思就感觉一阵恶心。

  张峰打量了江源两眼,便开口问,“我说你这个废物,该不会是在这里做服务员吧?”

  江源还没说话,就听见林思思冷冷一笑,鄙夷道,“既然你是这里的服务员,那正好,还不快来帮张峰把鞋给擦干净。”

  说着,张峰还有些挑衅似的提起了自己的鞋,放到江源的面前。

  不过江源只是看了一眼,就冷冷地说,“我不是这里的服务员,别拦着我。”

  “切,我想也是,这么高档的地方,还能让你这种垃圾来当服务员吗?”

  林思思有些不依不饶,又跑上去拉住他,大喊大叫起来,“我看你就是混进来的吧,你是不是想进来偷东西啊?”

  她的声音很大,很快,就有好几个包间的客人跑出来,看看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到这么多人,林思思更是高声说,“你们快来看啊,这就是我们林家的那个废物女婿,刚才想进来,在门口被保安给赶走了,居然偷偷溜进来了。”

  围观众人一听,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个丑八怪,究竟是什么人。

  “就是他啊,这个丑八怪可出名了。”

  “听说以前还是个乞丐,现在天天在家里吃软饭,真是有出息。”

  “居然让这种人混进来了,这家酒店的安保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

  众人对着江源指指点点,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大堂经理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赶紧上来问,“出什么事情了。”

  看到经理都来了,林思思赶紧跑上去说,“就是这个人,刚才在门口被保安拦住,现在竟然自己溜进来了。”

  大堂经理听了,脸顿时就黑了,上来说,“这位先生,我们的酒店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请您跟我离开。”

  虽然说话的时候,还算是客气,不过大堂经理看着他,也有些生气。

  毕竟,这样的闲杂人等混进来,倒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可是要担责任的。

  就算没出事,回头传出去了,也对酒店的名声不好。

  江源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我是到这里来吃饭的。”

  “你们看这个人啊,明明是偷跑进来的,居然还敢说是来这里吃饭的。”

  林思思顿时就提高了音调,阴阳怪气地喊了起来,“就你老婆给你的那点生活费,也够你在这种高档场所吃饭吗?”

  张峰直接站出来,说,“这种垃圾出现在这里,简直就是影响我们吃饭的心情,不把他赶走,我们以后可就再也不来吃饭了。”

  其实平日里,张峰也不会经常来这里吃饭,今天实在是为了谈生意,可是这么一说,反倒是把自己说成了常客。

  其他围观的人,这时候也纷纷点头,表达了对于江源的不满。

  大堂经理更是顶不住这样的压力,只好重新对江源说,“这位先生,请您不要惹事,再不跟我离开,大家都不好办。”

  “行吧,行吧。”江源摇了摇头,也懒得再跟他争辩什么。

  看着江源跟大堂经理离开,林思思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只要看到江源出丑,她心里就高兴得很,待会回去,她就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林若青知道,让她也跟着丢丢脸。

  江源跟着大堂经理到了电梯口,电梯门打开,江富和徐薇就正好从里面走出来。

  大堂经理见了,也急忙低下头,恭敬地喊了一句,“富老。”

  江富看到陈北阳,顿时就皱了皱眉,问,“这是怎么回事?”

  大堂经理忙说,“这人是偷偷溜进来的,我正要把他给带出去。”

  他有些紧张地看着江富,生怕会因为这件事情惹他生气。

  可是江富还没有说话,旁边的徐薇就已经大骂道,“胡闹,江先生是富老的贵客,你敢得罪江先生,是不想干了吗?”

  听她这么一说,大堂经理的脸,瞬间变得无比惨白,扭头朝着旁边的江源看去。

  此刻,他的心里,也是叫苦不迭。

  这江源要是什么贵客,怎么不早说啊,现在他得罪了富老的贵客,简直就是死罪啊。

  就在他慌张无措的时候,江富便黑着脸,说,“还不快滚,等着我送你吗?”

  “是,是,我马上滚。”大堂经理连连点头,也不敢反驳,转过身就跑出去好远。

  江富这才急忙走上来,冲着江源笑道,“小少爷,底下人不懂事,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吃饭吧。”

  江源点了点头,他生性淡然,这些年什么委屈都受过,自然也不会在意。

  徐薇在前面带路,江富正是侧着身子走在旁边,把江源给请进了房间里面。

  可是这时,在走廊走过的林思思忽然揉了揉眼睛,一脸惊讶地说,“我刚才是不是看错了,我怎么看到江源走进包间里面去了。”

  “不应当吧,他不是早就被赶走了?”张峰皱着眉问。

  林思思也有些想不通,正好看见大堂经理过来,便赶紧跑上去问,“刚才那个废物呢,被赶走了吗?”

>>>点此阅读《豪婿归来》<<<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