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总裁的天价娇妻》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的天价娇妻

作者:赵子俊、苏雨涵

主角:赵子俊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三年前,她替男友入狱,出来后惨遭背叛,又被亲生父亲及继母等人虐待,亲生母亲被赶出疗养院,在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他,他给她一切,宠她,护她,把她放在心尖,他说,你值得被更好的对待,仍谁都没有想到,扑克脸的大总裁谈起恋爱酸死人不偿命。

总裁的天价娇妻

《总裁的天价娇妻》免费试读

004章:他来了

今天是白矜矜出狱的日子。

刚走出监狱大门,烈日毫不留情的照在她脸上。

白矜矜下意识遮挡,她很不适应这种感觉,三年的监狱生活,差点没让她奔溃。

里面密不透风,全年不见天日,夜里鬼哭狼嚎……

光是一样,就能让她痛不堪言。

白矜矜苦笑了声,回头看了眼待了三年的地方,拦了辆车,向司机报了地址后,闭目养神的靠在后座。

她心里很忐忑,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小姐,到了。”司机的声音很冷,眼神厌恶,从监狱出来的女人能是什么好货色。

白矜矜回神,她瞥见了司机眼里的厌恶,苦笑了声,而后下车,朝着熟悉的方向走去,周围变了些模样。

她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别墅,比之前更加奢华、大气,这里是她和赵子俊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白矜矜心生出惧意,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她深吸了口气,手指微颤,试着输入之前的密码。

大门意外的开了,迎面扑来的香水味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是女香,味道诱人迷情,引人犯罪。

白矜矜浑身一冷,目光寻向楼梯处,那排女高跟鞋尤为显著。

她呼吸一窒,步子加快的走上了二楼。

难道……

白矜矜不敢深想。

她和赵子俊的房间近在咫尺,然,她却停下了脚步。

那道细微的动静传入了她的耳边。

声音越来越大,如挑衅般向她叫嚣,又似利剑插入了她的心脏,疼的她全身发颤,摇摇欲坠。

白矜矜犹如掉进了万丈深渊,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

她强撑着自已,缓缓的走到了门边。

明明只有几步之遥,她却似走了一个世纪。

透过门缝,她看到了害怕的一幕。

床上的男女肆无忌惮的纠缠,身子混为一体。

男的是她深爱了几年的赵子俊。

女的是她的好闺蜜苏雨涵。

他们……搞到了一起。

她既惊又愤怒,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她的泪无声无息的落下。

越是如此,那道声音越激烈,他们就像个无情的刽子手,一遍又一遍的凌迟她的心。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他们这么做对得起她吗?

三年前,赵子俊的公司面临上市。

偏偏在节骨眼前出了问题,公司被人举报偷税漏税。

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眼前。

警察上门前,赵子俊找到了白矜矜,苦求她替他承担所有罪责。

赵子俊可怜兮兮的模样让白矜矜很心疼。

她深爱着赵子俊。

如果赵子俊被警察带走了,公司将深陷丑闻,之前的努力也会付诸东流。

只是三年而已……

白矜矜咬咬牙答应了赵子俊。

赵子俊很高兴,当场承诺给她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等她出来后,他一定会娶她。

为了赵子俊,她心甘情愿的替他坐了三年的牢,她的人生也蒙上了污点。

这三年来,赵子俊一次也没来看过她。

而她的心里也从未有过怨言。

她一直都是深爱赵子俊的。

为了能够早一点见到赵子俊,她拼命的表现,吃了很多苦。

上头看在眼里,提前三个月放了她。

这次出狱,她谁也没告诉,就是想给赵子俊一个惊喜。

没想到,她却收到了这两人给她的“惊喜”。

白矜矜的心碎成了一地,她从未觉得如此失望透顶,甚至后悔……

三年……

他们做了多少对不起她的事?

呵……

想必那张床早已布满了他们的污秽,甚至整个别墅。

她觉得恶心,想吐!

房内的动静停了下来,两人的说话声传进了白苏苏的耳边。

“子俊,我们在一起都三年了,你什么时候给我个名份?”

“快了。”

“讨厌,那人家多委屈啊,无名无份的跟了你三年。”

白矜矜嗤笑,那她算什么?

她跟赵子俊在一起五年,又替他做了三年的牢,到头来得到了什么?

是背叛和伤害!

苏雨涵凭什么说这句话?

她的心很苦涩,这一瞬间,白矜矜很心疼自已。

她恨自已识人不清,足足被骗了三年,也葬送了她的人生。

有污点的员工,是不会有公司收留的。

赵子俊将苏雨涵搂入怀中:“宝贝,这句话说的有点过了,除了名份,我对你百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不就是一张纸的事情吗?在说了,全公司的人谁不知道你是我赵子俊的人!要不然,这样吧,等我们结婚那天,我把给白矜矜所得的股份全都送给你。”

苏雨涵眼前一亮,面露贪婪,神色激动,她是知道赵子俊为了安抚白矜矜替他入狱,把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都给了白矜矜。

为此,她嫉妒了好久,可白矜矜再傻,也不会将股份拱手让给她。

随即,苏雨涵撇了撇嘴,故作伤心,语气娇作:“我不信,白矜矜又不是傻子,她出来后,自然要拿走公司的股份,到时候,你就能跟她比翼双飞了,然后,把我一脚踢开。”

赵子俊大笑:“宝贝,你是不是傻了,我怎么会真的把公司股份给白矜矜,都是骗她的,再说,我怎么会看上做过牢的女人。”

倏然,白矜矜怔住,小脸惨白,四周的冷意朝她袭来,好似有双大手扼住了她的脖子,让她难以呼吸。

赵子俊……在骗她?

她从未想过股份的事是件阴谋,也未曾想过赵子俊会害她,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刀,刺入她的命脉。

她似乎看见了身上的血染红了地面。

这一刻,她的心彻底死去。

他们在一起五年,她自负的以为很了解赵子俊,以为他一直是爱她的。

以为三年后,他会给她一个家,一份忠贞不移的爱。

这仅仅只是她的以为。

现在,一切都成了泡沫。

她该醒了……

事实就是事实,难过也没用。

白矜矜吞下了所有的难过和委屈,

她要让赵子俊和苏雨涵付出代价。

凭什么她受到的委屈要打碎了往肚子咽。

凭什么她白白受了三年的牢狱之苦,却换得赵子俊这般狠心对待。

凭什么苏雨涵可以享受她的一切!

……

满腔的怒火将她点燃。

她眼眸猩红,失去了理智,随手拿起了旁边的利器冲进房。

她要杀了他们!

一道暗影夹杂着凉风略过了赵子俊的后背。

苏雨涵先发现了出现在房里的白矜矜。

此时的白矜矜,面目阴冷,好似厉鬼,再加上苏雨涵做了亏心事,一时之间分不清白矜矜是人还是鬼,吓的大叫,下意识的推开了赵子俊,躲到一旁。

与此同时,白矜矜手中的利器落到了赵子俊的后背,化出了血痕。

赵子俊疼的大叫,五官扭曲,发现了身后的白矜矜。

他如同见了鬼,双脚不受控制退后了几步,甚至忘记了后背的伤。

白矜矜怎么出来了?

“子俊,她想杀了你!赶紧弄死她!”苏雨涵先反应了过来,指着白矜矜,朝赵子俊大喊。

只有白矜矜死了,她才能安心的当上赵家少奶奶!

赵子俊回神,后背上的刺痛感让他心颤,他信了苏雨涵的话,一把夺走了白矜矜手中的利器。

利器上的血迹,倏然点燃了赵子俊的怒火。

贱人,竟然伤他!

白矜矜看到了赵子俊眼里的杀意,理智被拉回了几分,她有些后悔了,以她的力量根本不能与赵子俊对抗。

她立即掉头就走,苏雨涵又岂会轻易的放过白矜矜,抢先拦住了白矜矜的去路。

恐怕白矜矜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情,那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反正,赵子俊是向着她的。

“矜矜,真没想到你提前出狱了!原本,我们还打算等你出狱后,好好补偿你!没想到你心思歹毒,竟然对子俊下狠手,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苏雨涵的速度很快,她刚说完,巴掌就落到了白矜矜的脸上。

白矜矜的小脸被打出了道红印子,火辣辣的痛感遍布了她整张脸。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腹部处猛地被人踢了脚。

白矜矜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她的脑袋砸到了后面的墙上,洁白的墙面染上了殷红的血迹。

双重的痛感直逼白矜矜喊出了声,她好疼,全身好似被四分五裂,痛意一次比一次猛烈。

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狗男女,恨意弥漫了她的双眼,恨不得将这两人千刀万剐。

“怎么?你不甘心?别忘了,这可是你自愿替我做牢的,在说了,当时,我也没真的承诺给你股份,也只是说说而已,谁让你傻,相信了。”

赵子俊看着白矜矜的惨样,心里的怒意得到了发泄,半蹲在她的面前,语气凉薄。

“无耻!赵子俊,你不得好死!”

白矜矜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朝着赵子俊撕喊。

“我不得好死?”赵子俊的脸直接黑了,大手扼住了白矜矜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提起:“白矜矜,不要惹怒我!我有千百种弄死你的法子!”

赵子俊下足了手劲。

白矜矜的面色很快变得乌青暗紫,她呜呜的喊出了声,眼角的泪被逼了出来,落在了赵子俊的手上。

赵子俊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嫌弃的将白矜矜甩开。

这个女人是脏的!

苏雨涵暗暗偷笑,故作好心的将白矜矜扶起:“矜矜啊,好歹我们也是姐妹,你给我们磕几个响头,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如何?”

呵呵……

白矜矜看向苏雨涵,虚弱的冷笑:“做梦!”

而后,吐沫星子啐到了苏雨涵的脸上。

“啊!”苏雨涵发狂的尖叫,白矜矜居然将肮脏的东西吐到了她的脸上!

她受到了刺激,恶毒的抓着白矜矜的头发,朝着身后的墙砸去。

房间里回荡着骇人的撞击声。

白矜矜被撞的双眼发懵,没了反抗的能力,她的意识越来越薄弱,洁白的墙面渐渐得被白矜矜的鲜血染红。

触目惊心……

苏雨涵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赵子俊只好上前阻止苏雨涵,他并不想因为白矜矜一条贱命而惹上官司。

“雨涵,够了!”

随后,奄奄一息的白矜矜被两人无情的扔出了赵家。

不远处的黑车摇下了车窗,男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漆黑如墨的眼眸淬上了猩红的血色,全身散发出了骇人的气场。

片刻,昏迷在地的白矜矜被人带走。

……

几日后。

白矜矜醒来,刺鼻的药水味让她微微拧眉。

她还没来得及适应周围的环境,耳边却传来了一道熟悉且讽刺的声音:“哟,舍得醒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死了呢!”

是她的继母,梁任芳。

白矜矜强忍着身上的痛楚,压住心里的难过,苦笑道:“阿姨,您可以不要这么说吗?”

“白矜矜,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教训我妈,要不是我们来医院看你,你现在还是条没人要的狗!”

白婉如嚣张的从沙发站起,冲到了白矜矜的面前,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恶狠狠的甩到了地上,踩几脚,洁白的被单上印着几道脚印。

白矜矜这个贱人真是好命,居然被有钱人送到了医院,还住在了高级VIP病房,她向护士打听过了,一晚就得好几万。

白严森盯着白矜矜看了几秒,眼神复杂,白矜矜的事,他们都知道了。

前几天,他们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知道白矜矜住院的事。

第一时间,他并没有询问白矜矜的病情,而是立马给赵子俊打了电话,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谁知道赵子俊竟然告诉他们,白矜矜跟他没有关系,什么股份的都是假的。

白严森一听,差点没气死,敢情他们这么多年在范雨珍身上付出的钱,全都打水漂了?

白严森等人并不甘心,所以才匆匆赶到医院,守着白矜矜,讨要钱财。

“矜矜,你跟子俊是怎么回事?”

白严森无视白矜矜脸上的惨白和一身的伤痕,直接开口,他只关心得到的利益。

白矜矜身形一颤,想到了那日赵子俊和苏雨涵对她下得狠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的痛意又重了几分。

赵子俊是真的想要她死。

“爸,别提他了好吗?”这是她唯一的乞求。

白严森却以为白矜矜不想偿还他们这几年在范雨珍身上花的钱,脸色立马变了。

“矜矜,你是什么意思?你别忘记了,这些年,都是我们在给你妈花钱!你想不认账?另外,你妈的费用,你自已想办法吧!”

白严森的语气咄咄逼人,当着白矜矜的面,拿出了一张欠条,逼迫她签字。

白矜矜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白严森,眼眶微热,强忍着泪水:“爸,您怎么能断了妈妈的费用!那也曾是您的妻子,您知道我现在没办法……”

白严森最困难的时期都是由范雨珍一路陪伴过来的,范雨珍在白严森的身上付出了很多,后来,白严森有钱后,就一脚踹开了得病的范雨珍,取得年轻貌美的梁任芳。

“闭嘴!白矜矜,我看你就是不想还钱,什么妻子,我妈才是爸爸唯一的妻子。”白婉如懒得听白矜矜废话,什么没办法都是假的,白矜矜可以去卖啊,不就有钱了吗!

白婉如不顾白矜矜身上的伤痛,直接按着她的手在欠条上签了字。

“爸妈,我们走吧,别被白矜矜传了病气,反正她已经签字了。”

“恩。”

白矜矜看着他们三人离去的背影,心头既苦涩又难过,没想到亲生父亲也对她落井下石。

她的泪落了下来,如滚烫的礁石,在肌肤上落了痕迹,她的心口又多了道伤痕。

范雨珍被停了费用,疗养院那边是不会继续让范雨珍住下去的,一想到这,白矜矜没了心思呆在医院,她拔掉了手上的针管,强撑着身子,离开了医院。

她走后没多久,一辆黑色的车子从暗处开出。

“先生,要跟上去吗?”

司机请示后座的男人。

男人一言不发,神情冷漠的盯着白矜矜摇摇欲坠的背影,眸色暗涌。

司机悻悻的闭上了嘴,耳边却传来道阴冷的男声:“跟上。”

……

安阳疗养院。

这是范雨珍躺了五年的地方。

这些年,她们母女过的并不好,一直都是白矜矜一人在咬牙扛着,一边照顾范雨珍,一边还要讨好赵子俊的母亲:许丽华。

只可惜她始终都是吃力不讨好,许丽华不喜她,明里暗地的挤兑她。

那时的她,身心全陷在赵子俊的身上,任劳任怨,苦苦忍受各种折磨、刁难。

现在想起来,真像个笑话。

白矜矜深吸了口气,调整好了情绪,走进了疗养院,她不能让妈妈看到她这副模样。

“动作快点,一会这房还得重新住人,别让其他的家属有意见!”

她刚走到的病房门口,就听到了护士们的说话声。

病房里的东西也被人扔了出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白矜矜生气的抓着一名护士的衣服阻拦。

就算是妈妈被停了医药费,疗养院也不该这么快赶人。

护士眉头微皱,推了一把弱不禁风的白矜矜:“你没长眼吗?我们在工作,别妨碍我们。”

白矜矜做了三年的牢,护士自然是不记得她的,只当白矜矜是路过好管闲事的人。

护士朝病房喊了声:“快,还有病床上的人也一同扔出来,一定要收拾干净。”

护士说话一点也不顾忌有外人在场。

“你们敢!”白矜矜急了,冲进了病房,护住了范雨珍。

范雨珍的病情很严重,经受不了闹腾。

护士的脸立马黑了,没想到白矜矜会闹事,立马喊来了保安,将白矜矜连同范雨珍扔出了病房。

“求求你们,在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我会拿到钱的,我妈妈不能断了疗养。”

白矜矜抓着护士的手,苦苦乞求,她身上的伤口,有些已经裂开了,甚至流出了血。

护士一听,才知道白矜矜的身份,冷着脸,一副没的商量的模样:“你什么时候拿到钱了,在说。”

她的乞求并没有得到护士的同情,相反,却是得到了残酷的现实,没钱,就得认命!

护士没在搭理她,直接关上病房的门离开了。

范雨珍的脸色并不好,越来越憔悴,嘴唇干枯的裂开了,身上几乎没有一点肉,老态越来越明显。

白矜矜心疼的抱紧范雨珍,心里很内疚,都怪她没用,才会让妈妈落的凄惨的下场。

“妈妈,你等等我,我一定会拿到钱的。”

白矜矜委托了疗养院的看门大叔,帮忙照看范雨珍,并承诺一定会给看门大叔好处,范雨珍才暂时得到了安置。

时间不等人,白矜矜出了疗养院,直接拦了辆车去了赵家。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她是不会求着那对狗男女的。

夜幕降临,白矜矜回到了赵家。

她心里的仇恨如海啸般冲涌出,如有一日,她有能力了,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许久,白矜矜的脸上恢复了平静,她按下门铃,垂下了脸,细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眸里的恨意,双手握紧。

无论等会迎接她的是什么,她都会一一承受。

她彻底的将尊严遗弃了。

大门打开了,出现在白矜矜面前的人却不是他们。

“白矜矜?”许丽华看了白矜矜许久,才认出。

“是,我是来……”

许丽华的脸色随即大变,当场扭打白矜矜:“好啊,你还有脸来,看我不打死你。”

她专往白矜矜受伤的地方下手,动作阴狠,恨不得将白矜矜给扒皮。

贱东西!

居然敢动手伤了她的儿子。

昨天,她回到家后,赵子俊等人就将白苏苏出手伤人的事情告诉了许丽华。

她正愁没机会折磨白矜矜,没想到白矜矜却主动上门了。

白矜矜压根抵挡不住许丽华的野蛮,身上挨了很多打,她死死咬住嘴唇,忍受许丽华的拳打脚踢。

她不会在这些人的面前掉下一滴眼泪。

越是这样,许丽华心里越扭曲,这个贱东西凭什么一副傲骨的样子!

做过牢的女人就该向她跪地求饶,像是狗一样。

许丽华打累了,将毒手伸向了白矜矜身上的衣服,她要让白矜矜变成最贱的人。

“快来看啊,这里有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关着身子勾引男人。”

“不,不要。”

白矜矜彻底慌了,她没想到许丽华会这么狠毒,打了她不够,还想要毁了她的名声。

白矜矜拼命的护住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

许丽华又怎么会让白矜矜如意,一手撕扯着白矜矜的头发,一手扒着白矜矜的衣服。

丝丝的凉意如鬼魅般贴近了白矜矜。

不……

白矜矜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泪如洪水般涌出。

她恨他们,这些人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啊!”

一道惨叫声传进了白矜矜的耳边,接着她整个人被双大手给抱起。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沁入了她的鼻腔。

白矜矜猛地睁开眼,对上了一双淡漠且骇人的眼眸。

这张脸冷若冰霜,让人望而生畏,好似站在云端上的主宰者,能够掌控他人的生死。

是绝美的,也是高不可攀的。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眼前?

“你们是谁?”

许丽华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和保镖。

竟敢坏了她的好事。

男人连看都不看许丽华,直接抱着白矜矜走了,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保镖。

男人走后,许丽华凄惨的哀嚎声回荡在整个赵家。

白矜矜的身上有多少道伤,许丽华的身上就会多出一倍。

也许是因为男人身上强大的气息,让白矜矜有些受不了,再加上她有伤在身,直接晕了过去。

男人面无表情的脸微不可察的有了变化,似无奈。

……

雷霆风居。

医生们提心吊胆的为白矜矜检查身体,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的身后站在一尊大佛。

房间里的气氛极其压抑。

男人冷冷的盯着上下忙碌的医院,面目阴沉的吓人,整个雷霆风居都笼罩在了乌云下,随时面临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就连一直服侍男人多年的管家权叔也不敢说话,心里却起了好奇。

少爷居然带了个女人回家。

“如何?”男人淡漠的面容有些了不耐烦。

医生们犹如惊弓之鸟,立即转身面对男人,将白矜矜的情况一一汇报给男人。

眼前这尊大佛可是江城的王,惹不得。

男人越听,脸上的神色越阴沉,医生们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甚至冒出了冷汗。

他们是覆家所属的私人医生,却是头一次遭受这等压力。

看来,床上的女人对覆少不一般。

医生们做好了要被男人惩罚的准备,没想到却听到了一句:下去。

医生们舒了口气,麻溜的带着东西离开了房间。

“你也下去。”

权叔恭敬的点头,退出了房间。

男人坐到了床边,目光紧盯白矜矜,这张小脸,依旧没变,如记忆中美好……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手,靠近白矜矜的脸时,却缩了回来。

江城的王居然会有害怕的时候!

……

翌日。

阳光透过窗子伴随着清凉的风拂到了白矜矜的脸上。

经过一夜的休养,在加上医生们用了最好的药,白矜矜很快苏醒。

房内的布置非常奢华、高调,直接彰显了主人的高高在上的地位。

白矜矜怔了下,脑子里出现了张陌生男人的面孔。

那人救了她?还将她带回家了?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道温和的女声传进了白矜矜的耳边。

白矜矜下意识的应了声,门外的人听到回答,推开门走进了房。

来人是王嫂,在覆家多年,受男人的命令前来照顾白矜矜。

王嫂简单的介绍了自已。

白矜矜眼里带着谨慎,道了谢,正要起身,王嫂却一脸惊恐的拦住了她:“小姐,不可。”

王嫂看出了白矜矜眼里的防备,立即解释:“小姐,我对您没有恶意,您是少爷最尊贵的客人,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不敢轻待”

少爷?

是那人吗?

白矜矜提出了要见男人的要求,王嫂没有拒绝,答应了,扶着她下楼。

白矜矜心里有些便扭,她并不习惯有人伺候,但又拗不过王嫂。

楼梯呈盘旋状一路延伸到大厅,两侧的扶手均雕刻着威严的巨龙,每个细节极为严格,不容马虎,将巨龙的气势雕刻的羽羽如生。

白矜矜犹如进入了严森诡异的宫殿,每一步都带着小心。

她刚下大厅,就看到了昨日救她的男人。

男人正在用餐,一举一动都流露出了极好的教养。像教科书般的动作,又多了份赏心悦目的韵味。

她跟随着王嫂走到了男人的面前,男人的目光看向了她。

带着威严、冷傲。

“坐。”

白矜矜嘴唇微缩,低下头,有些不自然的坐到了离男人最远的位置。

男人比监狱所受到的那些折磨还可怕!

这是白矜矜心里的第一印象。

“我不吃人。”男人幽幽的飘出了句。

白矜矜身子一颤,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挪位的意思。

可她害怕啊!

男人眼眸闪过一丝无奈,随即恢复了冷淡的神情,坐到了白矜矜的旁边,伸出手将白矜矜整个人禁锢在他的范围。

“我说了,不吃人。”

他盯着白矜矜,再次重复刚才的话。

白矜矜听出了男人语气里的不满,吓的瑟瑟发抖,甚至忘记了之前所受到的折磨,更忘记了她是谁。

男人身上的气息不断的回荡在她的鼻尖,让她有些飘忽,好似在梦中。

不知是幻听,还是现实,白矜矜的耳边传来了男人细微的叹息声。

男人竟然放过了她,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权叔手里拿着一叠文件走到男人的跟前:“少爷,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白矜矜偷偷的撇了眼男人,又迅速的收回视线。

男人正好看到了她的小动作,面摊脸竟有了一丝笑意。

权叔差点惊得掉了下巴,有生之年啊!竟然看到少爷笑了。

“给她。”

权叔点头,走到了白矜矜的面前,语气恭敬的将文件递给了她:“白小姐,这是少爷跟你签订了契约,您可以看看。”

契约?

白矜矜疑惑的看向了权叔,难不成是医药费?可男人不像是这么小气的人。

权叔笑了笑,向白矜矜详细的说明了一番。

她算是听懂了。

大致的意思就是帮她报复那对狗男女,拿回她该拿的东西。

唯一条件:她必须成为男人的附属品。

她有点看不懂……

怎么算,都是她最有利。

她……并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的男人企图的。

图脸蛋?

她觉得不太可能,像这样的男人,要怎么样的女人没有,更何况,她还做过牢。

而且,男人竟然知道她的事情!

白矜矜心里起了波澜,抬眸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他为什么帮她?

>>>点此阅读《总裁的天价娇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