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主人公叫李芳芳范哥的小说《都市无敌战兵》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无敌战兵

作者:李芳芳、范哥

主角:李芳芳

类型:都市情感

简介:枪王之王任务失败回归都市,然而,等待他的却是相恋八年女友的背叛、同学的奚落,甚至,就连保安都瞧他不起……峰哥的脸也是你们这群人打的起的?

都市无敌战兵

《都市无敌战兵》免费试读

第4章 笑的比哭难看

“嘿嘿,芳芳妹妹,男人不坏,哪里会有女人爱?难不成你还指望范哥和你那个男朋友一样,守着你好几年,都不碰你吗?”

“范哥,没事儿提他干嘛?!”

站在原本的出租屋门前,秦峰目瞪口呆的听着房间内传出的声音,那女人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他女朋友李芳芳的声音!

秦峰只感觉脑中仿佛是烈性TNT炸药爆炸了一般,嗡嗡作响。

他和李芳芳的感情整整持续了八年,这八年,正是秦峰的从戎生涯,他每个月得到的津贴、每次任务完成后的奖金,除了自己买烟买酒的零花钱以外,全都给了李芳芳,毕竟,李芳芳和孤儿出身的秦峰不同,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一个还在上学的弟弟。

可以说,这八年以来,是秦峰在养着李芳芳一家!

哪怕他得到的那些钱,都是通过完成极度危险的任务换来的,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过怨言。

因为,在他的心中,早就将李芳芳一家当作了自己的家人!

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绿了我?

你他么对得起我吗?

秦峰再也忍不了了,一脚踹在了房门上,走了进去。

破门声将床上做着好事的男女吓了一跳。

李芳芳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慌忙的扯过一边的被子,盖在了自己的娇躯之上。

当她看到来人是秦峰之后,不由得神色一怔。

“秦……秦峰?你不是应该在……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应该回来吗?你跟我打电话时,不是说要等我?结果,你就是这么等我的?”秦峰随手将行李包扔在了地上,冷冷的说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做梦都想不到,那个每个月跟自己打电话要钱时,口口声声说非自己不嫁,山盟海誓的女朋友,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这他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我当是谁,原来是秦峰回来了啊!呵呵!”

和李芳芳剧烈运动的男子撇嘴笑道,言语之间,满是不屑。

碰见了自己和李芳芳的好事就碰见了,你秦峰又能怎么样?

谁让你去从戎了?谁让你家中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自己不碰了?

你不玩,老子就帮你玩了!老子不仅玩了,还玩的很爽!老子玩你女朋友,那是看得起你!

回想起李芳芳在床上的各种表现,范文心中火烧火燎的,恨不得当着秦峰的面,就和李芳芳大战三百回合!

这名男子,秦峰也认识,他叫范文,是这一片出了名的恶霸,在秦峰从戎之前,就和他有过多次的争执,他是典型的地痞无赖,秦峰还记得,李芳芳的父亲,很早之前还被范文打进过医院!幸亏当时警察来的及时,要不然,都会闹出人命。

“好吧,秦峰,既然你都已经看见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你了!”李芳芳坦然说道:“其实,我和范哥已经好了很久了,只不过,你一直在服役,我不想让你分心,这才没有告诉你。”

出轨能怨得了自己吗?八年来,二人在一起的时间用双手就能数的过来,自己一个弱女子,要是不找一个依靠,怎么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生存?

范文对着秦峰说道:“反正你都回来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了,出去吧,等范爷我玩够了,你再进来玩。”

“哎呀,范哥,你说什么呢!”范文的话立马惹来了李芳芳的一阵娇嗔。

秦峰双眼中愤怒的火焰几乎要抑制不住的迸发出来。

“你放心,我和这个小贱货只是玩玩而已,她还是你的,我不跟你抢,只不过,以后的日子里,我可能还要继续跟她玩,看看,这胸,这腿,啧啧啧,范爷我可狠不下心来和她断了来往。”

“呼!”

秦峰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浊气,愤怒的他很想当场宰了这对狗男女,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有些尴尬,绝对不能惹出事情,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看到秦峰站在这里不走,范文的脸色也冰冷了下来,“怎么?你还不满意?行!”

范文翻身下床,开始穿戴自己的衣物,“念在你远道回来的份上,范爷我今天就行行好,让你先玩,我在门外等你,这下总行了吧?至于你打扰了范爷雅兴的事情,范爷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要记住,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

眼前这个范文,居然告诉自己下不为例?

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样一份侮辱?

“秦峰,你先去门口等一下怎么了?我都不介意被你看,你还矫情什么?”

李芳芳翻了个白眼,不屑的开口道。

人家范文可是这一片远近闻名的“社会人”,而你秦峰,说白了只是一个臭当兵的,人家已经不跟你计较,并且把自己还给你了,以后自己还是你名义上的女朋友,你还想怎么样?

给脸不要脸了吧?

听到李芳芳的话,秦峰突然笑了起来,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生气,本身就是一件不值得的事情。

至于这些年来给李芳芳的那些钱,算了,就当是自己对这份爱的回报吧!

想到这里,秦峰提起了地上的上行李包,转身就走。

范文和李芳芳对视了一眼,他们又岂能看不出来,秦峰这是打算一去不复返?

“等等!”

李芳芳开口叫住了秦峰。

秦峰转过头,皱眉问道:“你还有事?”

“嗯,算算时间,你们这个月的津贴应该发下来了吧?你是给我转账还是现金?”

“嗯?你居然还有脸管我要钱?”

“废什么话?”范文怒不可遏的说道:“现在、立刻、马上,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要不然,你可走不出这间房子!”

“没错,就算是分手,你也应该给我一笔分手费!”

床上的李芳芳立马帮腔道。

要知道,和秦峰保持恋爱关系的八年时间内,秦峰给她的钱,可是她一家老小最主要的生活来源之一,当然,范文也从中占了不少好处!

别看秦峰只是一名战士,但是他执行的却都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任务,相应的,分配给他的补助和津贴,金额巨大!

这八年以来,秦峰打给她的钱财,更是一笔天文数字!

这也是她有意隐瞒秦峰自己和范文关系的原因。

至于她之前说的,不想让在部队的秦峰分心,见鬼去吧!只要秦峰把钱按时打到自己的账户上,谁他么在乎他的死活啊!

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再敲秦峰一笔!

秦峰怒极反笑,他看着范文问道:“你刚才说,如果我不给你们钱,我就走不出这间房子,我想问问你,你打算怎么让我走不出这间房子啊?”

范文冷哼了一声,接着,他就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把匕首,拿在手里掂了掂,“怎么?你以为你去当了几年兵,你就不是你了?信不信范爷给你放放血?”

“秦峰,你别不知好歹,范哥可是这附近的金牌打手!要对付你,简直易如反掌!”李芳芳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讥讽,“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乖乖的把钱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要么,就是被范爷狂揍一顿,然后再交出钱,你自己选择吧!”

“金牌打手吗?”秦峰对着范文勾了勾手指,“金牌打手,如果你不介意去医院躺几天的话,你可以上来试试!”

“你他么的!”范文眼中凶光毕露,手中的匕首恶狠狠的向秦峰的小腹处刺去。

让自己去医院躺几天?

你他么脑子有泡吧?

也不去这周围打听打听,谁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就在这时,秦峰动了。

硕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向范文持刀的手腕。

“砰!”

“咔嚓!”

清脆到刺耳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秦峰动手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范文根本就没有看到秦峰出手。

匕首掉落在地上,范文张着大嘴蹲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李芳芳有些懵。

范文更是懵,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手腕怎么好端端的这么疼?难道是这个秦峰会什么妖法不成?

“金牌打手?老子就先废了你的手!”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秦峰就一再的隐忍,可是,这一对狗男女却一再的得寸进尺,绿了自己不说,居然还想要敲诈自己!

别说自己现在已经没了收入来源,就算自己是腰缠万贯的富豪,也不可能给他们这笔钱!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管你是金牌打手还是银牌二踢脚,在老子的面前,统统都是垃圾!

“啊!”

范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飘荡在房间附近,他的另一只手,也没能幸免于难。

既然你是金牌打手,怎么可能只废了你的一只手呢?

床上的李芳芳看到这一幕,整个身体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之前她印象中的秦峰,一直是一个温顺的人,像今天如此残暴,还是第一次见!

这还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秦峰吗?

做完这一切,秦峰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已经瘫软在地的范文,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弧度。

“记住,不要因为老子是一个当兵的人,就觉得老子好欺负,哥,是你们欺负不起的存在!”

秦峰离开了出租屋,走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不由得一阵迷茫。

世界这么大,哪里才是自己的安身之处?

曾经,他以为那个秘密的驻地是他的家,可是到头来,那里却成为了他的噩梦……

曾经,他以为那个出租屋是他的家,可是最后却发现,自己的八年的青春和金钱,却是喂了狗!

秦峰本想从裤兜中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可是,却掏出了一块玲珑剔透的玉观音挂坠。

当秦峰看到这块玉观音挂坠的那一刻,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

这块挂坠,仿佛又把他带回到了那个炮火连天的战场。

“峰哥,帮我照顾好我的妹妹……”

这是秦峰戎马八年最好的兄弟,张柱临终前最后的一句话,张柱,同时也是秦峰的观察员。

而秦峰,在龙国,甚至是在国际上,都有着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枪王之王”。

曾经,秦峰以这个称号为荣。

现在,这个称号只能让他感到压抑、沮丧、耻辱。

因为,他是一个亲手“射杀”自己观察员的“枪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秦峰走出驻地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心中发誓,“此生,不再碰枪!”

而那块挂坠,正是张柱交给秦峰的,那是张柱去年生日,他妹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秦峰紧紧的攥着挂坠,低声自语道:“兄弟,你放心,你不能完成的事情,让我来帮你完成!”

行人匆匆,没人发现,秦峰的脸庞,早已流满了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臭娘们,赶紧给老子开门,老子知道你在里面!”

这座城市贫民区的一处破旧房屋外,站着足足七八个彪形大汉,他们身上描龙画凤,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

房门内,一名娇弱的女子脸色苍白,显然,她被这幅情景吓得不轻。

“张沁熙,你别以为你不吭声我们就不知道你在家了!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可就硬闯了,就你家的这张破门,老子一脚就能踹个稀碎!”

“啊!别!”张沁熙惊叫了一声。

她现在的经济状况,就连吃饭都是问题,真要是家门被人踹坏了,那自己可就要家门大开了!

张沁熙战战兢兢的将房门打开,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众大汉。

“一边站着去!”

为首的那名大汉粗鲁的推了张沁熙一把,一众人便走进了房间。

“说吧,什么时候能还钱?”

“我……我现在实在是没钱,要不……您再宽限我几天,我一定会把钱凑齐还上的!”

“再宽限你几天?门都没有!”

大汉瞪着一双牛眼,气愤的说道:“张沁熙,别说我牛哥不讲情面,当初咱们签订借贷协议的时候,白纸黑字写的可是很清楚,这个月的十五号还钱,可是你看看,现在已经月底了!你还要再宽限几天,怎么着?你是不是打算赖账?”

“没有没有,牛哥,我现在是真的没钱啊。”

“没钱?你们夜色酒吧不是已经发了这个月的工资了吗?你的工资呢?”

“我……我的工资给我父亲交住院费了啊!”

“妈的!”牛哥咒骂了一句,“有钱给你的死鬼老爹交钱看病,却没钱还老子的钱?你当老子的借贷公司是慈善机构吗?”

“牛哥,跟她废什么话?咱们看看她家里有什么值钱的,直接拿走就是了!”

一名马仔提议道。

闻言,牛哥神色一怔,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屋内的破旧陈设,嘴角抽搐了起来。

“啪!”

“哎呀!”马仔捂着自己的脑袋,幽怨的问道:“牛哥,您打我干嘛?”

“打你?打死你老子都不解恨,你他么也不看看,这房间里面有一件值钱的东西吗?知道她欠老子多少钱吗?整整三十万,别说这房间里的东西了,就算是把这房子卖了,也他么不够还老子账的啊!”

“那个……牛哥……”张沁熙弱弱的开口,“这个房子是我租的……不能卖……”

“我他么!”牛哥只感觉心中一阵翻江倒海,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你这丫头不打击我一下是活不下去了吗?

张沁熙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不太合时宜,往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看着牛哥。

突然,牛哥眼前一亮,“你这丫头长得这么水灵,还愁筹不到钱?”

“嘿嘿!”

听到牛哥这句话,几名马仔均是露出了yin荡的笑容。

很明显,他们都明白了牛哥的意思,看向张沁熙的目光,也变得暧昧无比。

牛哥提议道:“这样吧,一会儿我就去跟你们酒吧的经理说一声,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出去卖,我相信,以你的姿色,用不了几天,你就能凑够要还给我的钱了!”

“不要!牛哥,我……”

还不等张沁熙说完,牛哥就挥挥手,打断了她,“这样吧,你刚才不是说,要我宽限你几天吗?牛哥我也不欺负你,你陪我玩一次,我就给你往后延三天的时间,怎么样?”

“不!不要!”

“臭娘们儿!给脸不要脸!”牛哥勃然大怒,抬手一记耳光,恶狠狠的扇在了张沁熙的脸颊之上。

“啊!”张沁熙被打的摔倒在地,嘴角处流淌出鲜红的血液。

牛哥大步向前,一把抓住了张沁熙的头发,“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一个在酒吧工作的女人,装什么清纯?能伺候牛哥,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张沁熙倔强的说道:“我在酒吧工作,完全是因为那里的工资高,能够给我父亲治病!我不是那种女人!”

“哎呀,你就别犟嘴了!”

“就是,没准把我们牛哥伺候舒服了,那三十万不用你还了也说不准!”

“跟我们牛哥玩玩,你不亏,全冰城有多少想追我们牛哥的姑娘,我们牛哥都不正眼看她们!”

一众马仔纷纷起哄道。

“哈哈!听到了没?来,陪牛哥玩玩!”

一想到即将要和这个清纯漂亮的小美人共赴巫山,牛哥的心中就一阵暗爽。

张沁熙死命的挣扎着,奈何,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里会是身强体壮的牛哥的对手,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

终于,张沁熙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上,尽是委屈的泪水。

凭什么?老天爷凭什么对待自己?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就在张沁熙感叹命运不公的时候,一声巨响传来。

砰!

接着,张沁熙就感觉到似乎有一些木屑和尘土飞扬开来,而原本在她头上的那股大力,更是顷刻间消失不见!

她茫然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突兀出现的男人。

男人一身藏青色的外套,稀疏的胡碴,略显瘦弱的身材,面色含霜,看起来带着几分颓废,但是,这依旧不能遮掩他眼中那锋利的光芒。

男人一只手提着一个硕大的旅行包,另一只手,拿着仅剩一条腿的椅子,冷冷的盯着牛哥。

再看牛哥,双手捂着额头,从他的指缝出,还在冒着涓涓的血迹。

牛哥一脸的不可思议,傻傻的看着秦峰,没有缓过神。

就连一众马仔,看向秦峰的眼神中也都是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走进房间的!

仿佛,秦峰就是从天而降的一般!

行如鬼魅,动若雷霆!

“你他么敢动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牛哥站起身,大声的咆哮着。

闻言,秦峰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弧度。

“我管你是谁,敢欺负我秦峰的妹妹,老子就要你脱一层皮!”

“秦峰?你是秦峰哥?”张沁熙立马激动了起来,虽然她和秦峰素未谋面,但是,“秦峰”这两个字,她却再熟悉不过,那可是每次和哥哥通电话时,哥哥提及最多的人啊!

“你他么的,给我上,废了他!”

一众马仔一拥而上。

砰砰砰!

秦峰毫无惧色,欣然应战,拳脚捭阖之下,军体拳招招不绝,犹似行云流水一般,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众大汉就只有牛哥一人还是站着的了。

牛哥身体轻微一颤,额头留下几滴冷汗,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什么傻子,轻而易举的干倒自己六名兄弟,又岂能是泛泛之辈?

“你是谁?”牛哥死死的盯着秦峰,瞳孔欲裂。

场中的气氛陡然安静下来,压抑的令人无法呼吸。

“我是你爸爸……”秦峰双手抱胸,眼皮微挑。

藐视,蔑视,那是一种不屑,那眼神好像再看一只弱小的可怜虫。

牛哥脸上横肉抖动,脸色通红,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刺向秦枫的咽喉,怒吼道:“老子弄死你。”

短刀散发寒光,刺到秦枫咽喉……

秦峰冷冷的看着牛哥,身形未动,轻轻抬手扣住牛哥的手腕,双眼微眯:“刚才,你就是用这只手碰我妹妹的吧?”

秦峰的声音,在牛哥的耳中,已经不能算是人声了,仿佛是地狱恶魔传来的声音,震颤着他的心灵。

而牛哥带来的一众小弟,浑身瘫软的看着宛如魔王一般的秦峰,大气都不敢出。

“咔……”

下一秒,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牛哥的手臂被秦峰硬生生拧断,骨刺刺穿皮肤,鲜血滴落。

叮当……

短刀掉落在地面,令在场所有人内心一颤。

秦枫俯瞰躺在地上惨叫的牛哥,向前迈出一步。

“秦峰哥,还是算了吧!”张沁熙有些害怕,牛哥是什么身份,她是知道的,在这冰城中,也算是一名狠角色,要不然,寻常人也开不起来那么大的借贷公司,惹了他们,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能算了!他欺负谁都行,就是不能欺负你!”

秦峰的双眼散发着滔天的寒意,就连这房间内的温度,瞬间都因此而骤降了一些。

此时,秦峰的思想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很是玄妙的境地,他的心中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有的,就是好好折磨一下这个牛哥!

秦峰这次回来,已经没有亲人了!

曾几何时,能够支撑秦峰的,就是他的前女友李芳芳了,可是,现如今连李芳芳都背叛了自己。

大千世界中,能够算得上自己亲人的,也就只有张沁熙了!

张沁熙,是张柱的妹妹,更是他秦峰的妹妹!

谁欺负她,不死也得给我脱层皮!

哪怕之前范文和李芳芳那对狗男女践踏他的尊严,秦峰都没有如此的愤怒,但想要践踏自己妹妹的尊严,那就不行!

践踏之前,要先问问自己的拳头允许不允许!

“哥,我怕。”

正是张沁熙的这一句话,令秦峰的眼神恢复了些许的清明,与此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下来。

牛哥的眼珠转了转,他何尝看不出来张沁熙在秦峰心中的地位?立马开口道:“张沁熙,对不起,我错了,你求求你哥哥放过我,只要你哥哥肯放过我,你欠我的钱,愿意拖到什么时候,就拖到什么时候,我绝对不会再骚扰你,怎么样?”

“你说真的?”

“真的,我发誓!只要你们今天放过我,那笔钱不还了都行!”

牛哥都快哭出来了,他是爱钱不假,但是,那是在他有命花的前提下。

“秦峰哥……”

“呼!”秦峰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你欠他钱?”

“嗯!”张沁熙点点头。

“欠了多少?”

“之前为了给我父亲动手术,借了他们公司二十五万,手术的费用实在太贵了,我哥哥汇给我们的钱,都交了手术费也不够,我迫不得已,只好找借贷公司,可是谁知道,这才过去了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已经涨到了三十万。”

秦峰瞥了牛哥一眼,“是这样吗?”

“大哥……什么钱不钱的,不重要,不用还了,只要您放过我。”

秦峰拉开了行李袋,里面那一片耀眼的红色,令人炫目。

他掏出了两万,放入自己的口袋中,跟着,便将行李袋扔在了牛哥的身上,“今天你们受的伤,完全是因为你们自作孽的结果,怨不得别人!我们兄妹不是欠钱不还的无赖,欠你们的钱,还给你们了!里面刚好有三十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数钱吧!”

秦峰的面色有些怪异,因为,这三十万,是张柱的丧葬费!

另外那两万,是他这五年来省吃俭用攒下的钱。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愿意动这三十万的,可是,他离开所属驻地,并不是通过正常的手续,所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退伍补偿。

牛哥深深的看了秦峰一眼,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数钱?老子一只手的手指都被你掰断了,还怎么数钱?用脚趾吗?”

当然,这话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生命很美好,他还想继续活下去。

“不用数,不用数!大哥您说笑了!”牛哥对着一众已经看傻了的马仔咆哮道:“还他么等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扶着老子走?”

“啊?啊!对对对!”

众马仔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牛哥和那一袋子钱,慌张逃跑。

看那样子就知道,他们深怕自己跑的慢了,秦峰再改变主意。

众人走后,张沁熙恭敬的对着秦峰说道:“秦峰哥,谢谢你!”

秦峰摇了摇头,事实上,他并不觉得张沁熙应该感谢自己什么,他只是用张柱的丧葬费,帮他的妹妹还了高利贷,仅此而已。

可是,张沁熙明显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秦峰。

“秦峰哥!”

“嗯?”

“我哥哥他……还好吧?”

张沁熙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毫不留情的插在了秦峰的心口之上。

秦峰试着转移话题,“你刚才说你父亲接受手术,怎么样?他现在还好吗?”

之前,秦峰也有听说过,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准确的,他还不信,现在,他信了。

张沁熙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秦峰哥,你为什么要转移话题?是不是我哥哥他出了什么事情?”

说着,张沁熙那双会说话的灵动大眼睛,就湿润了起来,看那样子,似乎随时都可能大哭一场。

秦峰连忙说道:“没,你哥哥很好。”

“真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

“那她这个月为什么没有按照我们的约定,给我打电话?”

“因为,他去执行任务了,在非洲,你知道的,那里没有信号。”

迫不得已,秦峰只能信口雌黄,他实在是不想让眼前的这个女孩,再伤心难过了。

“哈哈!太好了!”

到底是年轻天真的姑娘,听到秦峰的话,张沁熙终于又再次笑了起来。

和之前礼貌性的微笑不同,这一次,她笑得如释重负,笑得洒脱。

“对了,秦峰哥,你这次是休了探亲假回冰城的吧?等你回到驻地,见到我哥哥以后,可千万不要告诉他家里的事情哦,好不好?”

秦峰神色一怔,一时忘了回应。

“秦峰哥,求求你,不要告诉我哥哥家里的事情,我不想让他担心,如果他问起,你就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好!”

秦峰茫然的点了点头,“好!”

“嗯嗯,秦峰哥最好了!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

“当然,秦峰哥骗谁都不会骗你。”

“那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秦峰咧开嘴角,强行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知道,他现在一定笑的比哭都难看。

>>>点此阅读《都市无敌战兵》<<<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