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英雄联盟之英雄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英雄联盟之英雄冢

作者:许久、宁静

主角:许久

类型:玄幻奇幻

简介:千年风霜磨一剑,九州吹雪冻天寒。剑光如电气如虹,月落长空霜满天。这是英雄的故事,是剑的故事!纵横天下一剑,疾风之道无双,且看孤城塑造的英雄人物纵横大陆,结识天下英豪,敌万人不败!诺克萨斯?祖安?虚空生物?剑下亡魂尔!所谓强大,便是无人可敌,无人可战,无人可匹!疾风剑刃斩天下,纵横万古傲苍生!

英雄联盟之英雄冢

《英雄联盟之英雄冢》免费试读

你好,我是伊泽瑞尔

  瓦洛兰大陆,一个充满了魔法的大陆。在这里,魔法并不是一种神秘莫测的能量概念,而是实体化的物质。它可以被引导,成形,塑造和操控。这里的魔法,拥有着属于它的自然法则,原生态魔法随机变化的结果改变了科学法则,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魔法在进行。

  包括人类的生存,当然,在瓦洛兰大陆,不仅仅只有人类而已,这是一个凝聚了无数种族存活的大陆。魔法,这种实体化的物质,让这个世界的法则都变得不一样。人们控制魔法,操控着魔法,用于不同的领域,或是战争,或是科学,总之,魔法,就是这个世界的一切。这里,被称为符文之地,而瓦洛兰大陆只不过是符文之地最大的一块大陆而已,在这里,能够更好的使用魔法,所有谋求符文之地霸权的势力,都集中在了瓦洛兰大陆。

  然而事实上,过多的源生态魔法能量对符文之地生命而言已经成为一种威胁。如此丰富的混乱能量的存在,以及大量生物不顾一切占有源生态能量的行为,让这个世界极不稳定。大型地震——无论是自然发生还是魔法诱生——已是家常便饭。全面的地质频谱已经展现给人们这么一个事实:炙热的沙漠之地和荒凉的冰冻苔原越来越近。恐怖的热浪紧接着寒冷的暴风雪,和当地季节变换完全不符。这就是魔法长期被滥用带来的恶果。

  瓦洛兰大陆,这个被魔法所祝福的土地,在它的一角,也许从来都没有人注意过,甚至是地图上都找不到的角落,东南角,海边,一个不起眼的小岛上。

  这里丛林密布,一切都是最原生态的模样。巨大的古树高达百丈,仅仅只是树干,就有五六人环抱粗细,可见这里是多么古老,而且荒无人烟的地方。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原始的模样,能够将成年人淹没的草丛,各种各样的野兽,在这里看来,都是十分正常的存在。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一切都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里就是这样的一副模样,遵从着最原始的发展道路。

  这荒凉的小岛并不大,但是也不小,至少在这里生活的这个家伙,已经足够他闹的了。

  他还只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男孩罢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岛上唯一一个人类,至少,是一个真正的人类。而此时,他正潜伏在密集的草丛之中,那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不远处一只野鹿。

  静静的匍匐在地面上,只有草丛的缝隙之中露出那一双锐利的目光,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草丛一样。而不远处的野鹿也是满脸的无辜,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已经有一个拥有着锐利眼神的人盯上了它,依旧在悠闲的吃草,偶尔抬起头来警惕的看看四周,一双耳朵抖动两下,随即有俯下脑袋在地面上寻找着嫩芽,适合自己胃口的食物。

  他很有耐心,狩猎这种事情,没有耐心,就没有收获。

  野鹿在觅食,虽然也在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但是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似乎是没有危险存在一样。食物的美味让野鹿渐渐放松了警惕,也许是更加相信自己的嗅觉和听觉,能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鹿蹄轻踏,这湿润的泥土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寻觅着地面上新生的嫩芽,带着清晨朝露,如此鲜嫩的食物。

  靠近了,再近一点,近一点……就是现在!

  他冲了出去,匍匐的身形紧紧贴着地面,锋利的指甲将面前阻碍着的野草撕碎,化作一道黑影,瞬间就扑了过去。如同野兽一样的敏锐,野鹿受惊,长鸣一声转身就逃,四只鹿蹄连踏,为了生存,它的速度也是异常的迅捷。

  然而,等待了许久的男孩,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眼前的猎物?

  强健有力的双腿奔驰着,男孩那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野鹿,刚刚转身欲逃的野鹿,直接被男孩扑上来,用强壮的手臂掐住脖子,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野鹿按到在地。男孩带着野鹿在地上翻滚几圈,却是男孩占了上风,将野鹿按到在下面,两只手环绕着野鹿的脖子,用力掐住。

  虽然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但是那一双手臂却是十分的有力,掐着野鹿的脖子,将它按到,不断挣扎的野鹿半个身子都已经被按进湿润的泥土之中,那一双大眼之中,满是惊慌不知所措。手指越发的用力,野鹿的脖子在男孩的手中都已经变形,十指深深的掐进野鹿的脖子中,让野鹿呼吸都开始不畅。不断的挣扎,为了寻求生机还在苦苦支撑着,男孩也在持续着用力,不让自己的猎物逃脱。

  无论是野鹿还是男孩,都已经开始喘起粗气,对于男孩来说,这种成年野鹿的力量也不弱,要徒手制服,还是有些困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男孩没有选择使用武器,但是眼前已经没有寻找武器的机会了。猎物就在自己的手中,若是让它逃了,今天的早餐可就没有着落了。

  接近力竭,男孩涨红着脸,穿着兽皮的身板有些薄弱,但是却是肌肉虬结,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的瘦弱。

  已经接近了极限,野鹿的挣扎也渐渐的无力,惊慌失措的眼睛渐渐的失神,艰难的呼吸着,在男孩的手掌之中,依旧在喘着粗气,却是已经没有力量再继续挣扎了。

  “嘿嘿,是我赢了,乖乖当我的早饭吧!”

  男孩艰难得笑了笑,一只手依旧掐着野鹿的脖子,空出一只手来捏成拳头,高高抬起,随即落下,砰的一声砸在野鹿的脑袋上。

  这一下似乎不轻,野鹿脑袋一晃,口鼻直接喷血,看来是活不成了。

  解决了早餐的问题,男孩站起身来,长长呼出一口气,也顾不上自己浑身都是泥土,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结果却是弄了个大花脸,那模样看起来十分的搞笑。

  轻松下来之后,男孩看着自己的战利品,脸上满是笑意,没有了之前那种锐利与身为猎人的老辣,有的,只是一股淳朴的气息,就像是涉世未深的孩子一样,正是他这个年龄应该拥有的笑容。那漆黑的眼睛闪烁着光芒,阳光透过猜呢高层的树叶洒下斑斑点点的光芒,偶尔有鸟鸣声传来,空幽,令人感觉到心安的环境。

  “走了,不然老头子该等的着急了,要是不让我吃饭,那可就糟糕了。”

  男孩拍了拍手,听他的话,似乎在这个原生态的海岛上,还有其他人在。但是,更令人惊讶的却是男孩似乎是根本就不在意一样,轻轻松松的将比自己都大的野鹿扛了起来,两边肩膀上各自抓着野鹿的前后腿,像是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一样,转身走向丛林的深处。一步一个脚印,湿润的泥土因为夜晚的潮湿而变得软塌塌的,一个人一只鹿的重量,让男孩每一步都显得有些踉跄,却又十分的沉稳,并不令人担心他会不会不小心摔倒。

  斑斑点点的阳光洒下,丛林宁静而且深远,只有男孩一个人的身影在蹒跚的行走着。

  不多久,穿越了无数的灌木丛之后,男孩身上也是越发的狼藉,身上上下除了露水就是泥土,之前狩猎的时候弄得泥土,更是糊了满脸都是,只有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满是笑意,看向不远处缓缓升腾着的一缕青烟。

  片刻之后,终于走出深幽的丛林,这是一片空旷的草地,方圆也不过只有数十丈大小而已,但是野草却是清理过,并不像丛林之中的野草那般会阻碍视线。草地非常的平整,在这一块空旷草地的中间,有一座并不怎么好看的木屋,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有些木头都已经腐烂,生出了蛀虫,但是看起来木屋的主人似乎也不在意,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些已经有些腐烂的木头,只要屋子还能住就可以了。

  而此时,木屋的前面,一堆篝火正在熊熊地燃烧着,火焰上面驾着一口大铁锅,锅里的水已经开始沸腾,一股股蒸腾的水汽升起来,将铁锅后面烧火男人的脸都遮了起来。

  “哦,回来了,这次的速度还不错。嗯,野鹿,够这一顿早饭的了,毕竟是早饭,不能吃得太多,对身体不好!”

  男子见到男孩扛着野鹿回来,满是胡渣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早饭,一头野鹿,对于男子和男孩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若是放在平常人,这一头成年的野鹿,足够他们吃上好几天的了,但是在这两个家伙的嘴下,却是一顿早饭而已。

  男子从铁锅的后面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烧火棍,满是胡渣的脸上有一条蜈蚣一样的伤疤,看起来十分的狰狞,但是男子的面孔却十分的柔和,虽然有些邋遢,而且有些年老了,但是可以看得出来男子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长得不赖。

  一样是一身的兽皮,看不出来是什么野兽的兽皮,已经穿的有些破破烂烂了,上面都是其他种类的兽皮的补丁。缝制的手法可以看得出来有些粗糙,但是却也能够看得出来十分细心,尽管兽皮的衣服只能勉强遮体,但是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也根本无须在意。男子的身体看起来十分的强壮,但是脸色却是有一些不正常的苍白,眼神也有一些灰暗,眼白之中满是血色,模样十分的憔悴。

  “我去处理一下,把锅看好了,别把水给烧干了。”

  男孩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接过男子递来的有些钝的剥皮刀,扛着野鹿走向另一边的树丛。

  这边的树丛后面有一条小河,才刚刚能够没过男孩的膝盖。水流清澈,还有一些鱼儿在其中嬉戏。而男孩已经来到了河边,手中已经有些钝刃的剥皮刀连连挥舞,不到片刻就已经将这比他还大的野鹿剥皮拆骨,筋肉分离,动作十分的熟练,甚至是没有伤到任何一条肌肉,完美的切割下来。

  河流渐渐被染红,满是血腥的小手此时正在处理着野鹿的内脏,这一切对于这个涉世未深的男孩来说,都是那么的从容,令人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而已。

  这些动作,若不是长年累月的练习,不可能如此的熟练。对于男孩来说,这些,却只是家常便饭而已,即使是面对鲜血,面对生命,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恐惧,反而是视若无睹,眼中有的,只是即将进入口中的美食罢了。

  没有人知道男孩是怎么成长起来的,至少,这个海岛上,只有他和那个憔悴的男人两个人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就如以往一样,男孩去狩猎,做饭,炊烟袅袅中嗅着肉的香气,垂涎欲滴。然后吃过早餐,男孩去锻炼身体,男人就在旁边看着,久久不说一句话,只是偶尔出声提点一下,却也仅此而已。

  “发力的方法错了,从脚下发力,贯穿腿背,以腰背带臂,发挥出全身的力量。”

  男孩站在一颗看起来只是正常粗细的树旁,拳头上包裹着一圈圈的绷带,保护着男孩的拳头不会因为树干的粗糙而受伤。此时男孩正一拳拳的击打在面前的树干上,在树干上,已经清晰可见一道明显的凹痕,可见男孩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多久,能够让这坚硬的树干都留下如此深的痕迹。

  “是,父亲。”

  男孩应了一声,脚下稳稳地扎着马步,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身上的肌肉却是带着流线型的美感,十分的健硕。那一双眼眸,更是变得凌厉无比,就和之前狩猎野鹿的时候一样,那犀利的眼神,仿佛是剑一样的锐利。

  男人有些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男孩很有天分,自己只需要稍微指点一下,就能够明白,并且做到。更多的时候,男孩还能够融会贯通,举一反三,自己教给他的倒是不多,基本上都是最基础的东西,但是男孩却是已经能够狩猎野鹿。要知道,男人虽然从小就在指点男孩修炼,但是真正意义上的修炼,也不过就是最近几年罢了。短短几年的时间,赤手空拳狩猎野鹿,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至少让男人很满意。

  “好了,力量的修炼就到这里了,去把你的木剑拿来,修炼剑法。”

  男人看了片刻,忽然开口。今天修炼力量的时间,比以前少了不少。

  男孩一愣,但是也没有反驳,转身走向一旁,将放在地面上的木剑拿了起来。这把木剑只是用丛林里随便一颗古树的树干削成的,重量却是有些让人意外的沉重,能够与真剑相比。这也是前段时间男人刚刚交给男孩的木剑,至于之前修炼的木剑,那种普通的木剑,已经彻底的损坏,被丢弃了。

  沉重的木剑握在手中,虽然挥舞起来并没有感觉到吃力,但是在速度和准确度上却是差了不少,至少是比不了之前使用的木剑。男孩没有接触过外界的世界,并不知道自己在同龄人中的实力如何,但是男人却是非常清楚,男孩现在的实力,包括力量和速度,就算是成年人,夜查不了多少,同龄人之中更是佼佼者。

  刺,扫,挑,劈,砍,都是最简单的招式,修炼起来更是枯燥无味。但是男孩却是忍住了,或者说是已经习惯了,毕竟在这个荒凉的小岛上,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基本上就是吃饭,睡觉,修炼,在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娱乐什么的更是不存在。

  男人看着男孩修炼的身影,眼神渐渐的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男人忽然深深地一叹,站起身来,走到男孩的身边,粗糙的大手随意一探,竟是直接从男孩的手中将木剑抢走。

  男孩不解的看向男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今天,我教你一套剑法,以你的悟性,大概需要一年左右才能够修炼有成,但是想要真正的融会贯通,还是需要真正的战斗来磨砺。”男人看着木剑,似乎是喃喃自语一样:“两年后,剑法有成之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去看看你一直想要去看的外面的世界了。”

  闻言,男孩神情一震。

  从男人的口中,早就已经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各种各样的种族,怪模怪样的各种建筑,还有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东西,科技,魔法,这种东西,在这个海岛上是见不到的。虽然男孩并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并不会魔法,但是对于这种奇妙的,神奇的东西,男孩一直都是充满了幻想与期待,早就已经想要看看这神奇的魔法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了,看好了这一套剑法是疾风剑法的一种,但是和普通的疾风剑法又有一些不一样,其中到底有什么样的奥妙,只能你自己去理解,却是我无法给你解答。”

  男人看着眼神明亮的男孩笑了笑,手中木剑挥舞起来,起初的时候速度很慢,那木剑在男人的手中好象有千钧之力一样,难以挥舞。但是,渐渐的,男人挥舞的速度快了起来,有徐徐清风伴随着木剑的挥舞飘荡起来,卷起树叶纷飞。进而化作疾风呼啸,将这漫天的云烟卷起,大海滔滔,浪潮滚滚,竟是引动天地变化,引动乌云,引动苍穹雷鸣电响,威势骇人,风啸不止。

  男孩艰难的靠在一颗古树的树干下,这才能够承受住疾风的呼啸。这狂风之中,男孩已经睁不开眼睛,但是却依旧强忍着泪水与鼻子中酸楚难忍的感觉,死死地盯着男人手中的木剑。

  木剑挥舞,苍天之上有雨落,初时淅淅沥沥,转眼化作狂风暴雨,整个海岛都在风雨飘摇之中。

  男孩心中震惊无比,虽然从小到大,一直以来都是男人在指导自己修炼,口中所说的那些武修道理也是十分的深奥。但是,男人的模样却是一直都是那种憔悴,狼狈的模样,男孩也认为以前男人非常的强大,但是现在却也不一定了。只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男孩改变了想法,这个看起来憔悴的男人,却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不可想象。

  风渐徐,威风拂面,暴雨戛然而止。清风仿佛是带来了春天一样,却又忽然燥热无比,犹若夏天之烈,进而徐动,充满了萧萧悲暮之意,却弱寒风凛冽,冻澈心扉。

  风之意,是暖,烈,悲,寒。

  “看清楚了么?”

  男人的声音让男孩回过神来。

  点了点头,男孩的眼睛中满是敬仰与钦佩。之前的剑法,是男人教导他以来唯一施展过的剑法,也是至此为止唯一真正教导他的招式。在男孩的心中是这么认为的,至于那些最基础的东西,出拳,踢腿,剑刺,挑,劈之类的,甚至是连招式都算不上。

  看到男孩的样子,男人微微一笑。

  “我知道,你心中其实是看不起我之前教你的东西的,是不是?”

  男孩脸色一变,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

  男人无奈摇头,脸上带着宠溺。“其实,无论是什么样的招数,都是最基础的东西组合起来的。这一套疾风剑法,其实分解开来,也不过就是刺,挑,扫,劈,砍。若是你以为这些招式便不是招式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所谓的剑招,其实就是这些最基础的东西,而那些所谓的剑法,也不过是基础的剑招组合起来的东西罢了,只是组合的方式不一样。练剑,先练剑招,再练剑势。你现在修炼的程度,还远远没有领会到剑招的重要性,也没有真正的理解这些最基础的东西,本来,我也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教你剑势的……”

  男人欲言又止,看着男孩专注的面孔,眼角带着苦涩。

  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好了,之前的疾风剑法,好好的记在心间。给你两年的时间,到时候你也差不多该成年了,一年练基础,一年练剑法。不要忘记基础的修炼,若是你还在这岛上,每天休息四个时辰,三餐吃饭一个时辰,狩猎两个时辰,练拳三个时辰,练剑两个时辰。 若是离开了这岛上,也不要放松了基础的修炼,虽然到时候也未必有时间修炼了,但是这些基础,终究是不能落下的。”

  男人嘱咐一样的告诫一声,将手中的木剑归还给男孩,随即转身走进木屋之中。

  男孩奇怪地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男人的语气,让他感觉到不舒服。

  但是,男孩终究是不懂人情世故,想不通便放下,转身继续练剑去了。虽然这疾风剑法有些晦涩难懂,但是男孩的悟性也不算差,修炼起来有难度,却也让男孩更加的升起好胜心,愈发认真的修炼。

  男人在木屋中看着外面男孩修炼,眼角之中满是笑意。就算是他不在一旁监督,男孩也会认真的修炼,自己的嘱咐,也能够放心,至少男孩还是听自己的话的。看了片刻,男子的嘴角却是弯了下去,脸色有些哀愁,又有些解脱一样的轻松。

  这段时间以来,男人的状态越来越差,经常咳嗽,脸色也越发的苍白,有的时候严重,甚至会咳血,这也让男孩担心之余有些急躁。

  树丛之中,男孩匍匐在地面上,一双锐利的眼眸死死盯着不远处一条巨蛇。这蛇一身漆黑,巨大的三角脑袋足够吞下男孩了。脑袋下方三尺的位置,有一条白色的环状斑纹,整个身体足有四五丈长,粗也有水桶粗细,漆黑的鳞片在斑斑点点的阳光下闪烁着寒光,看起来十分的坚硬。巨蛇正盘绕在一颗古树的树杈上,双目微闭,酣睡着,并没有警惕周围。

  男孩蹿了出去,速度极快,仿佛是一道疾风一样,却是没有带起丝毫的声音。临到古树下,男孩却是脚下不停,身形直接踏着古树,借助脚下与粗糙树干的摩擦和双腿的力量,直接沿着树干跑了上去。手中锋利的木剑盯准巨蛇心脏的位置,猛地刺了下来。

  咔嚓!

  剧痛让巨蛇嘶吼起来,血盆大口张开,毒牙森森,闪烁着寒光。一双狭小的眼眸之中满是愤怒,但是身体上的痛苦让巨蛇有些无法承受,巨大的躯体不断的扭动着,竟是从树杈上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将地面都砸出一个大坑。

  男孩的身形落在树杈的另一端,转眼之间就躲到了丛丛密密的树叶之中,看不到身影。

  巨蛇扭曲着粗壮的身体,木剑还插在心脏的地方,鲜血不断的喷洒,偶尔撞在地面上,木剑更是深入几分,带来巨大的痛楚。

  剧烈的痛楚让巨蛇开始有些意识模糊,四处寻找着偷袭自己的家伙,但是却根本就没有找到。躯体扭动,鲜血洒满了这一片土地,越流越多,渐渐的,巨蛇开始感觉到无力,开始感觉到疲倦,那双狭长的眼眸渐渐的合上。

  男孩躲在树叶丛中,虽然巨蛇已经没有动静,但是男孩却并没有走出来。

  安静了片刻之后,巨蛇忽然睁开双眼,仰天嘶吼,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这巨蛇,竟是诈死,想要引诱偷袭自己的家伙出现,求死一搏,但是显然男孩已经是一个老辣的猎人,并没有上当。

  嘶吼了一会,巨蛇终于是倒在地上,粗重的呼吸着,心脏的跳动也渐渐的开始停止。

  又是等待了片刻之后,确定巨蛇彻底死绝了,男孩这才出现在巨蛇的尸体旁边。看着因为巨蛇挣扎而被压断的木剑,男孩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将断裂在巨蛇心脏中的断剑扯了出来,借助着断裂的木剑,男孩生生将这巨蛇的尸体剖开,从巨蛇的体内取出一颗巨大的,紫色的蛇胆。

  “父亲说过,蛇胆是大补。”

  男孩掂量着手中巨大的蛇胆,已经和男孩的脑袋差不多了。

  又看了一眼巨蛇的尸体,男孩比划着,将自己和父亲所能吃的量割下,直接背着带了回去。

  男孩扛起巨大的蛇肉和蛇胆,远路返回,远远的就已经能够看到木屋所在那一片草地的上方,正升腾着一缕青烟。就如往常一样,男孩负责狩猎,男人负责生火,等待男孩将饭菜弄好。

  “父亲?”

  男孩穿越草丛,看到在篝火后面,正坐在地上的男人,疑惑的叫了一声。

  若是放在平时,男人一定会从篝火的后面走出来看看男孩这一次狩猎的成果如何,但是,这一次男人却是没有走出来,只是坐在那里,在篝火的后面,看不清楚男人在做什么,或者是什么都没做,就好像没有听到男孩的声音一样。

  男孩顿了顿脚步,随即带着满心的疑惑走了过去。

  男人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脸色安详,依旧带着淡淡的苍白。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像是解脱一样,却又有一丝不舍,十分复杂。

  “父亲,你怎么了?”

  男孩上前推了推男人,男人应声而倒。

  男孩吓了一跳,扛在背上的蛇肉和蛇胆都掉到了地上。男人倒在地面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依旧是淡淡的笑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那一丝鲜血,落在男人的嘴角却是显得那么的刺目,男孩不敢置信,心中仍旧抱有一丝的侥幸,手指颤颤巍巍的探到男人的鼻子下,却是感觉不到任何的呼吸。已经开始有些冷了,男人不知道已经死了多久,身上的体温都已经彻底散去,应该是柔软的肌肉也变得有些僵硬,即使是倒在地上,依旧是盘坐着的姿势。

  “父……父亲……”

  男孩眼角红了起来,泪水落下,哭得淅沥哗啦的。

  这是男孩唯一的亲人,从来都没有担心过这个身为父亲的男人会离开自己,但是,现在却是眼睁睁的发生了。无助,失落,不知所措,男孩只感觉自己一瞬间变得迷茫起来,无助起来,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

  坐在地上,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男孩满脸的泪水,看着眼前已经没有任何气息的父亲的尸体,男孩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以后,又该怎么办。

  咔嚓!

  撑在地上的右手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柔软的,还有一个坚硬的东西。男孩转头看过去,一个十分古老的木盒,还有一张纸,被石头压在木盒的上面。

  “我亲爱的儿子,亚德·里恩,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谢谢你陪了我这么长的时间。最后的这短暂的时光里有你在,我感觉到很高兴。

  亲爱的儿子,不要疑惑我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不要追问,也不要纠结,有些事情我并不想要让你知道,尽管我认为隐瞒你也只是一时的徒劳,你终究会知道,但是至少,希望你还能有一些愉快的时光。我猜你现在应该感觉到有些手足无措吧,毕竟你在这个岛屿上生活了太久,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这是一个机会,但是,不要太着急。我应该已经教了你疾风剑法,好好修炼,等你十八岁的时候成年了,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想以你的天赋,两三年的时间,足够你修炼疾风剑法了。这封信我写的比较早,所以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教你,但是我想要告诉你,剑法的基础,才是最重要的,所有的一切,都要靠基础。

  另外,我还要嘱咐你一声,在这个岛屿上你并没有接触过我之外任何的人类,所以你并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有些人,他们并不是好人,阴险狡诈,无恶不作,而另外还有一些人,善良可爱。我希望你去了大陆之后,能够有一些真正的朋友,凡事多留心,不要轻信他人。

  我知道你很好奇魔法这个东西,当你去了大陆之后,你自然就会见到了。对了,大陆的名字是瓦洛兰,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都是你没有见过的,比如,女人,我想你也许会非常感兴趣。收敛一下好奇心,可以尝试,但是不要轻易的放松警惕,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者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会不会给你带来灾厄。

  还有一件事,木盒里的东西是我给你去大陆准备的礼物。准备离开的时候打开吧,我想信你能够驾驭它的,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最后,祝福你,我亲爱的儿子,希望你能快乐。”

  薄薄的一片纸上写满了字,看起来有些潦草,但是却好像能够通过这纸上的字,看到男子写下这些的时候,那温柔而且无奈的神情。

  男孩紧紧咬着嘴唇,看了一眼男人的尸体,有些瘦小的身躯站了起来,将男人的尸体扛在肩上,转身走向丛林。

  在这海岛的后面有一座悬崖,至少有五十丈高,几乎是垂直的弧度令人感觉到心惊胆颤。下方海浪澎湃,不断的拍打在崖壁上,发出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悬崖的最上面,有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已经被磨平了,甚至可以看到一双清晰的脚印在石头上凹陷下去。这里是男人最经常来的地方,他曾经无数次的站在这里,眺望着海的另一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想要看到什么。

  男孩带着男人来到了这里,这个他最喜欢的地方。

  在那巨大的石头下面,男孩用一块不过手掌大小的石头在地面开始工作起来,一个深坑渐渐的出现,用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才终于能够将男人的尸体放下去。而男孩的双手也已经被撕裂,鲜血流了出来,痛楚刺激着男孩的神经,但是男孩却是紧咬着牙齿没有吭一声。

  看了一眼远处的海边,男孩不知道男人一直以来都在这里看什么,但是那遥远的海边,似乎是有什么让男人舍不得,放不下的东西,男人在眺望远处的时候的眼神,充满了怀念与不甘,男孩不能理解,到底是什么,让男人如此的放不下。

  抿了抿嘴唇,男孩不再去看,因为他不懂,他能够做到的,就是让男人留在这个他喜欢的地方,除此之外,他做不到任何的事情。

  将男人埋下,男孩已经浑身狼藉,身上到处都是泥土,混合着汗水将还有些稚嫩的小脸都蒙了起来。男孩用手中石块艰难的在那大石头上刻着,“父亲亚德之墓,儿,里恩留”。

  当所有的一切都做完了,天已经黑了。

  海岛的天气向来反复无常,也许前一刻阳光普照,下一刻就是大雨滂沱。

  就如现在一样,当夕阳落下最后一丝余晖之后,天空忽然被一大片的乌云笼罩起来。轰隆隆的一阵炸雷过后,有豆粒大的雨水从天而降,砸在脸上,能感觉到一阵生疼。

  雨水哗哗啦啦的落着,男孩却是站在这崭新的墓碑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稚嫩的脸上仍旧带着些迷茫和不知所措,任凭那大雨落在身上,淋了个通透,寒风拂过,一阵冷意袭上来,男孩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这才反应过来。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听了,天空中的乌云也已经散去,漫天的繁星闪烁着光芒,银河洒落,衬托着月光,落在这男孩的脸上,落在那墓碑上,宁静,悠远。那漆黑的夜空中,有一片黑暗,没有丝毫的光芒,没有一颗星星,只有无尽的深邃与黑暗,连月光都照不到的地方。

  冷傲的月光幽幽,男孩的身影在夜幕下留下一道漆黑的影子,渐渐离去。

  ……

  树丛之中,一道黑影忽然冲出来,快到令人惊讶的身形,一把木剑从那黑影的手中刺出,准确的没入野猪的喉咙。随即那黑影身形一矮,躲过野猪咆哮拱来的獠牙,身形蹿上野猪的背后,双手环绕过野猪的脖子,将木剑又插进去几分。

  野猪的喉咙滚动着,难以发出声音。鲜血不断的飘洒,野猪的挣扎渐渐的微弱下来,气息虚弱,已经是活不成了。

  黑影从野猪的身上落下,正是已经长大了几岁的男孩。

  脸上的棱角和男人有着几分相似,浓眉大眼,漆黑的长发,原本有些瘦弱的身体也已经壮实起来,可以看到完美的流线型的肌肉。男孩,或者应该叫他里恩,头发上还有一些杂草和树叶,这是之前隐藏在暗中的时候弄上去的,虽然模样不是很好看,但是狩猎的经验却是已经不亚于一个老辣的猎人。

  “呼——,午饭有了,吃完之后,还要继续修炼。”

  男孩笑着吐出一口气,将已经彻底气绝的野猪扛起来,不见丝毫的脚软,身形蹿动着就离开了这里。

  依旧是之前居住的地方,那看起来已经有些破败的木屋比起之前来说更加的破败了。腐烂的木头带着浓郁的潮湿的味道,并不怎么好闻,房间里面也是一片杂乱,虽然没有什么瓶瓶罐罐的,但是一些简单的木质的器皿还是有的。碗,盘子,类似的东西摆的到处都是,还有一些已经不能穿的兽皮衣服,随意的扔在地上,地面上,简单的桌子上,也有不少的灰尘,只有一张床还算是干净,整理的井井有条,其他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许久没有人居住过的样子。

  里恩从木柜上面的几个碗中取出一些调料,这是在丛林里找到的,曾经父亲指导过的,这些东西洒在饭菜中,能够更加的可口,尽管里恩并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有一些什么奇怪的名字,只知道这些东西放进饭菜里,确实比起不放这些东西要好吃的多。

  屋外,依旧是那一口大铁锅,锅中烧着热水,已经处理好的野猪一整头都扔在铁锅里面,烹饪的手法十分的粗糙。

  “还是烤的比较好吃吧。”

  里恩看了一眼手中的调料,已经许久了,这种做肉的方法还是有些拿捏不好调料的尺度,但是这样做就不用像烤肉那些来回翻滚,更加方便一些。

  随手洒了一些调料进锅,尝了尝汤水的味道,直到满意了之后,里恩才终于点了点头,跑到一边拿起自己的木剑,开始修炼剑法。

  自从父亲离开之后,里恩从来都没有落下自己的剑法的修炼。就如当初父亲的嘱咐一样,每天都是固定的修炼,休息四个时辰,三餐吃饭一个时辰,狩猎两个时辰,练拳三个时辰,练剑两个时辰,从来都没有一天放松下来。只是原本的木剑早就已经坏了,这把新的木剑,还是里恩自己做出来的,用石头一点一点的刻出来,虽然看起来十分的粗糙,但是却十分的锋利,至少用来狩猎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尽管这把新的木剑有些轻了,和之前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木剑相比有些差,但是里恩也在自己的身上增加了一些负重,来帮助自己修炼。

  虽然这些所谓的负重只是普通的石头。

  三年,整整三年的时间,一日复一日的修炼,枯燥,却已经成了习惯。若是让里恩突然放弃修炼,倒是有些不适应,也许睡觉都会觉得不踏实吧。

  修炼了一会,身后的大铁锅中的水已经开始沸腾,肉已经煮好,尽管卖相不怎么样,但是吃起来味道还是不错。里恩对自己做饭的能力很有自信,尽管并不好看,但是只要好吃,就足够了。

  整整一头野猪,比成年人都大的块头,全部落入了里恩的腹中。

  吃下去这么多的东西,但是里恩的肚子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知道那些肉都去了那里,但是这些对于里恩来说,也只是刚刚好罢了,也许还能继续吃下不少的东西。

  里恩的饭量,大的令人惊讶。

  “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父亲说过,等我成人之后,就可以离开这里,去大陆了。”

  里恩的目光望向远处,西北的方向,是父亲曾经说过的,大陆的方向。

  那个叫瓦洛兰大陆的地方,有神秘的魔法,有怪异的科技,有奇奇怪怪的生物,其中那个叫女人的生物,甚至能够在她的肚子里孕育一个新的人类,令人惊讶。

  这一日,里恩修炼完,正盘坐在岛屿后面的悬崖的那块巨大的石头上,石头的下面刻着里恩给男人做的碑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里恩就开始喜欢上这里,放目远眺,海天相接,一望无际。波涛汹涌的大海,总是给里恩带来一种宽广的感觉,心中都感觉到一阵舒畅,里恩十分喜欢这种感觉。

  虽然里恩并不能理解男人经常站在这里望着什么,但是他知道,在那遥远的地方,有着男人不能放下的东西。他渐渐的开始想要知道男人究竟放不下什么东西,他想要去看看,这个方向,是男人告诉他的,瓦洛兰大陆的方向。在那个充满了各种各样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东西的地方,神秘的魔法,强大的科技,还有各种各样的生物,也许正是男人所留恋的。年轻的里恩这样认为着,涉世未深的他,并不知道所谓的人情世故是什么东西。

  乌云汇聚,转眼之间便是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小岛上的天气从来都是这样的诡异莫测,大雨说来就来,没有丝毫的预兆,令人往往措手不及。里恩从悬崖上离开,回到自己的木屋中。木屋的房顶已经腐烂了不少的地方,除了床铺的上面里恩刻意的修正过,不会漏雨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滴滴答答的在滴着水。转眼之间,木屋里面就已经到处都是潮湿的雨水,然而里恩并不在意这些,只要有自己睡觉的地方就行了。再说了,屋顶早就已经破烂了不少的地方,等天气晴了,阳光照下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让屋里干燥起来。

  大雨持续了整整一夜的时间,里恩就在这潮湿之中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清晨起来的时候,大雨已经停了,阳光照下来,落在里恩的脸上,将里恩从沉睡中唤醒。温暖的阳光柔和,却也刺目,里恩伸了个懒腰,并不喜欢赖床,简单的漱口洗脸之后,就拿上自己的木剑,转身离开了木屋。

  里恩来到了后面的悬崖。

  清晨起来的第一件事,里恩总是要来跪拜一下自己的父亲。尽管这位父亲并没有给他真正的留下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什么叫父爱,但是至少他给了里恩一个归处,让里恩不至于流浪。又何况不仅仅只是如此而已,里恩从心底里,还是非常喜欢自己这个有些沉默寡言的父亲的。

  简单的磕了三个头,里恩正欲转身离开的时候,却是见到悬崖另一边的沙滩上,多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远远的看过去,那是一堆已经烂了的木头,看起来像是在水里泡了许久,已经有些腐烂。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已经破损的木箱,还有一块已经撕烂,巨大的帆布,尽管里恩并不知道帆布是什么东西,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见过。

  “难道是,父亲说过的遇难者?”

  里恩皱了皱眉头,十八年来,他只是从男人那里听说过遇难者这个东西,但是真正的遇到,这还是第一次。

  敏捷的身影从悬崖上借着凸起的石块跳落下来,里恩来到了这一大堆的烂木头之间,看着脚下已经彻底损坏的木头,里恩有些好奇。

  绳子这种东西里恩也是第一次见到,看起来像是藤蔓一样,只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结实,和男人说的不一样,大风大浪之中,已经断了。至少里恩心中是这么认为的,还有那些已经破损的木箱,里面还残留着一些食物,看起来应该是用来存放吃食的箱子,只是留下的东西已经不多,只有一些肉干而已,而且已经被泡的膨胀起来,味道应该已经不怎么样了。

  “这就是船吧,看起来似乎也没有那么坚固,昨天晚上的暴风雨就给打散了。唉,以后我离开这里的时候,还不知道要用什么东西呢,这个看起来,并不靠谱。”

  里恩摇头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另一边,一串脚印从烂木头的之间走向不远处的丛林里。

  略加思索,里恩就顺着脚步追了上去。他想要见见这个人,也许他就是从瓦洛兰大陆来的家伙,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男人口中的善良的人,还是那些阴险狡诈之徒。

  里恩的心中充满了幻想,有一丝期待,还有一些紧张。

  这是男人之外,里恩见到的第一个人,尽管还没有见到。

  丛林之中野草十分的茂盛,若是换做其他人,也许就已经追丢了脚印。但是里恩毕竟一直以来都生活在这个小岛上,狩猎这种事情是从小做到大的,追踪更是不在话下,尽管因为茂密的野草,脚印已经十分的模糊,但是人走过的地方,总是会留下一些痕迹,里恩靠着他老辣的经验,以及敏锐的眼力,一直都没有追丢。

  咔嚓!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断裂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木头折断一样。里恩心中忍不住一惊,心脏已经快要跳出来,呼吸都摒住了,拨开茂盛的野草,让目光看过去。

  入眼的,是一道跃动的光芒。

  里恩心中一惊,那光芒的速度奇快无比,而且还带着一丝奇异的气息。作为狩猎了许多年的猎人,里恩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一道跃动的白光带来的威胁,几乎是下意识的,里恩身子一矮,勉强躲过了这道跃动的白光。但是白光依旧擦着里恩的脑袋掠过,将里恩的头发都切断了一丝。

  愤怒,里恩直接愤怒了,还没有见面,就直接动手,尽管里恩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手段,但是却已经能够威胁到生命了。

  哗啦一声,木剑斩过,野草直接断裂飘飞,将那还没有看清面貌的人影的视野挡住。里恩紧跟着跃起,手中的木剑凌空斩下,目光在身形跃起来的瞬间变得十分的凌厉,他已经看清了这个人所在的位置,木剑向着人影的脑袋直接斩下,并没有留情。

  “我靠,野人竟然也这么强!”

  惊呼声响起,里恩的速度很快,但是这人反应速度也并不慢,只是看起来有些狼狈,直接在地面滚了一圈,木剑擦着这人的衣服斩在地面上,将这人的衣服都斩下了一片。然而里恩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手腕一转,木剑纵向变成横向,转而斩向这人的腰间。

  那人更加的狼狈,但是却也是险而又险的一个翻身擦着木剑躲了过去,落在远处,却是忽然听到一声痛哼。

  里恩皱眉看过去,这人一头黄色的头发,眼睛却是碧蓝色,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来原本是什么模样,只能看到浑身都是泥土和草叶。这人的脸上还画着奇怪的妆容,一边一个,红色的三角模样的印记。他的左手上还带着一个镶嵌着宝石的怪异护腕,宝石闪烁着光芒,有模样奇怪的文字和图案在宝石里面闪烁着光芒,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有些奇怪的躁动。里恩并不理解这是什么,但是那宝石闪烁着光芒,却是在这人的手中延伸开来,化作弓一样的光芒,继而一道白光从其中射出,速度极快。

  里恩这才看清楚那白光的来源,但是里恩却也并没有打算硬碰。那白光自己还没有搞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而木剑本身就不足够坚硬,若是硬碰硬,木剑断了,那自己就没有武器了。

  脑袋一歪,里恩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躲过了白光之后,脚下踏着湿润的泥土就冲了上来,木剑前刺,犹如一头猎豹一样扑向这人。

  “这个岛到底是什么东西,野人竟然这么厉害!”

  那人惊呼一声,托着疲惫的身躯,歪歪扭扭的躲了过去。

  里恩这才看清楚,这人的右手,还有左腿上,都带着明显的血痕,看起来应该是在海上漂流的时候,遇到暴风雨,受伤了。里恩思索了一下,这种伤势,若是换做自己,恐怕已经无法战斗了,尽管能够行动,却也是十分的艰难。但是这人却是依旧能够战斗,而且他左手手腕上的护腕也是十分的怪异,能够发出那诡异的白光,让里恩更加的警惕。

  “你,是什么人?”

  里恩停住脚步,双手握着木剑指向这人,眼神锐利。

  这人一愕,看起来像是有些惊讶。也许是因为他之前认为里恩是野人,并不会说人话,而现在忽然听到里恩说话,而且是自己能够听得懂的话,这才有些惊讶吧。

  “我去,你会说话啊,那就好办了。那个,你听我解释,之前我出手攻击你是我不对,但是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伤势挺严重的,我也是抱着警惕之心啊对不对。你说我漂流到这个岛上,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有什么,万一遇到了危险,我也只能是先下手为强。我道歉,我道歉,嘿嘿。”

  这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还能动的左手摸着黄色的头发,满脸的歉意。

  里恩看了这人一眼,虽然之前发生过战斗,但是这人看起来并不像是坏人。但是里恩并没有放松警惕心,就如男人所说的,一个人的外表,根本是看不出来什么的,真正的奸诈小人,根本不会让你发现他对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只有他真正实际行动的时候,你才会发现,然而却也为时已晚。

  “伤势很严重?”

  “对啊,右手和左腿都已经断了,肋骨也断了至少四根吧,还有一些内腑的伤势,有些不太妙。”

  里恩听的惊讶,这样的伤势,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了许多。若是换做自己,这已经不仅仅是能不能战斗的问题了,就算是行动,恐怕都十分的困难。然而眼前这人却是还能够嬉笑着说话,甚至是稳稳地站在那里,让里恩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你放心好了,我不是坏人,我只是一个探险家,在海路上遇到了大暴雨这才遇难了而已。我不会做什么的,等我伤好了,我就离开这里。不过,在那之前,我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

  这人眼神中带着期盼,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坏人。

  里恩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直接上前,也不顾这人的反对,直接将他抱了起来。嗯,公主抱。

  “喂喂喂,轻点,轻点,好疼!”

  这人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毕竟里恩并没有接触过这种重伤的人,所以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他,之前也只是直接抱了起来,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他的感觉,听到他的痛呼声,里恩这才反应过来。

  “对,对不起,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太会照顾人。”

  里恩有些脸红,之前战斗的时候那种锐利的眼神,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眼神清明干净,这才是那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一样的里恩。

  这人看着里恩的眼睛,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宽容地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在里恩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了下来,欣然接受里恩的好意,没有再拒绝。

  “你,是从瓦洛兰大陆来的?”

  “你知道瓦洛兰大陆?”

  里恩抱着这人一路走向木屋,路上,忍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始询问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点了点头,里恩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向往。

  “早就听说瓦洛兰大陆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有魔法,有科学,还有各种各样的生物,比起这个小岛来说,生活要精彩得多。我一直都想要去瓦洛兰大陆看看,想看看很多很多的人,还有很多很多的其他的东西。我父亲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去瓦洛兰大陆,然后在那里拥有一些朋友。尽管有一些人并不是好人,阴险狡诈,但是我父亲说那些都是我应该认识的东西,让我知道怎么去分辨好人和坏人。然后还要接触魔法和科学,还有瓦洛兰大陆的各种文明,我非常期待。”

  “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

  “你说了,你不是坏人。既然你不是坏人,那就是好人了。”

  闻言,这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里恩有些天真的面孔,忽然大笑起来。

  “你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

  里恩脸红,低下了脑袋。

  “做个朋友吧,你好,我是伊泽瑞尔,你就叫我伊泽好了。”

  “我是里恩,亚德·里恩,叫我里恩就行了。伊泽,你好。”

>>>点此阅读《英雄联盟之英雄冢》<<<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