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逍遥至尊》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逍遥至尊

作者:、

主角:

类型:玄幻奇幻

简介:他叫秦牧羊,他最大的理想是在星空牧羊逍遥自在,可因为一个个美人,他成为了人人称颂的盖世英雄,时也命也!

逍遥至尊

《逍遥至尊》免费试读

第4章 仗义斩妖

  西荒,林州。

  在连绵群山中,有一英俊潇洒的少年,倒骑野猪,徐徐行着。

  “大风起兮云飞扬,骑猪少年好儿郎!”

  “一边骑猪,一边看书,真是不错的人生体验。”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说话间,少年秦牧羊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了一本封皮古朴的书,只见那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绝世神书。

  今天刚从师傅那里‘顺’来的。

  “绝世神书,我倒是要看看师傅一直藏着掖着的绝世秘籍,究竟如何的绝世?”

  打开一看。

  “哇!”

  秦牧羊大叫,双眼放光,这一刻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开篇就这么猛?”

  “本以为师傅是一位不懂风情的邋遢道士,却是没有想到,也是一位老司机啊!啧啧,早知道就向师傅请教一番,和他探讨一下洞玄子三十六散手和竹林吹箫哪个更厉害?”

  “人家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这骑猪看‘神书’走着撸?”

  秦牧羊感觉自己莫名的有了反应,咳咳,心中尴尬的一匹。

  秦牧羊一边兴奋的看着‘绝世神书’,一边暗赞,此神书编写者真乃绝世神人也!

  此书画工真是巧夺天工,人物动作画像雕刻的是栩栩如生,感觉就好像是真人在演绎‘传承’大道似的。

  如沐春风有木有?

  “啊!”就在这时,突然之间一声女子的惊叫声在不远的前方响起。

  轰咔!

  这一刻,秦牧羊简直吓的半死,犹如五雷轰顶,手一哆嗦,直接把‘神书’给甩了出去,这个时候,有种MMP不知当讲不当讲?简直是吓尿了!

  “呜呜,小姐,你不要吓我啊!”接下来响起来了哭泣声。

  原来前面不远处似乎发生了人命关天的大事。

  “吓死我了,还以为被发现了呢?”秦牧羊先是松了一口气,心性良善的他脸上不由浮现了担心的神色:“前面似乎出事了,行走江湖,有人遇难,自当出手相助才是!”

  于是,秦牧羊连捡起不远处地上甩出的神书,收起来,然后走上前去。

  秦牧羊没走多远就看到两位女子,看穿戴衣着,就能知道这两位女子属于主仆关系,美小姐和俏丫头。

  小姐头扎云鬓,玉钗束发,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晕,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身穿淡绿色长裙,身段窈窕,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似雪。

  极致的美!

  秦牧羊第一次感觉用来形容美的词语显得苍白无力。

  前世,秦牧羊见过无数的所谓美女,可是与这位小姐一比,简直就是丑小鸭与天鹅比美。

  秦牧羊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真是没有想到,一位相貌如此绝美的女子,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莫非缘分天定?

  莫名的,他感觉到自己的春天似乎来了。

  这一刻,他的脸都开始变红,呼吸都是因此变得急促起来了,要知道那【绝世神书】都是做不到。

  很快,秦牧羊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

  因为他看的出来,眼前女子的情况极为糟糕,此时正背靠着大树坐着,只见她双眸紧闭,浑身气息极其的紊乱,口角流出一道道的暗红色的血,小腹处也有一道伤口,隔着长裙都能够看到那里一片外流的暗红色的血。

  俏丫头则是鹅蛋脸,看起来精致可爱,俊俏非常,要是换身打扮,或许就是一位小家碧玉,不过此时的俏丫头面色煞白,泪珠成串,一边抽泣一边呼唤:“小姐,你快醒醒,你不要吓我!”

  小姐勉强睁开了眼,看着伤心万分的丫鬟,她轻声安慰道:“不要担心,我会没事的。”

  “两位姑娘……”秦牧羊突然开口,刚说四个字。

  “谁?”只见那小姐面色一变,朝着自己腰间的佩剑抓去。

  虽然她身体的情况极其糟糕濒临死亡,但是作为高级大武师的反应还在,只是这一连番的动作,还是扯动了伤势,噗,一口黑血喷出,直接瘫倒在了树边。

  “啊,小姐。”丫头惊呼,怒视了一眼秦牧羊,然后赶快查看小姐伤势,如若不是此时小姐的情况糟糕,她怕是要教训秦牧羊这个吓到小姐的家伙了,她虽然年龄小,但也是一个顶级武师,距离大武师也不过一步之遥!

  “咳咳。”秦牧羊尴尬一笑道:“这位小姐,你中的邪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了,要是再不赶快医治,你可能会死的!你安慰你家丫头,可是你想过没有,若是你真的死了,你家丫头该怎么办?”

  “什么?小姐会死?”丫头一听顿时慌了,病急乱投医,哭着请求秦牧羊道:“公子,这该怎么办?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家小姐。”

  小姐本来不想承认的,可是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要是不赶快医治,她怕是真的活不过几个时辰。

  她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完全是因为她的武道达到了武道境界的第三重,大武师境!

  “公子可有办法?”小姐深吸一口气,勉强开口道。

  “姑娘这伤我自然是——”秦牧羊干咳一声:“没有办法。”

  “……”

  小姐差点气的晕死过去,若是还能行动,她真的很想一剑劈过去,你没有办法,你装个什么劲?

  丫头小桃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别提多伤心了。

  “这伤我没有办法处理,不过你身上中的邪魔之毒,我却是有办法驱除!”秦牧羊一脸正经的连声表态道,自己刚才似乎开玩笑没有开好,开叉了?不弥补一下,怕是要留给人坏印象了,当然,从开始到现在似乎还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

  “恩?”不管小姐还是丫头都是看向秦牧羊,神色似惊似喜,有前车之鉴,似是担心秦牧羊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在逗她们开心!

  对于秦牧羊的人品,都有点怀疑了。

  “真的。”秦牧羊知道两女的心思,不忍再让美人伤心,说着连变戏法般的拿出了一张符,介绍道:“这是一张上七品三清驱魔符,专门驱除邪魔之毒!”

  “你竟然有上七品三清驱魔符?”这下主仆俩都是吃惊的看着秦牧羊,显然,她们认得出来秦牧羊手中这符的不凡。

  “这不就是吗?”秦牧羊晃了晃手中符箓,笑了笑:“只要将这三清驱魔符贴在你伤口处,然后催动,自然就能够吸走你体内的邪魔之毒,至于那伤口,我则是没有无能为力了。”

  “若是能够驱除我身体之中的邪魔之毒,那点皮肉伤不算什么!”小姐认真的说道。

  她是被邪魔临死之前的反扑所伤,邪魔之毒更是汇聚了那邪魔的生命精华,所以才这么严重。

  她之所以濒临死亡,就是因为邪魔之毒深入她的五脏六腑,她之前动用了各种疗伤手段都是没用,都无法驱除邪魔之毒,内力之前还能勉强压制,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压制不住了。

  若是身体之中的邪魔之毒能够驱除掉,那点皮肉伤对于她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就算不服用任何疗伤药草,仅凭她的武道内力都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

  “我能用什么换取公子手中的符箓?还行公子明说!”小姐沉声道。

  上七品符箓本来就价值连城,上七品的三清驱魔符,更是价值不菲!

  她自然是不相信这样一个看起来都有点不靠谱的男子会平白无故的将这东西送给自己。

  “我自然是有条件的。”秦牧羊嘿嘿一笑道。

  看着秦牧羊色眯眯的笑容,两女都是面色一变。

  要是让秦牧羊知道自自己的笑容在两女的心中是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真是之前开了一个小玩笑,在两女的心中留下了那么一丢丢的坏印象。

  “无耻的男人!”丫头冷哼一声,很直接。

  “公子请自重,奴家不是随便的人!”小姐郑重的说道。

  “……”秦牧羊的笑容僵住了,他不是傻子,对方这么一说,他就知道这主仆俩想到哪里去了,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一笑就这么像‘那种’人吗?

  拜托,我也不是随便的人啊!

  咳咳,我有时候还是很正派的!

  “我的条件是希望两位小姐能够告知在下你们的名字!总不能一直小姐丫头什么的叫吧!”秦牧羊无奈的说道:“为了以示礼貌,我先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吧,我叫秦牧羊。”

  “啊,这么简单?”两女则是有些傻眼。

  “真的就这么简单啊!不然呢?”秦牧羊一脸郁闷:“我就那么像坏人吗?要知道,在过去,我可是一直标榜我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男人,并且我也是如此做的!”

  秋香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是如此无耻自恋的男子,还是第一次见,不忍听下去,担心再听下去,自己没有死于邪魔之气,而是死在秦牧羊的无耻自恋下。

  “我的名字叫做秋香,这是我的贴身丫鬟小桃。”小姐一脸歉意,向秦牧自我介绍道:“还忘秦公子见谅,之前误会公子了。”

  “秋香?”秦牧羊心中陡然一惊,不过很快醒悟过来了,此秋香非彼秋香,只是名字有些巧合而已。

  这一刻,他心中暗暗感慨:“这位秋香姑娘真的是比我上辈子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位秋香还要美上几分啊!”

  他名叫秦牧羊,在地球上,他是一位孤儿,自幼在孤儿院长大。

  三年前,因为心血来潮买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带着古朴非凡的气息,秦牧羊把玩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指,然后就穿越了。

  穿越到了海天大陆的秦牧羊身上。

  上辈子,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也没有去寻找过,无父无母,但他没有自暴自弃,反而上进努力,心思聪慧,他懂事极早,学习努力。

  他很小就有主见,自强自立,也因为自强自立,所以有人要抱养他的时候,他拒绝了,他很小就能够赚钱养活自己了。

  这个海天大陆秦牧羊虽然英俊无比,但却是一个低能儿,而地球秦牧羊长相虽然普通,可是颇有才智。

  两者结合,就仿佛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咳咳,秦牧羊自认很完美,自己幻想的浪漫爱情,或许能够在这异世界开花结果吧!

  要知道,当初可是在这方面花了无数心思。

  让秦牧羊无语的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不但是个低能儿,好像还是一个孤儿,也在玩石头的时候,划破了手指,而且似乎因为划破手指留血太多吓死了,然后被自己穿越了。

  两人都是叫秦牧羊,一个玩石头划破手指吓死,一个玩石头划破手指穿越,吓了个半死,两人结合,也真的仿佛是刀剑合璧,天下无敌。

  当然,现在实力还远没有天下无敌,脸皮却是有这样的趋势了。

  秦牧羊被秋香的名字勾起了无尽的思绪。

  ……

  “公子,你还在生气?”秋香看秦牧羊神情闪烁,有些忐忑的问道。

  “没事。”秦牧羊大气的摆摆手,你那么美,你还道歉了,我还能说什么?只能原谅咯,收拾纷飞的思绪,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现在还是为秋香小姐驱毒要紧,时间拖的越久,这邪魔之毒对你的伤害也是越大。”

  秋香明白,点了点头,但是莫名的有些紧张,因为疗伤则是要露出一点肌肤来,伤口处的肌肤虽然是小腹处,但是作为保守的女子,秋香自然是不愿意让秦牧羊看。

  “那个秦公子,这个三清驱魔符你能不能说一下怎么使用,我自己或者让小桃来?”秋香紧张的问道。

  “若是刚中邪魔之毒的时候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不但需要这三清驱魔符,还需要玄气手法等来催动!你们都是武修,不是玄修,稍有差池或许会弄巧成拙。”秦牧羊认真的陈述道。

  真的是这样吗?

  咳咳,这个是真的!

  “那就麻烦公子了!”这一刻,秋香脸色有些红,声音蠕蠕的,特温柔动听,听的秦牧羊浑身酥麻。

  “不麻烦!”秦牧羊连表态。

  男人嘛,精气神是一定要有的!

  “那个,你能闭上眼睛来吗?”秋香有些羞赧的说道。

  “闭上眼睛?那我若是摸错地方了,你不要生气。”秦牧羊先打防疫针。

  “……”秋香一想到一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情景,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连说道:“那你还是看着治疗吧!”

  丫鬟小桃在秦牧羊的招呼下帮忙掀开了秋香的一点衣裙,仅仅露出小腹伤口处,一个巴掌那么大,露的多,害怕秋香发飙。

  有道是,驱毒的过程难免有些磕磕碰碰。

  这不,秦牧羊的手指不小心跟秋香的肌肤碰在了一起。

  后者浑身一颤,她可是连一根手指都没有被男人碰过,如今被人碰到了小腹的位置,虽然是为了驱除邪魔之毒,还是让秋香羞恼无比。

  “秋香小姐见谅,我不是故意触摸到你的!我——太紧张了。”秦牧羊苦笑一声,先道歉。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这个真不是!

  因为秋香的肌肤太美了,一时恍惚,在将那符盖在秋香伤口处的时候,手指头不小心蹭了一下。

  “希望你接下来注意点…”秋香小姐羞恼道。

  她能怎么办?碰都碰到了,主要对方是无意的。

  话声刚落。

  秦牧羊的手掌再次摸上了,上次是手指不小心,这次呢?我的天,整个手都上去了。

  “不要说话,我在用玄气催动三清驱魔符驱除你体内的邪魔之毒!注意调动内力,帮助驱逐邪魔之毒。”秦牧羊的声音立即响起。

  本来要发飙,一剑斩了这个无耻之徒,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误会了,对方是为了自己驱毒。

  各种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在过去修炼玄功的时候,秦牧羊总是感觉枯燥,现在,他则是感觉一切值了。

  虽然只是手掌的肌肤之亲,而且有很大部分是隔着符,但也让秦牧羊美的灵魂要飞上天一般。

  转眼之间半个时辰过去了。

  这对于秦牧羊和秋香来说都是无比难忘的半个时辰。

  不过两者的难忘不同。

  秦牧羊的难忘是感觉这时间过的太快,仿佛一眨眼,恋恋不舍的将手拿走了。

  秋香的难忘是这时间过的好慢,读秒如年,那手终于离开自己的肌肤了。

  ……

  不管两人的心情如何,这邪魔之毒总算是完全驱除掉了。

  之前驱除邪魔之毒的过程有些旖旎,可是此时体内邪魔之毒一扫而空,内力在体内畅通无阻,秋香泛着羞红的脸庞也是恢复了自然,她脸上带着感激对着秦牧羊道:“多谢秦公子救命之恩!”

  “不客气。”秦牧羊摸摸鼻子,隐约间,似乎有一股清新迷人的体香从手面上飞出,扑鼻而来,那是让人陶醉的气息,真可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秦牧羊决定,这只手一个月不洗了。

  “秦大哥,你是什么玄道境界?”丫鬟小桃问道。

  “我的境界吗?咳咳,我这样跟你说吧,之前驱除秋香姑娘的三清驱魔符,就是我亲自炼制的!”提起境界,秦牧羊莫名的有些心虚,不过脸上却是带着淡然平和的笑容说道。

  “那上七品三清驱魔符竟然是秦大哥炼制的?如此看来秦大哥是大玄师了。”丫鬟小桃一脸震撼,又恍然大悟的说道。

  “我也就能够炼制几种七品符箓而已。”秦牧羊谦虚道。

  “能够炼制几种七品符箓,还能炼制上七品符箓中明显都难炼制的三清驱魔符,看来的确是大玄师无疑。”秋香也是震惊无比,点头附和道。

  她显然也是认可了秦牧羊是大玄师的事实,主要是她对玄道不够了解。

  事实上呢?

  秦牧羊的确是能够炼制七品符箓,而且也的确是能够炼制好几种,但是他的境界就是大玄师吗?

  不是的。

  他为何不直说自己的境界?

  因为他只是小玄境,称呼上叫做‘小玄师’,相当于武道之中的武士。

  要是用师傅的话说,自己是资深小玄境,可不管自己的姿势深不深,小玄境总归不是中玄境,更不是大玄境。

  他自然是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真实境界。

  而且玄道方面和武道方面不一样,要是不出手的话,那可是很难看出真实境界的。

  有些武道天才可以越级挑战,甚至武士能够挑落武师,武师挑落大武师。

  有些玄道天才也是可以越级的,比如越级炼制符箓,一般小玄师只能够炼制九品符箓,符箓共分九品,九品最差,一品最高。

  能够炼制出来九品符箓的小玄境修士,才能称之为小玄师。

  没错,还有的小玄境,却是连九品符箓都炼制不出来,这样的小玄境修士甚至都没有资格称之为小玄师的。

  小玄师之中有些逆天的妖孽,是可以越级炼制八品符箓的。

  这种小玄师,都是绝世天才。

  能够越级炼制的八品符箓越繁杂,天赋也是越逆天。

  秦牧羊能以小玄师的实力能够炼制出来几种七品符箓,可见他的确是无愧于‘姿势深小玄师’称号!

  “还不知道两位姑娘来这深山老林要做什么?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秦牧羊大腿拍的啪啪响,大义凌然的说道:“说不定我能够帮上忙。”

  秋香顿了一下,对秦牧羊问道:“秦公子,看你似乎从荒山深处而来,可曾知道这山里面可曾有一座道观?”

  “道观?我知道一个,我刚从道观出来!”秦牧羊解释道。

  “是吗?”秋香小姐眼前一亮,连声追问道:“那道观之中可有一位叫‘鹰君’的道士吗?”

  “英俊的道士?我就是啊!被秋香姐如此当面称呼,实在是有些愧不敢当。”秦牧羊一脸腼腆的笑道。

  秋香和小桃一脸蒙圈:“……”

  “怎么了?难道我不帅吗?”秦牧羊看两人似乎不认可,一改之前低调的风格,义正言辞,说话间只见那长袖猛地一抖,接着一把折扇出现在了手中,啪,折扇打开,轻轻摇动,姿态从容,颇有几分潇洒。

  只见折扇正反面都有三个大字。

  正面写着:美男子!

  反面写着:就是我!

  “……”

  两女的三观在这一刻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秋香苦笑不得的看着秦牧羊解释道:“我再找的人,他的名字叫‘鹰君’,不是长的英俊。”

  “找的是原来是人名,不是长相啊,那真是不好意思,我误会了。”秦牧羊一脸恍然大悟,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坦然道:“我们道观就和我师傅两人,我师傅名叫邋遢,不是你们要找的‘鹰君’。”

  “不是吗?”两女都是有些失望。

  “你们说说看,说不定那位‘鹰君’道士能够做到的,我这个长相英俊的道士也能做到呢?”秦牧羊摇晃着手中的‘美男子’笑着说道。

  “……”

  

  两女对秦牧羊的臭不要脸属性也是早就有了免疫,只当没有听到他的自吹自擂。

  “你帮不上忙的。”秋香摇了摇头,无奈一笑道:“林州境内,有一些妖魔王统领的众多妖魔残害无辜百姓!需要有君皇或者玄君级别的是强者才能够灭杀那些妖魔王,我们林州如今没有武皇玄君坐镇,而鹰君作为一位玄君强者,他要是愿意出手,那些妖王和魔王必死无疑!”

  “妖魔王?”秦牧羊的心顿时一惊,那可是厉害的家伙,自己现在对上那可是必死无疑。

  这些年,他从师父的口中知道很多,在这个海天大陆,除了生活者人类之外,还生活着妖魔,一开始是邪魔和妖怪的统称。

  妖魔王指的是妖王和魔王。

  邪魔和妖怪的修炼方式都与人类不同。

  邪魔,是由天地邪气或者特殊的环境凝聚融合而成,最是稀少,但是个个实力非凡,邪魔擅长蛊惑人心,很多人类因为修道不成,转修为魔,或者感觉修道太过缓慢,转而修魔,修魔的修士可是不少,这些修士被称之为魔人,也称魔头。

  不管是邪魔,还是魔人,按照境界主要分为九重,分别是魔士,魔师,大魔师,魔将,魔王,魔皇,魔帝,魔尊,魔神。

  妖怪的修炼方式和邪魔也不一样,他们是某种生物成精,生出灵性,这种生物或是植物,或是动物,也或是微生物等等。

  妖怪的修炼和人类有一定程度的相似。

  妖怪的境界也是分为九重,分别是精怪,小妖,大妖,妖将,妖王,妖皇,妖帝,妖尊,妖神。

  秦牧羊不忍对方失望,收了折扇,沉默片刻问道:“那位实力高达玄君境界的鹰君,他的为人如何?”

  玄君,相当于妖怪中的妖皇,邪魔中的魔皇强者。

  “他曾经斩杀过不少妖王和魔王,嫉恶如仇。”秋香说道:“在林州的威望极高。”

  “为何隐居?”秦牧羊问道。

  “不知。”秋香摇头。

  “这样嫉恶如仇的大能者,他以前斩杀了不少妖魔王,突然销声匿迹,原因很多,要么,在林州有了妖皇魔皇,和鹰君彼此约定不出手斩杀下面小辈,或者,他自己出现了意外,不要说没有妖魔王能够对付他,修玄道者,你可是了解的,修玄者肉身其实很弱,被妖魔王,或者人类武王靠近,都是可能被杀!”秦牧羊沉声道:“他出现意外可能性很小,但不是没有可能。还有,则是他闭关不问世事,想要修炼到更高的境界,毕竟玄君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当然,也或者有其他的可能,总之,他既然有很多年没有出现,那么就算你见到了,对方也是不一定会出手。”

  “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也想过,但是看到生灵涂炭,我心有不忍,所以想要试试,可惜,却是没有想到,我得到的讯息是错误的。”秋香叹息。

  秦牧羊能够感觉到秋香的失落。

  “我们一路寻找,一路斩妖除魔,救助了不少人类,小姐更是在不久前斩杀掉一个大魔师级别的邪魔时,被那邪魔临死之前反扑重伤,要不是遇到寒大哥,怕是完了。”丫鬟小桃脸上带着后怕。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切看起来似乎没有希望,但是谁又能知道,不久的未来是不是光明的呢?”看着神色黯然的秋香,真是我见犹怜,秦牧羊轻声劝解道。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秋香默念,越是低吟越是感觉此诗寓意无穷,她的眼眸也是因此变得明媚动人,不禁叹服:“公子高才,秋香敬佩。”

  “咳咳。”秦牧羊一脸惭愧道:“这是家乡流传的小诗,我只是借用而已。当不得秋香姑娘如此赞扬。”

  “只是借用吗?”秋香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秦牧羊,她不知道此时的目光是多么的勾人,眼波流媚,看的秦牧羊心肝犹如小鹿乱撞,要死人了。

  “对了,两位姑娘接下来准备怎么办?”秦牧羊问道。

  “我们来自雷鸣城,接下来我们要回雷鸣城了。”秋香顿了一下,认真说道:“我不是因为这次差点身死怕了,而是这一路走来,我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不足,我回去之后准备闭关修行,等修炼到武宗境界再出来斩妖除魔,有朝一日希望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秋香小姐的气节气魄让人佩服!”秦牧羊肃然起敬道:“谁说女人不如男?秋香小姐能顶半边天!”

  “咯咯,小姐能顶半边天?”丫头小桃咯咯笑。

  “噗嗤,莫要笑我不自量力就好!”秋香也被逗乐了。

  “对了,你们知道荆南城吗?”秦牧羊等两女笑过了,腼腆一笑道:“我对林州的各大城池不太熟悉。”

  “荆南城?”秋香掩嘴轻笑:“那公子你走的方向似乎有些错了。”

  “跑偏了?”秦牧羊一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是迷路了,因为我是路痴!”

  “额,你说话真有意思。”秋香笑个不停,芊芊玉指比划着说道:“你应该朝那个方向。而我们回雷鸣城则是要朝着另外一个方向。”

  “是吗?”秦牧羊干笑一声,失望之色溢于言表:“那真是遗憾,看来我不能得到两位姑娘的保护了!”

  秦牧羊自认不是下半身决定上本身思维的人,他此次下山是受师傅之命要前往荆南城去送信,虽然师傅没有说具体的时间,但是这个事情是他此次下山师傅唯一交代他做的,他自然是要做好。

  “噗嗤!”两女再次被逗乐了。

  男人都是大男子主义,一向都是想着如何如何保护女子,而这个秦牧羊特别的很,却是反其道而行,让两女乐得不行。

  在她们心中,秦牧羊是专门逗她们开心的,因为秦牧羊可是她们心中的大玄师,大玄师手段很多,还需要她们保护?

  “救命之恩不言谢,铭记在心,都是江湖儿女,以后若是来雷鸣城可去寻我,若有事差遣,只需差人送信,必全力以赴。”秋香收敛笑容,抱拳郑重说道,此时的秋香给人英姿飒爽的感觉。

  毕竟,这是一位高级大武师,距离成就武宗也是很近了。

  她没有女儿家的扭捏,相反有些豪爽。

  “之前救秋香姑娘之事莫放心上,比起姑娘心有大义,仗义天涯,我做的事情太过平常,不值姑娘惦念,废话不多说了,山高水长,我们后会有期。”秦牧羊也是学着对方,入乡随俗,抱拳道。

  “秦公子,后会有期。”秋香发现跟秦牧羊说话,她发现能让心情变得愉悦,现在要分别,不知道为何,心中竟然有一点不舍,这让她有些惶恐。

  秦牧羊摆摆手,微微一笑,挥一挥衣袖,转身离去,不带走一片树叶。

  “再见,秦大哥。”丫鬟小桃很是不舍,眼圈泛红,对着秦牧羊的背影挥了挥手。

  秋香看着慢慢远去的秦牧羊,心中怅然若失。

  接着秋香收拾了心情,招呼心情也有些不佳的丫鬟小桃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以他们所在的地方为参照点,雷鸣城的方向是在东南,而荆南城是在东北,虽然都是在东方,可是两地之间的相隔却是足足有数百里,自然无法同行。

  ……

  两日后。

  “和秋香她们分开已经两天的时间了,终于见到人了。”秦牧羊望远处隐约闪烁的身影,眼中带着惊喜之色。

  嗖!

  秦牧羊开足马力小跑了过去,可是突然之间他顿住了脚步,他的面色不由一变:“有妖怪。”

  映入他眼帘的场景是两只巨大的老鼠,那是鼠妖,正和四个人类修士厮杀,虽然人类修士数量多,并且是以二对一的局面,但是他们却是完全处于绝对的下风。

  那鼠妖行动起来特别的灵活。

  从这四个人类修士浑身沐血,甚至衣衫上有些干涸的样子可以获悉,他们与鼠妖的厮杀已经不是一时片刻了。

  秦牧羊这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妖怪,他的内心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杀猪这样的活干过不少次,过去,他师傅为了让他练胆,可是经常捉野猪让他杀,但是杀妖,却是真的没有干过。

  “我是一个小玄师,真的不擅长战斗啊!”秦牧羊心中暗叹一声,但还是硬着头皮冲了上去,胆怯之中,他的血性未灭。

  不忍人类同胞死于妖怪之手。

  “妖怪害人,不杀之将会有更多的人类被他们给杀死,杀他们就是为人民除害!”秦牧羊一边冲过去,一边在心中念叨着,似是为了说服自己,又似是为了消除自己心中的胆怯。

  “朋友,不要过来,这两头妖怪都是顶级精怪,你是一个普通人,靠近的话会被这些妖怪给杀死的!”其中一个青年武者看到秦牧羊靠近,连大声叫道。

  这四个年轻人都是武修,不过都是武士境的修士。

  “是啊,莫要过来,希望你能够前往数公里外的赤山镇去叫镇子上的武者来支援,这样就感激不尽了。”另外一个青年连声说道,噗,这一开口,被那鼠妖抓住机会直接抓的浑身鲜血飞溅。

  另外两个青年都是没有开口,因为他们的实力更低,在勉强支撑,担心一开口会被那两头鼠妖给抓住机会杀死。

  

  其实与两头鼠妖战斗的四人,他们的情况都是极为糟糕,随时可能被杀,武士级别的修士和精怪级别的妖怪,其实是同级,两个武士都是斗不过一个精怪,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是没有修习厉害的武学招式。

  

  肉身厉害,没有厉害的手段,自然是发挥不出肉身的强大。

  

  在境界低的时候容易出现越级挑战,原因就是武学招式,武学招式也被称之为武技!

  除了自身原因之外,这两头鼠妖都是顶级精怪级,距离蜕变到小妖境界也不远了。

  

  听到其中两个青年武修的话语,秦牧羊心中更加动容:“真是善良的人啊!看他们的情况,他们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我就算是叫人,恐怕也来不及救他们,他们只是不想让我这个无辜的人送死而已。”

  

  “如此善良的人,要是没有人相助,怕是大半都可能被鼠妖杀死,我还等什么呢?等他们被杀吗?”

  

  哗!

  

  光芒一闪,只见秦牧羊手里出现了一把桃木剑,就好像变戏法一般。

  

  “杀!”秦牧羊肾上腺素沸腾,怒目圆睁,低吼一声就冲向一处战场,这里的两个修士伤势严重无比,显然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绝境,他咆哮的声音响起:“你这只该死的白痴臭老鼠,给大爷滚来受死吧!”

  

  这处战场的两个修士看到秦牧羊不但没有走,反而冲了上来,都是忍不住惊呼:“兄弟小心!”

  

  原来,那头将他们两个逼入绝境的鼠妖,听到秦牧羊的咆哮,愤怒了。

  

  吱呀吱呀!

  

  这头鼠妖怪叫着朝着秦牧羊扑杀而来,它的眼中带着无尽的怒火。

  

  妖怪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说话,不过精怪级别的妖兽,还不能说话。

  

  小妖级别的妖兽,能够说话的也只是少数,不过达到大妖层次的妖怪,大部分都可以口吐人言了。

  

  虽然不会口吐人言,但是它作为妖怪是可以听懂人言的。

  

  普通野兽可是听不懂人言。

  

  它被秦牧羊的话激起了怒火,所以,宁愿放弃即将被它给杀死的人类。

  

  精怪,毕竟是刚脱离野兽行列,智慧较低,最是容易被激起怒火。

  

  看着冲杀过来的,成人高的鼠妖,别看手中握着桃木剑叫嚣,但是实际上,秦牧羊的心中其实慌得一匹。

  

  鼠妖的爪子,锋利无比,而且还带着毒素,能够麻痹人的神经,对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除了它的爪子,它的牙齿同样锋利,毒素更强。

  

  所以被袭击到,肌肤破了皮之后,要是不赶快医治,随着时间推移,行动会变得迟缓。

  

  这些害处在秦牧羊的心中一闪而逝。

  

  他的右手紧握桃木剑,不知道何时他的左手里出现了一张符,在那鼠妖即将临身的刹那。

  

  “临兵列阵,定!”秦牧羊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低喝出声。

  

  哗!

  

  那张符箓瞬间光芒一闪,激射而出,贴在了那鼠妖的身上。

  

  那鼠妖直接定住了。

  

  随之,秦牧羊一剑刺出,桃木剑之上一道白光闪过,这把看起来很朴素无华的桃木剑竟然直接刺入了鼠妖的身体。

  

  然后,秦牧羊拔出那桃木剑,那鼠妖轰隆到底。

  

  至于那符箓则是燃烧掉了。

  

  因为那是一次性的符箓。

  

  至于那两个冲杀过来的青年看到这一幕,彻底的惊呆了,他们还唯恐秦牧羊出事,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玄师?兄弟你好厉害!”两人惊喜交加,大声赞美道。

  

  本来以为只是来了一个送死的有善心的普通人,却是没有想到遇到了神秘莫测的玄者。

  

  修士中,修玄的可是万中无一。

  

  他们小镇上足有数万人,能够修武的修士足足有数百人之多,但是这数百修士,却是无一能够修玄,当然,修玄者本来就少,没有修玄的师傅指引就算有那样的天赋,也是不知道如何修,更何况,拥有修玄天赋的本来就稀少罕见。

  

  玄者没有施展手段之前,就和普通人一般无二,没有武者那样的气场,可是爆发出来的手段,却是诡异莫测。

  

  比如让那鼠妖定住的符箓。

  

  那可是一件八品符箓,虽然只是下八品,但也是八品啊,就算是对上一些小妖都有不小的功效,秦牧羊用来对付精怪级的鼠妖,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

  

  只是,秦牧羊紧张了,本来是想用玄术对敌的,可是紧张之下,就挥手使用了这么一张价值不菲的下八品‘定字符’。

  

  “多谢兄弟救命大恩!”两个修士激动无比。

  

  听到两个和自己年龄显得刚的青年修士的赞美和感激,秦牧羊心里美滋滋,自然露出了一抹笑容:“不用客气,斩妖除魔,本是我辈应为之事!”

  同时心中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本来以为斩妖不容易,下山来第一次出手,虽然一度慌的一匹,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兄弟高义!”两人都是被秦牧羊展现出来的风度折服。

  

  “啊!”不远处传来了惊呼声。

  

  “不好!”另外两人都是面色一变。

  

  “让我斩了另外一只鼠妖,我们再聊。”秦牧羊兴奋的大叫一声冲了上去。

  

  嗖!

  

  那巨大的鼠妖看到秦牧羊冲杀而来,眼中带着一抹恐惧,然后,然后直接跑了,另外两个人不是不想阻止,可是他们两人的伤势极为严重,根本阻止不了。

  

  “兄弟莫追!那鼠妖若是逃跑,可是很难追上……”一个修士连声说道,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秦牧羊嗖的一下就已经追上了那鼠妖,他咽了咽口水,尴尬不已,没有说完的话也是说不下去了。

  

  秦牧羊的真实速度哪有这么快,他之所以能够追上这只鼠妖,那是因为他动用了‘神行符’。

  

  神行符一式两份贴在双腿之上,速度暴涨,轻易就追上了这只鼠妖。

  

  这次是下八品级别的神行符。

  

  价值不菲。

  

  没办法,他之前放出话来,要斩了这只鼠妖,若是让其逃掉,那自己该多丢脸啊,于是,宁愿消耗掉两张下八品神行符箓也是要斩了这只鼠妖。

  

  “鼠辈,吃大爷一剑!”秦牧羊大吼一声,如惊雷炸响。

  

  吱呀~~~

  

  那鼠妖直接吓尿了。

  

  秦牧羊感觉好笑,心中暗道一声:“胆小如鼠,古人诚不欺我也!”

  

  那鼠妖本来以为自己想逃绝对可以逃掉,哪里想到秦牧羊这么快就追上了自己,一声大叫,吓的它半死,魂都差点没了。

  

  对于鼠妖来说,畏惧强者,被吓的尿了,这个事情并不丢人!

  

  那鼠妖看着秦牧羊手中桃木剑要斩下,后腿站着,前腿趴着,脑袋砸在地上,嘭嘭嘭,磕起头来了!

  

  这鼠妖一边跪下磕头一边吱吱呀呀的叫,意思很明显,咳咳,它是在求饶,只是它不会说话。

  大家都看懂了。

  

  “……”秦牧羊一脸懵逼,这样也可以?

  

  那鼠妖看秦牧羊蒙圈的样子,以为眼前人类饶过了自己,然后爬起来就想逃。

  

  “你以为你跪地求饶,就能让我心慈手软吗?残害人类无辜的鼠辈,给我受死吧!”秦牧羊顿时大怒,感觉自己被一只老鼠给羞辱了,哗,桃木剑闪电般的刺出,嗡,只见一道白色光芒一闪而逝,那看起来寻常的桃木剑刺入了这只鼠妖的身体之中。

  

  嗷呜~~~

  

  这鼠妖发出一声惨叫,也是步了上一只鼠妖的后尘。

  

  寻常武器刺入鼠妖可是杀不了它,秦牧羊的桃木剑却是能够杀它,那是因为这件桃木剑是特殊的。

  

  那四个重伤的青年搀扶着走上前。

  

  “我叫李文,这三位都是我的堂兄弟,分别叫李力,李全和李猛,这次我等能够活命,全仗恩公仗义出手相助。”看起来最年长的修士李文脸上满是感激道。

  

  “多谢兄弟救命大恩!”李力,李全,李猛三人异口同声郑重道。

  

  “咳咳。”秦牧羊有些腼腆,被人赞美的感觉似乎很不错,有点上瘾了,一脸谦虚的笑道:“举手之劳而已,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斩妖除魔行侠仗义,本是我辈应为之事,不值一提。”

  

  秦牧羊一番话更是引起几人赞赏,李文脸上带着恭敬之色问道:“还未请教道兄大名?”

  

  虽然秦牧羊的年纪看起来不大,但却是能够引起他的尊敬,无他,秦牧羊的不凡实力,秦牧羊的玄者身份都是让他敬畏有加。

  

  “我叫秦牧羊。”

  

  “秦兄,我们的伤势不轻,现在要回镇上,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好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李文认真的说道。

  

  “这……好吧,你们的伤势都是比较严重,防止再有妖怪出现,我就护送你们回去吧!”秦牧羊顿了一下,顺水推舟道。

  

  他刚下山没几天,想要融入这个世界,自然是要多与人接触。

  

  这,是一个好机会。

  

  而且,从这里回他们说的赤山镇上,还有数公里之遥,说不定还会有妖怪出没,以他们四人如今的糟糕状况,再来一两个寻常精怪级妖怪都足以灭杀他们了。

  

  “多谢恩人了!”四人顿时大喜,他们被秦牧羊所救,自然是不好让秦牧羊再护送他们,现在秦牧羊主动提出,他们自然是开心无比,而且,回到镇上,他们也才能够表达对秦牧羊的感激之情。

  

  “不过,你们能不能不叫恩人了?这听的我浑身发麻。”秦牧羊苦笑。

  

  “那叫秦兄?”李文试探问道。

  

  “行。”秦牧羊点头。

  

  于是,以李文为首的四人都称呼秦牧羊为秦兄。

  

  在这个世界上,以实力为尊,哪怕秦牧羊的年纪明显比他们要小上一些,他们称呼秦兄也是没有丝毫的别扭感觉。

  

>>>点此阅读《逍遥至尊》<<<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