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诡函实录(兰戈大魔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诡函实录

作者:兰戈大魔王

简介:函,一种隐于山川河流的奇异建筑,隐藏着流传千古的秘密。主角在一次探险行动中误入诡函,公寓楼中的棺材、人魈、地下的奇异蟾宫、无皮怪蛙……匪夷所思的事物接二连三……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诡函实录

《诡函实录》第1章 海洋物流免费阅读

昏暗的出租屋内弥漫着颓废的味道,死气沉沉。

难得一个周末,睡到中午才起来。我伸了个懒腰,百无聊赖。

翻了翻泛黄的《故事》,咽了口过期的冷咖啡,脑中整理了一下今天要写的东西,按下开机键,电脑却没有反应,我又按了几下,它仍然无动于衷。

什么情况?电脑坏了?

点开手机屏幕,还是昨天晚上的12%,我这才想起来,水电费已经欠了两个月了,房租也没交。

房东马大爷人不错,知道我们小年轻赚钱不容易,一般不会太计较。他老婆就不一样了,比《功夫》里的包租婆还凶,欠两个月房租已经是她的底线,再欠下去我估计她真的会提着菜刀来查水表,虽说五十多岁了,但是这死肥婆一身横肉,霸气外露,这片城中村的街坊邻居都很怕她。

上次二楼抓小偷的时候,我在楼上亲眼看见她抄起一条钢筋把两个一米八的纹身壮汉抽得满街跑。我每天出去接活儿,都要算准了她打麻将的时间段行动,以免上楼梯的时候狭路相逢。

臭咪是我捡的流浪猫,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我怀里,喵喵喵叫个不停,烦得很,我舀了杯猫粮甩在它的盆里。看着臭咪狼吞虎咽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当只猫蛮幸福的,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不用考虑那么多的烦心事。

想了想,自己这两年确实混得很差。大学毕业后做了两年社畜,本来打算自主创业却惨遭社会的毒打,之后生了一场大病,想通了很多道理,于是蜗居在城中村里,基本上处于社会性死亡的状态,写写剧本打打工,也算混口饭吃。我觉得外面送外卖的小哥混得都比我好,于是我鼓起勇气打算找一份送外卖的工作,希望实现月入几万的小目标,黄蓝两家都应聘过,本来以为咱大学学历肯定能轻松通过,没想到刚好旧病复发,最后都不了了之。

最近身体恢复得很好,我又重燃了发财梦,但不知道做什么。

一次在咖啡厅里蹭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张招聘宣传单,是一物流公司招聘物流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登录他们的网站了解了情况,工作的内容引起了我的兴趣。他们接单的方式跟普通的外卖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单子的内容却不仅仅局限于送饭送快递,杂七杂八什么事儿都有,总之需要人跑腿儿的这家公司都做,不同的单子佣金也不一样,有些单子收入高得吓人。

我寻思这模式不错啊,服务业务的范围扩大了很多,物流员可选的单子也很多,而且很适合做兼职。很快我就在网上办理了入职手续,平时一天接上几单,赚点外快,再加上文字收入,基本上饿不死。

没水没电,房子是彻底待不成了。我看看表,刚刚一点,包租婆这时候应该刚刚支起麻将摊子,现在溜出去是最佳时机。我拔下充电器,连同备用的充电宝一起塞进背包里,怎么说也得在星巴克蹭一下午网。

由于是周末,平时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的星巴克里面坐满了人。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空位,刚准备冲过去,想了想又停了下来,因为我每次进去都不点东西,平时没人倒还好,现在过去占座儿确实有点不好意思,我转了两圈,在外面的广告亭子找了个座儿。

我登录了一下物流公司的网站,想着看能不能接个单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单子大概分为三种。

A类基本上属于纯跑腿儿的,送饭送快递代驾等等。B类属于跑腿儿加干活,有些活儿还得有特殊技能,比如修空调通马桶等等。C类比较特殊了,在网站上只显示代码,具体任务要到QQ群里面看。

我平时接单都是AB类,虽然佣金不高,但是风险也小。从来没接过C类,因为我总觉得C类里面一定有猫腻,搞不好会涉及到一些违法的活动,平时也是只会进去看看都有些什么任务,心里想一想,满足一下自己的猎奇心理。

在总的讨论群里面,刘一龙在炫耀自己又接了个什么大单,自己是如何一单封神开上了宾利,从曾经的小刘摇身一变,成了刘老板。我一直以为他是在吹牛,但是根据一个可靠同事的小道消息,这家伙刚开始其实也是接些小单子,直到接了一个C类大单才发家致富,据说是给南方一老板迁祠堂。

南方人的宗族理念很强,把祠堂看得非常重,一般是不能动的。但不知道这位老板怎么想的,要求把一整座祠堂,一砖一瓦,包括棺材,全部都拆分用集装箱分批运到海外,然后在那边组装还原起来。

普通人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刘一龙也不知道以前干什么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确实把这事干成了,赚了七位数的佣金,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公司内部的明星员工,只要他在群里冒个泡,一分钟之内群消息必然99加。

虽然事实摆在面前,但我还是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公司专门树立的一个广告?用于激励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的?退一步说,就算这家伙真有这种本事,何必与这种小物流公司合作呢?赚到钱得和公司分账不说,还很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行动,闷声发大财的道理谁不知道?公司用什么去留住他?这些都只能靠推断,但我隐约感觉到这家公司背后的来头绝对不小,很显然故意用这种低层的服务业务来掩盖自己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那些大工程。

编剧的老毛病又犯了,我不断脑补着这个公司的完整面目和幕后黑手,拿出本子写写画画,琢磨着怎么样把它搞成一篇儿吸引眼球的爆款文章,以便投到公众号里赚点生活费。

正想到关键时候,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我骂了一声,转头一看,竟然是华子。

“飞哥,在这干嘛呢?又写剧本啊?”华子对我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这家伙就是经常给我提供内部消息的同事,比我小两岁,浓眉大眼儿,身体比我壮一圈儿,却是怂货一个,平时只敢接些小单子。我揭不开锅的时候跟他借过钱,所以和他关系还不错。

我打个哈欠:“你跑这来干什么?不跟你女朋友快活去?”

“锤子女朋友,别提了,早就吹了,”华子摆摆手,一脸丧气,苦笑着,“什么狗屁爱情,我现在是彻底看清楚了,在钱面前就是个屁,我现在就想搞钱,我要当个有钱人……难啊……”

我笑了笑道:“年轻人不要这么丧,有钱人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要努力向前看,向刘老板学习。”

“怎么说?你想接大单子?”华子眯了眯眼睛,把椅子往我这挪了挪,抱怨道:“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行情,现在一到周末,兼职的人越来越多,很多送外卖的听说咱这佣金高也跑过来凑热闹,好一点的小单子一放出来就被这帮牲口抢个精光……说实话,飞哥,我看一个大单很久了,要不咱俩搭个伙儿,想想办法干他一票大的,免得整天受窝囊气……”

我想了想,心说你他娘的该不会是公司的托儿吧?不过我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基本还是傻子一个。我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点水平的,根据我对他的了解,这小子应该不会城府这么深。

我瞪了他一眼:“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可不干,你自己掂量着点,别最后钱没赚到,把自己弄进去了。”

“我又不是二球,犯法的事我敢做吗?我看的这个C类单……其实就是送外卖……”

“送外卖?那还是小单儿啊,怎么可能是C类?”我将信将疑,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禁打了个寒颤,菊花一紧,“你……要做那个?怪不得你女朋友把你甩了。”

“嗨!别胡扯,我一直男,怎么可能做那种恶心事……”

“那你要送什么?贩毒?”我拿起手机就点了两下1。

华子一看赶紧抓住我的手,陪笑:“别别别,绝对不是贩毒。”

我不耐烦道:“别在这卖关子,到底干什么?快说!你不说我走了。”

华子清了清嗓子,咽了口唾沫,压低了声音:“……给死人送钱。”

“你什么意思?给死人送钱?送死人钱吗?”我皱了皱眉头,拍了拍他,“我说大华子啊,你该不会中邪了吧?搞这些邪门歪道?”

我收拾东西就准备走,华子拉住我:“哎,等等等等,老哥听我说完,其实是这么个事儿啊,很简单,一富商,本打算下个月初回国,和女儿一起去祠堂给祖先烧纸,不料刚刚在美国吃了官司,实在抽不出身回国,这不,今天都30号了,他女儿一个人不敢去,想找人陪着她去烧纸,所以在咱们网站提出了一个需求……”

我搓了搓下巴,想了想,笑道:“就这么点破事儿,怎么可能归到C类?”

“唉,你也知道,一般C类大家都是看看,真正敢接的没几个,我也是翻到最后一页才看见这活儿,凌晨四点刚刚发布没三分钟,我一看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了吗?瞬间就给接下来了。”

“佣金给多少?”我有点心动。

华子眼睛里放光:“十万块钱,公司抽五千,剩下的咱俩平分。”

“这种好事,你一个人不就搞定了,凭你这帅气逼人的长相,说不定还捞一女朋友傍一小富婆,以后开法拉利,找我干啥?”

华子笑了笑:“唉,人家富婆能看上咱?你也知道我这人胆子小,这种事情还是有点儿瘆人的,再说万一真的是个坑,你心思比我细,咱俩一起总算有个照应,那天晚上我本来打算通知你,想着咱俩一块儿接的,又怕打扰你休息,只能一个人先抢下来,但是公司有规定,分活儿也必须是公司员工,总不能便宜了那帮牲口吧?”

我被他说得一乐,给了他一拳:“算你小子有点良心,把我放的位置比牲口都高。”

华子咧着嘴:“怎么说?飞哥,干不?”

我白了他一眼:“别高兴太早,你先把单子发给我,我回去琢磨琢磨,明儿一早给你回话,行了,回吧,我也该走了。”

华子又拉住我:“老哥,咱俩也几个月没聚了,走,找家馆子,我请你喝酒。”

我摆手:“不喝,戒了。”

华子冷笑道:“我记着你酒量不挺好的?上次聚餐咱们那桌最牛的也没比你多多少……怎么?现在装的退隐江湖的样子?看不起我啊?”

我立刻回道:”……非要喝也得干完这单再说,到时候再喝庆功酒嘛。”

“好,一言为定,多谢!我等你微信,走了。”

望着这家伙的背影,我心说这小子最近市侩了不少,学会套话了。

我加了一下华子留下的 C类专用QQ群,这活到底能不能干,现在还不敢肯定,别到时候挂羊头卖狗肉就麻烦了,我必须搞清楚所有的流程,而且要留一手,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是有,但九成都是钓鱼的饵。

验证消息一时还没过来,周围冷风一吹,尘土飞扬,我打了个寒颤,眯着眼睛往回走。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一送外卖的电动车撞上,这家伙自己闯红灯还理直气壮地骂我几句,我一看是个毛头小伙子,懒得和他计较。看着他我倒并不生气,只是为自己感到悲哀,二十大几的人了,混成这个鬼样子。

中午起来到现在还没吃饭,肚子开始不满。天上落起了雨点儿,冷风一阵接一阵,我寻思着找个地方避避雨,顺便吃点饭,环顾四周,找了家看上去不太贵的馆子溜了进去。

“老板,来碗羊肉面。”

“好!坐,”一个地中海中年男笑道,给我倒了碗面汤,“来,喝碗汤,暖暖身子。”

我回了声谢谢,喝了口汤,环顾一下四周,这店子似乎有些年头,七八张桌子基本都坐满了人,看穿着打扮,基本上都是附近的一些农民工,老板张前忙后,气氛还挺热闹。

热气腾腾的羊肉面端了上来,羊肉都是大块儿的,少说也有三两,面条是两三毫米厚的宽扯面,一看就是陕北的做法,豪爽!这一大碗宽面才二十,比羊肉泡馍划算多了。羊肉的香味一下子勾起了我的食欲,唏哩呼噜一通猛咥,很快就干掉了半碗,肉吃完了,面还没完,我又剥了两颗蒜,正准备继续战斗,手机叮咚一声——QQ群验证通过了。

我正准备点开,旁边一个农民工大摇大摆径直朝我走过来,吧唧一屁股坐到我旁边的空位儿上,他两个红头盔工友也各自掂着啤酒坐在了对面。

一个红头盔看了我一眼,用牙齿咬开啤酒,咕咚咕咚喝着。三个人开始高谈阔论,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似的。我一边低头吃面,一边快速分析着他们的聊天内容,也不是我天生八卦,只能算编剧的职业病,抓细节已经成习惯了。

四川话其实并不算太偏南的方言,作为一个北方老爷们儿,我还是能听得懂的。

他们大概讲了这些事情:这几个人所在的工地是北边的一处荒原,最早政府打算对这边进行开发,后来项目终止,地批给一家地产公司。一个小区二十几栋楼,整整盖了六年时间,换了好几家公司,本来说周围会开发公园之类的配套设施,结果到现在还是那几栋破楼,不过最近又换了一家公司,听说小区改成特殊设施了,刚刚完工,他们仨就是这家公司的建筑工。

“啥子特殊设施?”

我听得入神,情不自禁冒出来一句。

三个人交换了下眼神,红头盔压低声音对我道:“房里面……是祠堂。”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