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后,王妃沉迷撩夫无法自拔(呆桃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王妃沉迷撩夫无法自拔

作者:呆桃丫

简介:被亲手养大的妹妹暗算害死,萧九歌一睁眼,莫名其妙成了一个小庶女,被迫替嫁给了残废王爷,新婚之夜刺杀王爷等待被处死。好家伙,这残废还是她当年给整的,她因为把他毒残了,被他记仇好多年。人如其名,聂妧啊孽缘!聂妧:“你留我一命,我给你治腿,治好了腿你放我走,我俩以后互不相干!”明明说好的交易,可等她把他的腿都治好了才发现,自己玩不过这狗男人。真正的狩猎者,往往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的。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后,王妃沉迷撩夫无法自拔

《重生后,王妃沉迷撩夫无法自拔》第001章 聂妧?孽缘免费阅读

乌云密布,大雨将至。

密林之中,厮杀不止。

萧九歌鏖战了近半个时辰,终于将近百个杀手诛杀殆尽,拖着一身的疲惫和伤,她冲向不远处树下被绑着的女子,解开绳索。

“歆儿莫怕,他们都死了,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了。”萧九歌柔声安抚面前受了惊吓的妹妹。

萧瑾歆缩了缩脖子,似强行镇定的点头,眼角却依稀涌动一丝算计。

“此地不宜久留,只怕一会儿还有杀手寻来,姐姐先带你离开这里。”

萧九歌扶起萧瑾歆转身就走,可刚转身,一把利刃从后腰插入她的身体,痛意蔓延。

她还没反应过来,伤口处一阵剧烈的搅动,窒息的剧痛蔓延全身,痛的萧九歌昏天暗地一样,手中的剑也瞬间被夺去。

利刃拔出,后面的人顺势推了她一下,萧九歌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她倒下后,痛得尚且来不及有什么反应,萧瑾歆就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冷漠,与她所熟知的那个柔弱纯良的妹妹如两个人。

为什么……

,萧九歌想不通,这是她亲手养大的妹妹,她刚刚才孤身前来浴血奋战救下的妹妹,为什么会背后偷袭她?

可她来不及问一句,前面的人陡然面色狠厉,再抬起手中刚从她手里抢去的炽凤剑,毫不犹豫刺下,穿透她的心脏,萧九歌痛呼,当即一口血吐出,呼吸静止,瞪着眼死不瞑目。

雷声轰鸣,大雨倾盆而来,仿若天地同泣,也洗刷了满地的血腥。

沧澜元庆六年,圣女萧九歌命陨,举国同悲,国丧一个月后,其妹萧瑾歆奉女皇之命承袭圣女之位,因其余荫受万民爱戴,一时风光无限。

……

“这聂家的庶女还真是不知死活,竟然大婚之夜刺杀王爷。”

“这下她死定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听说王爷现在还昏迷着,等王爷醒来,肯定会杀了她。”

“谁说不是呢,刺杀王爷是大罪,别说她得死,聂家这下也得遭殃了。”

“遭殃了也是活该,陛下赐婚的是聂家嫡女给王爷,聂家却用个卑贱不详的庶女充数,这样羞辱王爷,还敢大婚之夜行刺王爷,活该满门抄斩灭九族!”

门外传来看守的婆子的对话,再配合脑海中不停涌现的记忆,萧九歌总算捋明白了自己现在是怎么回事。

她夺舍复生了。

萧九歌成了聂妧,她堂堂沧澜国执政六年,几乎和女皇同尊的圣女萧九歌,成了敌国大燕一个卑微弱小的小庶女。

呃,这小庶女竟然叫聂妧?!孽缘??!

真是又喜庆又吉利的好名字!这不,眼下就特别应景,她夺舍复生在这个身体,这个节骨眼儿,不就是孽缘么?

言归正传,她记得她是孤身去救她被掳走的妹妹,血战一番把人救下来了,却不慎被妹妹背后偷袭又一箭穿心,然后就一命呜呼了。

她刚才琢磨了很久,都想不通这到底出是怎么回事,萧瑾歆为什么要杀她?

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原身名叫孽缘,不对,聂妧,大燕定国公府庶女,爹不疼娘早死,被丢在别庄放养十多年,不久前被接回聂家代替嫡姐嫁给当今皇帝的幼弟信王容晅,婚前被人下了毒胁迫新婚之夜刺杀信王,失败,被关起来时毒发死了,然后她就附体了。

刺杀王爷是死罪,她得想想怎么保命先。

而且她不能坐以待毙!要保命,最好是逃出去,逃出去了再回沧澜,搞清楚她怎么就养了一头白眼狼,然后杀狼祭天!

萧九歌……不对,现在是聂妧,既来之则安之,她现在就是聂妧了。

聂妧四下看了看,站起来借着微光走到门那里,戳了个洞看着外面,虽然天黑,可依稀看清外面守着两个婆子,刚才就是这俩在说话。

外面好像只有这两个婆子,解决她们那都不是事儿!

悄咪咪的她在屋内摸黑转了一圈,寻到了一根趁手的棍子,扯掉身上累赘的嫁衣,就捂着肚子往地上一躺,声色并茂的哀嚎。

“哎哟,救命啊,疼死我了!”

“谁来救救我,要死了要死啦!”

“里面那庶女在叫,好像出事了,要不要进去看看?”外面的婆子声音随着响起。

“别管她,一个罪妇,等王爷醒了定会处死她,我们现在看管好就好了。”

“可她这叫声听着挺痛苦,到底王爷还没下令赐死,万一她这么死了,我俩看守的都不好交代,还是进去看看吧。”

“……行行行,那就看看吧。”

须臾,门锁打开,紧闭的门就被推开了,两个婆子进来。

聂妧缩在地上,捂着肚子叫的更卖力:“哎哟我肚子好疼,要死了,救救我……”

两个婆子立刻上前来一探究竟。

刚走到聂妧旁边,一个婆子伸手要把聂妧提起来,聂妧趁此机会拿起旁边地上的木棍,借力站起来,狠狠地将棍子往婆子后颈脖抡去,婆子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昏迷过去了。

“你……”

另一个婆子见状大感不好,可刚反应过来,聂妧已经迅速转手把棍子用力戳向她的胸口某穴位处,这个婆子也立刻丧失意识瘫软在地。

聂妧一把丢开棍子,揉腰喘气:“这身体也忒娇弱了,差点闪了本尊的小蛮腰。”

从其中一个婆子手上拿走钥匙,聂妧忙不迭走出去,反手把门锁上。

……

“王爷,聂氏已经关押看守,不知道王爷意下如何处置此女?”

王府隐光阁内,李勋小心询问刚醒来的信王容晅。

隔着帘子,看不见里面的人,安静了一小会,里面传出来暗沉无力的声音。

“你竟然都还没弄死她?留着她看明日的太阳还是陪本王白头偕老?”

“啊?呃……”

“这种小事也用得着拖到现在过问本王,你是愈发会办事了!”声音很平缓,却不怒自威,无形中给人压迫感。

“属下知错,这就去处理了她。”

……

李勋命人准备了绳子就前往关聂妧的地方,到了门口不见看守的人,踹了门才发现人不见了,里面地上躺着俩看守的婆子。

李勋当即命人全府搜寻。

……

聂妧鬼鬼祟祟的在王府里转了一会儿,几次险些被巡夜的侍卫撞上,还好她警觉小心。

跟个贼一样偷摸溜达了一阵,她可算发现了一个特别惨绝人寰的事情,她逃不出去。

这里是信王府,把守的铜墙铁壁的,逃出暗室容易,把两个婆子搞晕就行,可想逃出王府难如登天,要是以她当年……

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越提越气。

正考虑要不要跑回关押她的暗室猫着,从长计议,信王府忽然乱了起来,四处火光摇晃,那搜捕罪犯的架势,是开始找她了。

好了,这下是回不去了!

等死……鬼才等死!

她已经不是鬼了!

四下瞅了几眼,她转身隐没进后面的黑漆漆的竹林中。

——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啦,不知道说什么……本文……也不知道怎么说,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互相撩拨之后酿酿酱酱的故事,时不时会开个幼儿园的小车车,然后……嘿嘿嘿……大家先看看吧,第一章大概也看不出什么,如果喜欢的继续往下看,不喜欢的……好歹给几章机会~谢谢大家~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