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林沫白云,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

作者:林沫、白云

主角:林沫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登记当天被男朋友放了鸽子,林沫怒火中烧,发誓和耍了自己的狗男人一刀两断,许是老天爷垂伶她,被渣男悔婚后在民政局门口碰到一个英俊的军哥哥,长的这么帅也被悔婚了!林沫仰天大笑,哈哈哈!世界上还有个和我一样衰的。可是,军哥哥你媳妇儿不要你了为何让我来顶缸啊?没有最衰的,只有更衰的,在新任老公的朋友宴上遇到悔婚的渣男这是要闹哪般?啥?渣男是苍擎的大侄子!林沫一口狗血堵在嗓子眼儿,愣是吐不出来。“一切有我。”苍擎一把将林沫拽在怀里,许下了一生的誓言,仅仅四个字,就把林二货感动的痛哭流涕,心甘情愿的跟着苍擎回家,给他生包子……

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

《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免费试读

第4章 苍擎威武(一)

今天天空中艳阳高照,蓝蓝的天空上飘荡着形状各异的白云。

林沫一向很有男子气概,说话做事,都是很洒脱的,但是今天她特意的将自己平时并不怎么注意的头发精心的好好打理了一下,烫成了大波浪,甚至还特别用心的带了蝴蝶状的发卡,看上去性感中又透露着点点的俏皮和温柔。

平时林沫手里拿着的是最最普通的红蜜蜂牌R7手机,现在却临时变成了手表,只因为林沫觉得戴手表看上去要远比拿手机更能添女人的气质。

林沫等得很焦急,每隔两分钟后就会低头看一眼手表。

手中拎着的是她觉特“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包包,这个包包还是林沫生日的时候那位今天和林沫一起领证的男友送的呢,她一直舍不得用,格外的珍惜,现在却被她也一会儿挎着一会儿拎着,来回的折腾,包包还时不时的会和大地来一次亲密接触。

她的耐心已经用完了,“哐”的一声将包包蹲在地上,就在她掏出手机要给那人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

“喂,你在哪?”

手机那边才传来含含糊糊的男声,磨磨蹭蹭的说了一堆的废话,大概地意思就是他今天来不了民政局了,这结婚证领不了!

晴天的一个霹雳,将林沫劈的外焦里嫩。

林沫心中的小火苗腾腾的往上烧,家里人都说她火气大,让她遇事压一压脾气,稍稍忍一下,但是这件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她是一头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的母猪,在面对着自己的人生伴侣给自己放鸽子,那也是会长脾气的!所以,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苍戟,你丫的就说一句话你悔婚了不就完事了,整那些没用的有什么用,你是不是现在也觉得我一个穷屌丝实在是配不上你这个富家子了?你要做那三十二肖大孝子我不拦着你,只是,你这么耍我有意思吗?苍戟我告诉你,咱俩到这就完了,江湖不见!”

林沫说话一向一针见血,从来都是切中要害,只这样一句话就说的男人抬不起头来。

“林沫,你不能这样和我说话,你不觉得这样说话太难听吗?你是我女朋友,你应该理解我,我是真的有事情走不开,不然我也不会不去!”

丫的这混蛋居然还有脸来指责自己?林沫都被她的话气乐了。领证这是多么大的事情啊!自己一辈子也就接这么一次婚,被他混蛋说不来就不来了,放了她的鸽子,难道还要她像个苦情的傻缺女人一样佯装不在意,她可没有那受虐倾向,她很正常,没有那蛇精病!

“你不用说了,咱们的情谊就到这就结束吧!你就跟着你家的那位慈禧老佛爷过一辈子吧,当上那一辈子的乖乖子!老娘不伺候了,你丫的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说完林沫就利索挂的挂了电话,同时还将那混蛋的手机号给请进了黑名单。

林沫心里暗森森的的想这混蛋今天没有来,真是便宜他了,要是来了,老娘不扇他两巴掌心里实在不痛快, 这简直都要给她憋出内伤来了。

自己气的都要汗毛竖立,头顶生烟,呕出一口血水来了,但是最后的最后林沫只能气馁的胯下了肩膀,自己终究是被混蛋给放鸽子了,这是个不挣的事实。

自己就是一傻缺,玩什么爱情游戏,赶什么潮流学人家偷户口本登记,现在好了,不用玩什么轰轰烈烈爱情游戏了,自己被淘汰出局了,还有比现在的自己更加狼狈的人吗?

此时林沫羞恼极了,又恨极了苍戟,她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林沫你就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傻缺,没有之一!”

寒着一张脸,见今天到民政局登记的人还挺多,心中突然有一种我不好过,也要这些人痛苦的报复心理,这是有一句话轻飘飘的钻进自己的耳朵里——天杀的有情人终成眷属,都他奶奶的放屁,现在门当户对的就是天作之合,门不当,户不对的,全都是有情无份,活该被棒打鸳鸯!

或许是老天开眼了,林沫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不只是有自己这一个傻缺,这不,又来了一个,老天爷开了啊啊!

“你已经决定了吗,不结婚?好,我知道了。”

目测男人得有一米八 九的身高,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看上去很是魁梧。

男人挂断电话之后就恶狠狠的骂了一声“操!”,然后林沫就听到了手机粉身碎骨的声音,林沫觉得现在自己听到的这个声音实在是美妙级了,在没有什么能比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傻缺被悔婚了,让此刻的自己感觉舒坦了。

毕竟一想到自己将被家里人的各种“酷刑”狠狠教训,她就愁云惨淡,郁结于心,此刻老天开眼,送给自己一个同盟队友,实在是喜事一件。

林沫在心里已经笑开了花,一时间没有掩藏好自己的情绪,心里的幸灾乐祸竟然就明晃晃的荡漾在了脸上。

男人察觉出自己在公众场合大发脾气,现在已经有好几个人在暗搓搓的瞟着他,尤其是其中还有一女的居然在幸灾乐祸,她脸上就差写着你被悔婚了,姐姐我很开心了!

苍擎瞬间就怒了,他恶狠狠地盯着林沫,好似随时都会化身为凶猛地豹子,扑上来死死的咬断林沫的喉咙。

林沫被男人怒目而视的样子吓得心肝一颤,当机立断的决定,为保小命,自己还是效仿古人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只是可惜,自己这个目标已经暴露了,已经被男人“狙击枪”般的眼神给锁定了,此时再逃,为时晚矣!

男人瞧了瞧林沫,冷冷一哼,这女人穿的就像一村姑,全身上下无处不暴露她的出粗鲁,这个女人难怪会被人给悔婚,哼,刚刚还笑话他,真是不知道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他本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点教训,但是一个想法突然一闪而过,男人果断的放弃了想要教训女人的想法,他有一个更好的注意。

迈开修长有力的大长腿,快步向林沫走去,男人高傲的昂起下吧,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沫,对林沫说道:“女人,和我结婚吧!”

林沫听到男人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也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就明白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林沫觉得自己不是傻子,更不二,像这种一时气恼就随便拉一个陌生人结婚的中二患者才会干的事自己是绝对是不会干的。

林沫瞅着男人,撇了撇嘴,随即冷哼一声。

“对不起,我喜欢小鲜肉,对你这样的大糙汉不感兴趣。”

男人听了她的话瞬间就释放出零下摄氏度的冷气,林沫只觉后脊梁骨寒气森森,这个男人“太冷了!”

男人一手捉住林沫的手腕,单单说了一句话,就撮中了林沫的痛处,将林沫本就已经碎成了渣渣的心,搓成了粉末末。

“本该和你领证的人不是没来吗!”

这话说的林沫怒火中烧,当即怒道:“与你何干?”

男人好似没有注意到她已经生气似的,轻飘飘的说了句:“我也是刚刚被悔婚的,咱俩领证最好不过。”

“啥,因为他俩都被悔婚了,所以最好就是他俩凑顿领证,这个男人的脑子坏掉了吗,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林沫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可恶,男人每说一句话自己就想要扇他一巴掌。

“你如果不想被别人说三道四,和我结婚是你最好的选择。”

听了男人的最后一句话,林沫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起这个男人,他剪着军人惯有的板寸,或许是因为长期在外面晒着,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还隐隐透着一点点的黝黑,五官很是深邃,一双猎鹰般犀利的眼睛就像是战场上的一把高狙击,让人毫不怀疑凡是被他锁定的敌人,一定会被他狙击猎杀。

他鼻梁高挺,一双薄薄的唇轻抿着,丝毫不用怀疑,这个男人无论走在哪里都会吸引成片的女孩子。

男人很是英俊迷人,配给她绰绰有余,估计现在任何一个人站在这里,都会觉得和男人领证是自己高攀了。

只是,婚姻不可以儿戏,被悔婚后,随便拉一个人就草草的登记了,这件事情怎么想都觉得儿戏,自己实在不敢应下这样的提议,但是不可否认,男人的提议实在是很具有诱惑力,这个提议实在是很能让自己心动。

因为只要一想到悔了婚的那个混蛋,林沫就觉得自己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那就不仅仅是解决了自己当前的窘况,还是恨恨地甩了那混蛋一巴掌,让他知道,就算是没有他这个富二代,自己随便拉一个人登记都能找到个俊美郎。

苍擎见女人还是不上钩,这着实是打击了他那颗男人自尊心,这要是搁在平时,自己一提出要和谁谁结婚,那谁谁还不巴巴的往前凑,现在好了,自己倒贴给这个女人,人家家居然还要好好考虑一下,这有什么好考虑的?能和自己登记结婚是她这个村姑的莫大的荣幸了!

“其实我家庭条件不错,和我结婚,一定会比和你悔婚的男人结婚好上千百倍。”

苍擎说的这句话刚刚击中了林沫的要害,单单就凭他比那混蛋条件好,人也强也可以给自己出气啊!于是就仅仅因为男人的这一句合心意的话,林沫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大脑一时短路,就一时脑热的答了一句:“好!”

就这样,临时组队的一对新人把证给领了,全程林沫都是出于懵逼状态,直到工作人员将钢印盖下去的时候,她才知道男人的名字叫苍擎!这个男人居然也姓苍,老天啊,快来一道闪电将和我领证的这个男人劈死吧!不,买一送一在把悔我婚的那个混蛋苍给捎带上。

林沫心中愤愤难平,嘴里嘀嘀咕咕的嘟囔道:“靠,你丫的居然姓苍!”

苍擎见女人的上嘴唇碰下嘴唇,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什么,但是又听不清楚。

“你在说什么?”

听了苍擎的问话,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愿和他废话。

苍擎见女人不搭理自己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哼自己,面上的三尺寒冰立马又深了十尺,只冻得工作人员都心生怯怯焉,刚刚给林沫和男人盖章的小姑娘冒着被男人冻死的勇气,大着胆子问了一句:“二位可是自愿?”

小姑娘在男人的厉眼扫视下,最后的愿字几乎都要华为蚊子音,林沫自知小姑娘是好意,遂急忙说了一声“我们是自愿的”就拉上男人匆匆离开了。

林沫觉得刚刚实在是太丢人了!

“林沫,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苍擎的老婆了,你和我结婚你大可以放心,我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你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

男人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整个一面瘫,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寒气,整个人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而却说话还一板一眼,真是典型的军人代表,就是男人这样的死板样,才让林沫不喜。

“我对你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给我戴绿帽子,让我难堪咱俩就可以相敬如宾的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下去。”

林沫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跟在男人的身后无言的走着只是,当上了男人的军用悍马,系好了安全带,眼前突然有个什么东西很是闪亮,竟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红宝石镯子,瞧瞧,这镯子光滑通透,质地细腻,哪怕就是她这样不懂美玉的人也可以一眼就瞧出这个镯子一定价格不菲!

实在是太漂亮了!她觉得现在自己眼里好像只能瞧见这个镯子了。

“这镯子可真漂亮啊,但是姐姐我可是个有原则的人,你拿出这么一个镯子来是什么意思?”

“祖传的镯子,本来就是要传给我媳妇的,现在咱们已经登记结婚了,镯子理应给你。”

听了苍擎的话,林沫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已经和身边的这位登记了,那按理来说自己的确是应该拿着这个镯子,于是,她就利索的接受了,当着苍擎的面就戴上了这个价值连城的镯子。

苍擎见她戴上了自己的那个镯子,不由眼中的眸色一暗,有一种名叫暴躁又夹杂着痛苦的情绪在叫喧,但是这些负面的情绪被他很好的压制了,林沫并未有看出什么端倪来。

“那个,我说苍擎,你家不会是真的很有钱吧?”

林沫低着头,眼睛盯着腕上的镯子,心里猜测着男人不会真是一个土豪吧,自己这是在民政局门口捡了一个钻石王老五,我那个乖乖,自己这是摇身一变成了金龟婆啊!

“我的钱多不多不好说,但是养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林沫的问题,他一脚踩下了悍马的油门,这辆军用悍马真不是盖的,噌的一声就往外窜了出去。

林沫坐在副驾驶上,一开始还会因为男人的快车速而心跳加速,但是林小姐号称林小强,不一会就适应了苍擎的飞一般的车速,不禁有点无所事事,就想起了悔自己婚的王八蛋,心里暗暗磨牙,最好以后都不要让自己遇见他,否则一定要先赐他两巴掌,在好好的问候一下他全家,当然还得加上他家的祖宗。

苍擎正专心的开着车,突然间就感觉鼻孔中很是痒痒,就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喷嚏,他不禁心下疑惑,谁那个小崽子不老实,又在背后念叨自己,等他明台回去了,一定要好好地操一操那帮兵崽子!

最终,军用大悍马停在了京城一个最大的酒店门口的泊车位上,这辆悍马停在那里就像是一只匍匐起来的雄狮,林沫刚刚没有仔细瞅,现在仔细瞧了瞧,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很喜欢这辆军用大悍马的,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感觉,就像是眼前的男人给她的感觉一样。

林沫虽然并不是什么大户出身,家里也就能算个小康之家,但是这并不代表林沫她是一个土鳖,什么都不懂,瞧瞧,就这酒店的装潢,所在的位置,林沫相信,在这里随便的点一道菜那绝对是报价都是三位数以上,瞧见苍擎带她来这么高档的酒店吃饭,她更加确定自己这是走了狗屎运了,居然真在民政局门口捡了一金龟婿。

“苍太太,我们要进去了,你准备好了吗?”

嗯?要准备什么,林沫瞅着苍擎,一脸的懵逼,苍擎见她一脸的傻模样,竟然没有忍住笑了,林沫呆呆的看着苍擎的笑颜,只觉自己又一次被亮瞎了钛合金狗眼,男人笑起来居然像春回大地,冰雪融化后的暖阳,直让人移不开眼睛,一时间林沫居然被苍擎晃得有点发晕,林沫心中哀叹,这男人怎么可以帅的这么天怒人怨!

这之后,苍擎特绅士的拉起林沫的手将它挎在自己的臂弯处,林沫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现在要去上战场,她紧张的手心里都已经出汗了,苍擎看上去就显得镇定多了,但是天知道,他也是强装镇定,难道要让她想这个傻女人一样,僵着一副身子,脸上挂着死了爹娘般的假笑,苍擎见林沫实在是紧张,就贴心的宽慰了她一句。

“你不必这么紧张,一会儿见到的人全是我的朋友,他们不会为难你的,一会儿你只需要好好的待在我身边,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好,我知道了。”

听了苍擎的话,林沫才稍稍的放松了一下,且暗自给自己打气,不就是见几个陌生人吗!全部都是小意思,老娘天不怕地不怕,最不怕的就是见生人,一会神鬼蛇神最好速速退下,不然休怪老娘我遇神杀神,遇佛斩佛。

刚一上楼,就见电梯口有两个人,一个穿着一身西装一副人模狗样的样子,一个谦谦君子,温文尔雅,只是,俩人见到苍擎携林沫出场,一个个就跟那霜打的茄子——歇菜了!俩人看着林沫就像是两只大型的哈狗狗,各个都不会言语了。

“我媳妇儿,林沫。”

这句话就像是礼堂的钟声,将已经神游天外的两只大型狗狗唤回了神魂。

“额,嫂子好,我是铭谨。”

“嫂子好,我是白渝。”

林沫见两人已经回神,并且如此懂事且知礼,她觉得自己也不能被这两人给比下去,连忙笑着应承了下来。

“你们好,叫我林沫就好了。”

林沫见苍擎之前那么郑重,还以为得面对什么难应付的大场面,现在看来完全都是小意思啊!自己在家里可是见多了比这还要大的大场面,各种的腥风血雨自己都可以轻松应付,一想到这儿,更觉得自己应付这个小场面完全没问题。

见她很是从容,苍擎原本有些惊讶,然后就很是惊喜,刚刚那个紧张到脸都变色的人就像是不存在一般,这个女人还是挺让自己意外的。

毫无疑问,面对这样的场面林沫表现的从容和镇定让他很是满意,因此苍擎对她很是欣赏,他唇边的笑意不由得更加自然真实了些。

二十来人的大桌子上坐了十几个人,并且都是苍擎的朋友,他们见就像是农民工进城土里土气的林沫,全都是一副被雷给劈了的表情傻逼表情,显然是被林沫给惊到了,都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幕两位主角唱的哪一段戏文。

怎么一个上午过去,这新娘子就变了个人?难道眼前的这位是新娘子变了装扮的,或者是雇的演员给扮的,准新郎和准新娘觉得仅仅是吃一顿饭实在没有新意,想要自己搭戏台,上演一段大变活人,只是道具呢?

众人彼此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一时间场面很是尴尬,没有一个人敢发出稍微大一点的呼吸声,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苍擎笑呵呵的把自己的媳妇儿介绍给众人,林沫扫视了一下包厢里的众人,好家伙这些人身上穿的戴的随便拿出一件就可以值自己一身的行头,还得附加一大沓子人民币,这该死的阶级差异,闷气人。

林沫自觉自己和这些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人家是天上的王子,自己是哪是那臭水沟了的癞蛤蟆,还是听苍擎的话,乖乖的坐在他身边,什么也不说,免得一开口说错了什么丢人现眼。

但是,面对着一桌子的财神爷,林沫还是想要献上自己的膝盖,特诚恳地说一声——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小弟唯您马首是瞻!

“擎哥,来,为了庆祝你终于脱离了光棍一族,哥几个走一个!”

林沫感觉这个叫做铭谨的男人,名字听上去让人觉得应该是一个严肃自律的人,只是现在瞧着这个男人就跟是打了兴奋剂似的,别人结婚,他开心的恨不得放上那一车的鞭炮,就觉得诡异。

小心翼翼的偏头看了看身边的苍擎,苍擎的那个笑容啊啊,明晃晃的刀片子似是要将铭谨割成肉片片,这让林沫不禁心中暗暗揣测,难道这铭谨和苍擎有什么过节吗?

“对对对,祝擎哥新婚快乐,小嫂子,咱们走一个。”

一桌子的人呼啦啦的都站了起来,一个个都端着酒要敬她,她其实不是个能喝酒的,只是现在这种场合,那有不喝的道理?哪怕就是打肿了脸装胖子,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林沫端起酒杯,一口将辣嗓子的酒水吞了下去。

只是,这个时候包厢的门却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小叔叔,对不起,我来晚了,祝你和小嫂子百年好合。”

这个声音林沫就算是化成灰渣渣都识的,她端着酒杯的手忍不住打了个颤,不是有古话说的很好吗,人生何处不相逢,只是,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和这人相逢的如此之快!

“大戟子,你这次可是迟到了?不过也不算太晚,来来来,废话也就别说了,你自罚三杯,我们就原谅你了!”

林沫瞧着铭谨就跟那不要钱的司仪官似的,饭桌上长袖善舞,负责活跃饭桌上的气氛,真可谓是只“勤劳的小蜜蜂”啊!

自从听到那熟悉之极的声音,林沫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似的,傻愣愣站在那里也不动一下,一张小脸刷白刷白的,苍擎发觉得林沫很不对劲,就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

“怎么了,你的脸色很差,身体不舒服吗?”

林沫虚弱的一笑,艰难的开口道:“他就是那个混蛋,今天上午悔婚的家伙。”

听了林沫的回答,苍擎的瞳孔缩了缩,眸色一暗,林沫觉得还是身边的这位道行深,听到了一个这么坑爹的消息,竟然还能够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自己的道行实在是还浅的很,仍需努力啊!

“没事,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不用担心,戟子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林沫那颗坎坷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林沫看了看苍擎刚毅的侧脸,她突然有一种错觉,或许,可能,也许和他结婚并不是一件什么坏事情,这个叫苍擎的男人能给她的感觉很踏实,很有安全感。

“戟子,你来了。”

“嗯,小叔叔,新婚快乐。”

苍戟只顾着和相熟的人打招呼了,还没有注意到林沫,所以他并不知道一会他即将面对早上还是他女朋友的林沫,现在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小婶婶,这世界上的最最奇葩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沫沫,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侄子,苍戟。”

沫沫?这称呼顿时让林沫鸡皮疙瘩点了一地,差一点就吐出来,这苍擎万年老妖怪,真真是让人喷了一脸的狗血,实在是现在场合不对,不论林沫心里有多么的别扭,她都只能忍了。

转过身,脸上露出一抹堪称世界规范标准的笑脸,林沫粉嫩的脸颊上带着两个迷人的小酒窝,苍戟看着眼前的小婶婶,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个世界当真是玄幻了,他怎么在这里见到了林沫,还是以他小婶婶的身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苍戟的那张俊脸啊,都黑的好似能滴下墨汁了。

“你好,我叫林沫,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瞪着林沫伸出来的手,苍戟愣在了当场,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就连声音都好像是被人给抽离了,说不出一句话,一时间周围变得异常的安静。

苍擎看着侄子那愣小子的傻样子,怕他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情来,到时闹一场大笑话,便插话说道:“你小婶子漂亮吧,看把你都瞧得,眼睛都盯的比钢筋还直了!”

一句话透露着满满的的调侃,但是却让这一屋子的人憋出了内伤来,林沫好看到让苍戟直了眼睛,只绝对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没有比这更冷的了。

这苍擎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啊!说假话都可以这样的面不改色,心不跳,这分明是要给他们这些审美正常的人都带上厚厚的有色眼镜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被林沫美色倾倒,从而看直了眼。

就林沫这模样,顶破天了算得上可爱,但是跟谢婉君一比,那简直是一个天上的美仙娥,一个地上的农家村姑,实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孙猴子得翻多少个筋斗云,才能消除这·鸿沟似的差距啊!

“呵呵呵,小叔叔真会开玩笑。”

苍戟干干的呵呵笑了笑,他有些后悔今天非来参加这个饭局了,他要是早知道今天自己悔婚后林沫会变成自己的小婶婶,他就是在家里和太后大人闹上本家,也要拿着户口本和林沫把证给领了,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么一尴尬场面。

要不是太后大人以死相逼,自己也不会临时悔婚,白白没了自己的小媳妇,便宜了他小叔叔!只是这世界上啊,没有地方有这后悔药给自己买,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如今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事已至此,他也只有干怄气的份!

苍戟直直的盯着林沫,眼底藏着的是深深的渴望,他实在是不甘心,林沫,本来是自己的媳妇儿啊!

他们恋爱了四年,这其中的日子,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为什么?她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她为何能够这样的狠心,苍戟握紧了双拳,其中好似有根骨头嘎嘣嘎嘣脆生生响的声音,他心里的熊熊怒火没有地方撒,简直都要把他给气炸了!

林沫见苍戟这样的盯着自己,心里很是难过,明明早上苦苦等待的人是自己,明明悔掉婚约的是他,怎么现在仿佛是她做了那负心女,将他这可怜的小郎君给抛弃了呢!瞅瞅他那委屈的小眼神,控诉的小摸样,老天爷可是瞅着呢,他可不能这样冤枉人啊啊!事实上自己才是那受害者啊!

本来它对于苍戟悔婚这件事情她并没有多怨恨,毕竟苍戟并不是因为那招人唾骂的劈腿第三者的原因和自己悔婚,而是他家老太后瞧不上她这只山野鸡,觉得他家的公子哥合该娶一个金凤凰,这毕竟是因为家庭原因,她也没有那么恨苍戟,可是现下瞧瞧苍戟的这态度,她分分钟被恶心到了,以前怎么不知道苍戟原来这么讨人厌呢。

“来,坐,都别傻站着了,有事坐下说。”

苍擎一把搂住了林沫肩膀,并且表现自然地和她换了一下位置,因此,现在两只之间隔了一个苍擎,这画面总算是不那么具有违和感了。

林沫感激的对着苍擎笑了笑,只是这一切都被苍戟看了去,在苍戟的眼里,林沫和苍擎公然眉来眼去,这画面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的很。

林沫很是感激苍擎在她最需要一个肩膀的时候,苍擎送给了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

其实,林沫现在特别想哭,只是,她忍住了,现在身边的这个男人这么体贴的在帮助自己解决眼前的前任遗留问题,自己怎么可以给他拖后腿呢?

席间,林沫喝酒喝的实在是不舒服,就起身想去卫生间躲一躲,苍戟见状,便也寻了一个理由追了上去,有些话,他实在是要问清楚,不然,这些话不问能给他憋出病出来!

“林沫!”

跟到走廊的拐角处,苍戟紧快走几步叫住了前面步伐明显在加快的林沫,林沫本不想现在搭理他,只是听出了苍戟的语气里满汉怒气,她心中刚刚压下去的怒气也蹭蹭的开始往上涨,既然他不想今天好好过,那她就陪他过过招,看看到底是谁更难堪。

林沫深吸一口浊气,转身,看着自己的前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周身的气场明明白白的透漏着疏离。

“现在以我们两个人的身份,苍戟你在这样对我直呼其名好像是于礼不合罢?”

不合礼数?林沫的话刺激的苍戟瞪大了双眼,他是从小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大少爷,从小到大家里人都惯着他,养成了他这种大少爷病,不论遇到什么事都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态度,正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如今他在林沫这里栽了跟头,那可比让他吃下一只臭屎虼螂还要难以忍受。

“那我该叫你什么?小婶婶吗?林沫,我们在一起四年的感情,你真是说扔就扔了,我在你的眼里就那么廉价吗,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结果呢?呵呵呵,你的爱当真是廉价的很呢!”

看着这样对自己咄咄相逼,句句诛心的质问,林沫只觉的自己内心一片的冰冷,难道当今世界已经不分是非对错了吗?明明被悔婚,受到一万点的伤害的人是她,现在这个悔婚的混蛋却表现的就像一个受害者,句句声声的都是对自己的声讨,如此肆无忌惮的来指责自己,他的世界观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个混蛋还懂不懂什么是非不错啊!

“你丫的好好意思和我说爱,我的爱廉价,那你这混蛋的爱都可以烂大街了!”

本想指爹骂娘外加掘了他家的祖坟的,只是,现在是公共场所,她是在是不好口出脏言。

现在,无论是考虑到时间还是地点现在和他掰扯实在是不合适,林沫只得自己在心里默默的提醒着自己:淡定,林沫,你必须淡定,现在姑且忍他一时。

“我不想和你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现在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已经和苍擎领证了,苍戟,我和你从今以后不再有任何关系,请你以后也能保持和我之间的距离,以后也不要在提及咱们以前的事情了,因为这样只会让我很是为难。”

说完这些话,林沫转身就要走,但是,却被苍戟给拦住了。

“林沫,你今天必须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否则,你别想走!”

林沫见苍戟这是铁了心的要在这里和自己掰扯今天的操心事,心中更是不耐烦他,高声喝道:“苍戟,你丫的脑残?听不懂人话吗?现在,立刻,马上放开我!”

“我不放。”

走廊里林沫和苍戟两人互不相让,那彼此瞪视的小眼神,噼里啪啦的眼刀子已经过招千百回,就连四周都因着两人身上的杀气而弥漫着硝烟的摄人感。

“沫沫!”

不知何时,苍擎出现在了走廊的转角,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只是,其笑意却不达眼底。

他走到林沫身边,不着痕迹的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林沫感觉现在被苍擎护在怀里的感觉跟是不自在,想要挣开苍擎的怀抱,只是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摆脱苍擎的怀抱,林沫便只好认命的被苍擎锁在怀里。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那温柔关怀的的询问,让林沫本就因酒水的刺激而难受的胃,更加的绞痛了,虽然知道苍擎此举只是为了做做表面上的文章给苍戟看,但是她还是感觉自己适应不良。

但是不可否认,那温柔的关怀,还是暖了她的心,许是对苍戟太过心凉吧,现在面对苍擎给予的点点温暖,已经让她觉得很暖和了!

“阿擎,我累了,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林沫的称呼让苍擎正愣了一会儿,阿擎这个称呼除了过世的母亲,已经没有人在这样叫他了,尽管他心里很清楚,林沫不过是做戏给侄子看,但是单单因她阿擎这一个称呼,自己还是难掩欢愉。

此时苍擎面对林沫,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一向钢铁一般冷硬的心,现在觉的很是温暖和柔软。

“再坚持一下,咱们马上就回去。”

阿擎!回家!眼前的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装着一副恩爱样,其中的甜蜜指数啊,简直要闪瞎了苍戟的狗眼。

苍戟面对着这两人心中的火气蹭蹭的往上涨,尤其是见了林沫那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苍戟简直就像是被人在静脉注射了海洛 因,刺激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

自从自己认识林沫开始,林沫一直都是一副女汉子的样子,即便后来和她和自己在一起了,那假小子的脾气也都没有任何的改变,林沫整个人,从上到下除了那一头的乌黑长发,显示她是个女人,其他的地方她每一处可都是表现的比男人还要像男人啊!

让她学会温柔贤惠,那他还不如指望自己变得更贤惠呢,平儿里叫他都是苍戟长,苍戟短的,何时如此温柔过?但是,这个死女人,现在居然躲在小叔叔的怀里,阿擎,阿擎叫得分外的亲热,她凭什么这么对自己啊?胸中的这口恶气他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小叔叔,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和林沫她……”

“戟子,我不管她你以前怎样,你只需要记住现在她是你的小婶婶,我的妻子,虽然你们年龄相仿,可能会说话更投机,但是辈分不能乱,以后见了她要称呼她一声婶婶,咱们家一向注重礼数,我不希望再从你嘴里听到任何对沫沫不尊重的话语。”

苍擎一双猎鹰般的眸子,就那么直直的注视着苍戟,其中透露出意思很明显,不准违抗他的命令,不准说一个不字,。

擎浑身散发的气势更是让苍戟畏惧,从小到大苍戟就不敢忤逆苍擎的意思,此次也毫无例外的在苍擎的注视下败下阵来,最后只得讪讪的说了句:“好,我知道了,小叔叔,小婶婶,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小婶婶”三个字几乎是从苍戟的牙缝里硬崩出来的,林沫见苍戟咬碎银牙的样子,都想要问问他牙龈咬的这么紧,不疼吗?

苍戟森寒着一张脸愤愤的离开,走的时候还狠狠的剜了林沫一眼,那小眼神似是要将林沫给凌迟了,林沫明白他的意思,知道这事儿没完!

林沫不愿和着这脑残浪费时间,就装得一副我不和你计较的长辈模样。

“你没事吧,还好吗?”

看着林沫苍白的脸色,苍擎有一股不舍得情绪萦绕心头,虽然说苍戟是他大哥的儿子,但是林沫还是自己的老婆呢,侄子跟媳妇儿比起来,显然媳妇儿更亲近些。

按理说他这么帮着林沫应该是因为现在林沫和他是合作关系,狼人现在一荣俱荣,一陨具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怎么会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合该帮着林沫,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有一丝柔软,又有些慌张!

“我没事,刚刚谢谢你。”

林沫是打心眼里感激苍擎的,和苍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感情,自己全身心的都投入了进去,一颗赤诚的真心给了苍戟,现在男朋友说没了就没了,要说自己不难过,那眼眶里的雾气因何而起?自己傻傻的以为只要大学毕业了,就可以挽着苍戟的胳膊步入婚姻的殿堂,可叹啊,曾经的美好愿望现在也只能成为永远也不会实现的奢望了!

对于苍戟悔婚的原因,苍家里不同意苍戟和自己在一起,这个她可以接受,只是,为什么要等到自己傻傻的等着他来民政局领证的时候才告诉自己,没错,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自己家里也就可以称之为小康,嫁给他算是自己高攀了,但是他要是早一点知会一声,她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会厚着一张脸皮赖着他,她也是有尊严的,华国可没有穷人就低人一等的法律!

“回去啦!我送你。”

林沫听了苍擎的话微微一愣,回去?现在就回去,那包间里苍擎的二十几个朋友该怎么办?

苍擎就像是有读心术似的,一眼就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浑不在意的说:“走了,他们会自己回去的,不用管他们!”

说完苍擎就拉着林沫离开了酒店,出了酒店林沫深深地吸了几口外面新鲜的空气,郁结在心中的那一股浊气也随之消减了几分,这让她感觉轻松了不少。

苍擎刚刚明明已经喝了不少的就,只是,让林沫不敢置信的是他居然还有胆子开车,不由生出一种仇富的心里,有权有势真是好啊,在哪都敢横着走,居然就这么明晃晃的无视了交通法则。

林沫心里暗搓搓的想军车的面子就是大啊,这一路上他们没有被检查过,一路上畅通无阻,只是可惜,就是这么一个明晃晃的军家官车,还是被一女交警给拦下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哪些不长眼睛的人存在。

穿着草绿色的警服的女交警,戴着一双白手套,已经对着他们打了停车的手势,让悍马减速停车。

“驾驶证。”

苍擎从口袋了掏出驾驶证递了过去,林沫本以为这样就算检查完了,可是不承想,那女警长了一只狗鼻子,灵的很,闻着苍擎身上有一股酒味儿,眉毛一皱,就拿出了酒精测试仪,语气冷硬的说:“同志,配合一下,吹口气吧!”

要让苍擎吹一口气,林沫的小心脏不由突突的跳,这口气要是吹出去,那查出酒驾可是肯定的啊,现在国家查酒驾正是查的严的时候,对酒后驾驶的相关处罚也加重了,新出的条文,酒后驾驶属于犯罪,得负法律责任,可是,现在苍擎马上就要被查出酒驾了,这可怎么办?

“警察小姐,我有急事!”

苍擎淡淡的说了一句,他本就是一个严肃的人,此时一说话简直就像是现实版的活阎王似的,林沫瞧着现在的苍擎都有些犯怵,只是那女警却丝毫不为所动,俨然一副老娘不买你的帐的模样。

“先生,这不是你可以逃避的理由!”

女警说话的神色明显的有一点点的不耐烦了,麻利点的吹口气,老娘敢打包票,你老小子已经构成酒驾了。

听了女交警的话,林沫心里一时也没有什么主意,只能坐在副驾驶上干着急。

“交警同志……”

林沫讨好的给女警官陪着笑脸,想要和女交警求个情,饶了他们只一次,只是还没等她说出一句话,苍擎居然说了句:“现在已经不早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警察同志你已经耽误了我很长时间了!我可是·赶着回去洞房的”

轰隆隆的几个晴天霹雳,林沫只觉得自己被劈了个外焦里嫩,本来挺白皙的一张小脸上,如今爬上了两朵大大的红云,臊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是再钻地缝之前,自己一定要先给身边这位没脸皮的绿皮一棒槌,以报自己现在羞臊之仇。

就算是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和猴屁股一样的火红。

“首长,实在对不起,这个是同志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您别太在意,既然是赶时间,那就先回去吧!”

另外一个老油条一看女警官就是一个典型的一根筋,非要把大悍马上的这位首长给请进看守所,虽说现在不是自己非要查这位首长吧,但是和她一起值岗的是自己,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别想摆脱干系,毕竟连坐这种罪虽说已经被废除了,但是难免这位长官一个不高兴,这件事情给闹大了,自己也一定会被波及连累的,到时候一定会和这个新来的一起被整治调教了。

那军车的牌子小警察或许是不清楚,但是自己混迹交警局已经几十年了,什么牌子的车惹不起,还是很清楚的,能开得起这种牌子的军车悍马的人一定也是他们这种小片警得罪不起的,万一不小心被这位长官给记恨上,恐怕有一天自己的脑袋怎么搬家的都不知道。

>>>点此阅读《一拍即合:捡个帅哥好过年》<<<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