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法医之完美推演守则(喬江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法医之完美推演守则

作者:喬江茗

简介:剥丝抽茧,死人说话,见习法医用死亡演绎出迷雾中的真相。本书由多个小故事组成,置身法医视角,感受真实现场,揭穿每一桩命案背后的人性秘密。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法医之完美推演守则

《法医之完美推演守则》第1章 不可能杀人事件一免费阅读

不可能杀人事件 一

2020年11月19日。

Y市,突如其来的大雪,让这个城市一夜之间裹上了白色的大衣,对于这座不常下雪的南方小城镇来说,大雪,的确算是稀奇事。

“叶凌!”年级教导主任的呼喊声响彻整个走廊,整排的窗户玻璃都在震动,好像随时都会散落在地上。

“张老师,您找我有事?这么冷的天您居然还准时上班,不愧是学校公认的劳模呀。”名叫叶凌的青年男子睡眼惺忪地来到主任办公室,面对面地看着发毛的狮子,那眼神仿佛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猫。

“少给我贫嘴!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为什么你又迟到了?上次是谁答应我再迟到就打扫一年的卫生来着?”教导主任大声吼道,看着叶凌凌乱不堪的衣袖,脚上还套着两只不一样的袜子,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

叶凌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吐着舌头,随后又哈哈大笑起来。

教导主任张国平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尽管因为叶凌的迟到和早退,这个月的绩效工资彻底没有希望了。

原因很简单,张国平和叶凌的父亲叶尘从青年时代开始就是很要好的朋友,他们几个都是登山的发烧友,只不过在叶凌十岁的时候,叶尘夫妻俩意欲征服珠穆朗玛峰时忽然遭遇雪崩,两个人没能逃出来,从此就再也没有了他们的消息。

前几年,叶尘的老父亲还不死心,认为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死,只是被大雪困住了,或者受伤后失忆暂时忘记回家的路而已。

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十年,老父亲没能盼来自己儿子的回归,含恨撒手人寰,而叶尘夫妻直至今日是死是生都还成了谜。

十年生死两茫茫,法律规定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从事故发生之日起满二年的就可以宣告死亡,但是叶凌从来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父母遭遇不幸了,他始终相信父母两个人都过得好好的,只不过是眷恋珠峰的美景而不愿再回到嘈杂的都市。

张国平当然理解叶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张国平没有子嗣,平日里对叶尘的独子叶凌十分上心,不过出于教师的职业敏感度,他对叶凌有较强的控制欲,而已升入大二的叶凌明显不想受到张国平的羁绊。

“站住,我说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吗?”看见叶凌准备偷偷溜走,张国平没好气地说道。

“我亲爱的张老师,请问你还找我什么事?我真的很忙的。”叶凌依然在贫嘴。

“少给我来这套,不要以为你成绩还不错,我就会对你掉以轻心,说吧,这次你又为什么把你的舍友气走了?人家多好一个小孩,一米八几的北方汉子居然被你活生生气哭了?”张国平猛地敲了敲办公桌,年代久远的桌子发出咯吱的一声。

叶凌随即忍不住咯咯咯地笑道。

“严肃一点!这里是在教导室,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姚老师把你关进小黑屋,让你好好地面壁思过?”张国平明显被叶凌嬉皮笑脸的行为再次惹怒。

张国平口中的姚老师是中南法医学院的保卫处处长,名字叫姚恒,按辈分排,也算是叶凌的叔叔辈。

他们几个都是看着叶凌这个小子长大的,由于叶尘夫妻俩出事的时候,叶凌的爷爷奶奶自身有残疾,没有抚养能力,外公外婆早已不在人世,所以他随着姑姑一起住,这十多年张国平和姚老师几个叔叔没少为叶凌操心。

“不不不,张老师,我可不想进小黑屋,待在里面实在是太难受了。”叶凌皱起眉,连连摇手。

“嗯,知道害怕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中法院已经没有一个人能把你收拾,那么接下来就请你好好谈谈吧。”张国平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不过的确不能称之为茶杯,因为这个杯子就是“老干妈”原产包装瓶。

看到张国平奇异的杯子,叶凌再也憋不住,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张国平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优秀的搭档兼好友会有这么一个令人头痛的孩子,他微微地端着茶杯,小心翼翼地吹着热气,深深地淬了一口,随即一口浓痰吐进左脚边上的垃圾桶里。

“张老师,你是不是感觉嗓子不太舒服?”叶凌忽然问道。

“嗯,怎么突然这么问?”张国平放下手中的杯子,下意识地摸了摸喉咙。

“原因很简单,根据我的了解你是从来不吸烟的,这点从你右手食指并未被染黄可以看出,这一阵子上课的时候我老听你咳嗽,加上你垃圾桶里浓痰积液量不少,所以我大胆地猜测你应该是得了支气管炎。”

“另外,咳痰的治疗,要兼顾咳、痰、喘这三种症状,即选用止咳、化痰、平喘及抗感染药物,据我的了解,苯丙哌林片、溴己新片、沙丁胺醇片等等辅以雾化吸入的方式就可以祛痰,轻信别人的偏方可治不好病。”叶凌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用了别人的偏方。”张国平不解地问道。

“这一点就更加简单了,你平时最爱喝的是祁门的红茶,这次你茶杯里泡着的是黑不溜秋的东西,所以我大胆猜测是别人告诉你的偏方,说不定这个人还可能是你来自农村的岳母娘。”叶凌继续说道,好似他将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一般。

张国平面色微红,因为叶凌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他根本还没想好怎么去反驳。

张国平看着眼前面目清秀的青年出奇,他仿佛看见了二十年前的叶尘,那个时候他们刚刚进入学校,当时就一举获得新生辩论赛的总冠军,张国平依然记得在领奖台上发言时叶尘就是叶凌此时说话时的表情,两父子的神情一模一样,好像是历史的轮回。

时间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东西。

“这么说,你一直在暗中分析我咯,敢情我在你面前一点秘密都没有?”张国平瞪着眼睛问道,不过表情倒是没之前那么严肃了。

“那不敢,张老师老谋深算,不不不,足智多谋,你的想法我怎么可能猜透呢,我只不过通过基本的演绎法推演出合理的猜测而已。”叶凌微微说道。

“那你说说我现在想干嘛?”张国平翘起了二郎腿,袜子漏出来一大截,很明显是从学校周围地摊上买来的,十元钱五双。

“呃,这一下倒是真的将我难倒了。”叶凌不假思索地说道。

“我是想考考你,看你这个年级第二名是否真的是有点墨水。”张国平有点窃喜,自己的心思总算没有被这个小子猜得一干二净。

“你们不是刚接触法医学吗,我问你,颅骨骨折的方式一共有几种?”张国平得意问叶凌,他知道教授法医学的廖老师还未教到第三章,所以有把握能把叶凌问倒。

“这有什么难的?分别是线性骨折、凹陷性骨折、孔状骨折、粉碎性骨折和崩裂性骨折,需不需要我将每种骨折的成因和特征都讲出来。”叶凌一气呵成快速地说道。

“你,你把整本书都看完了?”张国平有点不太敢相信,毕竟法医学这本书可谓是每一个法医医学生的噩梦,因为涉及到众多的知识点,知识面又太过于广泛,基本上每年的期末考试就成了医学生的分水岭,这一点有点类似于高考时的数学,有些人直逼满分,有些人拼尽了脑汁也凑不齐60分。

“我不过是将这本书拆成了十张思维导图而已,存在我的记忆宫殿里面,等到自己需要用的时候拿出来照读就是。”叶凌漫不经心地说道,他可不知道这个与生俱来的思维能力能够帮他大忙。

“行了行了,我再考考你。。。。。”张国平准备拿起《法医学》,好好地翻翻,非得挑出几个叶凌不懂的知识点。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铃声惊得桌上的固定电话跳动不安,张国平微微皱眉,拾起电话,恢复了往日教导主任的威严,低沉地说道:“喂,我是张国平。”

对方传来的声音很是嘈杂,叶凌并没有听清楚,只见张国平眉头皱得更紧了,整个人的面部表情忽然大变,不禁失声说了句:

“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表情不会撒谎,叶凌本能地感觉到学校出了大事,他迅速地上前点开固定电话的外放键,一阵刺耳的声音在电话的喇叭口疯狂地攻击叶凌的耳膜:

“张主任,就是在刚刚,廖老师在解剖楼被人杀啦!”

这条信息犹如晴天霹雳,直中叶凌的心脏。

叶凌发了疯一般夺门而出,头也不回地朝解剖教学楼跑去。

——

作者有话说:

此书新开,开门大吉,希望各位书友支持!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