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勾栏小判官(空无一字缘有名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勾栏小判官

作者:空无一字缘有名

简介:破悬案、战商场、护家国······再次醒来,陆小判竟发现穿越到了一个与北宋末年相似,名叫大夏的国家。但不幸的是,他还没能体验那个国家的繁华,穿越第一天,意识尚未清醒的时候,他就被人带进了监狱。因在他的房间里,有人被下了毒药。正当他为自己全力辩解时,府衙却是来了人。逼供、严刑拷打,他们想要尽快结束的这桩案子,却和陆小判生前遭遇的很像。他不想从蹈覆辙,他也不会从蹈覆辙。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勾栏小判官

《勾栏小判官》第1章 差点就不干净了免费阅读

夜虽已到了三更,但却一点都不影响秦淮河畔的笙柳,且在夜的衬托下,灯火渲映中,更显出了这方水土的繁华。

红楼不过是这河畔百家青楼中很普通的一家,它既没有怡红院那种能够撑起门面的花魁,也无潇湘馆中那种技艺超群、才情满满的馆女。亏着还有点特色,才能在这百家争鸣中勉强存活下来。

但自今夜后,这家名声不显的青楼勾栏,将会在大夏的历史长卷中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蒋爷请,一切都已准备停当!”老鸨李悦娥殷勤地前引。

面前这位爷虽没着华丽的衣衫,但却是这红楼的常客。为人好饮酒,出手也极为大方。就说昨日轻红会,为能登倌床,更是豪掷百金,一出手就压下了许多在场贵人的心思。

蒋爷并不多说话,只虚倚着身旁的小厮。

人进了红楼,哪有不喝两杯的道理?

见他走路歪斜,李悦娥又狎昵的讨好道:“蒋爷切莫急,屋内备有醒酒的汤茶,可待醒酒后,再成这段天大的好事。”

“你觉我酒量不行?”

蒋爷作势推开身旁的小厮,李悦娥赶紧伸手来扶上,陪笑道:“哪能啊,蒋爷千杯不醉,我这不是怕您伤了我们青儿吗。您可是得轻着点,青儿那娇滴滴的模样,您老也是见过的。若真是给弄伤了,下次还怎么敢陪您呢?快乐长久,细水长流,您老说对吧。”

想着昨天那人的模样,本无所谓的蒋爷,忽也心痒了起来。也难怪,若非真被勾了魂,谁又会掷百两黄金呢,那可是能让一个普通四口之家一辈子都吃穿不愁的百两黄金。

心痒时,步伐难免就加快了少许。

察觉蒋爷越来越快的步子,李悦娥不禁笑出了声来。

“蒋爷您慢点,奴家都跟不上了。”

“我本也想细水长流,你却偏要去勾我馋虫,现哪还能再慢得下来!”

“蒋爷!”李悦娥拉长了音调。“您老可得心疼心疼我们啊,红楼店小,好不容易才养出了这么一个可人儿,您可不能一次就给弄伤了。”话虽如此,脚下步子却也紧跟着他变快了。她可不是那种会心疼的人。

“不给他弄伤,难道还要再上一次轻红会?”

“那不会!”李悦娥摇头媚笑道,“保您这次后,绝对不会再上轻红会了。”

“你们不做生意了?”

“那哪能够啊,”轻拍蒋爷的胸口。“红楼店虽小,却也还得养活许多人呢。”

“那你这都什么意思?”

“您老可有听过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

“你可少给我打马虎眼,爷最不吃这套了。”

李悦娥似乎没怎么听出蒋爷语气中的不善,只见她将目光停在蒋爷身上的某个部位,手绢打着圈,继续拉长声音道:“您一会就知道了,天机,不可漏也不会漏!”

顺着李悦娥目光,蒋爷瞬间意会到了话中蕴含的深意。随即大笑道:“那还等些什么呢,天机漏不漏我不知道,但它早就被你勾得想露了。”

———————————————————

各种意味深长的大笑声在门外响起时,陆小判也听到了,但他睁不开眼睛,也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当然,所有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活着!

世间还有能比活着更重要的事?

“可我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被推下高楼的。二十四层的大厦,若非对方是自己始终相信的上司和朋友,他才不会鲁莽到去那种地方与人见面。

可也就是那个相信且尊敬的人,结束了他三十四岁的生命。

二十四楼一百米,他觉自己不会再有生还的可能。可当意识恢复后,哪怕再是不相信,他也很快接受了现实,因他还有很多没做完的事。

“检举送省厅不行,那就直接送中央。我还真不信你顾善言能一手遮天。顾善言,李长天,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你们送进监狱。”

他想趁机整理已掌握的证据,耳边却是传来开门的声音。

“蒋爷,我们可说好了啊,细水长流。”

陆小判似乎在哪听过这声音。他记起来了,不是听过这声音,而是听过这样的声音。可他想不太明白,自己怎么会在那种地方?难不成是被人软禁了?李长天他们确实是掌握有这样的产业。

不待他细想,对话又传进耳朵。

“他是怎么了?”

“稍稍用了点手段,毕竟第一次,担心他会乱动伤了您。”

“就凭他?”

陆小判已有些生气了,自己一个从业十年的老刑警,何曾被人这般轻视过?可听他们对话后,陆小判也忘记了生气,他只能够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

“若只在平时,他肯定是不能伤您分毫的。可在那种情况下,咱还是得多加些小心。且你昨天应该也都看到了,他虽生了一副比我们女人还女人的皮囊,心气却不低。若不多做些准备,难免扫了您老的兴致。”

“可爷很是喜欢听那时的惨叫声,他若挺尸般地躺在那······”

不待男人说完,故弄姿态的女声就将他给打断了。

“这点您可以放心,我们不过略施了手段,并没让他真正昏死过去。所以您老可以不费力就听到想听的声音。”

似乎有人点了头,然后门就在阵刺耳的“吱呀”声中关上了。

在门关上后,房间也明显是多了些东西。

没人进来前,虽没太注意,陆小判也闻到了股淡淡的清香。那是他从来都没有闻到过的香,香味正好,不浓不淡,像是一个轻喷香水的女孩轻轻从他面前走过去似的。

但门关上后,刚刚好的香味里就掺上了酒气,且那酒气一度还有压过香味的趋势。

陆小判知道,这是有人在向他靠近。

那人似乎在看他,因他觉得浑身像被针刺了一般。以前工作时,他也曾被别人狠狠的盯过,但是身旁这人的目光,却和以前遭遇到的不一样。以前是压迫,现在更像被人扒光了躺别人的面前。更可恶的是,他能在那目光中感觉到欣赏,一种想要狠狠打碎鼻梁的欣赏。

瞬间,一股极度不祥的预感涌上陆小判心头。

“不会吧?”

他在心里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可是对方接下来的自语,却是彻底将那问号变成了感叹号。

“一个男人能长成这样,也不枉我花那百两金。”

鼻端酒味虽断了少许,陆小判却再没心思去捉对方话里的细节。他虽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但作为男人,一个取向明确、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还有什么能比脱身更重要?

陆小判已再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他不知那人喝了醒酒汤,不知汤除能够醒酒外,还有壮阳补肾的功效。

陆小判想起身耍套军体拳,他相信凭借自己的身手,肯定是能冲出重围的。哪怕冲不出,起码也有选择不受侮辱的机会。

但他动不了,身体像是不见了似的,除了感觉和思绪,没有一个部分是属于他的。就像躺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角落,不,不是躺,而是被圈在了角落里,思绪还能够纷飞,感觉依然很潮涌。这也是他最最愤懑的地方。

“好家伙,你要不给用,那就什么都不给,留下它们干什么?”

他想放空自己,身上传来的骚动却是强行将他拉回了现实。

有人在脱他衣服,不,脱的应该是浴袍,他只感觉衣服被拉到两侧,一只掌心带有老茧的手就抚上了他胸膛。

陆小判觉得自己快要背过气去了。可那只手没有停,不仅没停,且还停在了他裤腰上。

“别怕,我会好好待你的。”

突然而来的细语,不仅没有减轻陆小判负担,甚还迎面给了他一拳,因为话是贴他耳边说的,手也穿过了裤腰。

“老天,想我陆小判守身如玉三十四年,今日竟要毁在这里吗?”

在虚无中仰天怒吼,待那只手稍停时,他也终于晕死了过去。

他不知道的是,那个紧贴耳朵的脑袋,也是缓缓沉向他肩膀。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