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空间:农门小福妃(浮光锦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空间:农门小福妃

作者:浮光锦

简介:一朝重生在父母双亡的农家女身上,内有弱弟需抚养,外有极品亲戚虎视眈眈,捡了个京城瞎公子还要蹭吃蹭喝。青如许表示,幸好本姑娘空间在手,赚钱的本事更是上辈子带来的,良田千顷、豪宅若干,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等等,你哪位?抬这么多箱子来做甚?裴天云:亲亲爱妃,这是本王的聘礼,你看可够?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空间:农门小福妃

《重生空间:农门小福妃》第1章 我与公子有缘免费阅读

金秋十月,红枫似火。

昆城,市坊中人潮汹涌,都往中间的空地涌去。

今天正是一年一度花潮节的首日。

花潮节分两部分,一为名花评比,一为盆景比试,只要在坊门处交五个铜板便能得一张花票一张叶票,可分别投给心仪的作品。

五日之后,得票最多的便是花王与景王,可获得丰厚的奖励。

不过这双王之位,连续七年都由花帮包揽了,大伙觉得今年也不例外。

昆城最大的大通赌坊中,一个憨厚的身影走进来。

因着花潮节的吸引,赌坊中也冷冷清清,那人走到花潮节的盘口前,看了半晌道:“怎的没有花潮节双王得主的盘口?”

老板懒洋洋道:“外地来的?这双王七年都落在花帮手里,第八年也不会意外,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有什么好赌的。”

憨厚男人坚持:“万一今年有意外呢?我偏不赌花帮胜。”

老板嗤笑一声:“你要给我送钱也行。”

似乎被激怒了,他直接从怀里掏出一贯铜钱:“赌不赌?”

“啧,穷鬼。”老板嘀咕一声,本着有钱不赚白不赚的想法问:“你要押谁获胜?”

“我要押她,得景王。”憨厚男人一指其中一块木牌。

虽然赌坊不肯开双王得主的盘口,但其他各类盘口还多的是,每一个花潮节的参赛者也都有一枚属于自己的木牌。

除了花帮的木牌子下头下注的人最多,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一些,但也有几块名牌下空空如也。

他指的这块便是这寥寥数块无人支持的牌子之一。

老板哈哈大笑:“看来你真是外行,老子今天好心教你一回,此人这是第一次参加花潮节,既无名气也无背景,绝无可能夺冠,不然为何赔率这般高。”

随手指了两个牌子又道:“若说稍微能与花帮抗衡一下的,也只有这两家了,不如你押他们试试?”

谁料这位客人十分固执:“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何况你看,此人姓青,我也穿的青色,一看就是老天爷给的预兆,就是她了!”

“得嘞,上赶着送钱,老子没理由不笑纳。”老板收了那贯铜钱,亲自写了字据扔给客人。

便看到对方十分小心的收进了怀里,转头匆匆走了。

老板慢悠悠将一贯钱锁进抽屉里,不屑地笑了一声。

……

市坊搭建的木台子一左一右各有十个架子,盆景在左名花在右,此时架子上都已经摆上了作品。

青如许的盆景主体是一株怪柳,石刻的椭圆浅盆之中,峥嵘的枝干从左至右呈向下,再斜斜向上的姿态,横生的侧枝形成六台三托一顶的格局,细细的柳枝垂掉下来,乱中有序,显然被精心打理过。

盆中泥土覆以苔藓充做草地,又有半个巴掌大的坑中注满清水,两条只有孩童拇指长的石雕小鱼在其中怡然自得,另有嶙峋石块充做假山,再细看去,假山之下一木雕老者手持鱼竿盘腿而坐。

好一盆生机勃勃的柳下垂钓景象。

与时下流行的不同,她的盆景不仅仅植物姿态优美,更是自成完整的风景,不论是观树、观景皆给人以美的享受,且完全是新的流派,但凡喜欢盆景的都立刻被吸引了目光。

吸引的人多,询问的便也多,青如许一个年轻姑娘毫不怯场,脆生生的回答着大家的问题,只是但凡询价之人,都只得到了“只赠有缘人”的答案。

可究竟谁才是有缘人呢?

青如许一边回答着大家的问题,一边不断在四周扫视着。

目光忽而一凝,落在一对主仆身上。

那位素衫的公子只让人想到八个字:玉树临风、风姿卓绝。

然而三指宽的青布条遮住了他的眼睛,这般出色的人居然是个瞎子,周围之人皆露出可惜的神色。

扶着他的人是一名魁梧汉子,方脸上嵌着一双锐利的眼睛,背着一柄金环大刀,一看便是练家子。

主仆二人随着人流靠近了展台,径直向盆景这边走来。

那仆人轻言细语向公子描述着盆景的模样,虽是一个下人,言辞却也十分精准简练,显示出他并非只是单纯的武夫,应是读过一些书的。

四周之人纷纷露出讶色,连仆人都能读书,这位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随着两人逐渐靠近,青如许的心砰砰跳起来。

瞥了一眼身后那个展台,青如许眼眸微沉。

重活一世,有些人,有些事,她定要扭转乾坤。

一闪神间,主仆二人已经驻足在她的展台旁边。

刀九的声音有些兴奋:“公子,这有一盆十分不同的怪柳盆景。”

“哦?什么样子的?”

刀九正要说话,清脆的女声抢先一步:“不如让我来介绍自己作品。”

裴天云神色微怔,握着拐杖的手微微一紧,片刻后方淡淡道:“劳烦姑娘了。”

“不劳烦不劳烦。”青如许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将盆景的细节婉婉道来。

待得说完,便听裴天云问:“这盆景作价几何?”

“只送不卖,”青如许飞快道,“我只赠有缘人。”

“何为有缘人?”

少女嫣然一笑:“我觉得公子与我有缘。”

未曾料到这样的回答,裴天云又是微微一怔,片刻后却拒绝:“无功不受禄,姑娘的好意恕我不能接受。”

说罢淡淡吩咐:“刀九,继续。”

可惜的看了一眼怪柳盆景,嘴里恭敬应是,刀九便要扶着主子往下一个展台走。

将将迈出一步,便听得一旁道:“公子的功劳不在此刻,而在两年前,何况一座盆景罢了,当不得禄这个字。”

裴天云动作一定,默然片刻忽地一笑:“如此……多谢姑娘了。”

“公子不必客气。”

顿了顿又道:“只是花潮节还未结束,需得请公子再等上几日才能将盆景搬走。”

裴天云点点头,淡淡道:“那便在此祝姑娘一举夺魁了。”

“借公子吉言。”微微一笑,青如许柔声道谢。

……

金乌西坠,提醒闭坊的钟声响起,参与花潮节的众人纷纷将作品搬回去精心伺候,只待明日再战。

青如许亦将花盆抱在怀里,只是经过一条空无一人的陋巷之后,手中的盆景已不见踪影。

——

作者有话说:

全文重写,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