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我的小娘是穿越者(徐白襟芹娘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小娘是穿越者

作者:陈懒鱼

简介:家道中落的十七岁少年徐白襟,带着痴傻的老爹在乡下生活。某一天,他家井里爬出来一位年轻女子,自称是穿越人士。这年轻女子为了赖在徐白襟家,她起先要做徐白襟的娘子,可惜徐白襟嫌她年龄大,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做了徐白襟的后妈……之后,徐白襟与这女子加上他的傻爹,组成了一个奇特的家庭,他们因缘巧合,穿梭在各个世界里,其第一个世界,就是有独孤九剑与东方不败的笑傲江湖,他们一家与华山派比邻而居……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我的小娘是穿越者

《我的小娘是穿越者》第一章 从井里爬出来的小娘免费阅读

家道中落的徐白襟,十五岁时卖了城中的宅子,他领着失了魂魄的老爹,住到了城外的乡下祖宅。

靠着数亩薄田,三间茅屋,徐白襟粗茶淡饭地活了两年。

而在这两年后的第四个月末,一位不速之客突然闯进了徐白襟的世界,打乱了徐白襟的生活,令徐白襟十分苦恼。

这位不速之客的出场方式,也是十分的与众不同……

那是在一个欲暮未暮的黄昏时节,那天徐白襟刚荷锄从田间归来,他进了自家的小院,便放下锄头,径直去院角的一口井打水洗漱。

可当徐白襟将井口轱辘上系的木桶提出水井时,他却赫然瞧见桶里面斜坐着一位奇装异服、肤白貌美的女子!

这女子冲徐白襟招手一笑,趁徐白襟发愣的当头,她自来熟地就爬出水桶,站到了徐白襟跟前。

天可怜见,才十七岁多点的徐白襟虽然早熟,但也没早熟到能应付这种场面,他震惊地默默憋了半晌,最终才憋出三个字,他询问这从水井里爬出来的女子道:“你是谁?”

这女子面对徐白襟的质询,她则一脸诚恳地回答道:“小哥哥,我可以说自己是路过不慎跌入井内的行旅,但你恐怕不信,我也不想骗你……”

“所以我的答案是: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谁?我应该住在离这儿很远很远的地方,甚至远到与你们不是一个世界。”

“那你为何出现在这水井之中?”略微缓过了一点神的徐白襟追问。

“穿越,穿越你懂不懂?”这女子耸了耸肩膀,她反问徐白襟。

徐白襟茫然摇头。

“那就说不清楚了。”这女子见状叹气,她反手捶着她的腰,在院内找到一张小椅子先坐了下来。

“总而言之,就是我被一股神奇的力量丢到了你家井里。”这女子坐定后,又尝试着向徐白襟阐述:“这股力量无视距离,也无视时间!”

“你说得太玄奥了。”徐白襟听的还是一头雾水,不过隐约地他好像又听懂了一点。

年轻的徐白襟敏锐地抓住了所有问题的关键,他直指人心地又问这女子:“你是不是回不去了?”

“对。”这女子顿时哭丧着脸。

“换句话说,你现在其实没饭吃,也没地方睡?”徐白襟试探再问。

“是。”这女子可怜兮兮地抬起了头。

“所以你希望我收留你?”徐白襟紧盯着这女子。

这回,这女子不做声了,她只是望着徐白襟,点了点头。

“可是男女授受不亲!”徐白襟向这女子直言相告:“况且家中只有我与我父亲……”

“我不介意。”这女子飞快地申明。

“我介意啊!”谦谦君子徐白襟挠首,他为难地告诉这女子:“家中平白多了一女人,我没法向他人说明。”

“小哥哥,要么我做你娘子如何?”这女子闻言眼珠滴溜溜一转,她大胆地说道。

“不要!”徐白襟被这女子唬得后退一步,他连连摆手。

“为何?莫非我不美丽?”这女子咬着嘴唇,冲徐白襟抛出一个媚眼。

“不是不美丽……”徐白襟无视这女子的媚眼,他斟酌着用词:“是我瞧你的年龄,都可以做我的亲娘了。”

“我有这般老吗?”这女子骤然变了脸色。

“敢问姑娘芳龄?”徐白襟不与这女子争辩,他模仿城中书生,文绉绉地弯腰拱手。

“我才二十八、不……二十七岁。”这女子斜睥着徐白襟,反问道:“小哥哥你多大?”

“我虚岁十七。”徐白襟微微一笑。

这女子仿佛被徐白襟的话震撼住了,良久,她幽幽开口:“古人看起来真是早熟!不过只大了十岁,也做不了娘嘛。”

“姑娘有所不知,我们这儿的女子十岁就可以婚嫁了。”徐白襟老实地又补一刀。

这女子面色霎时再变,她阴晴不定地变幻了一阵,咬着牙又问徐白襟:“你刚才说你还有一个爹?”

“不错,他正在屋内读书。”徐白襟向这女子身后的草屋一指。

“你与你爹两人相依为命?”这年轻女子追问。

“是的,我娘她三年前病逝了。”徐白襟语带悲戚地回应。

“那我做你的娘如何?”这年轻女子突然凑近徐白襟,笑吟吟地开口。

……

身为人子,徐白襟自是不好擅作主张地替他爹拒绝。

他只能哭笑不得地再次后退一步,提醒这女子道:“我爹他傻了,你确定?”

“傻了?”这女子一愣,但转瞬她开心地说道:“傻了好啊,正需要人照顾。”

“对了,你爹长得与你像么?”这女子关心地又问徐白襟。

“你往后瞧……”徐白襟一伸手。

这女子回头,见身后茅屋的一扇窗户不知何时被人推开了,窗后安静地站着一位美男子,在眺望天边的夕阳……

这男子的面目轮廓依稀与徐白襟有八九分的相似,但却比青涩的徐白襟显得成熟许多,且他眉目间隐隐地还含着一抹忧愁……

这女子不禁瞧得痴了,她喃喃自语:“我决定了,我就是你娘!”

“你先别忙着决定。”徐白襟好心阻止这女子,他冲窗后的男子高声叫嚷:“爹,今天那炊饼有何不同吗?”

站在窗后的男子闻声收回了他眺望夕阳的目光,转到徐白襟身上。他平和地微微一笑,回答徐白襟道:“白襟你回来了,今日这挂在天边的炊饼不好,有些烤焦了。”

“对了,你身边这位兄台是谁?他为何穿得甚少?”站在窗后的男子一脸诧异地又问徐白襟。

“爹,人家不是男子,是女子……”徐白襟窘迫地回应。

“女子?”站在窗后的男子皱起眉头,他训斥徐白襟:“莫非你抢了她的衣裳,快还给人家!”

“我没抢她衣裳,她自个穿得少。”徐白襟悄声嘀咕。

转过头,徐白襟接着问这女子:“看明白了吧?你还要当我的娘吗?”

这女子也收回视线,她面对徐白襟,同情地说道:“你爹看来是真傻了,但我与你说实话,我也无处可去……离开了这里,我恐怕很快就会暴尸街头。”

“所以,我还是想当你娘!”这女子坚定地一点头。

“你去与我爹说吧,他若是同意了,我自然没意见。”徐白襟苦恼地撒手不管了,他弯腰重新打了一桶水,拎去厨房做晚餐。

……

端着三碗菜粥,徐白襟从厨房出来,这会儿天色已黯。院子里却是不见了那女子的身影。

“走了?”徐白襟有些解脱,又有些歉意与担忧地暗想。虽然不明白什么是穿越,但徐白襟知晓,在这个世界里,一个贸然而至的孤身女子想要活下来,根本就是困难重重。

带着这种复杂的情绪,徐白襟推开了他爹房间的门,声音低落地说道:“爹,我们吃饭了。”

没听见有人回应,徐白襟一抬头,却见自个的爹还站在窗口,而在他爹身旁,一人穿着他娘亲的旧衣裳,正陪着他爹一同看着窗外的风景。

“你是怎么做到的?”徐白襟吃惊地放下手中端着的菜粥,顺便点燃了屋内的油灯。

“这是一个秘密。”穿着一袭徐白襟娘亲旧衣裳的女子转过身,她问徐白襟:“你娘亲的衣裳,我穿得好看么?”

“好看。”徐白襟点头,但他接着又补充一句:“可你穿我娘亲的衣裳,我心里有些不舒服……”

“人之常情。”女子理解地搀扶着徐白襟的爹坐到桌边,她凝视着徐白襟,缓缓道:“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会努力做好你娘。”

徐白襟回望着这女子,桌上油灯的光影摇晃,让清冷的茅舍多了一丝温暖,这丝温暖徐白襟以前居然从未发现。

徐白襟也不说话,他伸手端起了一个粥碗,递给这女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