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双倍宠爱:总裁求放过(米悠悠沈亭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双倍宠爱:总裁求放过

作者:万里同风

简介:米悠悠出生就是弃婴,没想到在十八岁那年被亲妈接回,“卖”给了神经病老公,本以为开启了极限生存模式,没想到老公不是神经病,而是精神分裂,于是,一不小心就收获了两个老公,本以为升级成地狱求生模式,却不想……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双倍宠爱:总裁求放过

《双倍宠爱:总裁求放过》第01章 再次见面,记得伤口,却不记得脸免费阅读

京市某医院CCU。

身穿牛仔体恤的女孩慢慢走着,素静的打扮像是在读的高中生,马尾小幅度的轻晃,微微垂着头,眼尾泛着丝丝红肿,神情恹恹。

忽然,一阵叮铃咣啷的声响,在这寂静的走廊里很是刺耳。

女孩掀起眼帘,一双水洗过的眸子里光芒一闪,纷乱的思绪退的干干净净,只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块大玻璃之后,一个人影闪过,诊室的门被大力拉开。

一个男人精赤着上身拦在她面前,紧随他出来的是一个白大褂的医生,后者戴着橡胶手套,还拿着医用剪刀。

这个男人……身材倒是不错。

可女孩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是不认识的人,她只当这是什么不配合的患者。

可就在她路过的时候,男人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是你!”男人说。

女孩莫名其妙的抬头,“你谁?松手。”

虽然这张脸也是惊人的俊美……可也不能动手动脚吧。

男人眯了眯眼,却是上下打量一眼女孩,薄唇轻起,肯定的说:“我不会记错,那天晚上的人,就是你。”

这没头没尾的话,女孩皱眉,还未说什么。

身后的白大褂却是悠扬的吹了一声口哨,“哦豁,哪天晚上?我说,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夜生活?怪不得这才没两天,线头又崩了,嘿嘿,没少卖力吧?”

女孩看了一眼白大褂,这人穿的一本正经,可一开口,却是个流氓。

赤着上身的男人也没理会白大褂,只是盯着女孩,“我找了你好几天,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你神经病吧?”女孩回了一句。

听到这个词,男人眉宇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

白大褂也举着小剪刀,饶有兴致的看戏。

“回答我的问题。”男人又道,语气中是惯有的上位者的命令,手抓着米悠悠,一直没松开。

“你认错人了,松手。”女孩不悦的甩手。

男人却忽然看向了走廊另一头,眉宇舒展,松开了米悠悠。

在她就要离开之际,男人却是不慌不忙的说:“这一层的病房里,最多有五个病人,我一个个查,不出十分钟,别说是你,就是你的族谱,我也可以翻出来。”

白大褂又吹了一声口哨,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姑娘,瞧瞧,这就是万恶的资本家。”

女孩停下脚步,慢慢皱起眉头,月光白的脸微冷,透着一股灼灼的光华。

白大褂看着米悠悠的侧颜,冷不防怔了一下,心说,他发小该不会真跟这姑娘有故事吧?这姑娘……也太美了点!

女孩听出了男人霸道的语气,笃定自信,丝毫不狂妄,因为调查一个人对他来说,真的轻而易举!

这几天烦心事已经够多了,女孩不想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耐着性子说:“我没见过你,你真的认错人了。”

男人却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那这个呢?难道不是你的?”

女孩视线落在他的掌心,瞳孔猛的一缩,上前去夺,“我的手链,怎么会在你手里?”

可就在她快要碰到手链的时候,男人又收了回去,“你承认了。”

女孩终于正视了这个男人,清亮的眸子在他身上仔细打量,手链她找了几天,怎么都想不起是丢在了哪里。

这时,女孩的视线忽然停在男人腹部!

那里有一道蜈蚣一样的横亘着的伤口,这会还渗着血,原先缝好的线崩开一个小口。

肯定是疼的,可这半晌,男人竟然好像没事人一样?

女孩忽然伸手摸上那漂亮的缝合线,认出来了,这是她缝的……“哦,原来是你啊!”

她脸盲,但是能记住她的“作品”。

伤口处窜起一串细小的电流,区别于锋利的疼痛,现在是痒!

男人垂眸看着女孩仍然发红的眼角,像是哭过。

“好歹我也算救了你一命,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先把手链还给我。”女孩说话的同时,已经把手收回。

她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她顺手救过一个被绑架的人,但是,她可不想再见到他!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把手链拿近了一些,用这个答案跟她做交换。

“米悠悠。”女孩没有犹豫的说,只想马上拿回手链。

男人幽深的眼眸忽然一闪,这个名字……那么巧吗?

他摊开手,任由米悠悠拿走了手链,“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你开个条件吧,要钱还是办事,只要你说的出,我就做得到。”

米悠悠抚摸手链,小心翼翼的收好。

闻言,她没什么表情的看了男人一眼,“口气真大,但你大可不必,我这人就爱行善积德,路边碰到什么猫猫狗狗受伤都会停下来给它包扎。

何况那天你挡了我的路,今天要不是看到我亲自缝合的伤口,我也记不住你这个人。”

一番话说的,白大褂都想给她拍手叫好了!多少年了,女孩们见到他发小都是吹不完的彩虹屁,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的女孩!

男人也很惊讶。

虽然被女孩明嘲暗讽的骂了,但是男人想到那天晚上她干架时英姿飒爽的身影,竟然笑了起来,“你很有趣。”

“谢谢夸奖。”米悠悠说,“我可以走了?”

“你不打算再行善积德了吗?我的伤口裂开了。”男人忽然道。

米悠悠却看了白大褂,“你不是已经有医生了吗?而且,不瞒你说,我是个兽医。”

说完,米悠悠转身走了。

这次,男人没有阻止,可他却说:“我刚才说的话,你回去慢慢考虑,如果有了想法,可以随时找我。”

白大褂笑着调侃发小,“别看了,人早就走了,我说,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的魅力下滑了啊,人姑娘都不屑知道你姓甚名谁,联系方式更是没有,你脑子秀逗了?她是不会联系你的。”

男人却收回视线,勾了勾唇角,“不,你错了,我们会见的。”

“哦?”白大褂燃起了一丝八卦的热情。

男人走回病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陆家刚找回来的那个女儿,就叫米悠悠,只要我愿意,她就是我未婚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